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60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60  “马克西姆夫人也想把他带回来吗?”哈利问道。

      “她?? 嗯,她能理解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海格绞着两只大手说,“可?? 可是不久以后她就有些厌烦格洛普了,我必须承认??所以我们在回家的路上分开了??不过,她答应过对谁也不说??”

      “你究竟是怎么把他带回来而又不引起别人注意的?”哈利问。“嗯,就是为了这个我才花了那么长的时间,瞧,”海格说,“只能在晚上赶路,穿过荒野什么的。当然了,他只要乐意,赶起路来还是很快的,可他总想回去。”“哦,海格,你为什么不让他回去呢!”赫敏说着猛地坐在一棵被拔起来的树-454 ?上,用双手捂住了脸,“这个狂暴的巨人甚至都不想待在这里,你觉得你能拿他怎么办!”

      “嗯,现在?? ‘狂暴’?? 说得有点过分,”海格说,仍然在不安地绞着双手,“我得承认,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也许会打我几拳,可是他正在变得越来越好,好多了,已经很习惯待在这里了。”

      “那么,那些绳子干什么用呢?”哈利问道。

      他刚刚注意到,几根有小树苗那么粗的绳子绑在附近几棵最高大、粗壮的树干上,另一头一直延伸到格洛普背朝着他们蜷缩着的那个地方。

      “你必须一直绑着他?”赫敏无力地问。

      “哦??是啊??”海格说,显得很不安,“瞧?? 就像我说过的??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大力气。”

      哈利现在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禁林里的这一片地方,别的动物都奇怪地消失了。

      “那么,你想让哈利、罗恩和我做什么呢?”赫敏担心地问。

      “照看他,”海格低沉、嘶哑地说,“在我走了以后。”

      哈利和赫敏交换了一下痛苦的眼神,哈利难受地想到,自己已经答应过海格,不管他有什么请求,自己都会照办。“究竟该怎?? 怎么去照顾他呢?”赫敏问道。

      “不用提供食物或者别的什么!”海格急切地说,“他自己能弄到食物,没问题。鸟和鹿之类的东西??不,他需要有人陪陪他。如果我知道有人继续帮他??教教他,你知道。”

      哈利什么也没说,只是又转过身望着他们面前那正躺在地上熟睡的巨大身躯。海格看上去不过是个特大号的人类,格洛普就不一样了,他看起来就像个畸形的怪物。哈利本以为在这个巨大土堆的左边是一块长着苔藓的大石头,现在他辨认出那是人的脑袋。它几乎是个圆球,长满了拳曲、浓密的风尾草色头发。在脑袋顶上,可以看到一只肉鼓鼓的大耳朵的边缘,脑袋直接长在肩膀上,之间几乎没有脖子,这倒是跟弗农姨夫颇为相像。他那脏乎乎的呈褐色的罩衫,看上去好像是用兽皮粗粗缝起来的,罩衫下面的脊背非常宽阔;当格洛普睡觉时,兽皮之间粗糙的接缝处似乎绷得很紧。他的双腿蜷缩在身体下面。哈利可以看见两只巨大、肮脏的光脚板,它们大得像雪橇,叠放在禁林的泥地上。

      “你要我们教他。”哈利声音空洞地说。他现在明白费伦泽的警告是什么意思了。他的努力没有用,他最好还是放弃。当然了,住在禁林里的其他动物肯定能听到海格怎样白费力气地教格洛普说英语。

      “是啊?? 哪怕你们只跟他说说话也行,”海格满怀希望地说,“因为我觉得,如果能和别人交谈,他就会更了解我们都十分喜欢他,想让他留下来。”

      -455 ?哈利看了看赫敏,赫敏从捂住面孔的手指问注视着他。

      “你有点想让我们把诺伯弄回来,是吗?”哈利说,赫敏非常无力地笑了一声.“那你们会答应吗?”海格说,似乎没有理解哈利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会的??”哈利说,他已经决心遵守自己的诺言,“我们会试试,海格。”

      “我就知道我可以指望你们,哈利,”海格淡淡地微笑着说,又用手绢擦了擦脸,“我并不想让你们出来的次数太多,也许??我知道你们快要考试了??你们也许能每周一次穿上隐形衣到这里来和他聊一会儿吧。我来叫醒他,然后?? 给你们介绍介绍?? ”

      “什?? 不要!”赫敏说着跳了起来,“海格,不,不要叫醒他,真的,我们不需要?? ”

      可是海格已经跨过他们面前粗大的树干,走近格洛普。离格洛普大约十英尺远时,他从地上捡起了一根被折断的大树枝,他回头朝哈利和赫敏笑了笑让他们安心,然后用大树枝尖端用力捅了捅格洛普后背的正中问。

      巨人咆哮了一声,这声音在寂静的禁林里四处回响;头顶树梢上的鸟喳喳叫着从栖息的地方飞起来消失了。此时,在哈利和赫敏面前,巨大的格洛普正从地上抬起身。他用一只巨大的手撑在地上想跪起来时,地面都在颤抖。他转过脑袋,想看看是谁为什么事吵醒了他。

      “还好吗,小格洛普?”海格说。他想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愉快些,同时一边向后退一边举起了大树枝,准备再捅一捅格洛普。“睡得挺香吧?”

