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67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67第34章 神秘事务司 

      哈利一只手伸进离他最近的夜骐的鬃毛里,牢牢地抓住,一只脚踩着旁边的树桩,笨拙地爬到它柔软光滑的脊背上。它虽然没有反抗,但是却扭过头来,龇着尖牙,还急切地想继续舔他的袍子。

      哈利发现把膝盖放在翅膀关节的下面可以坐得更牢靠,随后他环顾了一下其他人。纳威弓着身子,整个人趴在另一匹夜骐的脊背上,正努力把一条短腿跨到另一侧。卢娜已经侧身坐好,正在整理自己的袍子,就像她天天都会骑上夜骐似的。可是罗恩、赫敏还有金妮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张开嘴巴瞪着眼睛。

      “怎么了?”哈利说。“我们该怎么骑上去呀?”罗恩喃喃地说,“我们看不见它们。” “哦,简单。”卢娜说着热心地从夜骐身上滑下来,大步走向罗恩、赫敏和金妮,“到这儿来??”她把他们拉到站在周围的夜骐身旁,一个接一个地帮他们骑到夜骐的背上。

      -503 ?她在走回自己的坐骑之前,把着他们的手让他们抓住马鬃,并叮嘱一定要抓牢。他们三个看上去都紧张得要命。“这简直不可思议,”罗恩嘀咕着,用一只空闲的手小心翼翼地来回抚摸着马脖子,“不可思议??如果我能看到它?? ” “你最好永远都别看见它。”哈利阴郁地说,“那么,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其他人都点了点头,哈利看到五对膝盖在各自的袍子底下紧绷着。“好??”他低头看了一眼夜骐乌黑光滑的脑袋,紧张地咽了口唾沫。“那么,伦敦,魔法部,来宾入口。”他没把握地说,“嗯??要是你知道??该怎么走的话??”

      那匹夜骐纹丝不动地站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展开双翼,动作大得差一点把哈利甩下去;它先慢慢地蹲伏下来,随后箭一般地向天空冲去,速度之快,角度之陡,令哈利不得不手脚并用紧紧抱住它的身躯,以免从它瘦骨嶙峋的尾部滑落下来。他们冲过树梢,飞向火红的夕阳,他紧闭双眼,把脸颊紧贴在夜骐光滑如丝的鬃毛上。

      哈利从没想到自己会飞得这样快。夜骐从城堡上空急速掠过,宽大的双翼有力地挥动着;冰凉的气流拍打在哈利的脸上;他顶着疾风眯紧眼睛,扭头看到五个伙伴们正跟着他飞翔,为了避开他卷起的尾流,他们一个个都尽可能地弯下身子躲在夜骐的脖子后面。

      他们飞越霍格沃茨的场地,掠过霍格莫德上空;哈利能看到下面的群山和溪谷。白昼开始隐去,他们飞过一个又一个村庄,哈利看到了星罗棋布的灯光,接着是一辆孤零零的小汽车在归途中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路飞速穿越一座座小丘??“太奇特了!”哈利勉强听到罗恩的叫喊声从后面什么地方传来,心里想象着在这么高的空中疾驰,又看不到自己的坐骑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暮色降临:天空渐渐呈现出淡淡的、朦胧的紫色,散落着一颗颗银光闪闪的小星星。很快,只有麻瓜城镇的灯光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离地面有多高,速度有多快。哈利的胳膊缠绕着马脖子,搂得紧紧的,想要它飞得更快些。自从他看到小天狼星躺在神秘事务司的地板上那一刻起到现在已经流逝了多少时间?小天狼星抵御伏地魔还能坚持多久?哈利只能断定,他的教父既没有顺从伏地魔的命令,也没有被害,因为他确信,不管是哪种结果,都会让他感到伏地魔的喜悦或愤怒在自己的身体中流过,让他的伤疤灼痛得就像韦斯莱先生遭袭的那个夜晚。

