•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55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55第28章 斯内普最痛苦的记忆 

      魔法部令兹由多洛雷斯简乌姆里奇(高级调查官)接替阿不思.邓布利多出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

      以上条例符合《第二十八号教育令》。

      签名:魔法部部长康奈利妻斯瓦尔德福吉这个告示一夜之间贴遍了整个学校,城堡里的人似乎都听说邓布利多在制服两名傲罗、那位高级调查官,还有魔法部长和他的初级助理以后逃走了,可告示上却没有作出解释。哈利无论在城堡里走到什么地方,听到人们谈论的话题-408 ?只有一个,那就是邓布利多的逃走,尽管一些细节可能被传走了样(哈利无意中听到,一个二年级女生深信不疑地对另一个二年级女生说:福吉眼下正躺在圣芒戈医院里,脑袋变成了南瓜),但是其他消息却出奇地准确。比如说每个人都知道,在学生中,只有哈利和玛丽埃塔亲眼目睹了邓布利多办公室里的情形,现在玛丽埃塔还在学校医院里,所以哈利被想获得第一手消息的同学弄得应接不暇。

      “邓布利多不久以后就会回来。”厄尼麦克米兰聚精会神地听完哈利的描述,在上完草药课回来的路上自信地说,“我们上二年级时,他们没办法赶走他,这回他们照样办不到。胖修士告诉我?? ”他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嗓门,哈利、罗恩和赫敏只好探过身去靠近他才能听到他的话,“?? 昨天晚上他们在城堡和场地里搜索他.后来那个乌姆里奇想进入他的办公室。可是没办法通过怪兽。校长办公室自动封闭了起来,她不进去。”厄尼得意地笑了,“很明显,她发了一顿脾气。”

      “哼,我看她是一心想坐进校长办公室,”他们登上石头台阶走进门厅时,赫敏厌恶地说,“在所有的老师头上作威作福,这个愚蠢的自大狂,权势熏心的老?? ”

      “喂,你真要说完这句话吗,格兰杰?”德拉科马尔福从门背后溜了出来,身后跟着克拉布和高尔。他苍白的尖脸上闪现出恶毒的神色。“恐怕我必须给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扣掉几分了。”他拖长了腔调说。

      “只有老师才能给学院扣分,马尔福。”厄尼马上说。

      “对啊,我们也是级长,记得吗?”罗恩厉声说。

      “我知道级长不能扣分,韦斯莱王。”马尔福挖苦说。克拉布和高尔哧哧地笑了起来。“但是调查行动组的成员?? ”

      “什么?”赫敏尖声问。

      “调查行动组,格兰杰,”马尔福说着指了指自己长袍上级长徽章下面一个很小的银色“I”符号①,“是一群精选出来的学生,都支持魔法部,由乌姆里奇教授亲手挑选的。总之,调查行动组的成员确实有扣分的权力??所以,格兰杰,因为你不尊重我们的新校长,我要扣掉你五分。麦克米兰跟我顶嘴,扣掉五分。扣掉波特五分,因为我不喜欢你。韦斯莱,你的衬衫没掖好,所以我要再扣五分。哦,对了,我忘了,你是个泥巴种,格兰杰,所以扣掉你十分。”

      罗恩抽出了魔杖,但是赫敏把它拨到一旁,小声说:“别!”“很明智的举动,格兰杰。”马尔福低声说,“新校长,新时代??现在老实点吧,波特??韦斯莱王??”

      ①调查行动组(1nquistorial Squad)的一个字母为I。

      他放声大笑,和克拉布和高尔阔步走开了。

      “他在吓唬人,”厄尼带着惊讶的表情说,“不可能给他扣分的权力??这也太荒唐了??会彻底破坏级长制度的。”

      可哈利、罗恩和赫敏不由自主地朝身后巨大的沙漏转过身,那几个沙漏并排嵌在壁龛里,记录着各个学院的分数。今天早上,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还并驾齐驱处于领先地位。就在他们的注视下,宝石向上飞去,下半截沙漏里的宝石数量越来越少。实际上,好像只有装着绿宝石的斯莱特林沙漏没有变化。

      “你们注意到了,是吧?”弗雷德的声音问。

      他和乔治刚刚走下大理石楼梯,跟哈利、罗恩、赫敏和厄尼一起站在沙漏前。

      “刚才马尔福几乎给我们扣掉了五十分。”哈利愤怒地说,这时他们看到格兰芬多的沙漏里又有几块宝石飞了上去。

      “是啊,蒙太在课问休息时也打算扣我们的分。”乔治说。

      “你是什么意思,‘打算’?”罗恩马上问。

      “他没能把话说完,”弗雷德说,“因为实际上,我们硬把他大头朝下塞进了二楼的消失柜里。”

      赫敏看上去大吃了一惊。

      “你们会惹上大麻烦的!”

