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58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58  “我必须反驳你,对此我极为抱歉,米勒娃,但是在我给你的便条中你会看到,哈利在我的课上得到了很差的成绩?? ”

      “我应该把自己的意思说得更明白些,”麦格教授说,终于转过身径直盯着乌姆里奇的双眼,“在那些能胜任自己工作的老师安排的课上,他在所有黑魔法防御术考试中都得到了高分。”

      乌姆里奇教授的笑容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朝椅子背上一靠,翻过写字板上的一页纸,开始飞快地写起来,她那对癞蛤蟆眼珠在左右移动着。麦格朝哈利转过身,薄薄的鼻翼向外张了张,眼中闪着怒火。

      “有什么问题要问吗,波特?”

      “有,”哈利说,“如果得到了足够的N.E.W.Ts证书,魔法部会进行什么样的性格和智能测试呢?”

      “是这样,你需要在承受压力时表现出良好的反应能力等等,”麦格教授说,“你还要有百折不挠的毅力和献身精神,因为傲罗还要接受长达三年的训练,更不用说在实际运用防御术时需要极为熟练的技术了。这意味着即使离开学校也要学习很多东西,所以除非你准备?? ”

      “我想你还会发现,”乌姆里奇说,现在她的语气冷冰冰的,“魔法部会审查那些申请成为傲罗的人的记录。他们的违法记录。”

      “?? 除非你准备离开霍格沃茨后接受更多的考试,不然你确实应该考虑另一个?? ”

      -436 ?“那就意味着,这个男孩成为一个傲罗的机会跟邓布利多回到这所学校的机会一样大。”

      “那么说机会很大了。”麦格教授说。

      “波特有违法记录。”乌姆里奇响亮地说。

      “所有对波特的指控都撤消了。”麦格更响亮地说。

      乌姆里奇教授站了起来。她这么矮,就算站起来也跟坐着的时候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她那种做作的举止和满脸的假笑变成了一脸狂怒,这使她那张松垂的阔脸看上去格外凶恶。

      “哈利没有任何机会成为一个傲罗!”

      麦格教授也站了起来,对她来说,这个动作给人的印象要深得多;她高高地矗立在乌姆里奇教授面前。

      “波特,”她用清脆响亮的音调说,“我会帮助你成为一个傲罗,哪怕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后一件事!如果我每晚辅导你,我能保证让你达到所需要的成绩!”

      “魔法部永远不会雇用哈利波特!”乌姆里奇说,怒不可遏地提高了嗓门。

      “等到波特准备成为傲罗的时候,很可能会有个新魔法部部长了!”麦格教授喊道。

      “啊哈!”乌姆里奇教授尖声喊道,用一根短粗的手指指着麦格,“对!对,对,对!当然了!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对吗,米勒娃麦格?你希望邓布利多代替康奈利。福吉!你认为你会坐在我这个位子上,对吗?魔法部高级副部长外加校长?!”

      “你在胡说八道。”麦格教授极为轻蔑地说,“波特,我们的就业咨询谈话结束了。”

      哈利把书包甩到肩膀上,急忙走出了房间,不敢去看乌姆里奇教授。他顺着走廊走去,一路上都能听见她和麦格教授还在冲着对方大喊大叫。

      这天下午,乌姆里奇教授大步走进来给他们上黑魔法防御术课时仍然在喘着粗气,就像她刚刚参加过赛跑似的。

      “我希望你重新考虑一下,不要做你计划要做的事情,哈利,”赫敏小声说,这时他们把书翻到了“第三十四章,非报复手段以及谈判”那一页,“乌姆里奇看起来已经非常生气??”