      他们在一片黑暗中飞行;哈利觉得自己的脸僵硬、冰冷,紧紧夹在夜骐两侧的双腿也麻木了,但他不敢调换姿势,惟恐滑落下去??他什么也听不到,只有隆隆的气流在耳边疾驰,嘴巴被冰冷的夜风吹干了,冻僵了。他们究竟走了多-504 ?远,他对此已经没有意识;他的希望全部寄托在身下的夜骐上,它仍在坚定地飞速穿越漆黑的夜空,向前飞行时几乎从不拍打双翼。

      如果他们太晚了??他还活着,他还在抗争,我能感觉到??如果伏地魔认定小天狼星不会屈服??我应该知道??哈利的肚子震动了一下;夜骐的脑袋突然俯向地面,他顺着它的脖子向前滑动了几英寸。他们终于要着陆了??他似乎听到背后有一声尖叫,于是紧张地扭过头去,没有看到正在坠落的躯体??大概他们也都像他一样,在改变方向的时候吃了一惊。

      四周明亮的橘黄色灯光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圆;他们可以看到建筑物的房顶,车流的前灯灯光就像是甲虫闪亮的眼睛,四四方方的窗户透出暗淡的黄色光芒。猛然间,他们好像在朝人行道冲去;哈利竭尽全力,拼命抓住夜骐,准备应付突然着地时的撞击。然而夜骐像影子一样,轻盈地落在黑黢黢的地面上。哈利从它背上滑下来,环视了一眼这条街道,那辆满得快要溢出来的翻斗车仍然停在离破旧的电话亭不远的地方,在单调的橘黄色街灯的照射下,看不清它们本来的颜色。

      罗恩在近旁着陆了,随即一头从夜骐上栽下来,摔在人行道上。

      “我可不想再来一次。”他说,挣扎着站起来。他似乎想要大步离开夜骐,可他看不到它,所以撞到了它的后腿上,又差一点仰面倒下去。“绝对,绝对不能再来一次??这就够糟了?? ”

      赫敏和金妮分别落在他两侧:滑下马背的动作比罗恩雅观一些,不过回到实实在在的地面上以后,他们脸上的轻松表情几乎都是一样的;纳威哆哆嗦嗦地从马上跳了下来;卢娜轻轻巧巧地滑下了坐骑。

      “现在我们该往哪儿走呢?”卢娜彬彬有礼、饶有兴趣的问哈利,听起来这倒更像是情趣盎然的一日游。

      “这边。”哈利说。他满怀感激地匆匆拍了一下自己的坐骑,然后领着他们快速来到破旧的电话亭前把门打开了。“快来!”他催促着有些犹豫的同伴。

      罗恩和金妮顺从地走了进去;赫敏、纳威和卢娜随后也挤了进去;哈利回头瞥了一眼夜骐,它们正在翻斗车里寻找腐烂变质的食物残渣。接着他在卢娜身后费力地挤进了电话亭。

      “谁离电话最近,拨62442这个号码!”他说。

      罗恩的胳膊很别扭地弯曲着朝拨号盘伸去,拨了号码;当拨号盘迅速转回原位时,一个女人冷漠的声音传进了电话亭。

      “欢迎来到魔法部,请说出您的姓名和来办事宜。”

      -505 ?“哈利波特、罗恩‘韦斯莱、赫敏格兰杰,”哈利说得很快,“金妮.韦斯莱、纳威‘隆巴顿、卢娜洛夫古德,我们到这里来是教人的,除非你们魔法部先把他救出来。”

      “谢谢,”那个冷漠的声音说,“来宾,请拿起徽章,别在您的衣服前。”

      六枚徽章从应该用来退出硬币的金属斜糟里滑了出来。赫敏捧起它们,一声不响地越过金妮头顶递给哈利;哈利看了一眼最上面的一个:哈利.波特,援救任务。

      “魔法部的来宾,您需要在安检台接受检查,并登记您的魔杖。安检台位于正厅的尽头。”

      “知道了!”哈利大声说,此时他的伤疤又是一阵疼痛,“现在我们可以行动了吗?”