      “在蒙太重新露面以前不会的,那可能要花上几个星期呢,我不知道我们把他打发到什么地方去了。”弗雷德冷冷地说,“反正??我们决定再也不为惹麻烦担心了。”

      “你们担心过吗?”赫敏问道。

      “当然了,”乔治说,“ 我们不是一直没有被开除吗?”

      “我们一直很明白要在哪里画个界线。”乔治说。

      “我们偶尔也许会越过一个脚趾。”乔治说。

      “可我们总是在惹出大乱子之前停下来。”弗雷德说。

      “那现在呢?”罗恩没有把握地问道。

      “嗯,现在嘛?? ”乔治说。

      “?? 既然邓布利多已经走了?? ”弗雷德说。

      “?? 我们认为出点大乱子?? ”乔治说。

      “ ?? 正是我们亲爱的新校长罪有应得的。”弗雷德说。“你们不能这么干!”赫敏小声说,“你们绝对不能!她巴不得有个理由开除你们呢!”

      “你还没有听明白吧,赫敏?”弗雷德笑着对她说,“我们再也不想留在这里了。要不是决定先为邓布利多做些贡献,我们马上就退学。所以,总之,”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第一阶段即将开始了。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去礼堂吃午饭,那-410 ?样老师们就会看到你和那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

      “和什么事一点关系也没有?”赫敏不安地问道。

      “你会看到的,”乔治说,“现在快走吧。”

      下楼去吃午饭的人越来越多,弗雷德和乔治转身离开,消失在人群里。厄尼表情很慌乱,嘴里嘟哝着变形课作业还没做完什么的,匆匆跑开了。

      “你知道,我觉得我们必须离开这里,”赫敏紧张地说,“免得??”

      “对,没错。”罗恩说。他们三个朝礼堂大门走去,但当哈利刚刚瞥见在白天的天花板上飞掠的白云时,有人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他一转身,发现自己几乎和管理员费尔奇脸对着脸。他急忙向后退了几步,最好还是从远处看着费尔奇。

      “校长想见你,波特。”他不怀好意地斜眼看着哈利。

      “不是我干的。”哈利想着弗雷德和乔治的计划,傻乎乎地说。费尔奇无声地笑起来,下巴上的垂肉颤抖着。

      “做贼心虚,是吧?”他喘息着说,“跟我来。”

      哈利扭头瞥了一眼罗恩和赫敏,他们两个都显得很担心。他耸了耸肩膀,跟随费尔奇迎着潮水般涌来的饥肠辘辘的学生走回门厅。

      费尔奇心情似乎特别好。他们走上大理石楼梯时,他断断续续地小声哼着歌。他们来到第一层楼梯平台时,他说:“这里的情况都在变,波特。”

      “我看到了。”哈利冷冷地说。

      “你知道??我跟邓布利多说了好多好多年了,他对你们太宽厚了。”费尔奇说着,难听地轻声笑了起来,“要是知道我有权力用鞭子打得你们皮开肉绽,你们这些卑鄙的小畜生就再也不会扔臭弹了,是吧?要是我能吊住你们的脚脖子;把你们倒挂在我的办公室里,那就再没人打算在走廊里扔带牙飞碟了,是吧?等到《第二十九号教育令》一生效,波特,我就有权那么做了??她还请求部长签署一道命令,驱逐皮皮鬼??哈,由她来掌权,这里的情况会大不一样??”

