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4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4  “上课铃响了。”哈利无精打采地说,罗恩和赫敏吵得太厉害了,没有听见铃声。他们在走向斯内普地下教室的一路上还在吵个不停。这使哈利有足够的时间想道,他身边有赫敏和罗恩这两个人,不知这辈子还有没有运气在不离开自己国家的情况下,跟秋说上两分钟令他回昧无穷的话。

      当他们排在斯内普教室门外的队伍里时,他又想道,她是主动来跟我说话的,是不是呢?她曾经是塞德里克的女朋友,本来是很有理由恨他的,因为他活着走出了三强争霸赛的迷宫,而塞德里克却死了,然而她却用十分友好的态度跟他说话,似乎她并不认为他头脑不正常,谎话连篇,或对塞德里克的死负有某种可怕的责任??是的,她确实是主动来跟他说话,丽且是两天里的第二次了??想到这里,哈利的情绪欢悦起来,就连地下教室的门打开时发出的吱吱嘎嘎的阴森声音,也没有刺破那似乎在他内心深处膨胀起来的小小的希望泡沫。他跟在罗恩和赫敏后面走进教室,又跟着他们走向他们惯常坐的那张位于后排的桌子,假装没有听见他们俩发出的气呼呼的拌嘴声。

      “安静。”斯内普冷冷地说,反手关上了教室的门。

      ①龙卷风队,即塔特希尔龙卷风队,其英文的两个词的第一个字母都是T。

      其实他根本没有必要命令大家安静,全班同学一听见门关上了,立刻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小动作都停止了。一般来说,只要斯内普一出现,就足够让整个班级沉默下来。

      “在我们今天开始上课前,”斯内普快步走向讲台,严厉地望着他们大家说道,“我认为需要提醒你们一下,明年六月,你们就要参加一项重要的考试了,那时你们将证明自己学到了多少魔药配制和使用方面的知识。尽管这个班上有几个人确实智力很迟钝,但我希望你们在o.w.Ls考试中都能够勉强“及格”,不然我会??很生气。”

      他的目光这次落在了纳威脸上,纳威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当然啦,过了这一年,你们中问的许多人就不能再上我的课了,”斯内普继续说道,“我只挑选最优秀的学生进我的N.E.w.Ts魔药班,这就是说,我们有些人将不得不说再见了。”

      他微微噘起了嘴,目光落在哈利脸上。哈利也毫不示弱地瞪着他,一想到过了五年级,他就可以放弃魔药课了,不由感到一种恶狠狠的快意。

      “但是在那告别的愉快时刻到来之前,我们还需要再坚持一年。”斯内普轻声细语地说,“因此,不管你们是否打算参加N.E.W.TS考试,我都建议你们大家集中精力学好功课,达到我要求我的o.W.Ls学生们达到的较高的及格水平。

      “今天,我们要配制一种普通巫师等级考试中经常出现的药剂:缓和羽,它能平息和舒缓烦躁焦虑的情绪。注意:如果放配料的时候马马虎虎,就会使服药者陷入一种死沉的、有时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昏睡,所以你们需要格外注意自己的行为。”在哈利的左边,赫敏把身子坐得更直了一些,脸上是一种全神贯注的表情。“配料和配制方法?? ”斯内普一挥魔杖,“?? 在黑板上?? ”(黑板上果然出现了)“?? 你们所需要的一切?? ”他又一挥魔杖,“?? 在储藏柜里?? ”(他所说的那个储藏柜的门一下子打开了)“?? 你们有一个半小时??开始吧。”

      正像哈利、罗恩和赫敏所猜测的,斯内普布置他们配制的这种药剂是最难、最费手脚的一种。必须按照严格的顺序和份量将配料加进坩埚;必须将混合剂搅拌到规定的次数,不能多也不能少,先是顺时针,然后是逆时针;坩埚沸腾时火苗的温度必须降至某个特定的标准,不能高也不能低,并保持一段特定的时间,然后才能加入最后一种配料。

