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57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57第29章 就业咨询 

      “可为什么你不再上大脑封闭术课了?”赫敏皱着眉头问道。

      “我跟你说过了,”哈利嘟哝说,“斯内普觉得我现在有了些基础,可以自己接着学了。”

      “那你不做那些离奇古怪的梦了?”赫敏怀疑地说。

      “差不多吧。”哈利说,并没有看着她。

      “不,我觉得斯内普不应该停止上大脑封闭术课,除非你完全有把握,能自己控制那些梦!\'’赫敏愤愤不平地说,“哈利,我觉得你应该去找他,请?? ”

      “不,”哈利坚决地说,“别谈这个了,赫敏,好吗?”

      今天是复活节假期的头一天,赫敏按照老习惯,花了大半天时间给他们三个制订复习时间表。哈利和罗恩由着她去做;这比跟她争论要容易多了,再说,时间表也许能够派上用场。

      罗恩在发觉离考试只有六个星期时吃了一惊。

      -427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赫敏一边问一边用魔杖轻轻敲了敲罗恩那份时间表上的每个小方格,于是不同的科目就闪现出了不同的色彩。

      “我也不知道,”罗恩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好了,给你,”赫敏说着把时间表递给他,“如果你跟着这个进度来,应该会有不错的表现。”

      罗恩沮丧地低头看了看时问表,接着高兴起来。

      “你每星期给我留了一个晚上休息!”

      “那是为了魁地奇训练。”赫敏说。

      罗恩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有什么用啊?”他说,“我们今年赢得魁地奇杯的机会就跟我爸爸当上魔法部部长的机会差不多。”

      赫敏什么也没说;她正在看着哈利,哈利茫然地盯着对面公共休息室的墙壁,这时克鲁克山用瓜子扒拉着他的手,想让他替它挠挠耳朵。

      “出什么事了,哈利?”

      “什么?”他马上说,“没事。”

      他抓起自己那本《魔法防御理论》,假装在目录里查找什么。克鲁克山觉得自己是白费力气,就离开哈利溜到了赫敏的椅子底下。

      “前一阵我看到秋张了,”赫敏试探着说,“她看上去很难过??你们两个又吵架了?”

      “什?? 哦,是的,我们吵架了。”哈利说,挺高兴地抓住了这个借口。

      “为什么吵架啊?”

      “为她那个鬼鬼祟祟的朋友,玛丽埃塔。”哈利说。

      “噢,是这样,我一点儿也不怪你!”罗恩气冲冲地说着放下了自己的复习时间表,“要不是因为她??”

      罗恩开始慷慨激昂地大声数落玛丽埃塔艾克莫,哈利觉得罗恩这么做真是在帮自己的忙;他只要摆出生气的样子,趁罗恩换口气的时候点点头,说声“是”或者“没错”就行了,他可以一门心思地仔细想一想在冥想盆里看到的那些事情,尽管越想越难过。

      他觉得冥想盆里的那些记忆好像正在啮噬自己的内心。他一直深信自己的父母都是很出色的人。关于爸爸的性格,他向来一点也不相信斯内普抛出的那些中伤、诽谤。像海格和小天狼星这些人不是告诉过哈利,他的爸爸有多出色吗?(是啊,嗯,看看小天狼星自己像什么样吧,一个挑剔的声音在哈利脑袋里说??他一样坏,不是吗?)是的,他以前无意中听麦格教授说起过,他爸爸和小天狼星是学校里最能惹麻烦的人,她把他们描述成韦斯莱双胞胎的先驱者,可哈利无法想象弗雷德和乔治会为了寻开心,把什么人头朝下倒挂起来??除非他们-428 ?俩非常讨厌这个人??也许是马尔福,要么就是那些罪有应得的人??哈利想努力找出一些理由,好证明斯内普活该在詹姆手里受那些罪:但是莉莉问过:“他怎么惹着你了?”而詹姆回答:“其实主要是因为他的存在,要是你理解我的意思??”詹姆不是仅仅为了小天狼星说自己觉得很无聊就挑起了事端吗?哈利记得卢平以前在格里莫广场说过,邓布利多让他当级长,是希望他能约束一下詹姆和小天狼星??但是在冥想盆里,他却坐在那里,任由这件事发生??哈利一直提醒自己,莉莉干预了这件事,他的妈妈很正直。但是,他记得莉莉对詹姆大喊大叫时脸上的那种表情,这和其他的事一样让他心烦意乱;很显然,莉莉讨厌詹姆,哈利实在不明白他们后来怎么会结婚。有几次,他甚至怀疑詹姆是不是强迫她??几乎五年了,对爸爸的思念一直是他感到安慰和鼓舞的源泉。每当有人说他很像詹姆,他心中就洋溢着自豪。可现在??现在他一想起詹姆就觉得寒心、难过。