      乌姆里奇不时恶狠狠地对哈利瞪上几眼,哈利一直低着头,盯着《魔法防御理论》,他目光茫然,心里想着??如果在麦格为他担保后仅仅几个小时,他就在擅自进入乌姆里奇教授的办公室时被抓住的话,他能料到麦格教授对此会有什么反应??他只有回到格兰芬多塔楼,然后盼着在下个暑假期间的什么时候,能找个机会跟小天狼星谈谈自己在冥想盆里亲眼看见的情景??此外别无选择,但是一想到要采取这种明智的行为,他就觉得胃里像被扔进了一块沉重的铅块??更何况弗雷德和乔治,他们已经计划好了,更别提小天狼星送给他的小刀了,它现在就在他的书包里,和他爸爸的旧隐形衣放在一起。

      但是他仍然在想着如果自己被抓住了??“邓布利多自己做出了牺牲,好让你留在学校里,哈利!”赫敏小声说,举起课本挡住自己的脸,以免乌姆里奇看见,“要是你今天被赶出学校,那他这么做就毫无意义了!”

      他可以放弃这个计划,学会忍受那些关于他爸爸在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夏日的记忆??接着他记起了小天狼星在楼上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炉火里时??你不如我想象的那么像你父亲??冒险会让詹姆觉得很有意思??但是他还愿意跟自己的父亲那么相像吗?“哈利,别这么于,求求你别这么干!”下课铃响时赫敏苦苦地哀求他。

      他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罗恩好像已经决定既不说出自己的想法也不提出建议;他不愿意去看哈利,不过当赫敏张开嘴巴想再劝劝哈利时,他低声说:“歇一会吧,好吗?他能自己拿主意。”

      哈利离开教室时心跳得飞快。他沿着外面的走廊走去,半路上就清楚地听到了远处调虎离山行动已经开始进行的声音。在楼上的某个地方,回荡着一片尖叫声和大喊声;哈利周围那些正在走出教室的人都原地停了下来,害怕地抬起头看着天花板?? ’乌姆里奇迅速奔出自己的教室,用两条短腿尽快向前跑去。她抽出自己的魔杖,朝相反的方向匆匆赶去:要么现在行动,要么就再也没机会了。

      “哈利?? 求你了!”赫敏无力地恳求道。

      但是他已经拿定了主意;他把书包更牢靠地系在肩膀上,动身跑了起来,他左闪右躲,避开那些迎面而来,急着去看城堡东边为什么那么混乱的学生。

      哈利跑到通向乌姆里奇办公室的走廊,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他猛冲到一副巨大的盔甲后面,这副盔甲的头盔吱吱嘎嘎地转过来想看看他。他拉开书包,抓起小天狼星的小刀,穿上了隐形衣,然后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慢慢从那副盔甲后面走出来,沿着走廊来到乌姆里奇的办公室门前。

      他把魔法小刀的刀身插进门缝,轻轻地上下来回移动,然后抽了出来。随着轻微的咔哒一声,门开了。他急忙俯身进入办公室,迅速关上背后的门,接着四下里看了看。

      在被没收的飞天扫帚上方,那些难看的猫咪正在墙上的盘子里嬉戏玩闹,除此以外,什么动静也没有。

      -438 ?哈利拉下隐形衣,大步走向壁炉,几秒钟之内就发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一个装着亮晶晶的飞路粉的小盒子。

      他在空空的炉膛前蹲了下来,双手在颤抖。尽管他认为自己知道怎么使用飞路粉,但是他以前从没有亲手用过。他把脑袋伸进壁炉,抓起一大把飞路粉,投在身子下面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原木上。它们立刻蹿起了碧绿的火焰。

      “格里莫广场12号!”哈利响亮清楚地说。

      这是他经历过的最奇异的感觉。当然了,他以前用飞路粉旅行过,可当时是他的整个身体在火焰中不停地旋转,穿过遍布全国的巫师壁炉网络。这一次,他的双膝仍然稳稳地跪在乌姆里奇办公室冰凉的地板上,只有他的脑袋猛地冲过碧绿的火焰??接着,突如其来的旋转突然停止了。哈利觉得有点恶心,而且脑袋上就像是围了一条特别热的围巾。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从厨房的壁炉里抬眼看着外面长长的木头餐桌,有个男人正坐在那里专心地看着一张羊皮纸。

      “小天狼星?”