      .“你们的药剂现在应该冒出一股淡淡的、银白色的蒸汽。”还剩十分钟的时候斯内普说道。

      哈利忙得大汗淋漓,绝望地抬头扫了一眼教室。他自己的坩埚冒出一团团深灰色的气体,罗恩的坩埚正喷溅着绿色的火花。西莫发了疯似的用魔杖尖去捅他坩埚下面的火苗,因为它们眼看就要熄灭了。赫敏的药剂倒是正冒出一股微微闪烁的银白色蒸汽,当斯内普快步走过时,鹰钩鼻上的眼睛低垂着看了看赫-163 ?敏的坩埚,没有做任何评论,这就是说他挑不出任何毛病。可是,在哈利的坩埚旁,斯内普停下脚步低头望着坩埚,脸上带着一种可怕的讥讽。“波特,这是什么东西?”教室前排的斯莱特林们都很感兴趣地抬起头来,他们最喜欢听斯内普挖苦哈利了。“缓和剂。”哈利紧张地说。

      “波特,告诉我,”斯内普轻声细语地说,“你认识字吗?”德拉科马尔福大声笑了起来。“认识。”哈利说,手紧紧地攥住了魔杖。“把操作说明的第三行念给我听昕,波特。”

      哈利眯眼望着黑板。现在地下教室里弥漫着各种颜色的蒸汽,要看清黑板上的操作说明真不容易。“‘加入月长石粉,逆时针搅拌三次,沸腾七分钟,再加入两滴嚏根草糖浆。?他的心往下一沉。他没有加嚏根草糖浆,他让药剂沸腾七分钟后,就直接执行第四条操作说明了。“第三条里每一项你都做到了吗,波特?”“没有。”哈利很小声地说。“对不起,请你再说一遍。”

      “没有,”哈利提高了声音说,“我忘记放嚏根草了。”

      “我知道你忘记了,波特,这就意味着这一坩埚垃圾毫无用处。消隐无踪。”

      哈利的药剂一下子消失了。他傻乎乎地站在一只空坩埚旁。

      “凡是认真读了操作说明的同学,把你们的药剂样品装进一个太肚短颈瓶里,仔细标上自己的姓名,拿到我的讲台上接受检验。”斯内普说,“家庭作业:在羊皮纸上写十二英寸长的论文,论述月长石的特性及其在制药方面的用途,星期四交。”

      哈利周围的同学都在往短颈瓶里装药剂,他把东西一样样收起来,心里气得不行。他的药剂并不比罗恩的差,罗恩的那一坩埚东西现在发出一股臭鸡蛋的气味;也不比纳威的差,纳威的药剂变得硬邦邦的,像刚刚搅拌好的水泥,他这会儿不得不使劲把它从坩埚里抠出来。然而偏偏是他,哈利,今天的作业得了零分。他把魔杖放回书包,一屁股坐在座位上,望着其他同学一个个拿着装满药剂、盖上软木塞的短颈瓶,走向斯内普的讲台。过了很长时间,下课铃终于响了,哈利第一个冲出地下教室。他已经开始吃午饭了,罗恩和赫敏才来到礼堂。天花板比上午的时候变得更昏暗阴沉了,雨点啪啪地打着高处的窗户。

      “那真是很不公平,”赫敏安慰他道,她坐在哈利身边,给自己拿了一块肉馅土豆泥馅饼,“你的药剂远不像高尔的那么糟糕,当他往瓶子里装的时候,整个那-164 ?堆东西突然四下进溅,把他的袍子都烧着了。”

      “是啊,这也难怪,”哈利说,气呼呼地瞪着面前的盘子,“斯内普什么时候公平地对待过我呢?”

      赫敏和罗恩谁也没有回答。三个人心里都清楚,斯内普和哈利之间的敌意,从哈利踏进霍格沃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根深蒂固了。

      “我还以为他今年会有点儿好转呢,”赫敏用失望的口气说,“我的意思是??你们知道的??”她小心地望了望四周,他们两边都空着六七个座位,也没有人从桌子旁走过。“??现在他加入了凤凰社,还有所有的一切。”

      “毒蘑菇是不会改变它们的斑点的,”罗恩一针见血地说,“反正,我一直认为邓布利多真是疯了,居然相信斯内普。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真的不再为神秘人工作了呢?”