      复活节假期结束以后,刮起微风的日子越来越多,天气一天比一天晴朗、温暖,但是哈利.还有其他五年级和七年级的学生,都被困在屋子里,复习,疲惫地在图书馆里进进出出。哈利假装自己的坏心情全都是正在临近的考试引起的。他的格兰芬多同学们已经被功课压得心烦意乱,所以没入怀疑他的借口。

      “哈利,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了吗?”

      “啊?”

      哈利扭头看了看。刚才他一直独自坐在图书馆的桌子旁,浑然不觉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金妮韦斯莱已经在他旁边坐下了。这是星期天的晚上,时间已经不早了:赫敏已经回到格兰芬多塔楼去复习古代魔文,罗恩在训练魁地奇球。

      “哦,嘿,”哈利说着把书朝自己拉过来,“你怎么没去训练?”

      “结束了。”金妮说,“罗恩必须送杰克斯劳珀去学校医院。”

      “为什么?”

      “唉,我们也不太清楚,不过我们猜想,他是被自己的球棒打昏了。”她重重地叹了口气,“不管怎样??刚刚收到一个包裹,它勉强通过了乌姆里奇的新审查程序。”

      她举起一个包着牛皮纸的盒子,把它放到桌子上;盒子显然被打开过,然后又被马马虎虎地重新包上了,上面横贴着一张用红墨水潦草写下的条子,内容是:已通过霍格沃茨高级调查官的审查。

      “是妈妈寄来的复活节彩蛋,”金妮说,“有一个是给你的??给你。”

      她递给哈利一个漂亮的巧克力蛋,上面装饰着一些用糖衣做的小飞贼,而且从包装上看,里面还有一包滋滋蜜蜂糖。哈利看了它一会儿,接着他害怕地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哽住了。“你还好吗,哈利?”金妮轻轻地问道。“是啊,我挺好的。”哈利声音粗哑地说。喉咙里哽得发疼。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复活节彩蛋会让自己产生这种感觉。“你近来好像确实有些垂头丧气的,”金妮坚持说,“你知道,我能肯定,只要你和秋张谈谈??”“我不想和秋张谈话。”哈利生硬无礼地说。“那你想和谁谈?”金妮问道。“我??”

      他向四周扫了一眼,好确定没有人在听他们讲话。平斯夫人在几个书架以外,正为表情紧张的汉娜艾博借出的一堆书盖章。“我希望和小天狼星谈谈,”他低声说,“不过我知道自己办不到。”哈利剥下复活节彩蛋的包装,掰下一大块放进嘴里,他倒不是很想吃彩蛋,主要是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嗯,”金妮慢慢地说,自己也吃了一小块彩蛋,“要是你真想和小天狼星谈谈,我认为我们可以想出个办法来。”“得了,”哈利说,“就在乌姆里奇监视着炉火、查阅我们所有的信件的时候?”“弗雷德和乔治现在越来越相信,”金妮若有所思地说,“如果你胆量够大,你就会觉得任何事情都能办到。”

      哈利看着她。或许是巧克力的效果吧?? 卢平总是建议在遭遇摄魂怪后吃一些巧克力?? 也可能仅仅是因为他终于把心里憋了一个星期的愿望说了出来,他觉得自己抱的希望更多了一些。