      那个男人吓了一跳,四下里张望着。他不是小天狼星,而是卢平。

      “哈利!”他说,看上去十分吃惊,“你在?? 怎么了,没出什么事吧?”

      “是的,”哈利说,“我只是想知道?? 我是说,我只是很想?? 和小天狼星谈谈。”

      “我去叫他,”卢平说着站起来,表情还是有些困惑,“他上楼找克利切去了,他好像又藏到阁楼里了??”

      哈利看到卢平匆匆走出了厨房。现在他只能一个人看着椅子和桌子腿。他心里挺纳闷,不知道小天狼星为什么从来没提起过在炉火里讲话非常不舒服;他的膝盖长时间跪在硬邦邦的石头地板上,已经开始发疼了。

      过了一会儿,卢平回来了,小天狼星紧跟在他后面。

      “怎么了?”小天狼星急切地问,把黑色的长发从眼前拨开,坐在了炉火前,这样他就和哈利一样高了。卢平也跪下了,表情还是很不安。“你没事吗?你需要帮助吗?”

      “不,”哈利说,“不是那种事??我只是想谈谈??我爸爸。”

      卢平和小天狼星非常惊讶地交换了一下眼色,但是哈利没工夫感到尴尬或窘迫了;他的膝盖这时更疼了,而且他估计调虎离山行动从开始起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乔治只保证给他二十分钟。所以他立刻讲起了自己在冥想盆里看到的事情。

      他讲完以后,有一阵儿小天狼星和卢平都没吭声。然后卢平轻轻地说:“我不希望你根据在那儿看到的事情来判断你父亲,哈利。他只有十五岁?? ”

      “我也是十五岁!”哈利激动地说。

      -439 ?“瞧,哈利,”小天狼星用安抚的口气说,“詹姆和斯内普自打第一眼看到对方,就开始互相讨厌,他们俩的那些事情你只看到了其中一件,你能理解吗?我觉得詹姆能够做到斯内普想做的每件事情?? 他人缘很好,他擅长玩魁地奇球,他几乎擅长做任何事情。而斯内普只是个一门心思盯着黑魔法的小怪物,但是詹姆?? 不管你对他可能还有什么别的印象,哈利?? 总是讨厌黑魔法的。”

      “是的,”哈利说,“但是他只是为了毫无道理的理由去攻击斯内普,只是因为?? 嗯,只是因为你说你觉得很无聊。”他用带着几分歉意的口气说完了这句话。“现在我并没有为自己这么做感到自豪。”小天狼星马上说。

      卢平看了看身旁的小天狼星,然后说:“瞧,哈利,你必须明白的是,在上学的时候,你爸爸和小天狼星在各个方面都是最出色的?? 人人都认为他们是最棒的?? 尽管他们有时有点缺乏自制力?? ”

      “你的意思是,尽管我们有时是傲慢自大的小傻瓜。”小天狼星说。

      卢平笑了。

      “他总是弄乱自己的头发。”哈利用难过的口气说。

      小天狼星和卢平笑了起来。

      “我都忘记他过去经常这么做了。”小天狼星满怀深情地说。

      “他当时在耍弄那个飞贼吗?”卢平热切地问。

      “是的,”哈利说,那些往事让小天狼星和卢平微笑起来,哈利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嗯??我觉得他有点儿像个傻瓜。”

      “他当然有点儿像个傻瓜!”小天狼星兴冲冲地说,“我们过去都是傻瓜!不过??月亮脸不那么傻。”他看着卢平实事求是地说。

      但是卢平摇了摇头。“我曾经让你们放过斯内普吗?”他说,“我曾经下决心告诉你们,我认为你们违反了校规吗?”

      “没有,不过,”小天狼星说,“有时你让我们觉得很惭愧??那有点??”