      “我认为邓布利多大概得到了足够的证据,尽管他没有拿给你看,罗恩。”赫敏毫不客气地说。

      “哦,闭嘴吧,你们两个。”罗恩张嘴正要反驳,哈利烦躁地说。赫敏和罗恩都怔住了,显得又生气又委屈。“你们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哈利说,“总是没完没了地斗来斗去,都快把我逼疯了。”说完,他扔下自己的肉馅土豆泥馅饼,把书包甩上肩头,扬长而去,留下两人坐在那里直发愣。

      他一步两级地走上大理石楼梯,与许多匆匆忙忙赶去吃午饭的同学擦肩而过。刚才突然爆发的那股无名火,还在他心里熊熊燃烧着,想到罗恩和赫敏脸上惊愕的表情,他感到一种深深的快意。那是他们活该,他想道,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安静点儿??总是一天到晚争争吵吵??换了谁都会被逼疯的??在一处楼梯平台上,他从骑士卡多根爵士的大幅画像前走过。卡多根爵士拔出宝剑,恶狠狠地朝哈利挥舞着,哈利根本不理睬他。

      “回来,你这逃跑的懦夫!不许退缩,跟我战斗!”卡多根爵士从面罩后面用发闷的声音喊道,但哈利只顾继续往前走,卡多根爵士想来追他,于是跳进相邻的一幅画里,但住在画里的一只模样凶狠的大狼狗把他赶了回去。

      在剩下来的吃午饭时间里,哈利一直独自坐在北塔楼顶上的活板门下。当上课铃响起时,他便第一个爬上了通往西比尔特里劳妮教室的银色梯子。

      除了魔药课,占卜课是哈利最不喜欢的课程,这主要是因为特里劳妮教授有一个习惯,每过几堂课就要预言哈利会死于非命。特里劳妮教授是一个瘦巴巴的女人,裹着厚厚的披肩,戴着一串串闪闪发亮的珠子,她的眼镜把她的一双眼睛放大了好几倍,总使哈利联想起某种昆虫。哈利进屋时,她正忙着把一本本破破烂烂皮革装订的书分发在每张桌子上,那些单薄的小桌子杂乱无章地摆放在教室里。盖着罩布的灯发出的光线和散发出一股难闻气味的不太旺的炉火都十分昏暗,当哈利在阴影里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时,她似乎没有看见他。接下来的五-165 ?分钟里,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地来了。罗恩从活板门里探出头,仔细往四下里张望着,看见了哈利,直接朝他走了过来,或者说是尽量直接走了过来,因为他必须小心地绕过那么多桌子、椅子和一只只塞得鼓鼓囊囊的小坐垫。“赫敏和我已经不吵了。”他说,在哈利身边坐了下来。

      “很好。”哈利嘟囔了一句。

      “但赫敏说,她希望你不要动不动就朝我们发脾气。”罗恩说。“我没有?? ” “我只是传个话,”罗恩好言好语地劝说道,“但我认为她说得对。西莫和斯内普那么对待你又不是我们的错。”“我从没有说过?? ” “同学们好,”特里劳妮教授用她模糊的、如梦似幻的惯常声音说道,哈利赶紧闭了嘴,心里既恼火又有些羞愧,“欢迎你们回到占卜课上。当然啦,整个暑假我一直十分用心地关注着你们的命运,看到你们全都安然无恙地返回霍格沃茨,我非常高兴?? 因为,当然啦,我知道你们都会回来的。

      “你们会发现在你们的桌子上有一本伊尼戈英麦格写的《解梦指南》。解梦是占卜未来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方法,也是你们的0.w.Ls考试中很可能会出现的一个题目。当然啦,我认为相比于占卜这门神圣的艺术来说,能否通过考试实在是很不重要的。只要你们有了慧眼,什么证书啦,等级啦,都是区区小事。不过,校长愿意让你们参加考试,所以??”

      她的声音很优雅地逐渐降低了,使得同学们都确信,特里劳妮教授认为她这门课要比考试之类的俗事重要得多。“请把书翻到导论,读一读英麦格关于解梦问题的说法。然后,分成两人一组,用《解梦指南》来解释对方最近做过的梦。开始吧。”

      这门课倒是有一个好处,它不是连上两节。等全班同学读完那本书的导论时,就只有十分钟时间让他们解释梦境了。在与哈利和罗恩相邻的桌子上,迪安和纳威分在一组,纳威立刻就开始?里?嗦地解释一个噩梦,梦里有一把大剪刀嘎吱嘎吱地剪他奶奶最好的一顶帽子。哈利和罗恩只是愁眉苦脸地大眼瞪小眼。