      电话亭的地面突然晃动起来,外面的人行道逐渐升高没过了窗子,正在觅食的夜骐慢慢滑出了视线;黑暗在他们的头顶合拢了,伴着枯燥的磨擦声,他们下到了魔法部的深处。

      一道细细的金色光线照射在他们的脚上,越来越宽,移到了他们的身上。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哈利抓着魔杖,尽可能蹲下来透过玻璃注视着外面,看看是不是有人正在正厅等着他们,但是正厅好像空无一人。光线比白天要暗一些;镶嵌在墙上的壁炉架里没有生火,但是当升降梯平稳地停下来时,他看到在深蓝色的顶篷上,那个金色符号仍在不停地无规则地扭动着。

      “魔法部希望您今晚过得愉快。”那个女人的声音说。

      电话亭的门猛地打开了,哈利一个趔趄冲了出来,紧跟着的是纳威和卢娜。正厅里惟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黄金喷泉中持续的疾流声,水流从男女巫师的魔杖里,马人的箭头上,妖精帽子尖上和家养小精灵的耳朵里不停地喷出,落在圆形水池中。

      “过来。”哈利轻轻地说,六个人在大厅里全速跑着,他在最前面经过喷泉朝安检台跑去,那里曾坐着一个给哈利豹魔杖称重的巫师看守,可现在那里空无一人。

      哈利认为这里是应该有保安人员的,并相信没有人把门是个不祥的兆头。当他们穿过黄金大门走向升降梯时,他的这种不祥预感更加强烈了。他按下最近处的一个“向下”按钮,升降梯几乎立刻咔哒一下出现在跟前,金色的栅栏从中闯滑到两边,发出震耳的、回荡的铿锵声,他们冲了进去。哈利戳了一下九号按钮,栅栏砰的一声关上了。升降梯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很是刺耳,哈利在那天白天随韦斯莱先生来这里时并没有注意到它这么吵。他相信这样的噪音一定能引起建筑物里每一个保安人员的注意。然而当升降梯停下来时,那个冷漠的女人的声音说道:“神秘事务司。”栅栏打开了,他们走出来进入走廊,这里除了最近-506 ?处的火把在升降梯搅起的气流中摇曳闪烁之外,什么动静也没有。

      哈利转向那扇朴素的黑门。好几个月以来,他一直只是在梦中看到它,现在他终于来到这里了。

      “我们走。”他小声说,领着大家顺着走廊向前走去,卢娜跟在他身后,微微张开嘴巴,四下打量着。

      “好了,大家听着,”哈利说,在离黑门不到六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也许应该留几个人在这里?? 望风,还有?? ”

      “可要是有什么情况,我们怎样才能通知你呢?”金妮扬起眉毛问道,“你可能会在很远的地方?”

      “我们都跟你去,哈利。”纳威说。

      “我们接着走吧。”罗恩坚定地说。

      哈利还是不愿意把他们几个都带在身边,可是看起来他别无选择。他转身对着黑门,走过去??正如在梦中一样,它打开了。他迈过门槛,其他人紧随其后。

      他们正站在一间巨大的圆形屋子里。这里所有的东西,包括天花板和地板全部都是黑色的;一些一模一样、没有标记、也没有把手的黑色房门彼此隔开一些距离嵌在四周黑色的墙壁上,一些冒着蓝色火苗的蜡烛点缀在墙上,冷冷的、闪烁着的微弱烛光倒映在光亮的大理石地板上,使地板看上去像是有一汪黑水似的。

      “请谁把门关上。”哈利嘟哝了一声。

      当纳威照他的话办了以后,他真后悔下了这个指令。没有了从身后走廊倾泻进来的那道狭长的光束,这个地方变得暗了,以至于在一段时间里他们只能看见墙上摇曳着的蓝色烛火以及它们在地板上映出的可怕倒影。