      “还有,”哈利固执地说,既然已经到这儿了,他决定索性把心事都说出来,“他总是看着湖边的那些女生,想让她们注意自己!”“哦,是这样,只要莉莉在附近,他总是变得傻头傻脑的,”小天狼星耸耸肩膀说,“只要一靠近莉莉,他就忍不住想炫耀自己。”“ 她怎么会嫁给他呢?” 哈利难过地说, “ 她讨厌他!”“不,她不讨厌詹姆。”小天狼星说。“上七年级的时候,她开始和詹姆出去玩了。”卢平说。“因为詹姆不那么自大了。”小天狼星说。

      “还因为他不再为了取乐对别人施咒语了。”卢平说。

      “甚至包括斯内普?”哈利说。

      “嗯,”卢平缓缓地说,“斯内普是个特殊情况。我的意思是,他从来不放过诅咒詹姆的机会,所以你实在不能指望詹姆不反抗,对吗?”

      “而我妈妈也同意他这么做?”

      “跟你说实话吧,她对这些事情知道得不多。”小天狼星说,“我的意思是,詹姆不会在和莉莉约会的时候攻击斯内普,也不会在莉莉面前对斯内普施咒语,对吧?”

      小天狼星皱起眉头,看着表情还是不太信服的哈利。

      “瞧,”他说,“你爸爸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是个好人。很多人在十五岁时都是傻乎乎的。他长大后就不再那样了。”

      “是啊,好吧。”哈利慢吞吞地说,“我只是从来没想到,自己会为斯内普感到难过。”

      “既然你提起了这件事,”卢平说着微微皱起眉头,“斯内普发现你看到了这些事情时,他是什么反应?”

      “他告诉我再也不会教我大脑封闭术了,”哈利无所谓她说,“就好像那会让我很失?? ”

      “他什么?”小天狼星喊道,哈利被吓了一跳,吸了满嘴烟灰。

      “ 你是说真的吗, 哈利?”卢平马上说,“他不再教你了?”

      “是啊。”哈利说,他很惊讶,觉得他们俩的反应也太过火了。

      “我要去那里跟斯内普谈谈!”小天狼星激动地说,实际上他已经要站起来,但是卢平用力按住了他。

      “如果需要和斯内普谈谈这件事的话,那我会去的!”他斩钉截铁地说,“但是哈利,首先,你要回去找斯内普,告诉他绝对不能停止给你上课?? 要是邓布利多听说?? ”

      “我不能这么跟他说,他会宰了我的!”哈利恼火地说。“你没看到我从冥想盆里出来时他是什么样子。”

      “哈利,没有任何事情比你学习大脑封闭术更要紧了!”卢平严厉地说,“你明白我的话吗?没有任何事情!”

      “好吧,好吧,”哈利说,他已经心烦意乱,更不用说生气了,“我会??我会试着跟他说说??但是这不会?? ”

      他不说话了。他能听到远处有脚步声。

      “那是克利切在下楼吗?”

      “不是,”小天狼星朝身后瞥了一眼说,“一定是你那头有什么人。”

      哈利的心跳停了几下。

      ‘我还是离开的好!”他匆匆地说着,从格里莫广场的炉火里抽回了脑袋。有一阵儿他的脑袋就像是在自己的肩膀上旋转,然后他发觉自己跪在乌姆里奇的炉火面前,脑袋不再转动了。翠绿的火焰在他的注视下摇曳着熄灭了。

      -441 ?“赶快,赶快!”他听到一个喘息的声音在办公室门口嘟哝着,“啊,她把门开着呢?? ”

      哈利扑向隐形衣,他剐把它重新穿好,费尔奇就闯进了办公室。他看上去正为什么事情感到非常高兴,穿过屋子时还兴奋地自言自语。他拉开乌姆里奇桌子上的一个抽屉,开始在里面的文件中翻找起来。

      “《鞭刑批准令》??《鞭刑批准令》??我总算可以这么做了??他们这些年早就该挨鞭子了??”