      “我做梦从来不记得。”罗恩说,“你说一个吧。”“你总能想起一个的。”哈利不耐烦地说。他不想把自己的梦说给任何人听。他心里很清楚他三天两头梦见一片墓地意味着什么,他不需要罗恩、特里劳妮教授,或愚蠢的《解梦指南》来告诉他。“好吧,那天夜里我梦见自己在打魁地奇球,”罗恩说,皱起眉头拼命回忆着,“你认为那意味着什么?”“那大概意味着你要被一颗巨大的软糖吃掉。”哈利兴味索然地翻看着《解梦-166 ?指南》说道。

      在《指南》上查找一个个梦境真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后来特里劳妮教授布置他们记录下一个月里每天做的梦作为家庭作业,哈利听了更是闷闷不乐。下课铃响了,他和罗恩领头走下梯子,罗恩大声抱怨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有多少家庭作业了?宾斯叫我们写一篇一英尺半长的论文,谈巨人战争,斯内普要的论文是一英尺长,讲月长石的用途,现在特里劳妮又要我们记下一个月里每天做的梦!弗雷德和乔治说这个o.w.Ls年日子难熬,看来确实这样,是不是?那个姓乌姆里奇的女人最好别再给我们??”

      他们走进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室时,发现乌姆里奇教授已经坐在讲台后面了。她穿着前一天晚上穿的那件毛绒绒的粉红色开襟毛衣,头顶上戴着那个黑天鹅绒的蝴蝶结。哈利又一次强烈而鲜明地想到一只大苍蝇愚蠢地落在了一只更大的癞蛤蟆身上。

      全班同学走进教室时都默不作声,乌姆里奇教授还是个未知数,谁也不知道她对于课堂纪律的要求有多么严格。

      “同学们,下午好!”全班同学都坐下后,她说道。

      几个同学嘟哝着“下午好”作为回答。

      “啧,啧,”乌姆里奇教授说,“这可不行,是不是?我希望你们这样回答:‘下午好,乌姆里奇教授。’请再来一遍。同学们,下午好!”

      “下午好,乌姆里奇教授。”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这就对了,”乌姆里奇教授声音嗲嗲地说,“这并不太难,是不是?请收起魔杖,拿出羽毛笔。”

      许多同学交换着郁闷的眼神。跟在“收起魔杖”这个命令后面的,从来都不是他们觉得有趣的课。哈利把他的魔杖塞进书包,拿出了羽毛笔、墨水和羊皮纸。乌姆里奇教授打开她的手提包,抽出一根短得出奇的魔杖,在黑板上使劲一敲,黑板上立刻出现了两行字:黑魔法防御术回归基本原理“同学们,你们这门课的教学一直是断断续续的,不成系统,是不是?”乌姆里奇教授转身面对着全班同学,两只手十指交叉,端端正正地放在胸前,然后说道,“教师不断更换,其中许多人似乎并没有遵照魔法部批准的课程标准进行授课,这不幸使你们现在远远没有达到O.w.Ls年理应达到的水平。

      “然而你们将会很高兴地知道,这些问题即将得到改正。今年,我们将要学习的是一门经过精心安排、以理论为中心、由魔法部批准的魔法防御术课程。请把这些话抄下来。”

      -167 ?她又敲了敲黑板,刚才那两行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课程目标”。

      l、理解魔法防御术曲基本原理。

      2、学会辩别可以合法使用魔法防御术的场合。

      3、在实际运用的背景下评定魔法防御术。

      教室里只听得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写字的沙沙声,两三分钟后,当每个同学都把乌姆里奇教授的三个课程目标抄录下来后,她问道:“是不是每位同学都有一本威尔伯特斯林卡的《魔法防御理论》?”

      班里响起一片喃喃表示肯定的声音。

      “我认为我们还要再来一遍,”乌姆里奇教授说,“当我问你们一个问题时,我希望你们回答‘是的,乌姆里奇教授。’或者‘不,乌姆里奇教授。’再来一遍:是不是每位同学都有一本威尔伯特斯林卡的《魔法防御理论》?”