      哈利和赫敏尽量往后退,同时仍然使巨人保持在自己的视野里。格洛普跪在两棵还没有被他连根拔掉的树之问。他们俩抬起头,望着他大得惊人的脸盘,那就像是浮现在阴暗的空地上的一轮灰白色的满月。他的五官就像是在一个大石头圆球上粗粗劈凿出来的。短粗的鼻子几乎不成形状,嘴巴歪斜着,长满了半块砖头大小的奇形怪状的黄色牙齿;双眼是浑浊的褐绿色,按巨人的标准来看很小,而且因为刚刚睡醒,所以几乎还没睁开。格洛普抬起肮脏的指关节,每个都有板球那么大,伸向眼睛使劲揉了揉,然后,没有任何预兆地用惊人的速度敏捷地站了起来。

      “嚯,天哪!”哈利听到赫敏在身旁恐惧地尖叫着。

      格洛普的手腕和脚脖子上都拴着绳子,另一头捆在大树上,大树不祥地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音。海格说的没错,他至少有十六英尺高。格洛普朦朦胧胧地打量着周围,伸出像遮阳伞那么大的一只手,抓起一棵高耸的松树上较高处的一个鸟巢,把它翻了过来,然后他怒吼一声,显然鸟巢里面没有鸟,让他很不高兴;鸟蛋像手榴弹一样落向地面,海格猛地扬起双臂遮住脑袋保护自己。

      “总之,小格洛普,”海格一边喊一边担心地看着上面,以防还有鸟蛋落下来,“我带了几个朋友来见你。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可能会带朋友来见你吗?记得吗,当时我说过我可能要出去旅行一阵儿,让他们来照顾你?记得这些吗,小格洛普?”

      但是格洛普只不过又低沉地咆哮了一声;很难说他有没有听海格说话,甚至很难说他有没有听到海格说话的声音。现在他抓住松树树梢朝自己扳了过去,显然只是喜欢看看他松手时松树能弹出去多远。

      “好了,小格洛普,别这么做!”海格喊道,“那些树就是被你这么拔?? ”

      哈利确实看到树根周围的土正在裂开。

      “我给你找到朋友了!”海格喊道,“也就是同伴,看啊!往下看,你这个大笨蛋,我给你带了些朋友!”“哦,海格,别。”赫敏呻吟说,但是海格已经又举起了那根大树枝,猛地捅了一下格洛普的膝盖。巨人放开了树梢,它吓人地摆动着,松针像倾盆大雨一样落向海格。巨人向下看了过来。“这个,”海格指着哈利和赫敏站立的地方说,“是哈利,格洛普!哈利波特!如果我必须离开,他可能会来看望你,明白了吗?”巨人这才注意到哈利和赫敏站在那里。他低下像巨石一样的大脑袋,好靠近一些看看他们,他们望着他,吓得直发抖。“这是赫敏,看到了吗?她?? ”海格犹豫了一下。他朝赫敏转过身说:“如果他叫你赫米,你会介意吗,赫敏?对他来说你的名字太难记了。” “不,一点儿都不介意。”赫敏尖声说。“这是赫米,格洛普!她也会一起来看你!挺不错吧?有两个朋友跟你?? 格洛普,不要!”格洛普飞快地朝赫敏伸出一只手;哈利抓住赫敏把她拉到身后的一棵树后面,格洛普的拳头碰到了树干,他差一点就够着他们了。“坏孩子,小格洛普!”他们听见海格大声喊道,赫敏躲在树后紧紧抓着哈利,一边哆嗦一边呜咽着,“很坏的孩子!你不能抓?? 哎哟!”哈利从树干后面探出脑袋,看到海格仰面躺在地上,一只手捂着鼻子。格洛普显然已经觉得没意思了,就直起身子,又开始尽量把松树朝自己拉过来。

      “好了,”海格口齿不清地说,一手捏住正在流血的鼻子,一手抓起自己的弩站了起来,“哦??好了??你们已经见到他了,而且?? 丽且以后你们再来找他,他就能认出你们了。是啊??哦??”

