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7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7第14章 珀西和大脚板 

      第二天早晨,哈利是宿舍里第一个醒来的。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几,望着灰尘在从四柱床幔帐缝隙中透进来的那缕阳光中飞旋起舞,喜滋滋地想起了今天是星期六。新学期的第一个星期太漫长了,似乎永远熬不到尽头。就像一堂没完没了的魔法史课。

      四下里是一片熟睡中的寂静,那一缕阳光仿佛是刚刚打造出来的,看来天还刚刚亮。哈利拉开床周围的帘子,开始起床穿衣服。除了远处小鸟叽叽喳喳的啁啾,惟一的声音就是他那些格兰芬多同学缓慢、均匀的呼吸声。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书包,拿出羊皮纸和羽毛笔,离开宿舍朝公共休息室走去。

      哈利径直走向已经熄灭的炉火旁他最喜欢的那张松松软软的旧扶手椅,舒舒服服地坐下来,展开羊皮纸,一边打量着房间里的情景。平常一天下来,公共休息室里总是散了一地的羊皮纸团、破旧的高布石、空原料罐和糖纸,现在这些垃圾都不见了,同样不见的还有赫敏织的那些家养小精灵的帽子。哈利模模糊糊地想,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小精灵被释放了,也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打开墨水瓶的盖子,把羽毛笔伸进去蘸了蘸,然后让笔尖悬在光滑、泛黄的羊皮纸面上一英寸的地方,苦苦思索着??一两分钟后,他发现自己在盯着空空的壁炉发呆,根本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他现在才理解罗恩和赫敏暑假里给他写信有多么难了。他怎么才能把刚过去的这一星期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告诉小天狼星,并提出他迫不及待地想问的所有问题,同时又不能让潜在的偷信贼得到许多他不想让他们知道的情报呢?他一动不动地坐了一会儿,眼睛出神地望着壁炉,然后他终于拿定了主意,又把羽毛笔在墨水瓶里蘸了蘸,果断地在羊皮纸上写了起来。亲爱的伤风:希望你一切都好,回到这里的第一个星期糟糕极了,我真高兴终于到了周末。

      我们有了一位新的黑魔法防御术课老师,乌姆里奇教授。她差不多像你妈妈一样好。我今天写信给你,是因为去年夏天我写信告诉你的那件事昨晚又出现了,当时我正在乌姆里奇那里关禁闭。

      我们都很想念我们的那位最大的朋友,希望他能很快回来。

      请尽快回信。

      祝顺利。

      哈利哈利把信读了好几遍,竭力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审视它。他觉得,光靠读这封信,局外人决不会知道他在说什么?? 或在跟谁说话。他真希望小天狼星能够读懂关于海格的暗示,并告诉他们海格大概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哈利不想直接地问,担心会弓l起别人的过多注意,怀疑海格不在霍格沃茨会去做什么。

      这封信很短,相比之下所花的时间就很长了。在他写信的工夫,阳光已经慢慢照到屋子中间,现在他能隐约地听见楼上宿舍里的动静了。他小心地把羊皮纸封好,爬过肖像洞口,直奔猫头鹰棚屋去了。

      “如果我是你,我才不会走那条路呢。”正当哈利走在过道里时,差点没头的尼克突然从他面前的墙里飘了出来,惊得他不知所措,“皮皮鬼正在搞一个滑稽的玩笑,要捉弄下一个从走廊中间帕拉瑟胸像前面走过的人呢。”

      “是不是让帕拉瑟掉在那个人的头顶上?”哈利问。

      “太有趣了,确实如此,”差点没头的尼克用厌烦的声音说,“皮皮鬼从来玩不出什么巧妙精细的把戏。我得赶紧去找血人巴罗??他大概能够制止这件事??再见,哈利??”