      “是的,乌姆里奇教授。”全班同学大声回答。

      “很好,”乌姆里奇教授说,“我希望你们把书翻到第五页,读一读‘第一章,入门基础原理’。读的时候不要交头接耳。”

      乌姆里奇教授离开黑板,在讲台后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用那两只眼皮松垂的癞蛤蟆似的眼睛盯着大家。哈利把他那本《魔法防御理论》翻到第五页,开始读了起来。

      内容十分枯燥,简直就跟听宾斯教授讲课一样毫无趣味。他感到自己的注意力一点点地减退了。很快,他就盯着一行文字看了六七遍,却只看懂了开头几个单词。几分钟过去了,教室里鸦雀无声。在他旁边,罗恩心不在焉地把羽毛笔在手指上转来转去,眼睛呆呆地瞪着书上同一个地方。哈利把目光转向右边,猛地大吃一惊,一下子从麻木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赫敏甚至没有打开她那本《魔法防御理论》。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乌姆里奇教授,一只手高高举起。

      哈利记得赫敏以前从来不在老师要求读书的时候不照着做,或能够抵挡住诱惑,不去翻开任何一本出现在她面前的书。哈利询问地看着她,但她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表示她现在不想回答问题,随即继续盯着乌姆里奇教授,而乌姆里奇教授的目光正同样坚定地望着完全相反的方向。

      又过了几分钟,注视着赫敏的可不止哈利一个人了。老师吩咐他们读的那一章实在太哕嗦乏味了,越来越多的同学都更愿意注视赫敏怎样不出声地吸引乌姆里奇教授的目光,而不愿再去吭哧吭哧地啃什么“入门基础原理”。

      后来,班上超过一半的同学都在盯着赫敏,而不是看着他们的课本了,乌姆里奇教授似乎认为她再也不能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了。

      “亲爱的,你是对这一章的内容有什么疑问吗?”她问赫敏,似乎刚刚注意到她。

      -168 ?“不,不是关于这一章的内容。”赫敏说。

      “噢,我们现在是在读书,”乌姆里奇教授说,露出嘴里又小又尖的牙齿,“如果你有其他问题,我们可以下课的时候再谈。”

      “我对你的课程目标有一个疑问。”赫敏说。

      乌姆里奇教授扬起了眉毛。

      “你叫什么名字?”

      “赫敏-格兰杰。”赫敏说。

      “好吧,格兰杰小姐,我认为,这些课程目标写得非常清楚,只要你把它们从头到尾仔细读一遍。”乌姆里奇教授用坚定不移的嗲嗲的口吻说。

      “可是,我不这么认为,”赫敏直言不讳地说,“那上面一个字也没有提到使用防御性咒语。”

      一阵短暂的沉默,班里许多同学都扭过头仔细看着仍然写在黑板上的那三条课程目标。

      “使用防御性咒语?”乌姆里奇教授轻声笑着重复道,“哎呀,我无法想象在我的课堂里会出现需要你们使用防御性咒语的情况,格兰杰小姐。你总不至于认为会在上课时受到攻击吧?”

      “我们不能使用魔法吗?”罗恩大声喊了一句。

      “在我的班上,同学想要讲话必须先举手,你是?? ”

      “韦斯莱。”罗恩说着赶紧把手举了起来。

      乌姆里奇教授笑得更慈祥了,一转身背对着罗恩。哈利和赫敏马上也举起了手。乌姆里奇教授那双松泡泡的眼睛在哈利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她对赫敏说:“怎么,格兰杰小姐?你还有别的问题要问吗?”

      “是的,”赫敏说,“黑魔法防御术的总体目标当然应该是练习防御性咒语,是吗?”

      “你是魔法部专门培训的教育专家吗,格兰杰小姐?”乌姆里奇教授用她那甜得发腻的假声音问。

      “不是,但?? ”

      “那好,我想你恐怕没有资格判断任何一门课的‘总体目标’是什么。我们的最新学习计划,是由比你年长得多、聪明得多的巫师们设计制定的。你们将以一种安全的、没有风险的方式学习防御性咒语?? ” “那有什么用呢?”哈利大声问,“如果我们受到攻击,那肯定不会是以一种?? ” “举手,波特先生!”乌姆里奇教授用唱歌般的声音说。哈利赶紧把手高高举起。乌姆里奇教授又故伎重演.立刻转过脸去看别的-169 ?地方,可是现在又有另外几个学生举起了手。

      “你叫什么名字?”乌姆里奇教授问迪安。

      “迪安托马斯。”

      “说吧,托马斯先生。”

      “嗯,就像哈利说的那样,不是吗?”迪安说,“如果我们受到攻击,是不可能没有风险的。”

      “我再说一遍,”乌姆里奇教授说,一边以那种特别令人恼火的方式朝迪安微笑着,“你认为在我的班里会受到攻击吗?”