      “你们在干什么?”“哦,该死,”金妮小声说着跳了起来,“我忘了?? ” 平斯夫人正向他们猛扑过来,她那张满是皱纹的脸都气歪了。

      “在图书馆里吃巧克力!”她尖声喊道,“出去?? 出去?? 出去!”她猛地拔出魔杖,哈利的课本、书包和墨水瓶从图书馆里追向他和金妮,在他们奔跑的时候不停地猛烈敲打他们的脑袋。

      就像是为了强调他们即将来临的考试是多么重要,在假期即将结束的时候,一批关于各种魔法职业的小册子、宣传单和通知出现在格兰芬多塔楼里的桌子上,同时另外还有一则通知贴在布告栏上,上面写着:-430 ?就业咨询所有五年级学生必须在夏季学期的第一周参加一次简短的会谈,与他们的学院院长讨论未来的就业问题。具体时间列表如下。

      哈利低头看了看列表,发现自己将要在星期一两点半去麦格教授的办公室,这意味着会错过大部分占卜课。复活节假期的最后一个周末,哈利和其他五年级学生花了相当多的时间,阅读那些留在塔楼里让他们详细查阅的就业资料。

      “嗯,我可不想当治疗师。”罗恩在假期的最后一个晚上说。他刚才在专心地读一张宣传单,宣传单正面印着圣芒戈医院的徽章,交叉起来的骨头和魔杖。“这上面说,你在N.E.W.Ts考试中,魔药学、草药学、变形学、魔咒学和黑魔法防御术至少需要达到‘E’。我的意思是??哎呀??他们的要求还不算太高,对吧?”

      “对啊,那是一份责任重大的工作,不是吗?”赫敏心不在焉地说。她正细心地阅读一张粉红色、橘黄色相间的宣传单,标题是:你觉得自己愿意从事麻瓜联络工作吗?“和麻瓜联络好像不需要很多资格;他们只要求一张O.w。Ls麻瓜研究证书:最重要的是你的热情、耐心和良好的幽默感!”

      “要是你和我姨夫联络,只有良好的幽默感可不够,”哈利忧郁地说,“有良好的逃跑感还差不多。”他已经把一本关于巫师银行业的小册子读了一半。“听听这个:旅行、冒险、在险境中寻找宝藏获得丰厚的奖金,你正在寻求这种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吗?那就考虑一下古灵阁巫师银行的工作吧,本行目前正招募解咒员,享有令入激动的出国机会??可是,他们要求学过算术占卜;你可以做这种工作,赫敏!”

      “我不太喜欢银行业,”赫敏含含糊糊地说,正专心地看着:“你知道怎样训练巨怪保安吗?”

      “嘿。”一个声音在哈利耳边说。他扭头一看,弗雷德和乔治走到了他们身边。“金妮跟我们谈了谈你的事,”弗雷德说,他的双腿伸到了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把几本介绍魔法部职业的小册子碰落在地板上,“她说你想和小天狼星谈谈?”

      “什么?”赫敏尖声说,她正想捡起“在魔法事故和灾害司获得成功”,可一只手才伸出去一半就僵住不动了。

      “是啊??”哈利说,努力让自己的口气随便一些,“是啊,我觉得我想要?? ”

      “别傻了,”赫敏说着直起身子看着他,就像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就在乌姆里奇在炉火里四处搜索,对所有的猫头鹰进行搜身的时候?”

      “嗯,我们认为我们能够找到一个办法躲过去,”乔治一边说一边笑着伸展着身体,“这是个很简单的调虎离山行动。好了,你有没有注意到,复活节假期里.我们在蓄意破坏的前线上一直相当安静呢?”