      在哈利的梦里,他始终都是毫不犹豫地走过这问屋子,径直来到正对入口的那扇门前,然后又继续向前走去。可是现在周围有十二扇门。正当他凝视着面前的几扇门,想判定应该进哪一扇时,随着一声轰隆隆的巨响,蜡烛开始向一侧移动。圆形的墙壁旋转起来。

      赫敏抓着哈利的胳膊,好像担心地板也会动起来似的,但是地板没有动。几秒钟后,他们周嗣的蓝色火苗随着墙壁的快速旋转模糊成一道道相似的光环。接着,正如开始时一样的突然,隆隆声消失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哈利的眼睛里闪烁着一道道蓝光;除此以外他什么也看不见。

      “这是要干什么?”罗恩担心地小声问。

      “我猜这是让我们搞不清是从哪个门进来的。”金妮压低了嗓门回答。

      哈利马上意识到她说对了:现在让他辨认出口在哪里,比在漆黑的地板上找出一只黑蚂蚁还难;在周围的十二扇门里,任何一扇门都有可能是他们需要穿过-507 ?的那一扇。

      “我们该怎么出去啊?”纳威不安地问。

      “现在这个问题不重要,”哈利激动地说,一边眨着眼睛竭力消除眼里的蓝色线条,手里的魔杖抓得更紧了,“在没有找到小天狼星之前,我们不需要出去?? ”

      “可千万别大声喊他的名字!”赫敏赶忙说;其实用不着她提醒,哈利凭直觉就明白应该尽量保持安静。

      “我们该往哪儿走呢,哈利?”罗恩问。

      “我不?? ”哈利刚一开口,又咽了回去,“在那些梦里,我下了升降梯,走进走廊尽头的一扇门,来到一间漆黑的屋子里?? 这就是那一问?? 接着我又穿过一扇门,进入一间有些??闪闪发光的屋子。我们应该试试几扇门,”他匆匆地说,“见到那个屋子,我就知道该怎么走了。来吧。”

      他径直走向正对着自己的那扇门,其他人紧跟在后面。他把左手放在冰凉、光亮的门上,举起魔杖,准备在门打开的那一刻冲过去,然后他推了推。

      这扇门轻轻松松地打开了。

      吊灯低悬在金色链子上白天花板上垂下来,经历过第一问屋子的黑暗后,这间方形的屋子显得非常明亮,尽管没有哈利在梦中见到的朦胧、闪烁的微光。屋子里几乎是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桌子,另外在屋子的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盛着墨绿色液体的玻璃水箱,大得足够让他们在里面游泳;许多白色的东西正慢悠悠地在里面漂来漂去。

      “这是什么东西?”罗恩低声说。

      “不知道。”哈利说。

      “是鱼吗?”金妮轻轻地问。

      “阿卡危蛆!”卢娜兴奋地说,“爸爸说魔法部里养着?? ”

      “不对。”赫敏说。她的语气有些古怪。她走到跟前,隔着容器往里看。“是脑子。”

      “脑子?”

      “是的??他们为什么养这种东西?”

      哈利来到她旁边站在水箱前。千真万确,他离得这么近,是不会看错的。它们在绿色液体的深处时隐时现,阴森地闪着光,像是黏糊糊的花椰菜一样的东西。

      “大家离开这儿。”哈利说。“这间不是,我们再试一下另一扇门。”“这里也有很多门。”罗恩一边说一边指着四周的墙壁。哈利的心一沉;这个地方到底有多大呀7 . “在我的梦里,我是穿过那问黑色的屋子就进入了第二间。”他说,“我想我们应该回去,从那里再试。”

      他们快速回到那问黑暗的圆形屋子;那些可怕的大脑的影像取代了蓝色的烛光,在他的眼前游来游去。

      “等一下!”正当卢娜准备关上身后装大脑的屋门时,赫敏尖声叫道,“标记显现!”