      “不会。可是?? ”

      乌姆里奇教授的声音压过了迪安的声音。“我不愿意批评这个学校的一些办学方式,”她说,脸上堆起虚假的笑容,把那张阔嘴咧得更大了,“但是在这个班里你们接触了几个很不负责任的巫师,确实很不负责任?? 更不用说,”她发出一声刺耳的笑声,“还有特别危险的半人半兽。”

      “如果你指的是卢平教授,”迪安气愤地说,“他可是我们遇到的最好的老师?? ”

      “举手,托马斯先生!正如我刚才说的?? 他们给你们介绍的魔法都很复杂,不适合你们这个年龄段,而且具有极大的潜在危害。你们被吓得不轻,竟然以为自已三天两头就会遭到黑魔法的攻击?? ”

      “不,我们没有,”赫敏说,“我们只是?? ”

      “你没有举手,格兰杰小姐!”

      赫敏举起手,乌姆里奇教授转过脸去。

      “我认为,我的前任不仅在你们面前施用了非法的咒语,而且还在你们身上施用了这些咒语。”

      “可是,后来发现他是个疯子嘛,是不是?”迪安气呼呼地说,“说实在的,我们仍然学到不少东西呢。”

      “你没有举手,托马斯先生!”乌姆里奇教授用颤颤的声音说,“好了,魔法部认为,理论知识能够更有效地帮助你们通过考试,说到底,让学生通过考试才是学校的宗旨所在。你叫什么名字?”她瞪着刚剐把手举起来的帕瓦蒂问道。

      “帕瓦蒂’佩蒂尔,我们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的考试里就没有一点实践性的内容吗?我们是不是应该显示出我们确实会施破解咒和其他魔法呢?”

      “只要你们把理论学得非常扎实,就没有理由不会在严格控制的考试条件下施魔咒。”乌姆里奇教授轻蔑地说。

      “事先不需要练习吗?”帕瓦蒂不敢相信地问,“难道你是在对我们说,我们第一次施那些魔咒就是在考试的时候吗?”

      “我再说一遍,只要你们把理论学得非常扎实?? ”

      -170 ?“理论在现实世界里有什么用?”哈利又把拳头高高举起,大声问道。

      乌姆里奇教授抬起目光。

      “这是学校,波特先生,不是现实世界。”她轻声说。

      “那么我们不需要做好准备, 迎接等在外面的一切吗?”

      “没有什么等在外面,波特先生。”

      “哦,是吗?”哈利说。他的火气一整天都在内心暗暗翻腾,这时就要临近爆发点了。

      “你想象谁会来攻击你们这样的小孩子昵?”乌姆里奇教授用亲昵得可怕的声音问道。

      “嗯,让我想想??”哈利用假装若有所思的口吻说,“也许??伏地魔?”

      罗恩倒吸一口冷气,拉文德布朗发出一声低低的尖叫,纳威一歪身从板凳上摔了下去,然而乌姆里奇教授却没有显出害怕的样子。她只是盯着哈利,脸上露出一种恶狠狠的心满意足的表情。

      “格兰芬多扣除十分,波特先生。”

      教室里一片沉默和寂静。大家要么盯着乌姆里奇,要么盯着哈利。

      “好了,让我把几件事情弄弄清楚。”

      乌姆里奇教授站起来,身体朝前探着,两只手指短粗的手掌按在讲台上。

      “有人告诉你们说,某个黑巫师死而复生了?? ”

      “他没有死,”哈利生气地说,“但是没错,他回来了!”

      “波特先生你已经让你们学院丢了十分,别再把事情越弄越糟,”鸟姆里奇教授一口气说完这句话,眼睛看也没看哈利,“正如我刚才说的,有人对你们说,某个黑巫师又出来活动了。这是无稽之谈。”

      “这不是无稽之谈!”哈利说,“我看见他了,我跟他搏斗了!”