      乌姆里奇显然在不遗余力地把费尔奇拉到自己那一边,哈利想到,最糟糕的是,费尔奇很可能会成为重要的威胁。论起对学校里秘密通道和躲藏处的熟悉程度,他可能仅次于韦斯莱家的双胞胎。

      “我们到了。”费尔奇说,斜眼看着哈利,在乌姆里奇教授的房门上轻轻敲了三下,然后把门推开了,“波特那小子来见你了,夫人。”

      哈利被关了那么多次禁闭,对乌姆里奇的办公室已经非常熟悉,一块木制的大姓名牌横放在她的桌子上,上面用金字写着校长这个词,除此以外,办公室里还是老样子。另外,他看见了自己的火弩箭,还有弗雷德与乔治的两把横扫,心里觉得一阵难过。在桌子后面的墙上钉着一根粗大、结实的铁栓,飞天扫帚被铁链子捆在铁栓上,而且上了锁。

      -411 ?乌姆里奇坐在桌子后面,正忙着在粉红色的羊皮纸上写些什么,他们进来时,她满脸堆笑地抬起了限睛。

      “谢谢你,阿格斯。”她亲切地说。

      “不必客气,夫人,不必客气。”患有风湿病的费尔奇一边说一边尽量地弯腰鞠躬,同时向外退去。

      “坐下。”乌姆里奇指着一把椅子简短生硬地说。哈利坐下了。乌姆里奇又接着写了一会儿。在她头上的盘子里,几只难看的猫咪正在四处乱蹦乱跳,哈利望着它们,心里猜不透自己又会遇到什么新麻烦。

      “好了,”乌姆里奇终于说,她放下羽毛笔,脸上的表情就像一只癞蛤蟆正打算吞下一只美味多汁的苍蝇,“请问你想喝些什么?”

      “什么?”哈利说,他觉得自己肯定听错了。

      “喝什么,波特先生。”乌姆里奇说着,笑得更开心了,“茶?咖啡?南瓜汁?”

      她在说出每种饮料时,都轻轻挥动自己的魔杖,盛着饮料的茶杯或者玻璃杯就会出现在她的桌子上。

      “不用了,谢谢。”哈利说。

      “我真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喝一杯。”乌姆里奇说,她的声调开始变得既吓人又悦耳,“选一杯。”“好吧??那就喝茶吧。”哈利耸耸肩膀说。乌姆里奇站起来,装模作样地背对着他加了些牛奶。然后她端着茶快步绕过桌子,脸上带着一种既阴险又亲切的笑容。“给,”她说着把茶递给哈利,“趁热喝了它,好吗?现在,波特先生??我觉得,在发生了昨晚那些不幸事件后,我们应该聊一聊。”哈利什么也没说。乌姆里奇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等待着。沉默了好一阵后,她轻快地说:“你还没喝呢!”

      哈利把茶杯举到唇边,突然又放了下来。乌姆里奇背后那些丑陋的花猫中,有一只长着又大又圆的蓝色眼睛,就像疯眼汉穆迪那只有魔力的眼睛一样,这让哈利想到,要是疯眼汉听说自己喝下了敌人提供的东西,那他会说些什么呢。

      “怎么了?”乌姆里奇说,她还在盯着哈利,“你要加糖吗?”“不。”哈利说。他又把茶杯举到唇边,假装呷了一口,可他的嘴唇紧紧地抿在了一起。乌姆里奇笑得更开心了。“很好,”她小声说,“太好了。那么??”她向前稍微倾了倾身子,“邓布利多在哪儿?”

      “不清楚。”哈利马上说。

      “喝光,喝光,”她说,脸上仍然挂着笑容,“好了,波特先生,我们别玩小孩子-412 ?的游戏了。我知道你很清楚他到什么地方去了。从一开始,你和邓布利多就是一伙的。考虑到你的处境,波特先生??”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

      哈利又装着喝茶。

      “好极了,”她说,显得不太高兴,“既然如此,要是你能告诉我小天狼星布莱克的下落,那就太好了。”

      哈利心中揪得好紧,端着茶杯的那只手抖了一下,所以茶杯咔哒一声碰响了茶碟。他在嘴边斜过茶杯,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一些热茶滴落在他的长袍上。

      “我不知道。”他说,语调急了些。

      “波特先生,”乌姆里奇说,“我来提醒你一下,在十月份,正是我本人在格兰芬多的炉火里差点抓到了那个卑鄙的布莱克。我非常清楚和他见面的人就是你,如果我有证据的话,今天你们两个谁都不能逍遥法外,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再说一遍,波特先生??小天狼星布莱克在什么地方?”

      “不清楚,”哈利响亮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久久地瞪着对方,哈利觉得自己都快流眼泪了。接着乌姆里奇站了起来。

      “那好吧,波特,这一回我就相信你的话,不过提醒一下:我背后可有魔法部撑腰。学校内外的通讯渠道都在监控之下。一位飞路网管理员会始终监视霍格沃茨里的每一处炉火?? 当然了,我的炉火除外。我的调查行动组将拆阅所有进出城堡的猫头鹰邮件。而且费尔奇先生会留意城堡内外所有的秘密通道。如果我发现一丁点证据??”

