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46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46 -338 ?“啊?”韦斯莱先生好像很害怕,把被单拉到了胸口以上,“没?? 没什么?? 这是?? 我?? ”

      他似乎在韦斯莱夫人锐利的目光下泄了气。

      “唉?? 别生气,莫丽,奥古斯都派伊出了个主意??你知道,他是实习治疗师,一个可爱的年轻人,爱研究??这个??补充医学??我是说一些麻瓜的老疗法??叫做缝线,莫丽,它对?? 对麻瓜的伤口很有效?? ”

      韦斯莱夫人发出一声介于尖叫和咆哮之间的可怕声音。卢平走到狼人床前?? 他没人探视,正愁闷地望着韦斯莱先生身边这群人。比尔嘀咕说要去拿杯茶,弗雷德和乔治跳起来要跟他一起去,一边咧着嘴笑。

      “你想告诉我,”韦斯莱夫人一个字比一个字说得响,似乎没发觉其他人都在惊慌逃窜,“你在瞎用麻瓜的疗法?\'’“不是瞎用,莫丽,亲爱的,”韦斯莱先生恳求地说,“只是?? 只是派伊和我想试试?? 只可惜?? 对这种特殊的伤口?? 它没有我们预期的那么有效?? ”

      “什么意思?”“嗯??这个,我不知道你懂不懂?? 缝线是怎么回事?”“听上去好像你想把你的皮肤缝起来,”韦斯莱夫人冷笑一声说,“可是,亚瑟,你也不至于那么愚蠢?? ” “我也想要一杯茶。”哈利跳起来说。赫敏、罗恩和金妮几乎是和他一起冲到门口的。关门时他们听到了韦斯莱夫人的尖叫:“你说什么?原理就是这样?”

      “这就是爸爸。”金妮摇头说,他们沿着过道走去,“缝线??我问你??”

      “哦,它对非魔法伤口挺有效的,”赫敏公正地说,“我想是蛇毒里有什么东西把它化掉了??茶室在哪儿呀?”

      “六楼。”哈利想起了问讯处的牌子。

      他们走过一道道双扇门,看到了一架摇摇晃晃的楼梯,墙上挂着面目狰狞的治疗师的画像。爬楼梯的时候,那些治疗师冲他们嚷嚷着,诊断出稀奇古怪的病症,想出种种可怕的疗法。罗恩气得够呛,有个中世纪的巫师叫喊说他显然有严重的散花痘。

      “那是什么东西?”他气愤地问,那治疗师追了罗恩六个画框,把画中人推到一边。

      “此乃皮肤沉疴,少爷,会留有疤痕,令您比目前还不中看?? ”

      “你说谁不中看?”罗恩耳根红了。

      “惟有取蟾蜍之肝贴于喉部,于望日月光朗朗之时赤身裸体立于一桶鳗鱼目出?? ”

      -339 ?“我没有散花痘!”

      “可您面现触目瑕疵,少爷?? ”

      “那是雀斑!”罗恩大怒,“回你自己的画框里去,别缠着我!”

      他转向竭力绷着脸的其他几个人。

      “这是几楼?”

      “我想是六楼。”赫敏说。

      “不,是五楼,”哈利说,“还有一层?? ”

      可是走上平台时,他突然停住了脚步,瞪着标有魔咒伤害科的双扇门上的小窗。一个男子鼻子压在玻璃上,在酊着他们看:金色的鬈发、明亮的蓝眼睛,一副茫然的笑容,露出白得耀眼的牙齿。

      “哎呀!”罗恩也瞪着那男子。

      “天哪,”赫敏突然惊叫道,“洛哈特教授!”

      前黑魔法防御术课教师推门走了出来,穿着一件淡紫色的长袍。

      “你们好!”他说,“我想你们要我签名,是不是?”

      “没变多少。”哈利小声对金妮说,她笑了。

      “嗯?? 您好吗,教授?”罗恩的语气有点内疚,是他的魔杖出了故障,破坏了洛哈特教授的记忆,才使他住进了圣芒戈。由于洛哈特当时想永远抹去哈利和罗恩的记忆,哈利此时对洛哈特的同情有限。

      “我很好,谢谢!”洛哈特热情洋溢地说,从兜里掏出一根磨破的孔雀羽毛笔,“你们想要多少签名?你们知道,我能写连笔字了!”

      “哦??我们现在不需要,谢谢。”罗恩说着对哈利扬起了眉毛,于是哈利问:“教授,您怎么在走廊里闲逛?您不应该在病房里吗?”

