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37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37第19章 狮子与蛇 

      此后两星期中,哈利觉得他胸口好像戴着一个护身符,一个热乎乎的秘密支撑着他上完了乌姆里奇的课,甚至使他能看着她那可怕的癞蛤蟆眼温和地微笑。他和D.A.在她的眼皮底下抵抗她,做着她和魔法部最害怕的事情。每当她的课上要读威尔伯特斯林卡的书时,他就去回忆最近集会的满意片断:纳威如何解除了赫敏的武器,科林克里维如何在三次集会之后终于掌握了障碍咒,帕瓦蒂佩蒂尔如何成功地运用粉碎咒把摆满窥镜的桌子变成了尘土。

      他发现几乎无法把D.A.的集会固定在一星期的某个晚上,因为要避开三支魁地奇球队的训练,而且它们常因天气情况而变更。但哈利并不烦恼,他觉得集会时间不固定或许更好。如果有人监视他们的话,倒不容易找出规律。

      赫敏很快想出了一种很聪明的方式,用来在有临时变更的情况下通知所有成员下次集会的时间。因为如果不同学院的人频繁地穿过礼堂去交谈,容易令人起疑。她给每个成员一枚假加隆(罗恩第一次看到篮子时很兴奋,以为她真的-272 ?发金币呢)。

      “看到硬币边缘的数字了吗?”第四次集会结束时,赫敏举起一枚硬币给大家看。硬币在火把照耀下发出黄灿灿的光芒。“在真加隆上它只是一个编号,代表铸成这枚硬币的妖精。但这些假币上的数字会变动,显示下次集会的时间。改时间时硬币会发热,如果你把它放在口袋里,就会感觉到。我们每人拿一枚,哈利确定了下次集会时间,就修改他硬币上的数字,因为我施了一个变化咒,大家的硬币都会同样变化。”

      赫敏说完后众人默不作声,她看看一张张仰望着她的面孔,有些发窘。

      “嗯?? 我以为是个好主意,”她没把握地说,“我想,就算乌姆里奇要翻我们的口袋,带一个加隆也没啥可疑的,是不是?可是??好吧,如果你们不想用??”

      “你会施变化咒?”泰瑞布特问。

      “会啊。”赫敏说。

      “可那是??那是N.E.w.Ts水平啊,”他虚弱地说。

      “哦,”赫敏努力显得谦虚一些,“哦??啊??是,我想是的??”

      “你怎么没在拉文克劳?”他惊奇地望着赫敏问道,“你有这样的脑子?”

      “分院帽是正经考虑过要把我放到拉文克劳,”赫敏轻松地说,“可最后决定了格兰芬多。那么,我们就用这些加隆啦?”

      一片赞同声,人人上前从篮里拿了一枚金币。哈利斜瞅着赫敏。

      “你知道这让我想起什么吗?”

      “不知道,什么呀?”

      “食死徒的伤疤。伏地魔碰到其中一个人的,所有人的伤疤都会痛,他们就知道该去找他了。”

      “对??”赫敏轻声说,“我就是受了这个启发??但你会发现我决定把时间刻在金属上,而不是成员的皮肤上??”

      “嗯??我喜欢你的方式,”哈利笑着把他的加隆揣进了口袋里,“我想惟一的危险是我们可能不小心把它给花了。”

      “机会不大,”罗恩有点悲哀地看着他的假币说,“我没有真加隆跟它混在一起。”

      随着本赛季的第一场魁地奇球赛?? 格兰芬多队与斯莱特林队交锋的临近,D.A.的集会暂停了,因为安吉利娜坚持几乎每天训练。由于魁地奇杯长期没有赛事,人们更增加了对这场球赛的兴趣和热情。拉文克劳与赫奇帕奇非常关心比赛结果,因为他们来年要跟这两个队较量。两个学院的院长虽然表面装出洒脱的风度,却暗下决心要看到己方取胜。哈利看出麦格教授是多么希望他们打败斯莱特林,她在比赛前一星期免除了他们的家庭作业。

      -273 ?“我想你们这一段够忙的了。”她高傲地说,大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她望着哈利和罗恩严肃地说,“同学们,我已经看惯了魁地奇杯摆在我书房里,实在不想把它交给斯内普教授,所以请用这多出的时间训练,行不行?”