      “我们问自己,破坏闲暇时间有什么意义呢?”弗雷德接着说,“我们回答自己,根本没意义。当然了,要是我们这么做,就会干扰大家复习功课,而这正是我们最不想做的事情。”

      他装出庄重的样子朝赫敏轻轻点了点头。赫敏听了这些想法,显得相当吃惊。

      “但是从明天开始,工作就恢复正常了。”弗雷德轻快地接着说,“而且既然我们想要引起一些骚动,那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让哈利和小天狼星聊一聊呢?”

      “是啊,但是尽管如此,”赫敏说,脸上的神情就像是在对某个非常迟钝的人解释一些非常简单的事情,“就算你们确实能做到调虎离山,可哈利该怎么和他谈话呢?”

      “乌姆里奇的办公室。”哈利轻轻地说。这件事他已经考虑了两个星期,再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乌姆里奇亲口对哈利说过,只有她自己的炉火没有被监视。“你?? 疯?? 了?”赫敏压低声音说。罗恩已经放下了手里关于真菌栽培业工作的宣传单,正留心地听着他们交谈。

      “我不这么认为。”哈利耸了耸肩膀说。

      “首先,你怎么进人那里呢?”

      哈利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准备。

      “小天狼星的小刀。”他说。

      “对不起?”

      “在上上个圣诞节,小天狼星送给我一把小刀,什么锁都能打开,”哈利说,“所以就算她给房门施了魔法,阿拉霍洞开起不了作用,我确信她一定用了?? ”

      “你怎么看这个想法?”赫敏问罗恩,这不禁使哈利想起自己头一次在格里莫广场吃晚饭时,韦斯莱夫人向自己的丈夫求助的情形。

      “我不知道。”罗恩说,要求他发表意见让他显得有些紧张,“如果哈利想这么做,那就该让他自己决定,对不对?”

      “这么说才像真正的朋友和韦斯莱家的人。”弗雷德说着用力拍了拍罗恩的后背,“那好吧。我们打算明天行动,就在放学以后,因为大家都在走廊里的时候,才能产生最大的影响?? 哈利,我们会在城堡东边的什么地方动手,立刻把她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引开?? 我认为我们能保证给你?? 多少?二十分钟?”他看着乔治说。

      “没问题。”乔治说。

      -432 ?”怎样调虎离山呢?”罗恩问道。

      “你会看到的,小老弟。”弗雷德说,这时他和乔治又站了起来,“如果明天你五点钟左右赶到马屁精格雷戈里的走廊,就肯定能看到。”

      第二天,哈利很早就醒了,他觉得几乎像去魔法部参加受审那天早晨一样焦虑。不仅仅是要破门闯入乌姆里奇的办公室,用她的炉火和小天狼星谈话让他觉得紧张,尽管这已经够糟糕的了?? 今天他还要接近斯内普,自从斯内普把他扔出自己的办公室以后,这还是头一次。

      哈利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想了想今天将要发生的事情,然后他蹑手蹑脚地下了床,走到对面纳威床边的窗户旁,望着外面十分明媚的早晨。晴朗的蓝天上蒙着淡淡的雾气,透出乳白色的光。就在哈和正前方,哈利可以看到那棵高耸的山毛榉树,以前他的父亲就是在那下面欺负新内普的。他不知道小天狼星可能会对自己说些什么,来合理地解释他在冥想盆里看到的事情,但是他渴望听到小天狼星本人对那些事情的看法,他想知道任何可能存在的,能减轻自己痛苦的因素,还有任何能为他爸爸的行为开脱的理由??一些动静吸引了哈利的注意力:禁林边上有动静。哈利迎着阳光眯起眼睛。看到海格从树木问走了出来。他好像一瘸一拐的。哈利看到,海格摇摇晃晃地走到自己的小屋门边,消失在屋子里。哈利盯着小屋看了几分钟。海格没有再出现,但是炊烟翻滚着从烟囱里冒了出来。看来海格的伤势还不至于严重到没办法生火的程度。

      哈利从窗前转过身,走回自己的大箱子,开始穿衣服。

      想到将要闯入乌姆里奇的办公室,哈利觉得今天肯定不会过得很轻松,但是他没有料到,赫敏几乎不停地劝阻他,想让他不要去做他计划在五点钟做的事情。她头一次跟哈利和罗恩一样,在宾斯教授的魔法史课上那么不专心,一直滔滔不绝地小声提出忠告,哈利想方设法不去理睬她。

      “??而且要是她真的在那里抓到你,除了你被开除以外,她还能猜到你是在和伤风谈话,这次她肯定会强迫你喝吐真剂,回答她的问题??”