      他抽出一张羊皮纸,在上面亲了亲,然后把它紧捂在胸前拖着步子迅速走出了房门。

      哈利跳起来,确认已经带上了书包,隐形衣也完全遮住了自己。他扭开房门,赶紧跟在费尔奇后面走出办公室,费尔奇正沿着走廊一瘸一拐地走着,哈利从来没见过他走得这么快。

      走到乌姆里奇办公室楼下的楼梯平台时,哈利觉得可以安全地重新现形了。他脱下隐形衣,把它塞进书包,急忙向前走去。从门厅传来一片喊叫声和脚步声。他从大理石楼梯上跑了下去,发现好像学校里的大多数人都聚集在门厅里。

      现在可真像特里劳妮被解雇的那天晚上。学生们沿着墙壁围成一大圈(哈利注意到,他们有些人身上沾满了看上去像是臭汁的东西);老师和幽灵们也在人群中。在旁观者中,最显眼的是那些调查行动组的成员,他们都显得兴高采烈的,在人们头顶上飘来飘去的皮皮鬼正盯着下面的弗雷德和乔治,他们俩站在门厅中央,脸上显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

      “好啊!”乌姆里奇得意扬扬地说。哈利意识到乌姆里奇就站在下面,和自己只隔了几级台阶,她又一次轻蔑地看着自己的猎物。“好啊?? 你们觉得把学校的一条走廊变成沼泽很有趣,对吗?”

      “非常有趣,没错。”弗雷德抬眼望着她说,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

      费尔奇从人群中挤到乌姆里奇身边,高兴得都快哭出来了。

      “我拿到那东西了,校长,”他声音嘶哑地说,一边挥动着哈利刚才看见他从乌姆里奇的桌子里拿走的那张羊皮纸,“我拿到那东西了,准备好了鞭子??哦,让我现在就动手吧??”

      “很好,阿格斯。”乌姆里奇说。“你们两个,”她盯着下面的弗雷德和乔治接着说,“将会知道在我的学校里干坏事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知道什么啊?” 弗雷德说, “我不认为我们会知道。”

      他朝自己的双胞胎兄弟转过身去。

      “乔治,”弗雷德说,“我觉得我们已经长大了,不用接受全日制教育了。”

      “是啊,我也一直这么想。”乔治愉快地说。

      “现在该到现实社会中检验一下我们的才干了,你觉得呢?”弗雷德问道。

      -442 ?“一点儿不错。”乔治说。

      没等乌姆里奇说一个字,他们就扬起了自己的魔杖同时说。

      “飞天扫帚飞来!”

      哈利听到远处传来很响的爆裂声。他朝左边一看,及时俯身躲了过去。弗雷德和乔治的飞天扫帚沿着走廊朝自己的主人迅速飞去,有一把扫帚的尾巴上还拖着乌姆里奇用来把它们拴在墙上的沉重铁链和铁栓;它们朝左一转,急速飞下楼梯,猛地停在双胞胎面前,铁链在带着旗帜标志的石头地板上发出了响亮的哗啦声。

      “我们不会跟你再见了。”弗雷德对乌姆里奇教授说着,抬腿跨上了自己的飞天扫帚。

      “对,别费心保持联络了。”乔治说着,骑上了自己的飞天扫帚。弗雷德看了看周围那些挤在一起、沉默、警惕的学生们。“要是有谁想购买便携式沼泽,就是楼上演示的那种,到对角巷93号?? 韦斯莱魔法笑料店去就行了,”他响亮地说,“那是我们的店址!”“霍格沃茨的学生只要发誓用我们的产品赶走这只老蝙蝠,就可以享受优惠价。”乔治指着乌姆里奇教授加了一句。

      “拦住他们!”鸟姆里奇尖声喊道,但是太晚了。调查行动组逼近时,弗雷德和乔治双脚一蹬离开了地板,冲上了十五英尺高的空中,铁栓在扫帚下面吓人地荡来荡去。弗雷德望着跟自己同一高度的喜欢恶作剧的皮皮鬼正在门厅对面的人群头顶上飘来飘去。

      “为了我们,送她下地狱吧,皮皮鬼。”

       哈利以前从来没见过皮皮鬼听从学生的命令,可皮皮鬼却突然挥动自己漏斗形的帽子向弗雷德和乔治行了个礼,他们俩在下面学生们热烈的掌声中猛地掉转方向,飞快地冲出敞开的前门,飞进了外面美丽的落日余晖中。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