      她用自己的魔杖在半空中画了一下,一个火红的“x”出现在门上。当这扇门咔哒一声在他们背后关上的时候,震耳的隆隆声立刻响了起来,墙壁又开始飞快地旋转。但是在微弱的蓝光中,有一团巨大、模糊的金红色,当一切再一次静止不动时,那个火红的x还在燃烧,表明这扇门他们已经进去过了。

      “好主意,”哈利说,“现在,我们再试一下这一扇?? ”

      他还是径直大步走到面前的那一扇门,举着魔杖将门推开,其他人依旧跟在后面。

      这一问比刚才的那一问大一些,光线昏暗,呈方形,中心凹陷,形成一个巨大的石坑,大约有二十英尺深。石头台阶环绕着整个屋子,如同石凳,一级一级逐渐F降,每一级都很陡峭,就像是阶梯教室,或是哈利曾被威森加摩审问过的审判室,他们所站的位置处于最高一级台阶上。但石坑的中心没有放着带铁链的椅子,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凸起的石台,它的上面立着一个拱门,看上去很古老,破烂不堪,哈利奇怪它居然还能立在那里不倒下来。拱门四周没有任何墙壁支撑,一幅破破烂烂的黑色窗帘抑或是帷幔挂在上面,尽管这里的空气冷冷的,没有一丝风,可它却在轻轻地摆动,仿佛是刚刚被人触摸过。

      “谁在那儿?”哈利说,跳到下一级的石凳上。可是没有人应声,但那个帷幔仍在飘摆。

      “小心!”赫敏压低了声音说。

      哈利快速逐层爬下石凳来到石坑最底部,然后慢慢走向石台,脚步声在屋子里回荡,这个尖顶的拱门现在看上去要比从上面俯视它时高得多。帷幔还在轻轻摆动,像是有人刚刚穿过它。

      “小天狼星?”哈利又叫了声,由于离得很近,他的声音放得很轻。

      他有一种十分古怪的感觉,一定有人正站在帷幔的后面,或者是拱门的另一侧。他紧紧攥着魔杖,小心翼翼地绕到台子后面,但是什么人也没有;从这里只能看到破烂的黑色帷幔的另一面。

      “我们走吧,”赫敏下到石阶中间喊道,“这间也不是,哈利,快点儿,我们走吧。”

      听起来她很害怕,比在那问放着游泳大脑的屋子里时还害怕,然而哈利觉得,这扇拱门尽管已经很古老,但却有一种独特的美。那轻轻飘动的帷幔引起了他的兴趣;他有种强烈的欲望,想爬上石台穿过它。

      -509 ?“哈利,快点走,好不好?”赫敏的语气更急了。

      “这就来。”他说,但是没有动弹。他刚刚听到什么,一阵微弱的窃窃私语声和嘀咕声从帷幔的后面传了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他很响亮地问道,他的话在石凳间回荡着。

      “没有人在说话,哈利!”赫敏说着向他走过来。

      “有人在后面小声说话。”他说着挪了挪,躲开了赫敏,依然皱着眉头盯着那幅帷幔,“是你吗,罗恩?”“我在这儿,哥们儿。”罗恩说着从拱门的另一一边绕了出来。“你们都听不到这个声音吗?”哈利迫切地问道,因为那个窃窃私语声和嘀咕声越来越响了;他’下意识地发现自己的脚站在了石台上。“我也听得到,”卢娜小声说着也来到拱门这一边和他们站在一起,她注视着拂动的帷幔,“那里面有人!”