      洛哈特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盯着哈利看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们以前见过吗?”

      “哦??见过。”哈利说,“您在霍格沃茨教过我们,记得吗?”

      “教过?”洛哈特说,显得有点疑惑,“我吗?”

      然后笑容又回到他的脸上,突然得令人害怕。

      “教了你们所有的知识,是吧?好,你要多少签名?整整一打怎么样,你可以送给所有的小朋友,一个也不漏!”

      但这时一个脑袋从走廊另一头的门后探出来叫道:“吉德罗,淘气的孩子,你跑到哪儿去了?”

      一个头上戴着金银丝花环的如母亲般的治疗师匆匆跑来,热情地对哈利等人微笑着。

      “哦,吉德罗,有人来看你!太好了,而且是圣诞节!你们知道吗,从来没有入探视过他,可怜的小羊羔,我想不出为什么,他这么可爱,对不对?”

      -340 ?“我们在签名!”吉德罗又对治疗师灿烂地一笑,“他们要好多,不给不答应!但愿我有那么多照片!”

      “听听,”治疗师拉起洛哈特的手臂,宠爱地看着他,仿佛他是个早熟的两岁儿童,“他几年前很有名,我们希望这种给人签名的爱好使他记忆有所恢复。请这边走好吗?他住的是封闭式病房,一定是趁我拿礼物进去的时候溜出来的,那扇门通常都锁着??他不危险!只是,”她压低了声音,“对他自己有点危险,上帝保佑他??不知道自己是谁,走出去记不得怎么回来??你们来看他真是太好了?? ”

      “啊,”罗恩徒然地指着楼上,“其实,我们只是?? 哦?? ”

      可是治疗师期待地冲着他微笑,罗恩“想去喝杯茶”的嗫嚅低得听不见了。他们无可奈何地对视了一下,跟着洛哈特和治疗师走去。

      “别待多久。”罗恩小声说。

      治疗师用魔杖指着杰纳斯西奇病房的门,念了声“阿拉霍洞开”,门应声而开,她领头走进去,一只手紧紧抓着吉德罗的胳膊,直到让他坐在床边的扶手椅上。

      “这是我们的长住病房,”她低声对哈利、罗恩、赫敏和金妮说,“永久性魔咒伤害。当然,依靠强化治疗和一点运气,可以使病情有所好转??吉德罗确实好像恢复了一些意识。博德先生进步很大,他的说话能力恢复得不错,尽管他还没说过我们能听懂的话??好了,我得发完圣诞礼物,你们聊一会儿??”

      哈利打量着这间病房,它显然是病人长住的家。病床周围的私用物品比韦斯莱先生那边多得多。吉德罗的床头板上贴着他自己的照片,都在向新来者露齿微笑,挥手致意。许多照片上有他笔画幼稚的签名。他刚被治疗师按到椅子上,就拉过一沓照片,抓起羽毛笔,狂热地签起名来。

      “你可以把它们放在信封里,”他对金妮说,把签好的照片一张张扔到她膝上,“我没被遗忘,没有,我仍然收到许多崇拜者的来信??格拉迪丝古吉翁每周都写??我真搞不懂为什么??”他停了下来,似乎有点困惑,随即又露出笑容,起劲地签起名来,“我想只是因为我相貌英俊??”

      一个面色灰黄、愁眉苦脸的男巫躺在对面床上,盯着天花板自言自语,仿佛对周围事物不知不觉。隔了两张床是一个满脸长毛的女人,哈利想起二年级时赫敏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幸好她的损容不是永久性的。病房另一头的两张床有花帘子围着,给病人和探视者一些隐私。

      “你的,阿格尼丝,”治疗师愉快地跟脸上长毛的女人打招呼,递给她一小堆圣诞礼物,“看,没有被忘记吧?你儿子派了猫头鹰来说他晚上来看你,真不错,是不是?”

      阿格尼丝响亮地吠叫了几声。

      -341 ?“布罗德里克,你看,有人送给你一盆植物,还有一个漂亮的日历,每个月是不同的鹰头马身有翼兽,会带给你好心情的,是不是?”治疗师快步走到自言自语的男子跟前,把一盆怪难看的植物放在他的床头柜上,又用魔杖把日历挂到墙上,那植物上的长触手摆来摆去。“还有?? 哦,隆巴顿夫人,您这就走吗?”