      “好的,再见。”哈利没有向右转,而是向左转,走了一条较远但更安全的路去-196 ?猫头鹰棚屋。他走过一个又一个窗口,都能看到外面蔚蓝明亮的天空,这使他的心情越来越好,他待会儿还要参加训练,终于又能回到魁地奇球场了。

      什么东西蹭了他的脚脖子一下。他低头一看,只见管理员的那只瘦骨如柴的灰猫洛丽丝夫人悄没声儿地走了过去。它用两只灯泡般的黄眼睛盯着他看了片刻,然后钻到忧郁的威尔福雕像后面不见了。

      “我没做什么坏事。”哈利冲着它身后喊道。看它那样子,无疑是一只急急忙忙去找主人汇报的猫,而哈利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完全有资格在一个星期六早晨到猫头鹰棚屋去呀。

      现在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天空,哈利走进棚屋时,没有玻璃的窗户晃得他睁不开眼睛。一道道银白色的阳光纵横交错地照进这个圆形房间,几百只猫头鹰栖息在椽木上,在早晨的光线中显得有点儿焦躁不安,有几只显然是刚从外面捕食回来。哈利伸长脖子寻找海德薇的身影时,脚下踩着细碎的动物骨头,铺着稻草的地面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你在那儿。”他说,在靠近拱形天花板最顶部的地方看见了海德薇,“下来吧,我有一封信给你。”

      海德薇低低地叫了一声,展开巨大的白色翅膀飞下来落在他的肩头。“是的,我知道外面写的是‘伤风’,”哈利对它说,一边把信拿给它用嘴叼住,然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压低声音说,“但是给小天狼星的,明白吗?”海德薇眨了一下琥珀色的眼睛,哈利知道这表示它听明白了。

      “那就祝你一路平安。”哈利说着,带着它来到一扇窗口。海德薇用力蹬了一下他的胳膊,腾身跃起,飞到了外面明晃晃的晴朗天空中。他一直注视着它,直到它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彻底消失不见了,然后他把目光转向海格的小屋,从这扇窗户正好可以看得很清楚,然而烟囱没有冒烟,窗帘拉得紧紧的,很明显仍然没有住人。

      禁林的树梢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哈利望着它们,享受着新鲜空气吹拂在脸上的愉快感觉,心里想着待会儿的魁地奇球训练??就在这时,他看见了它?? 一匹巨大的、爬行动物般的、带翅膀的马,跟那天拉着霍格沃茨马车的那些怪马一模一样。只见它像翼手龙一般将坚韧的黑色翅膀充分展开,忽地从树丛中飞了出来,如同一只奇异的巨鸟。它盘旋了一大圈,又忽地一头扎进树丛。整个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哈利简直不敢相信他看到的情景,只知道自己的心像打鼓一样怦怦地狂跳。

      身后猫头鹰棚屋的门开了。他吃惊地跳了起来,猛一转身,看见秋张手里拿着一封信和一个包裹。

      “你好。”哈利下意识地说。

      “噢??你好。”她气喘吁吁地说,“我没想到这么早就有人上来了??五分-197 ?钟前我才想起今天是我妈妈的生日。”

      她举起手里的包裹。

      “噢。”哈利说。他的脑子里似乎一片混乱。他很想说几句好玩的、风趣的话,但脑海里闪过的却是刚才那匹可怕的长翅膀的怪马。

      “天气真不错。”他说着指了指窗外。他的五脏六腑似乎都因尴尬而缩成了一团。天气。他居然在谈天气??“是啊。”秋说,一边东张西望寻找一只合适的猫头鹰,“正好适合打魁地奇球。我整个一星期都没出去,你呢?”

      “也没有。”哈利说。

      秋选中了学校的一只谷仓猫头鹰。她轻声唤它落到她的胳膊上,猫头鹰落定后顺从地伸出一只脚,让她把包裹系在上面。

      “对了,格兰芬多找到新的守门员了吗?”她问。

      “找到了,”哈利说,“是我的朋友罗恩韦斯莱,你认识他吗?”

      “就是那个讨厌龙卷风队的人?”秋很冷淡地说,“他有长处?”

      “是啊,”哈利说,“我想是的。不过我没有观看他的选拔,我被关禁闭了。”

      秋抬起头,包裹在猫头鹰腿上只系好了一半。

      “那个姓乌姆里奇的女人真讨厌,”她低声说,“就因为你讲了?? 讲了?? 讲了他遇难的实情,她就关你的禁闭。大家都听说了这件事,整个学校都传遍了。你能那样跟她针锋相对,真是很勇敢。”

      哈利的五脏六腑又一下子膨胀起来,速度之快,使他感到自己真的能从洒满鸟粪的地面上腾起几英寸呢。谁还在乎一匹愚蠢的飞马呢,秋认为他真是很勇敢。一闪念问,他甚至想趁着帮她往猫头鹰腿上系包裹的机会,故意假装不小心地让她看见他受伤的手背??可是这个激动人心的想法刚刚冒头,猫头鹰棚屋的门又被推开了。