      轰隆!办公室里的地板晃动起来。乌姆里奇朝旁边一歪,她紧紧抓着桌子撑住自己,一脸震惊的表情。

      “怎么?? ?”

      她注视着房门。哈利那杯茶几乎还是满满的,他趁着这个机会,把它全都倒在了最近处的插着干花的花瓶里。他听到在几层楼下面,人们正在奔跑、尖叫。

      “你回去吃午饭,波特!”乌姆里奇喊着,扬起自己的魔杖冲出了办公室。哈利让乌姆里奇先跑上几秒钟,然后才快步跟上去寻找这些骚乱的来源。

      一看就明白了。楼下一片混乱。有人(哈利立刻想到了那是谁)好像点燃了一大箱施过魔法的烟火。

      一些全身由绿色和金色火花构成的火龙正在走廊里飞来飞去,一路上喷射出艳丽的火红色气流,发出巨大的爆炸声;颜色鲜艳的粉红色凯瑟琳车轮式烟火,直径有五英尺,带着可怕的嗖嗖声飞速转动着穿行在空中,就像许多飞碟;火箭拖着闪耀的由银星构成的长尾巴从墙上反弹开;烟火棍在空中自动写出骂人-413 ?的话;哈利看到,处处都有爆竹像地雷一样炸开,它们并没有烧光,渐渐从视线中消失或者发出嘶嘶声停下来,而是相反,时间越久,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奇迹似乎就越有能量和动力。

      费尔奇和乌姆里奇站在下半截楼梯上,显然是被吓呆了。哈利看到,一只个头比较大的凯瑟琳车轮式烟火好像认为自己需要更多的活动空间,发出恐怖的“嗡?? 嗡?? ”声,转动着朝乌姆里奇和费尔奇飞过去。他们俩都吓得大喊大叫,猛地弯下身子,凯瑟琳车轮式烟火径直飞出他们身后的窗户,穿过了场地。与此同时,几只火龙和一只冒出吓人烟雾的紫色大蝙蝠利用走廊尽头敞开的大门朝三楼逃去。

      “快,费尔奇,赶快!”鸟姆里奇尖声喊道,“我们得想点办法,不然它们要飞遍整个学校了?? 昏昏倒地!”

      她的魔杖顶端突然喷出一道红光,击中了一枚火箭。火箭没有在空中停下来,反而猛烈地爆炸了。它在一幅画上炸出了一个洞,画中的草地上有一个表情多愁善感的女巫及时逃开,几秒钟后才重新露面。她挤进了隔壁的画,那里有几个正在打牌的巫师,他们急忙站起来为她腾地方。

      “不要对它们用昏迷咒,费尔奇!”乌姆里奇恼火地喊道,活像刚才是费尔奇念了这个咒语似的。

      “你说得对,校长!”费尔奇喘息着说,其实他是个哑炮,与其让他击昏那些爆竹,倒不如让他把它们吞下去。费尔奇冲向附近的橱柜,拽出一把扫帚,开始用力拍打半空中的烟火;几秒钟之内扫帚头就着火了。

      哈利看够了;他笑着深深弯下腰,顺着走廊向不远处的一扇门跑去,他知道这扇门就隐藏在一幅挂毯后面。他悄悄溜进去,发现弗雷德和乔治正藏在门后,他们俩昕着乌姆里奇和费尔奇大喊大叫,使劲憋住笑,弄得身上直发抖。

      “了不起,”哈利轻轻地说,咧开嘴笑着,“真了不起??你们会把费力拔博士的生意挤垮的,没问题??”

      “谢谢,”乔治低声说,一边抹去脸上笑出来的眼泪,“嘿,我希望她接下来对它们试试消失咒??只要你这么干,它们就会成十倍地增长。”

      整个下午,烟火一直在燃烧,而且扩散到了学校里的每个地方。尽管这些烟火,尤其是那些爆竹引发了很多混乱,可别的老师好像并不是很在意。

      “天哪,天哪,”麦格教授嘲讽地说,这时一条火龙正在她的教室里四处飞舞,发出响亮的爆炸声,喷出火焰,“布朗小姐,请问你能不能跑去告诉校长一声,我们教室里有一个漏网的烟火?”