      他抬起头看了看格洛普,他正在往自己面前拉松树,像大石头一样的脸上满是开心的表情;树根被他扯得吱吱作响,离开了地面。

      “哦,我看今天也就可以了,”海格说,“我们要?? 哦?? 我们现在要回去了。好吗?”

      哈利和赫敏点点头。海格又把弩搭在肩膀上,仍然捏着鼻子,领头走进了树林。

      有一阵儿谁都没吭气,他们听到了远处的轰隆声,这意味着格洛普终于拉倒了那棵松树,即使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人说话。赫敏脸色苍白,板着脸。哈利想不出该说些什么。要是有人发现海格把格洛普藏在禁林里,那会发生什么情况呢?他还答应海格,他自己、罗恩和赫敏会接替海格,去白费力气地努力让这个巨人文明些。尽管海格很喜欢自欺欺人,可他怎么能欺骗自己,认为有尖牙的怪物是无害的,愚弄自己,认为格洛普适合跟人类相处呢?“别动。”海格突然说,这时候哈利和赫敏正在他身后奋力穿过一小片浓密的两耳草。他从肩上的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搭在弩上。哈利和赫敏举起了魔杖;现在他们已经停住了脚步,也就可以听见附近的动静了。

      “哦,哎呀。”海格轻轻地说。

      “我记得我们不是已经告诉过你,海格,”一个低沉的男性声音说,“这里不再欢迎你了吗?”

      似乎只有一眨眼的工夫,一个男人赤裸的上半身穿过斑驳的绿色暗光朝他们飘过来;他们看到他的腰部光滑自然地和红棕色的马身连接在一起。这个马人长着一张高傲的、颧骨高耸的脸,还有一头长长的黑色头发。他像海格一样。也带着武器,满满一筒箭和一张背在肩上的长弓。

      “你好吗,玛格瑞?”海格警惕地说。

      马人身后的树林中传来沙沙声,又有四五个马人出现在他身后。哈利认出了黑色身躯、留着胡子的贝恩,他在将近四年以前遇见费伦泽的那天晚上也见到过他。贝恩装出从来没见过哈利的样子。

      “那么,”他用一种凶巴巴的语气说,接着立刻转向了玛格瑞,“我想我们都知道,如果这个人类再次在禁林里露面,我们该怎么办吗?”

      “我现在成了这个人类了?”海格暴躁地说,“就因为我阻止你们进行谋杀吗?”

      “你不该多管闲事,海格,”玛格瑞说,“我们的习俗跟你们的不一样,我们的法律也跟你们的不一样。费伦泽背叛了我们,给我们丢了脸。”

      “我不知道你怎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海格不耐烦地说,“除了帮助邓布利多,他什么也没做?? ” “费伦泽变成了人类的奴隶。”一个脸上有深深皱纹的灰色马人说。“奴隶!”海格严厉地说,“他是在帮邓布利多的忙?? ” “他向人类出卖了我们的知识和秘密,”玛格瑞轻轻地说,“这样的耻辱是无法挽回的。”“如果你这么说,”海格耸耸肩膀说,“那我个人认为你犯了个大错?? ”

      “你也犯了个大错,人类,”贝恩说,“因为你又回到了我们的禁林里而我们已经警告过你?? ”

      “现在,你们听我说,”海格生气地说,“我不想听到什么‘我们的’禁林,即使这对你们来讲没区别。谁在这里进出不是由你们决定的?? ”

      “更不是由你决定,海格,”玛格瑞温和地说,“我今天会放你走,因为你身边有年轻的?? ”

      “他们不是他的学生!”贝恩轻蔑地插嘴说,“玛格瑞,他们是从那所学校来的!他们很可能已经从那个叛徒费伦泽的教学中得到好处了。”

      “但是,”玛格瑞冷静地说,“屠杀马驹是可怕的罪行?? 我们不会伤害无辜的人。今天,海格,你走吧。从今以后,远离这个地方。你帮助叛徒费伦泽逃离我们时,你就已经失去了马人的友谊。”

      “我不会为了一群像你这样的老骡子就一直待在禁林外面!”海格响亮地说。“海格,”赫敏恐惧地尖声说,这时贝恩和那个灰色马人都在用蹄子刨地,“我们走吧,求求你了,我们走吧!”海格向前走去,但是他仍然举着弩,用威慑的目光紧紧盯着玛格瑞。“我们知道你在禁林里藏了什么,海格!”当马人们从视线中消失后,玛格瑞在他们背后喊道,“而且我们正在失去耐心!”