      斯内普的偏向也明摆着:他老是为斯莱特林队预租球场,使得格兰芬多队很难找到场地训练。他还对多起斯莱特林学生企图在走廊里用魔法坑害格兰芬多球员的报告置若罔闻。当艾丽娅斯平内特眉毛长得挡住了眼睛和嘴巴、被送进校医院时,斯内普一口咬定是她自己用了生发咒,而不肯听十四个目击者的证词。他们明明看到斯莱特林队守门员迈尔斯布莱奇在图书馆里从背后对她施了魔法。

      哈利对格兰芬多队感到乐观,毕竟,他们以前从未输给过马尔福的球队。不可否认,罗恩的球技还没达到伍德的水平,但他正在刻苦提高。他最大的弱点是犯了错误就会失去信心,一个球没守住,他就会心烦意乱,结果丢球更多。但是,哈利也见过罗恩状态好时真正精彩的救球:在一次难忘的训练中,他单手吊在扫帚上,把鬼飞球从球门柱边大力踢开,使它一直飞到球场另一端,穿过了对方球门中间的圆环。其他队员都认为这个救球可与前不久爱尔兰世界级守门员巴里瑞安对波兰最好的追球手拉迪斯洛扎莫斯基的那一球相媲美。连弗雷德都说罗恩也许还会让他和乔治感到自豪,他们在认真地考虑承认和他有亲戚关系,他告诉罗恩他们四年来一直想否认这一点。

      惟一真正让哈利担心的是,罗恩在进球场之前就让斯莱克林队的战术搞慌了。哈利当然已经听惯了他们吹了四年多的牛皮,所以像“嘿,波特,我听到沃林顿发誓说星期六要把你从扫帚上撞下去”这样的话根本不会让他胆战心惊,只会让他笑笑而已。“沃林顿的准头那么差,如果他要撞的是我旁边那个人,我会更担心一些。”他的反驳让罗恩和赫敏哈哈大笑,潘西帕金森脸上得意的笑容消失了。

      但罗恩没有经受过这种侮辱、讥讽和恫吓的无情攻势。当一些斯莱特林的学生(其中有比他大得多的七年级学生)在走廊里低声说:“在校医院订好床位了吗,韦斯莱?”他没有笑,而是脸色有点发绿。当德拉科马尔福模仿罗恩漏接鬼飞球(每当他们见面时,他都会这么做)时,罗恩耳根通红,双手发抖,手上拿着什么都会掉。

      十月在狂风暴雨中结束,十一月来临了,寒如冻铁,每天早晨都是一层坚霜,冰冷的风割着手和面颊。天空和礼堂的天花板变成了淡淡的蓝灰色,霍格沃茨周围的群山戴上了雪帽,城堡里的气温下降了那么多,课间在走廊上休息时,许多学生都戴着厚厚的龙皮手套。

      比赛那天的清晨天气晴朗而寒冷。哈利醒过来看看罗恩的床,见他坐得笔直,手臂抱着膝盖,目光呆滞。

      -274 ?“你没事吧?”哈利问。罗恩点点头,但没有说话。哈利不禁想起罗恩不慎对自己施了吐鼻涕虫咒的情景,他看上去和当时一样,面色苍白,汗津津的,且不说同样不肯张嘴说话。“你需要吃点早饭,”哈利鼓励地说,“走。”他们走进礼堂时,里面的人正迅速满起来,说话声比往常更响,气氛也更热烈。他们走过斯莱特林餐桌时,听见了一阵喧哗。哈利环顾左右,看到几乎每人都在银绿相间的围巾和帽子之外戴着个皇冠状的银徽章。哈利想看清徽章上是什么字,但他急于带罗恩赶快走过这张餐桌,没来得及细看。

      他们在格兰芬多的餐桌旁受到了热烈欢迎,这里每人都是金红相间的围巾和帽子。可是欢呼声不仅没使罗恩振作起来,倒似乎吸走了他最后的一点士气。他颓然坐到最近的一张凳子上,好像面前是他的断头饭。

      “我这么做准是疯了,”他声音沙哑地低声说,“疯了。”

      “别胡说,”哈利严厉地说,递给他一些麦片,“你没问题,紧张是正常的。”“我是废物,”罗恩说,“我没用,我根本打不了球。我是怎么想的?”“别泄气,”哈利坚定地说,“看看你那天用脚救的那个球,连弗雷德和乔治都说精彩?? ” 罗恩痛苦地看着哈利。“那是意外,”他可怜巴巴地小声说,“是撞上的?? 我从扫帚上滑了下去,你们都没看见,我正在想法爬上去时,碰巧踢到了鬼飞球。”“哦,”哈利迅速从这个扫兴的意外中恢复过来,“再来几次这样的意外,我们就赢定了,是不是?”赫敏和金妮坐在他们对面,戴着金红相间的围巾、手套,还有玫瑰花结。“你感觉怎么样?”金妮问罗恩,他正盯着碗中牛奶麦片的残余,像在认真考虑是否要把自己溺死在里面。