      “你是什么意思,‘那里面’?”赫敏怒气冲冲地问道,一边从最底的台阶上跳了下来,不知哪里来了那么大火气,“‘那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它只是一扇拱门,没有可让人待的地方,哈利,别再这样了,快点儿离开这罩?? ”

      赫敏抓起他的胳膊向外拉,但他就是不听。“哈利,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救小天狼星!”她扯着嗓子高声说。“小天狼星,”哈利重复了一遍,依然神情恍惚、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不停拂动的帷幔,“唉呀??”他终于回过神来;小天狼星被抓了,被捆绑着受尽折磨,而自己却在这里盯着拱门??他后退几步离开了石台,视线猛地从帷幔上移开了。

      “我们走。”他说。

      “我一直在要求?? 很好,走吧!”赫敏说着绕过石台往回走。在石台的另一侧,金妮和纳威也在出神地凝视着那幅帷幔,显然被迷住了。赫敏与罗恩什么也没说,赫敏抓住金妮的胳膊,罗恩抓住纳威的胳膊,坚决地大步走到最底层的石凳,一路攀爬着回到这个房间的入口。

      “你觉得那个拱门是什么东西?”当他们重新回到黑色圆形房间的时候,哈利问赫敏。

      “我不知道,但不管是什么,它肯定是很危险的。”赫敏肯定地说着,又在这扇门上画了一个X。

      墙壁再一次飞转,然后停下来。哈利胡乱挑了一-扇门走过去推了一下,门没动。

      “怎么了?”赫敏问。

      “它??被锁上了??”哈利一边说一边用整个身体撞过去,门还是没动。

      “看来,就是它了,对不对?”罗恩兴奋地说,与哈利一起用力试图把门撞开,“肯定就是它了。”

      “让开!”赫敏尖声说。她用魔杖对准应该是门锁的位置,口里念着:“阿拉霍洞开!”

      可门还是老样子。

      “小天狼星的小刀!”哈利说。他从自己的袍子里掏出刀子,从门与墙之间的门缝中插了进去。其他人急切地注视着他用刀子从顶端划到了最底部,然后他抽出刀子,用肩膀又撞了一下。门还是像刚才那样关得死死的。不但如此,当哈利低头一看时,发现刀刃已经熔化了。

      “这样看来,我们不要再理这间屋子了。”赫敏果断地说。“但是,万一就是这一间该怎么办?”罗恩说着,既担忧义憧憬地望着这扇门。

      “不可能,哈利在他的梦里可以穿过所有的门。”赫敏说着在门上又做了个x, 与此同时,哈利把已经报废的小天狼星的小刀刀柄放回了口袋。

      “你们觉得那里面可能有什么呢?”卢娜热切地问道,这时候墙壁又开始转动了。

      “唠唠叨叨,毫无疑问。”赫敏小声回答,纳威紧张地轻轻笑了笑。

      墙壁渐渐停了下来,哈利有些绝望地推开了旁边的一扇门。

      “就是这儿!”

      当他看到美丽的、钻石般闪烁的跳跃光芒时,立刻就认出正是这一间屋子。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这里灿烂夺目的光芒之后,才看清楚许许多多的钟表的表盘在闪着微光。它们大小不一,有落地大座钟也有旅行钟,或是悬挂在书架之间,或是立在有整个屋子那么长的桌子上。正因为如此,一种急促的永无休止的嘀答声充满了整个屋子,像是成千上万细微的脚步声。那道钻石般明亮的跳跃光芒来自房间尽头一个高高耸立着的钟形水晶玻璃罩。

      “这边走!”

      一旦知道他们走的路线是正确的,哈利的心就猛烈地跳动起来。他走在前面,顺着桌子之间狭窄的空隙走向光源,就像他在梦里所做的一样。这个钟形的水晶玻璃罩有哈利那么高,立在一张桌子上,看上去里面充满了一股翻腾着的、闪闪发光的气流。

      “噢,看呀!”当他们走近时,金妮指着钟形玻璃罩的中心说。

      在闪烁的光线中,飘浮着一个小小的像宝石一般明亮的蛋。当它在玻璃罩里升起来的时候,啪的一下裂开了,一只蜂鸟冒出来,径直升到玻璃罩的最顶部,但随着气流的下落,小鸟的羽毛被再次弄脏、淋湿,直到降落到玻璃罩的最底部,被再次关进蛋里。

      -511 ?“继续走,别停下!”哈利厉声说,因为金妮好像很想停下来观察蛋变成鸟的过程。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60515318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