      海格转过身,显然是想径直朝玛格瑞走去。

      “他在这里待多久,你们就得忍多久,禁林既是你们的也是他的!”他大叫着,哈利和赫敏都使足全身力气顶住海格的鼹鼠皮马甲,尽力阻止他往回走。他皱着眉头向下看了看;当他看到他们都在推自己时,表情变得稍微有些惊讶;他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他们在这么做。

      “你们两个冷静点儿,”他说着转身向前走去,他们俩气喘吁吁地跟在他身后,“不过是讨厌的老骡子,对吧?”“海格,”赫敏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绕开他们路上的一小片荨麻,“如果马人不想让人类进禁林,看来哈利和我好像确实不能?? ” “啊,你听到他们怎么说了,”海格轻蔑地说,“他们不会伤害马驹?? 我是说,小孩子。再说,我们不能受那帮家伙的摆布。”“试试吧。”哈利对赫敏低声说,赫敏显得垂头丧气的。他们终于回到了小径上,十分钟后,树木开始稀疏起来;他们又能看到几小片蓝色的晴空了,从远方清楚地传来欢呼声和叫喊声。“又进球了吗?”当他们停在树阴下望着魁地奇球场时,海格问道,“或者比赛结束了?”“我不知道。”赫敏难过地说。哈利看到她显得衣衫凌乱,头发里满是小枝条和树叶,长袍被扯破了几个地方,脸上和胳膊上有许多划痕。哈利知道自己看起-459 ?来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

      “我猜是结束了,你知道!”海格说着仍然眯起眼睛望着球场,“瞧?? 已经有人出来了?? 要是你们两个动作快点儿,就能混进人群,没人会知道你们不在那儿!”

      “好主意!”哈利说,“嗯??那就再见吧,海格。”

      “我真不敢相信他,”他们刚离开海格听力所及的范围,赫敏就用颤抖的声音说,“我真不敢相信他。我实在不敢相信他。”

      “你冷静点儿。”哈利说。

      “冷静点儿!”她激动地说,“一个巨人!一个巨人在禁林里!我们还得去教他英语!总是想当然地以为没问题,我们能在进出禁林的时候通过那群危险的马人!我?? 不敢?? 相信?? 他!”

      “我们还什么事情都没做呢!”哈利想用沉着的语气让她安下心来,这时候他们与一群叽叽喳喳叫着的赫奇帕奇们会合在一起,朝城堡走去,“除非他被赶走了,不然他不会要求我们做任何事情,也许他根本就不会被赶走。”

      “哦,别胡扯了,哈利!”赫敏生气地说,她突然原地停了下来,后面的人只好绕开她走,“他当然会被赶走,说实话,在我们刚才看到那一切之后,谁还能指责乌姆里奇呢?”

      哈利瞪着她,谁也没说话,她的眼睛渐渐充满了泪水。

      “这不是你的心里话。”哈利轻轻地说。

      “不??嗯??没错??不是,”她说着生气地擦去眼泪,“可是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生活弄得这么艰难?? 还有我们?”

      “我不知道?? ”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韦斯莱是我们的王,绝不把球往门里放,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我希望他们别再唱这首傻乎乎的歌了。”赫敏难过地说,“他们还不够得意吗?”

      一大群学生正从球场走上草地的斜坡。

      “哦,我们在遇见斯莱特林们之前赶紧进去吧。”赫敏说。

      “韦斯莱真真是好样,一个球都不往门里放,格兰芬多人放声唱: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460 ?“赫敏??”哈利慢慢地说。

      歌声越来越响亮,但不是穿着银绿相间服装的斯莱特林在唱,而是出自一大群穿着金红相间服装的人,他们慢慢朝城堡走去,很多人肩上扛着一个人。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韦斯莱是我们的王,绝不把球往门里放,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不会吧?”赫敏小声地说。

      “是的!”哈利响亮地说。

      “哈利!赫敏!”罗恩大声喊道,把银色的魁地奇杯举在空中挥舞着,看起来欣喜若狂,“我们成功了!我们赢了!”

      罗恩经过时,他们抬起头朝他微笑着。在城堡门口发生了一阵拥挤,罗恩的脑袋重重地撞到了门楣上,但是好像没人想把他放下来。那群人依然高唱着,挤进了门厅。哈利和赫敏微笑着望着他们离开,直到“韦斯莱是我们的王”的旋律渐浙消失。然后他们朝对方转过身,笑容渐渐消退了。

      “我们把那个新消息留到明天,好吗?”哈利说。

      “好吧,没问题,”赫敏疲惫地说,“我一点儿也不着急。”

      他们一起登上台阶,走刭前门门口时都不自觉地回头望着禁林。哈利不能肯定那是不是出于自己的幻觉,但是他觉得自己明明看到了远处的一小群鸟突然飞到树梢上的天空中,就好像它们筑巢的那棵树刚刚被连根拔起似的。

       -461 ?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