      管理员费尔奇呼哧呼哧地走了进来。他那塌陷的、脉络纵横的面颊涨得紫红,下巴上的垂肉抖个不停,稀疏的花白头发乱糟糟的。显然他是一路跑来的。洛丽丝夫人小跑着跟在他脚后,盯着头顶上的那些猫头鹰,饥饿地喵喵叫着。上面传来一片翅膀不安扇动的声音,一只很大的棕色猫头鹰气势汹汹地把嘴咂得嗒嗒直响。

      “啊哈!”费尔奇说,拖着脚朝哈利跨近一步,皮肉松弛的面颊气得直抖,“我得到了一个情报,你打算订购大批的大粪蛋!”

      哈利抱起双臂,瞪着管理员。

      “谁对你说我订购了大粪蛋?”

      秋望望哈利,又望望费尔奇,也皱起了眉头。她胳膊上的那只谷仓猫头鹰用一条腿站累了,警告地叫了一声,但秋没有理会。

      -198 ?“我有我的情报来源。”费尔奇洋洋自得地咬着牙说,“现在把你要送的东西交出来。”

      哈利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拖延就把信寄走了,他说:“交不出来,已经走了。”

      “走了?”费尔奇说,气得五官都变了形。

      “走了。”哈利平静地说。

      费尔奇恼怒地张开嘴,嘴唇无声地开合了几秒钟,然后用眼睛扫视着哈利的长袍。

      “我怎么知道你没有装在口袋里呢?”

      “因为?? ”

      “我看见他寄出去的。”秋气愤地说。

      费尔奇立刻把矛头对准了秋张。

      “你看见他?? ?”

      “不错,我看见的。”她激动地说。

      片刻的静默,费尔奇瞪着秋,秋也瞪着费尔奇。然后管理员一转身,拖着脚朝门13走去。他的手停在门把手上,扭头望着哈利。

      “如果我闯到有大粪蛋的味儿??”

      他嗵嗵嗵地下楼去了。洛丽丝夫人恋恋不舍地看了那些猫头鹰最后一眼。

      跟着他下去了。

      哈利和秋互相对望着。

      “谢谢。”哈利说。

      “没什么,”秋说,这才终于把包裹系在谷仓猫头鹰的另一条腿上,脸上微微泛着红晕,“你没有订购大粪蛋吧?”

      “没有。”哈利说。

      “真奇怪,那他怎么以为你订了?”她一边说一边抱着猫头鹰走向窗口。

      哈利耸了耸肩膀。他和她一样,也觉得这件事蹊跷得很,然而奇怪的是,他此刻并没有怎么把它放在心上。

      他们一起离开了猫头鹰棚屋。等他们走到一条通往城堡西区的走廊1:1时,秋说:“我要从这边走了。嗯,我??我们再见吧,哈利。”

      “好的??再见。”

      她朝他嫣然一笑,走了。哈利继续往前走,心里暗暗地一阵狂喜。他总算跟她有了一次完整的对话,并且没有感到尴尬??你能那样跟她针锋相对,真是很勇敢??秋说他勇敢??她并没有因为他活着而恨他??当然啦,她更喜欢塞德里克,他知道??不过如果他抢在塞德里克之前邀请她参加圣诞舞会,事情可能会完全不同??当哈利向她发出邀请时,她似乎是真心为自己不得不拒绝他而感到遗憾??-199 ?“早上好。”哈利来到礼堂,来到格兰芬多桌子旁罗恩和赫敏的身边,兴高采烈地对他们说。“你这么开心,有什么喜事啊?”罗恩吃惊地打量着哈利,问道。“嗯??待会儿要打魁地奇球嘛。”哈利高兴地说,把一大盘咸肉和鸡蛋拖到自己面前。

      “噢??是啊??”罗恩说。他放下吃了一半的面包,喝了一大口南瓜汁,然后他说:“听着??你愿意早一点儿跟我一起出去吗?就是?? 嗯?? 在训练前陪我练习练习?这样, 你知道的,我就能多少有点儿球感了。”

      “行啊。”哈利说。

      “慢着,我认为你们不应该这么做,”赫敏严肃地说,“你们俩都落下了一大堆家庭作业?? ”

