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历史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郑国内讧毁霸业
  • 郑国内讧毁霸业话说晋国和诸国的兵将,包围偪阳城二十四天,还没攻下,忽然天下大雨,平地水深三尺,荀偃、士匄二将军,怕军心有变,同到中军报告智 说:“原想城小容易攻破,可至今没攻下,又正是夏季,泡水在西,薛水在东,漷水在东北,三水都和泗水相通,万一连着下雨,三水泛滥,恐怕进攻不利。不如暂时回师,等待时机再来。”智 大怒,拿起面前的茶桌向二将扔出,骂道:“老夫曾说过城小坚固不易攻下,你们自以为能攻下,在晋侯面前,一力承当。老夫无奈,来到此地。攻打这么久,寸土未得,偶然下雨,就要班师。来由得你,去由不得你!现在限你七日之内,定要攻下偪阳,如果还攻不下,照军令斩首!快走!不要再来见我!”二将吓得面如土色,连忙退下。对本部军将说:“元帅立下了限期,七月如果不能破城,必然斩我等首级。现在我也与你们立限,六日不能破城,先斩你们,然后自杀,以正军法。”众将相对无言。二人又说:“军中无戏言!我二人要亲自上阵,昼夜攻打,有进无退。”约会鲁、曹、邾三国,一齐用力。这时水势稍退,偃、匄二人乘战车,身先士卒,城上箭如雨下,毫不躲避,自庚寅日进攻起,到甲午日,城中的箭已打尽。荀偃先登上城墙,士匄跟上,各国兵将也乘势蜂拥而上,妘斑战死。智 入城,偪阳君率领群臣在马前投降。智 将其全部家族,收留在军中。从攻城到破城才五天。要不是智 发怒,城还攻不下来。髯翁有诗写道:

    仗钺登坛无地天,偏裨何事敢侵权?

    一人投杌三军惧,不怕隆城铁石坚。

    这时悼公怕攻不下偪阳,又选精兵二千人,前来助战。行到楚邱,听到智 已成功,于是派使者到宋国,把偪阳之地封给宋向戍。向戍和宋平公亲自来楚邱会见晋侯,向戍推辞不受封,悼公就把偪阳归给宋公,宋、卫二君主各设宴招待晋侯。智 叙述鲁国三将勇敢,悼公各有赏赐,然后回晋。悼公因偪阳子帮助楚,废为庶民,选其家族中贤人,主持妘姓家务,住在霍城。这年秋天,荀会死,悼公因魏能绛执法,封为新军副将,张老为司马。

    冬天,第二军伐郑,驻扎牛首,又增加了虎牢的戍卫。正赶上郑人尉止作乱,杀了公子騑、公子发、公子辄。騑的儿子公子夏,发的儿子公子侨,各率家兵攻贼,贼败走。公子虿也率领众人来帮助,尽杀尉止之党,立公子嘉为上卿。栾黡请示说:“郑国内乱,不能迎战,马上进攻必然取胜。”智说:“趁乱攻打不道义。”命令暂缓攻城。公子嘉派人讲和,智 允许。等到楚公子贞来救郑国时,晋师已经退走,郑国又和楚国联盟。史传称“晋悼公三驾服楚”,这次是“三驾”之一。这是周灵王九年的事情。

    第二年夏天,晋悼公因郑国不服,又用第三军伐郑。宋向戍的兵先到东门,卫上卿孙林父率师同郳人驻扎在北边,晋新军元帅赵武等在西郊之外扎营,荀 率领大军分布在郑国的南门,会同各路军马,同日包围郑国。郑国君臣害怕,又派使者来讲和,荀 又答允了,就退师回宋地。郑简公亲自到亳城之北犒劳诸军,和荀 等歃血为盟,晋、宋各军才散。此是“三驾”之二。楚共王大怒,让公子贞去秦国借兵,商定共同讨伐郑国。这时秦景公的妹妹嫁给楚王当夫人,两国有婚姻之好,秦就派大将嬴詹率战车三百辆助战。楚共王亲自统领大军向荥阳进发,说:“此番不灭郑国,誓不班师。” 却说郑简公从亳城和晋国联盟回来之后,自知楚军早晚必来,召集群臣商议。众大夫都说:“当今楚国不如晋国势力强盛,但晋兵来日缓慢,去时迅速,两国未曾见胜负,所以战争不息。如果晋国能死心帮助我们,楚国力量不够,定会避让,从此就可以专心和晋国和好。”公孙舍之说:“如果让晋国死心帮助我们,不如伐宋以此激怒他们。宋国和晋国最合睦。我早上伐宋,晋晚上就能来伐我,晋国能立刻来,楚国不能,我们对楚就有说的了。”众大夫都说:“此计很好。”正商议间,探子来报告楚向秦借兵的消息,公孙舍之大喜道:“天意让我事晋啊!”众人不理解他的意思。舍之说:“秦、楚讨伐,郑必然陷入重围。乘他们还未入境,前往迎接,说服他们去伐宋国,一则免去楚的灾祸;二则激晋速来,难道不是一举两得吗?”郑简公赞成这个计策,命公孙舍之乘单车星夜南去。渡了颖水,行不到三十里,正好遇见楚军,公孙舍之下车拜倒在马前。楚共王厉声说:“郑反复无信,我正来问罪,你来是什么意思?”舍之回答:“我君感念大王恩德,害怕大王的军威,愿终身和好,岂敢离异?只是晋人与宋合兵来侵扰,我君主怕国家灭亡,暂且与他们和好,他们才能退兵。晋师既然退了,仍然是大王属下的城池。恐怕大王不了解我们的诚意,特让臣来迎接。大王如能向宋国问罪,我君愿执鞭做前导,效犬马之劳,以表示不背叛的决心。”共王转怒为喜说:“你君如果和我伐宋,我又有什么说的呢?”公孙舍之又说:“我来的时候,国君已做好准备,在东边等待大王,不敢落后。”共王说:“虽然如此,但和秦庶长约定在荥阳城下相会,必须一同干事才行。”舍之又回答说:“雍州遥远,必须越过晋和周,才能到郑国。大王派一个大使,就能告诉秦国终止行兵。以大王的威信,楚兵的雄力,何必借助西戍的力量呢?”共王听了欢喜,果然派人辞谢了秦兵,然后同公孙舍之向东行去,到有莘野外和郑简公会合,一同去伐宋国,抢掠而回。