      结果乌姆里奇当上校长的头一个下午,全都用来在学校各处跑来跑去,应付其他老师的要求。离了她,这些老师好像谁都没办法清除自己房间里的烟火。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他们拿着书包朝格兰芬多塔楼走去,这时哈利非常满意地-414 ?看到,衣冠不整、被烟火熏黑了的乌姆里奇正步履蹒跚、满脸是汗地走出弗立维教授的教室。“非常感谢你,教授!”弗立维教授用尖细的声音说,“当然了,我自己能够清除这些烟火棍,但是我不能肯定自己是否有这个权力。”他满脸笑容,当着脸上污七八糟的乌姆里奇的面关上了教室的门。那天晚上,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弗雷德和乔治成了英雄。连赫敏都奋力挤过兴奋的人群去祝贺他们。

      “这些烟火太奇妙了。”她钦佩地说。

      “多谢,”乔治说,他显得既惊讶又高兴,“那是韦斯莱嗖嗖一嘭烟火。只不过,我们把存货全用光了;现在我们又得从头做起了。”

      “可是这么做很值得啊,”弗雷德说,他正在接受吵吵嚷嚷的格兰芬多学生的定单,“如果你想把自己的名字列入定货名单,赫敏,你可以付五个加隆买简装火焰盒,付二十个加隆买豪华爆燃??”

      赫敏回到桌子旁,哈利和罗恩正坐在那里盯着自己的书包,好像希望他们的作业能够跳出来自动完成。

      “嘿,今晚我们为什么不休息一下呢?”赫敏欢快地说,这时候一枚拖着银色尾巴的韦斯莱火箭飞快地从窗户外掠过,“毕竟星期五就要开始过复活节假期了,我们到时候有足够的时间。”

      “你没生病吧?”罗恩怀疑地盯着她问道。

      “既然你这么说,”赫敏愉快地说,“你知道??我想我找到了点??叛逆的感觉。”

      一个小时后,当哈利和罗恩上楼去睡觉时,哈利仍然能听到漏网的爆竹在远处发出的巨响;他脱去衣服后,一根烟火棍从塔楼旁飘过,仍然在不屈不挠地拼出“呸”字。

      他打着哈欠上了床。摘掉自己的眼镜后,偶尔从窗户旁经过的烟火变得模糊起来,看上去就像闪闪发光的云朵,在黑色天空的映衬下既漂亮又神秘。他侧过身躺着,心里想到,不知乌姆里奇接替邓布利多职位的第一天是什么感受,还有当福吉听到整个学校在大半天的时间里,都处于严重的混乱状态时会有什么反应。哈利笑着闭上了眼睛??场地里漏网烟火的嗖嗖声和嘭嘭声似乎越来越远??也许只不过是他在迅速远离它们??他一下子落人了通向神秘事务司的走廊。他正快步走向那扇朴素的黑色房门??打开它??打开它??房门开了。他在圆形的房间里,周围环绕着房门??他穿过房间,把手搭在一扇熟悉的门上,它朝里面转动了??-415 ?现在他进入了一间很长的长方形房间,满耳都是一种机械装置发出的古怪滴答声。一些光斑在四堵墙壁上跳跃着,但是他没有停下来看个究竟??他必须往前走??在屋子尽头有一扇门??他碰了碰这扇门,它也打开了??现在他到了一间灯火昏暗、像教堂一样高大宽敞的房间里,这里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一排排高大的架子,每个架子上都摆满了满是灰尘的小玻璃球??现在哈利激动得心脏猛跳??他知道应该去哪里??他向前跑去,可是在空无一人的巨大房间里,他的脚步没有发出声响??在这个房间里,有一件他非常非常想得到的东西??他想得到这件东西??或许是别的什么人也想得到??他的伤疤在疼痛??砰!哈利立刻被惊醒了,他既困惑又生气。黑暗的宿舍里充满了笑声。“酷!”西莫说,窗户映衬出他的黑色身影,“我觉得有个凯瑟琳车轮式烟火撞上了一枚火箭,它们好像连在一起了,过来看啊!”