      可是她突然停住了话头。早晨的邮件来了,像平常一样,一只长耳猫头鹰叼着《预言家日报》朝她飞来,看着很危险地落在糖碗旁边,伸出了一条腿。赫敏把一个纳特塞进它的皮钱袋,拿过报纸,目光犀利地浏览着第一版,这时那只猫头鹰抖抖翅膀飞走了。

      “有什么有趣的内容吗?”罗恩问。哈利咧嘴笑了,知道罗恩是急于把赫敏从家庭作业的话题上引开。

      “没有,”她叹了口气,“都是关于古怪姐妹演唱组的低音乐器手结婚的无聊废话。”

      赫敏展开报纸,把自己挡在了后面。哈利又津津有昧地吃了一份鸡蛋和成肉。罗恩呆呆地望着高处的窗户,看上去好像有点儿心事。“等一等,”赫敏突然说道,“哦,糟糕??小天狼星!”

      “出什么事了?”哈利说着一把抓过报纸,他用力太大,把报纸撕成了两半,他和赫敏各拿着一半。

      “魔法部从消息可靠人士那里获悉,小天狼星布莱克,那个臭名昭著的杀人魔王??等等,等等??目前就藏在伦敦!”

      赫敏忧心忡忡地小声读着她那一半报纸。

      “准是卢修斯马尔福,我敢打赌,”哈利压低声音气愤地说,“他在站台上确实认出了小天狼星??”

      “什么?”罗恩显得很惊慌地说,“你该不是说?? ”

      “嘘!”另外两个同时说。

      “??魔法部提醒巫师界,布莱克十分危险??杀害了十三个人??从阿兹卡班越狱出逃??”

      “又是平常那一套废话。”赫敏说完,放下她那一半报纸,忧虑地望着哈利和罗恩。“得,他又一步也不能离开房子了。”她小声说,“邓布利多确实提醒过他不-200 ?要出门的。”哈利愁眉苦脸地望着他撕下来的那片《预言家日报》。那一页的大部分版面都被一则“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的广告占据了,显然是在搞减价大甩卖。“嘿!”他说,把报纸摊在桌上,好让赫敏和罗恩也能看见,“看看这个!”“我各种袍子都有了。”罗恩说。“不是,”哈利说,“看??这里这篇小文章??”罗恩和赫敏低头细看。那篇文章还不到一英寸长,在那一栏的最下面,标题是:非法侵入魔法部斯多吉波德摩,现年三十八岁,家住克拉彭区金链花公园2号,日前在威森加摩接受审判,被控于8月31日非法侵入魔法部并企图实施抢劫。波德摩被魔法部的警卫埃里克芒奇抓获,芒奇发现他在凌晨一点企图闯过一道一级保密门。波德摩拒绝为自己辩护,被判两项指控成立,在阿兹卡班监禁六个月。“斯多吉波德摩?”罗恩慢慢地说,“就是那个头上像顶着一堆稻草的家伙,是吗?他是凤凰社的?? ” “罗恩,嘘!”赫敏说,一边惊恐地望望四周。“在阿兹卡班监禁六个月!”哈利十分震惊,低声说道,“就因为企图闯过一道门!”“别傻了,不只是因为企图闯过一道门。他凌晨一点钟跑到魔法部去做什么呢?”赫敏压低声音说。“你们说他会不会是在给凤凰社做事呢?”罗恩小声而含混不清地阀。. “等一下??”哈利慢慢地说,“斯多吉那天是应该来送我们的,记得吗?”另外两个人都看着他。“是啊,他应该是护送我们去国王十字车站的警卫之一,记得吗?就因为他没有露面,穆迪恼火得要命。所以他不可能是在为他们办事,对吗?”“那,也许他们没想到他会被捕。”赫敏说。“这也许是诬陷!”罗恩激动地嚷了起来,“不?? 你们听着!”看到赫敏脸上威胁的表情,他戏剧性地突然降低声音,继续说道,“魔法部怀疑他是邓布利多一伙的,所以?? 大概是吧?? 他们就把他引诱到魔法部,他根本就没有企图闻过一道门!也许他们是在故意编造一些借口,好把他抓起来!” 哈利和赫敏沉默了片刻,思索着他的话。哈利认为这似乎有点牵强附会,但赫敏却显得很感兴趣。

      “知道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一点也不会感到吃惊。”

      她若有所思地叠着她那半张报纸。当哈利放下手中的刀叉时,她仿佛突然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啊,对了,我想,我们应该先写斯普劳特布置的那篇自株传粉灌木的论文,如果顺利的话,还可以在午饭前开始练习麦格教授的非动物召唤咒??”