      “赫敏,”罗恩低声愤愤不平地说,“你别再责备哈利了,听听宾斯教授讲课吧,要不然非得让我自己记笔记吗?”

      “你就改变一下,记一回笔记吧,又不会要你的命!”

      他们来到地下教室时,哈利和罗恩都不跟赫敏说话。可是没用,她利用他们不吭气的机会,一直不断地急切地警告着,这些话都是她压低声音说出来的,就像猛烈的咝咝声,弄得西莫白白花了五分钟检查自己的坩埚是不是漏了。此时斯内普似乎拿定了主意,摆出就像看不到哈利的样子。哈利当然已经非常习惯这种做法了,因为这是弗农姨夫最喜欢的做法之一,而且他挺庆幸自己没有遇到-433 ?更糟糕的情况。实际上,与平时必须忍受斯内普那种嘲弄和暗中挖苦的话语相比,他觉得这种新方法倒是有几分改善。他还高兴地发现,斯内普不搭理他以后,他竞能很轻松地调制出一份活力滋补剂。快下课时,他舀了一些魔药盛到细颈瓶里,盖上塞子送到斯内普的桌子上让他打分,觉得自己也许总算能拿到一个“E”了。

      他刚转过身,就听到一声打碎东西的声音。马尔福开心地大笑了一声。哈利猛地转过身。他的魔药样品已经捧碎在地板上,斯内普正带着得意洋洋的表情望着他。

      “糟糕,”他轻轻地说,“那么,又一个零分,波特。”

      哈利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大步走回自己的坩埚旁,打算再盛满另一个细颈瓶,非要斯内普打分不可,但是他吃惊地看到,蚶埚里剩下的东西已经不见了。

      “对不起!”赫敏说着用双手捂住了嘴巴,“真是对不起,哈利。我以为你已经做完了,所以我就整理干净了!”

      哈利想不出该怎么回答,铃声一响,他头也不回地匆匆走出地下教室,而且吃午饭时,他特地在纳威和西莫之问找了个座位,所以赫敏就不能跟他不停地唠叨不能使用乌姆里奇的办公室的事情了。.他去上占卜课时心情很坏,完全忘了和麦格教授的就业咨询预约,直到罗恩问他为什么不去麦格教授的办公室,他才想起来。他飞快地冲到楼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了麦格教授的办公室,仅仅迟到了几分钟。

      “对不起,教授,”他关上门时气喘吁吁地说,“ 我忘记了。” “没关系,波特。”麦格教授轻快地说,可是当她说话时,有人在角落里吸了吸鼻子。哈利扭头看了看。乌姆里奇教授就坐在那儿,膝头放着写字板,脖子上绕着一圈花里胡哨的圆形荷叶边,脸上挂着几许讨厌的洋洋自得的笑容。“坐下吧,波特。”麦格教授简短地说。她推开自己桌子上散乱的小册子,双手微微有些颤抖。哈利背对着乌姆里奇坐下来,竭力装作没有听到她的羽毛笔在写字板上发出的沙沙声。

      “嗯,波特,这次谈话要详细地谈谈你对今后的职业可能有的任何想法,好帮助你决定进入六年级和七年级后继续学习什么科目。”麦格教授说,“你有没有想过离开霍格沃茨后要干什么?”