      哈利听到罗恩和迪安急忙从床上爬起来,好看得更清楚些。他还是静静地躺着默不作声,伤疤的疼痛渐渐消退了,失望的感觉笼罩着他。他觉得就像在最后一刻,一件美妙的开心事被打断了??当时他已经离得那么近了。

      现在,一些长着银色翅膀、发出闪耀的粉红色的小猪正从格兰芬多塔楼旁飞过。哈利躺在床上,听到了楼下宿舍里格兰芬多学生赞叹的叫喊声。他想起第二天晚上要去学习大脑封闭术,胃里立刻难受地颤动了一下。

      第二天,哈利一整天都在担心,要是斯内普发现自己在昨晚的梦中潜入神秘事务司后走了那么远,真不知道他会说些什么。伴随着一阵阵的内疚,他意识到在上完上一节课后,自己一次都没练习过大脑封闭术:自打邓布利多离开后,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他确信就算自己想清空头脑也办不到。不过他拿不准斯内普是否会接受这个借口。

      这一天,他想在上课时临阵磨枪练习一下,但是毫无用处。每当他默不作声,想摒除自己所有的念头和思绪时,赫敏总要问他哪里不舒服,而且老师在复习课上连珠炮似的提出问题,这种时候毕竟不是清空头脑的最佳时刻。

      晚饭后,哈利抱着逆来顺受的心情,动身前往斯内普的办公室。在穿过门厅的半路上,秋张急匆匆地朝他走过来。

      “到这儿来。”哈利说,很高兴自己能有个理由晚些和斯内普见面。他招手示意秋张到对面门厅的角落里去,巨大的沙漏就矗立在那里。格兰芬多的沙漏现在几乎已经见底了。“你还好吗?乌姆里奇没有向你问起D.A.的事吧?”

      -416 ?“哦,没有,”秋张急促地说,“没有,只不过??嗯,我只是想说??哈利,我做梦也想不到玛丽埃塔会告??”

      “是啊,嗯。”哈利闷闷不乐地说。他确实觉得秋张在挑选朋友时也许应该更谨慎一些;玛丽埃塔仍然在学校医院里,庞弗雷夫人拿她的脓包一点办法也没有,哈利上次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稍微消了消气。

      “她这个人其实挺可爱的,”秋张说,“她不过是犯了个错误?? ” 哈利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一个挺可爱的人犯了错误?她把我们全都出卖了,其中也包括你!”“嗯??我们不是都没事吗?”秋张辩解道,“你知道,她妈妈在魔法部工作,对她来说实在太难?? ” “罗恩的爸爸也在魔法部工作!”哈利恼火地说,“而你也许没注意到,他的脸上可没写着告密生?? ” “赫敏格兰杰那个鬼把戏太可恶了,”秋张不高兴地说,“她应该告诉我们她给那份名单施过咒语?? ” “我认为那是个很高明的主意。”哈利冷冷地说。秋张满脸通红,眼睛变得更亮了。

      “噢,对啦,我忘了?? 当然了,那是亲爱的赫敏的主意?? ”

      “别又哭鼻子。”哈利警告说。

      “我刚才可没想哭!”她喊道。

      “是啊??哈??很好,”哈利说,“眼前我要应付的事情够多的了。”

      “那就去应付吧!”秋张怒气冲冲地说,猛地一转身,昂首阔步地走开了。

      哈利气鼓鼓地走下通向斯内普地下教室的台阶,凭自己的经验,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到了那里以后还在生气,斯内普会更容易看透他的思想,可是在到达斯内普的门口以前,他一直想着本来应该和秋张多讲几件有关玛丽埃塔的事情,除此以外,他什么都顾不上去想。

      “你迟到了,波特。”哈利关上身后的门时,斯内普冷若冰霜地说。

      斯内普背对哈利站着,正像往常一样把自己的某些思想抽出来,小心地放进邓布利多的冥想盆里。他把最后一缕银色物质加到了石盆里,转过身面对着哈利。

      “那么,”他说,“你已经练习过了?”“是的。”哈利撒了个谎,小心地望着斯内普那张桌子的一条腿。“好吧,我们马上就能看出真假,对吗?”斯内普心平气和地说,“拿出魔杖。波特。”哈利走到老位置上,隔着桌子面对着斯内普。他仍然在生秋张的气,而且还担心斯内普看透自己的心思,所以心里扑通扑通跳得很快。

      -417 ?“那就数到三吧,”斯内普慢条斯理地说,“一?? 二?? ”

      斯内普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开了,德拉科马尔福快步走了进来。

      “斯内普教授,先生?? 哦?? 对不起?? ”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60515318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