      哈利想到楼上等着他的那一大堆家庭作业,心里感到有一点儿内疚,可是外面的天空那样清澈、蔚蓝,令人心旷神恰,而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骑他的火弩箭了??“我是说,我们可以今天晚上再做。”罗恩说,这时他和哈利走下草坡,直奔魁地奇球场。他们肩膀上扛着飞天扫帚,耳边依然回响着赫敏严峻的警告,说他们的O.w.Ls考试肯定会门门不及格。“我们还有明天呢。她太把功课放在心上了,那是她的毛病??”顿了一下,他又用微微有些不安的声音说,“她说不让我们抄她的,你认为她真的会说到做到吗?”

      “是啊,我想会的,”哈利说,“但是这个也很重要啊,如果我们想留在魁地奇球队里,就必须多加练习??”

      “是啊,没错,”罗恩说,语气一下子振作起来,“我们有的是时间做这些事??”

      他们走近魁地奇球场时,哈利朝右边望去,远处禁林里的树木黑黢黢的,随风微微摇摆。不见有东西从里面飞出来,天空中什么也没有,只有几只猫头鹰远远地在猫头鹰棚屋周围盘旋。他需要操心的事情已经够多了,那匹飞马又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于是,他把它从脑子里赶了出去。

      他们在更衣室的橱柜里拿了球开始练习,罗恩守住那三根球门柱,哈利充当追球手,想办法让鬼飞球突破罗恩的封锁。哈利认为罗恩的表现相当不错,哈利试图破门进球,但他进攻的球有四分之三都被罗恩挡了出来,而且他的状态越来越好。两个小时后,他们返回城堡吃午饭?? 饭桌上赫敏明确地告诉他们,她认为他们没有责任感?? 然后他们又回到魁地奇球场,开始真正的训练。他们走进更衣室时,除了安吉利娜,其他队友都已经在里面了。

      “怎么样,罗恩?”乔治说,冲他眨了眨眼睛。“还好。”罗恩说,在走向球场的一路上,他的话越来越少。“准备在我们面前露一手,小不点儿级长?”弗雷德说,毛蓬蓬的脑袋从魁地奇球袍的领口钻出来,脸上带着一丝坏笑。“闭嘴。”罗恩板着脸说,第一次穿上了他自己的队袍。袍子穿在身上还挺合适的,要知道这以前可是奥利弗伍德的袍子,伍德的肩膀比罗恩宽得多。

      “好了,诸位,”安吉利娜从队长办公室走进来,已经换好了衣服,“我们开始吧。艾丽娅,弗雷德,劳驾你们帮大家把球箱子搬出去。噢,外面有几个人在观看,我希望你们只当没看见,好吗?”

      -202 ?她的语气故意显得很随便,这使哈利觉得自己已经猜到那些不请自来的观众是谁了。果然,当他们离开更衣室来到外面阳光灿烂的球场时,突然听到一阵尖叫声和嘲笑声,是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的队员和一些五花八门的追随者,他们聚集在空荡荡的看台中央,声音在露天球场周围响亮地回荡着。

      “那个韦斯莱骑的是什么玩意儿?”马尔福用他冷嘲热讽、拖腔拖调的声音说,“ 怎么居然有人给那么一根发霉的破木头念飞行咒呢?”

      克拉布、高尔和潘西帕金森粗声大笑,尖声狂叫。罗恩骑上自己的扫帚,蹬离了地面,哈利跟着他,从后面看见他的两只耳朵越来越红。

      “别理他们,”他一边说一边加快速度追上罗恩,“等到跟他们比完赛,我们就会看到谁在笑了??”

      “我要的就是这个态度,哈利。”安吉利娜赞许地说。她胳膊底下夹着一只鬼飞球,飞着绕过他们,然后放慢速度,停在她半空中的队员们前面。“好了,诸位,我们先传几个球热热身,所有队员注意?? ”

      “喂,约翰逊,你那个发型是怎么回事呀?”潘西帕金森在下面尖声尖气地问,“怎么居然有人愿意让自己看上去像是有蚯蚓从脑袋里钻出来呢?,’安吉利娜把挡在脸前的长辫子甩到脑后,继续平静地说:“现在散开,看看我们做得怎么样??”