      “他只是有些紧张。”哈利说。“那是好现象,我发现你一点不紧张时考试就考不好。”赫敏热情地说。“你们好。”一个梦呓般的声音在他们身后说。哈利抬起头来:卢娜洛夫古德从拉文克劳餐桌旁溜达过来。许多人在看着她,有的公然笑着指指点点。她搞了一顶狮头形状的帽子,有真狮头那么大,摇摇欲坠地戴在头上。“我支持格兰芬多,”卢娜不必要地指着她的帽子说,“看它会干什么??”她伸手用魔杖敲了敲帽子,它张开大嘴,发出一声逼真的狮吼,把周围人都吓了一跳。“不错吧?”卢娜快活地说,“我想让它吃一条象征斯莱特林的蛇,可是来不及了。不管怎样??祝你好运,罗恩!”她飘然而去。大家还没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只见安吉利娜带着凯蒂和艾丽-275 ?娅匆匆走来,艾丽娅的眉毛总算被庞弗雷夫人变回正常了。“大家准备好之后,”安吉利娜说,“我们直接就去球场,查看情况,换衣服。”“我们一会儿就去,”哈利向她保证,“罗恩要吃点早饭。” 但十分钟后,罗恩显然什么没吃下,哈利想还是带他去更衣室吧。他们起身时,赫敏也站了起来,她抓住哈利的胳膊,把他拉到一边。“别让罗恩看到斯莱特林徽章上的字。”她急切地说。哈利询问地望着她,但她警告地摇摇头。罗恩已经走了过来,表情茫然而绝望。“祝你好运,罗恩,”赫敏踮起脚亲了亲他的面颊,“还有你,哈利?? ” 穿过礼堂时,罗恩似乎清醒了一些,摸着面颊上被赫敏亲过的地方,显得有些困惑,仿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似乎已经注意不到周围发生的事情。但哈利走过斯莱特林餐桌时好奇地瞥了一眼那些皇冠状的徽章,这次他看清了上面刻的字:韦斯莱是我们的王他感到这不会是什么好话,赶快带着罗恩穿过门厅,下了石阶,走入寒冷的空气中。、结霜的草地在脚下嘎吱嘎吱地响,他们匆匆走下斜坡,赶往体育场。没有风,天空是均匀的珠白色,这意味着能见度较好,但又不会有阳光刺眼。哈利一边走一边向罗恩指出这些有利条件,但搞不清罗恩听到了没有。

      安吉利娜已经换好衣服,正在对其他队员讲话。哈利和罗恩套上球袍(罗恩一开始穿反了,还是安吉利娜动了恻隐之心,过来帮了一把),坐下来听赛前训话,外面人声越来越响,人们从城堡拥向了球场。

      “我看到了斯莱特林的最后阵容,”安吉利娜看着一张羊皮纸说,“去年的击球手德瑞克和波尔走了,但蒙太好像新找了两个普通的大猩猩,而不是飞得特别好的。这两人叫克拉布和高尔,我不大了解他们?? ”

      “我们了解。”哈利和罗恩一起说。. “他们好像连扫帚的头尾都分不清。”安吉利娜收起羊皮纸说,“不过话说回来,我一直奇怪德里克和波尔不靠路标是怎么能找到球场的。”

      “克拉布和高尔也是一路货。”哈利安慰她说。

      -276 ?他们听到无数双脚登上看台的声音。有人在唱歌,但哈利听不清歌词。他开始感到紧张,但他知道他的不安与罗恩的相比微不足道。罗恩捂着肚子,目光又呆滞了,表情僵硬,脸色灰白。

      “到时间了,”安吉利娜看看表,小声说,“走吧??祝我们好运。”

      队员们站了起来,扛起扫帚,列队走出更衣室,来到炫目的阳光下,受到雷鸣般的欢迎,哈利还能听到歌声,尽管被欢呼声和口哨声所掩盖。

      斯莱特林队员已经站在那里,也戴着皇冠状的银徽章。新队长蒙太身材与达力相仿,粗大的前臂像带毛的火腿。他身后是几乎同样粗壮的克拉布和高尔,在阳光下蠢笨地眨着眼睛,挥舞着新发的球棒。马尔福站在旁边,阳光照在他淡金色的头发上闪闪发亮。他捕捉到了哈利的目光,拍拍胸口的银徽章,得意地笑了。

      “双方队长握手,”裁判霍琦夫人喊道,安吉利娜和蒙太走到了一起。哈利看得出蒙太想捏断安吉利娜的手指,但她没有畏缩。“骑上扫帚??”

      霍琦夫人把哨子塞进嘴里用力一吹。

      开球了,十四名球员腾空而起,哈利用眼角的余光看到罗恩直奔球门的圆环。他急速上升,躲开了一个游走球,开始绕着大圈飞行,四下寻找一点金光。在运动场的另一端,德拉科马尔福也是如此。

      “约翰逊,约翰逊抢到了鬼飞球,多棒的姑娘,我说了好几年了,她还不肯跟我约会?? ”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