    宋平公派向戍到晋国,告诉楚、郑联兵的事。悼公果然大怒,立刻就要兴师问罪。这又轮到第一军出征了。智 进言说:“楚国向秦国借兵,连年在道上奔波,不胜疲劳,我一年两次讨伐,楚国还能再来吗?这次一定能得到郑国。所以应当显示我们的强盛,促使他们坚决归顺我国。”悼公说:“好!”宣召宋、鲁、卫、齐、曹、莒、邾、滕、薛、杞,小邾各国一齐到郑,在郑国东门交战,掠夺俘获很多。这次兴师就是“三驾”之三。郑简公对公孙舍之说:“你要激怒晋国让其速来的目的已经达到,还怎么办呢?”舍之回答:“臣请求一面向晋国求和,一面派人去楚国求救,楚兵如果速来,必然交战,我们选择胜利者而议和。如果楚国不来,我们和晋国联盟,重重地贿赂晋国,晋国必然保护我们,又何必害怕楚国呢?”简公同意。就派大夫伯骈去晋国议和,又让公孙良霄、太宰石 到楚国相告:“晋师联合十一国又来郑国,兵势雄厚,郑国亡在旦夕。君王以军威制住晋国,这是我们的愿望,不然,恐怕国家不保,不得不和晋国议和,请君王可怜原谅我们!”楚共王大怒,召公子贞问计。公子贞说:“我兵刚回来,喘息未定,怎么能又出发?暂且把郑国让给晋国,以后何愁夺回的一天!”共王余怒不息,就把良霄、石囚禁军府,不放回国。髯仙有诗云:

    楚晋争锋结世仇,晋兵迭至楚兵休。

    行人问罪遭拘执?始信分军是善谋。

    当时,晋军在萧鱼扎营,伯骈来到军营,晋公召入,厉声问:“你用和盟哄我,并非一次了,难道今番又是缓兵之计?”伯骈叩首说:“我们国君已派人去楚国通知绝交,还敢有二心吗?”悼公说:“我以信义待你,你如果再生反复之心,将会引起各国的厌恶,不止我一人!你且回去,和郑君商议决定后,再来回话。”伯骈又说:“我君委派下臣,就是想把国家托付给君侯,请不要怀疑。”悼公说:“你主意既然已决定,可以交换盟约!”命令新军元帅赵武同伯骈入城,与郑简公歃血订盟。简公也派公孙舍之随赵武出城,向悼公要约。这年冬十二月,郑简公亲自来晋国和诸侯相会,又请求受歃。悼公说:“前已交换盟约,君如果守信用,鬼神相鉴,何必再立誓呢?”于是传令:“将一路抓获的郑人,全部放回本国。下令诸侯军队分毫不许侵犯郑国,如有违法者,军法治罪。”虎牢驻兵,全部撤走,交给郑人自己守卫。诸侯都劝阻说:“郑国不可信任,倘若再有反复,重新在虎牢驻兵就难了。”悼公说:“各将士长期征讨劳苦,恨无了期。以诚相待,我不负郑国,郑国难道能负我吗?”于是又对郑简公说:“我知你苦于战争,想要休息,今后归附晋国还是归附楚国,在于你自己,我不强迫你。”简公感激流泪说:“伯君这样以诚待人,就是禽兽也会感动,何况人呢?我不敢忘怀,再有异志,鬼神必然惩罚!”简公辞别回郑后,让公孙舍之送来重礼,女乐十六人,乐师三人,歌钟三十二枚,针线女工三十人,軘车广车共十五辆,还有其他兵车百辆,兵甲都具备。悼公接受后,把女乐八人、歌钟十二,赐给魏绛说:“你教我和戎狄议和,使诸侯归附,如同音乐的合奏,我愿和你同享此乐!”又把兵车三分之一,赐给智 说:“你教我分军制楚,现在和郑国议盟成功,都是你的功劳。”绛、 二将,叩头推辞说:“这都仗君主之灵和诸侯之劳,臣等有何力量?”悼公说:“没有你二位,我不能有今日,你们不要拒绝。”二将才拜谢接受。于是十二国车马同一天各回本国。悼公又派使者到各国,谢其一向用兵劳苦,各国诸侯都很高兴。从此郑国专心归服晋国,不敢有其他想法。史臣有诗写道:

    郑人反复似猱狙,晋伯偏将诈力锄。

    二十四年归宇下,方知忠信胜兵戈。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