      “关禁闭,波特先生!”乌姆里奇教授得意洋洋地说,“明天傍晚。五点钟。在我的办公室。我再说一遍,这是无稽之谈。魔法部保证你们不会遇到来自任何黑巫师的危险。如果你们仍然心存疑虑,请务必在课后来找我。如果有人用黑巫师死而复生的鬼话吓唬你们,我倒很愿意昕一听。我随时准备帮助你们。我是你们的朋友。好了,请大家继续阅读第五页,‘入门基本原理’。”

      乌姆里奇教授在她的讲台后面坐下了。哈利却站了起来。同学们都呆呆地望着他,西莫看上去半是害怕半是好奇。

      “哈利,不要!”赫敏小声警告道,拉了拉他的衣袖。但哈利一甩胳膊,不想让她碰自己。

      “那么,照你的说法,塞德里克迪戈里是自己倒下来死掉的喽?”哈利问,他的声音微微发颤。

      全班同学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除了罗恩和赫敏,他们谁都没有听见哈利谈论过塞德里克遇难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他们急切地望望哈利,又望望乌姆里奇教授,只见她抬起眼睛盯着哈利,脸上再也看不见一丝假笑了。“塞德里克迪戈里的死是一场不幸的事故。”她冷冷地说。

      “是谋杀。”哈利说。他感觉到自己浑身发抖。他几乎没有跟任何人谈过这件事,更不用说当着三十个竖起耳朵聆听的同班同学的面。“伏地魔杀死了他,你明明知道的。”

      乌姆里奇教授的脸上毫无表情。有那么一刻,哈利还以为她要冲自己失声尖叫呢。可接着她用那种最最温柔、最最嗲声嗲气的小姑娘一般的声音说道:“过来,波特先生,亲爱的。”

      哈利把椅子踢到一边,从罗恩和赫敏身边绕过,走向讲台。他可以感觉到全班同学都屏住了呼吸。他实在太气愤了,根本不在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乌姆里奇教授从她的手提包里抽出一卷粉红色的羊皮纸,在讲台上摊乎了,用她的羽毛笔在墨水瓶里蘸了蘸,匆匆地写了起来。她身子俯在讲台上,因此哈利看不见她在写什么。谁也没有说话。过了一分钟左右,她卷起羊皮纸,用她的魔杖敲了一下,羊皮纸就自动牢牢地封死了,使得哈利无法打开它。

      “亲爱的,把这个拿给麦格教授。”乌姆里奇教授说着把羊皮纸递给了啥利。

      哈利一言不发,从她手里接过羊皮纸,也没有回头看一眼罗恩和赫敏就离开了教室,反手把门重重地关上了。他顺着走廊飞快地往前走,手里紧紧攥着给麦格教授的便条,转过一个拐角,猛地撞上了皮皮鬼?? 专门喜欢搞恶作剧的鬼魂。他是一个长着一张阔嘴巴的小个子男人,正平躺着悬在空中,像玩杂技一样抛接着几个墨水池。

      “哎呀,是傻宝宝波特!”皮皮鬼咯咯笑着说,让两个墨水池落到地上摔得粉碎,墨水溅到了墙上。哈利赶紧往后一跳躲开,大吼一声:“滚开,皮皮鬼!”

      “哎哟,怪人儿发怪脾气了。”皮皮鬼说,在走廊上追着哈利,在他上面往前飞,一边调皮地斜眼看着他,“这次又犯了什么事儿,我亲爱的傻宝宝朋友?脑子里听见声音啦?眼前有幻觉啦?又开始说?? ”皮皮鬼轻蔑地大声咂了一下舌头,“?? 怪腔啦?”

      “我说了,别来烦我!”哈利大喊一声,转身跑下离他最近的一道楼梯,但皮皮鬼平躺在他旁边的栏杆上也滑了下来。

      “哦,好多人以为他脾气暴,波特波特傻宝宝,有些人心肠不算坏,知道他只是太悲哀,皮皮鬼心里最清楚,说他是发疯犯糊涂?? ”

      “闲嘴!”

      他左边的一扇门突然打开了,麦格教授从她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脸色严峻,微微透着疲惫。

      “你到底在嚷嚷什么,波特?”她厉声问道,皮皮鬼开心地咯咯笑着,嗖的一下消失了,“你怎么不去上课?”