      “哦?? ”哈利说。

      他发现身后的沙沙声很让人分心。

      “怎么?”麦格教授催促哈利说。

      “嗯,我觉得,也许,当个傲罗吧。”哈利喃喃地说。

      “为此你需要有最好的成绩,”麦格教授说,她从桌子上那一大堆东西下面抽出一张黑色的小宣传单展开了,“我知道,他们要求至少要有五张N.E.w.Ts证书,成绩都不能低于‘良好’。然后你必须在傲罗办公室经历一系列严格的性格和智能测验。这是一条艰难的职业道路,渡特,他们只收最好的。实际上,我记得最近三年没有人被录用。”

      这时,乌姆里奇教授非常轻地咳嗽了一声,就像是她想试试自己能咳嗽得有多轻。麦格教授没理她。“我猜你想知道自己应该学习哪些科目吧?”她接着说,嗓门比刚才稍稍提高了一些。“是的,”哈利说,“我想,有黑魔法防御术吧?”“那当然了。”麦格教授干脆地说,“我还要建议?? ” 乌姆里奇教授又咳嗽了一声,这回音量响了一些。麦格闭了一会眼睛,然后又睁开,接着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说了下去。

      “我还要建议你学习变形学,因为傲罗在工作中常常需要改变容貌或保持容貌。而且我现在应当告诉你,波特,除非学生在普通巫师等级考试中达到‘良好’或者更高的成绩,否则我不会同意让他们进入我的N.E.w.Ts班级。我要说,你现在的平均成绩是‘及格’,所以你需要在考试前十分努力地学习,好有机会继续进修。你还应该学习魔咒学,那总是很有用处的,还有魔药学。是的,波特,魔药学,”她补充说,脸上掠过一丝笑容,“魔药和解毒剂是傲罗必备的学问。而且我必须告诉你,斯内普教授绝对不会接受在O.w.Ls考试中有任何一门低于‘优秀’的学生,所以?? ”

      但是乌姆里奇教授很响地咳嗽了一声。“我可以给你一片止咳片吗,多洛雷斯?”麦格教授不客气地问道,对乌姆里奇教授看都不看。“哦,不用,太谢谢你了,”乌姆里奇说,脸上带着假笑,让哈利厌恶透了,“我只是想知道,我是否可以稍稍打断一下你的话,米勒娃?”“我认为你肯定已经发现你可以这么做。”麦格教授紧咬牙根说。“我刚才在怀疑,波特先生的性格是否很适合当傲罗?”鸟姆里奇教授甜甜地说。

      “是吗?”麦格教授高傲地说。“对了,波特,”她接着说,就像没有被打断过一样,“要是你真想实现这个理想,我建议你集中精力提高变形学和魔药学的成绩,好达到要求。我看到弗立维教授最近两年给你的评定是在‘及格’和‘良好’之间,所以你的魔咒功课似乎还符合要求。至于黑魔法防御术,你的分数一般都比较高,卢平教授特别提到过你?? 你真觉得自己用不着吃一片止咳片吗。多洛雷斯?”

      -435 ?“哦,不需要,谢谢你米勒娃。”乌姆里奇一脸假笑,她刚才又在用最响的音量咳嗽,“我刚才在担心,你可能没有看到你面前的哈利最近的黑魔法防御术成绩。我能肯定,我已经把它塞进一份记录里了。”

      “什么,这玩意儿吗?”麦格教授一边从哈利档案中的纸页之间抽出一张粉红色羊皮纸,一边用反感的语气问。她低头扫了一眼羊皮纸,微微扬起了眉毛,然后一言不发地把它放回了文件夹。

      “是啊,正如我刚才说的,波特,卢平教授认为你在这个科目上显然很有天分,很明显,对一个傲罗?? ”

      “你没看懂我的便条吗,米勒娃?”乌姆里奇教授用动听的语气问道,完全忘了咳嗽。

      “我当然看懂了。”麦格教授说。她的牙关咬得太紧,这些话说出来都有些瓮声瓮气了。

      “是吗,那我就不明白了??恐怕我不能完全理解,你为什么要让波特先生产生不现实的希望,使?? ”

      “不现实的希望?”麦格教授重复说,还是不愿意回头看看乌姆里奇教授,“他在所有的黑魔法防御术考试中都拿到了高分?? ”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