      哈利一转身离开了其他人,来到球场的那一端。罗恩退向对面的球门。安吉利娜一只手举起鬼飞球,使劲朝弗雷德扔去,弗雷德传给乔治,乔治传给哈利,哈利再传给罗恩,罗恩没有接住。

      那些斯莱特林们由马尔福打头,又是笑又是叫。罗恩猛地冲向地面,好赶在鬼飞球落地前把它抓住。他停止俯冲时的动作拖泥带水,差点从扫帚上滑下去,然后他满脸通红地重新升到传球高度。哈利看见弗雷德和乔治交换了一下眼色,但破天荒第一次他们谁也没说什么,哈利感到松了口气。

      “继续传,罗恩。”安吉利娜说,只当什么事也没发生。罗恩把鬼飞球扔给艾丽娅,艾丽娅又传给哈利,哈利传给乔治??“喂,波特,你的伤疤感觉怎么样?”马尔福喊道,“你真的不需要躺下来休息休息吗?你肯定有整整一个星期没上医院了吧,这次可是破记录了,是吧?”

      乔治把球传给了安吉利娜,安吉利娜回手传给了哈利,哈利没想到会传给自己,但还是用手指尖把球接住了,飞快地传给罗恩,罗恩扑过去接球,差几英寸没接住。

      “别这样,罗恩,”安吉利娜看到罗恩又俯冲到地面去追鬼飞球,恼火地说,“多留点儿神!”

      当罗恩重新升到传球高度时,很难说清是他的脸还是鬼飞球红得更厉害。马尔福和斯莱特林球队的其他球员爆发出一阵哄笑。

      -203 ?第三次,罗恩接住了鬼飞球。也许是因为松了口气,他传球出去的时候太激动了,球直接飞过凯蒂张开的双手,重重地撞在她脸上。“对不起!”罗恩呻吟着说,嗖地飞过去看凯蒂伤得重不重。“回到原位,她没事!”安吉利娜吼道,“但你是传球给队友,别想着把她从扫帚上打下去,行吗?这件事有游走球来做呢!” 凯蒂的鼻子流血了。下面斯莱特林们又是跺脚又是嘲笑。弗雷德和乔治向凯蒂靠拢过去。“给,把这个吃了,”弗雷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紫色的小东西递给她,说道,“很快血就会止住的。”

      “好吧,”安吉利娜说,“弗雷德、乔治,去拿你们的球棒和一只游走球来。罗恩,快到球门柱那儿去。哈利,一听到我的命令,就把金色飞贼放出去。我们要开始进攻罗恩的球门了。”

      哈利跟着双胞胎飞下去取金色飞贼。“罗恩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是吧?”乔治低声说,他们三个降落在装球的箱子旁边,打开箱子取出了一只游走球和那只金色飞贼。“他只是太紧张了。”哈利说,“今天上午我陪他练习时,他挺好的。”“哦,那我希望他不会这么快就过了高峰期。”弗雷德担忧地说。

      他们回到了空中。安吉利娜一吹哨子,哈利放开金色飞贼,弗雷德和乔治松手让游走球飞了出去。从那一刻起,哈利就不太知道其他人在做什么了。他的任务是抓住那只振翅飞翔的小金球,那可以给自己的球队净挣一百五十分呢。要做到这点,需要有过人的速度和精湛的技巧。他加快速度,在追球手们之间灵巧地蹿进蹿出,温暖的秋风吹拂着他的脸,远处斯莱特林们的叫嚷在他耳边回响,但已经不再有任何意义??可是没过一会儿,哨声吹响,他只好又停住了。

      “停下? _停下?? 停下!”安吉利娜尖叫道,“罗恩?? 你没有守住中间!”哈利转脸去看罗恩,只见他盘旋在左边的圆环前,另外两个圆环完全无人防守①。“哦??对不起??”

      “你得一边盯着追球手,一边不停地挪来挪去!”安吉利娜说,“要么守在中间,等必须防守某个圆环时再移动,要么就绕着三个圆环盘旋,千万不能莫名其妙地移到一边去,刚才那三个球就是这样漏进去的!”

      “对不起??”罗恩又说了一遍,他的脸在蔚蓝色天空的衬托下,像烽火台一样红得发亮。

      ①关于魁地奇球运动的具体规则,请见《神奇的魁地奇球》一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lO月版。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60515318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