      “我被打发来见你。”哈利倔强地说。

      “打发?你这是什么意思,打发?”

      哈利把乌姆里奇教授的便条递过去,麦格教授从他手里接过,皱着眉头,用魔杖一敲把封口撕开,展开读了起来。她读着乌姆里奇写的文字,眼睛在方方的镜片后面飞快地来回移动,每读完一行,眼睛就眯得更紧一些。

      “进来,波特。”

      哈利跟着她走进她的办公室。门在他身后自动关上了。

      “ 怎么回事?”麦格教授突然厉声对他说,“ 这是真的吗?”

      “什么是真的?,’哈利问,语气咄咄逼人,他本来不想这样的。“教授?“他又找补了一句,努力使声音听上去礼貌一点儿。

      “你真的冲乌姆里奇教授大吼大叫啦?”

      “是的。”哈利说。

      “你说她是个骗子啦?”

      “是的。”

      “你告诉她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魔头回来啦?”

      “是的。”

      麦格教授在她的书桌后坐了下来,紧皱眉头望着哈利。然后她说:“吃一块饼干吧,波特。”

      “吃?? 什么?”

      “吃一块饼干,”她不耐烦地又说了一遍,指着桌上一堆文件上的一只方格图案的饼干盒,“坐下吧。”

      以前曾经有过一次,哈利原以为要被麦格教授狠狠教训一顿,结果却被她选进了格兰芬多学院的魁地奇球队。此刻他坐进她对面的椅子里,自己拿了一块生姜蝾螈饼干,感觉就像那次一样迷惑不解,不知所措。

      麦格教授放下乌姆里奇教授的便条,非常严肃地望着哈利。

      “波特,你需要小心啊。”

      哈利咽下嘴里的生姜蝾螈饼干,不解地瞪着她。她的语气跟他以前所熟悉的完全不同。不再那么敏捷、干脆和严厉,而是低沉的、忧心忡忡的,似乎比平常更有人情味。

      “在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的课上不守纪律,你付出的代价可能要比学院扣分和关禁闭严重得多。”

      -173 ?“你这是什么?? ”

      “波特,用你的常识想一想,”麦格教授厉声地说,突然又恢复了她平常的腔调,“你知道她是从哪儿来的,你一定知道她会去向谁汇报。” 下课铃响了。他们的头顶上和周围响起几百个学生同时走动的嘈杂声。“这里写着,她这个星期每天晚上都要罚你关禁闭,从明天开始。”麦格教授又低头看了看乌姆里奇的便条,说道。“这星期每天晚上!”哈利重复了一遍,简直被吓坏了,“可是,教授,难道你?? ” “不行,我不能。”麦格教授断然地说。“可是?? ” “她是你的老师,她完全有权罚你关禁闭。你明天下午五点钟开始到她办公室去,开始第一次。记住:在多洛雷斯乌姆里奇身边要千万留神。” “可我说的是实话!”哈利愤愤不平地说,“伏地魔回来了,你知道的。邓布利多教授也知道他已经?? ”

      “看在上天的分儿上,波特!”麦格教授生气地正了正眼镜,说道(刚才她听见哈利说出伏地魔的名字,脸部肌肉很厉害地抽搐了一下),“你真的以为问题在于说实话还是说谎话吗?问题在于你必须低着头做人,尽量不招惹麻烦,管好你自己的脾气!”

      她站了起来,鼻孔张得大大的,嘴唇抿得紧紧的,哈利也跟着站了起来。

      “再吃一块饼干吧。”她烦躁地说,把饼干盒推给了他。“不用了,谢谢。”哈利冷冷地回答。“别犯傻啦。”她厉声道。啥利拿了一块。“谢谢。”他满不情愿地说。

      “多洛雷斯乌姆里奇在开学宴会上的讲话你没有听吗,波特?”“听了,”哈利说,“听了??她说??进步将被禁止??嗯,这就说明??说明魔法部企图干涉霍格沃茨。”麦格教授打量他片刻,然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绕过桌子,为他打开了房门。“好吧,不管怎么说,我很高兴你能听赫敏格兰杰的话。”她说,示意他离开 她的办公室。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