      哈利猛地转过头。病房那头的帘子已经拉开,有两人从床边走出来:一个可怕的老女巫,穿一件绿色的长袍,披着虫蛀的狐皮,尖帽子上显然装饰着一只秃鹫的标本,她后面跟着一个看上去闷闷不乐的?? 纳威。

      哈利突然意识到那边两张床上的病人是谁了。他拼命想转移其他人的注意,让纳威悄悄走出病房。但罗恩听到“隆巴顿”也抬起头来,哈利没来得及制止,他已经叫出了声:“纳威!”

      纳威浑身一震,畏缩了一下,仿佛一颗子弹刚从他身旁擦过。

      “是我们,纳威!”罗恩高兴地站了起来,“你看见了吗?洛哈特在这儿!你来看谁?”

      “是你的朋友吗,纳威,小乖乖?”纳威的奶奶亲切地说着,向他们走来。

      纳威似乎宁愿自己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就是不要在这里。圆鼓鼓的脸上泛起紫红色,他不敢接触他们的目光。

      “啊,对了,”他奶奶仔细端详着哈利,伸出一只枯干的、鹰爪般的手给他握,“对,对,我当然知道你是谁。纳威对你评价很高。”

      “好?? 谢谢。”哈利和他握了握手。纳威没有看他,只盯着自己的脚,脸上越来越紫。

      “你们两个显然是韦斯莱家的,”隆巴顿夫人高贵地把手伸给了罗恩和金妮,“对,我认识你们的父母?? 当然,不大熟?? 是好人,好人??你一定是赫敏 格兰杰吧?”

      赫敏听隆巴顿夫人知道她的名字似乎吃了一惊,但也握了握手。

      “对,纳威跟我说过你。帮他渡过了一些难关,是不是?他是个好孩子,”她用严厉审视的眼光沿着尖鼻子向下瞅着纳威,“但没有他爸爸的才气,我不得不说??”她把头朝里边那两张床一点,帽子上的秃鹫吓人地抖动起来。

      “什么?”罗恩惊奇地问(哈利想踩他的脚,但穿着牛仔裤做这种动作比穿袍子要显眼得多),“那边是你爸爸吗,纳威?”

      “什么?”隆巴顿夫人厉声问,“你没跟朋友说过你父母的事吗,纳威?”

      纳威深深吸了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摇了摇头。哈利不记得他为哪个人这么难受过,可是他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帮纳威解围。

      “哼,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隆巴顿夫人生气地说,“你应该感到自豪,纳威,自豪!他们牺牲了健康和理智,不是为了让惟一的儿子以他们为耻的!”

      “我没觉得羞耻。”纳威微弱地说,还是不看哈利等人。罗恩踮着脚往那两张-342 ?床上看。

      “你表现的方式很奇怪!”隆巴顿夫人说,“我儿子和儿媳被神秘人的手下折磨疯了。”她高傲地转向哈利、罗恩、赫敏和金妮说。

      赫敏和金妮都捂住了嘴巴。罗恩伸着脖子看了看纳威的父母,显得很痛苦。

      “他们是傲罗,在魔法界很受尊敬。”隆巴顿夫人继续说,“天分很高,他们两个。我?? 哎,艾丽斯,什么事?”

      纳威的母亲穿着睡衣缓缓走来。她已不再有穆迪那张凤凰社最早成员合影上那样圆润快乐的脸庞。她的脸现在消瘦而憔悴,眼睛特别大,头发已经白了。零乱而枯干。她似乎不想说话,或是不能说,但她怯怯地朝纳威比画着,手里捏着什么东西。

      “又一个?”隆巴顿夫人有点疲倦地说,“很好,艾丽斯,很好?? 纳威,拿着吧,管它是什么??”

      纳威已经伸出手来,他母亲丢给他一张吹宝超级泡泡糖的包装纸。

      “很好,亲爱的。”纳威的奶奶拍着她的肩膀,装出高兴的样子。

      但纳威轻声说:“谢谢,妈妈。”

      他母亲蹒跚地走了回去,一边哼着歌曲。纳威挑战地看着大家,好像准备接受他们的嘲笑,但哈利觉得他从没遇到过比这更不好笑的事。

      “好吧,我们该回去了。”隆巴顿夫人叹息道,一边戴上长长的绿手套,“很高兴见到你们大家。纳威,把那张糖纸扔到垃圾箱里,她给你的都够贴满你的卧室了吧??”

      但祖孙二人离开时,哈利相信他看到纳威把糖纸塞进了口袋里。

      门关上了。

      “我一直不知道。”赫敏眼泪汪汪地说。

      “我也不知道。”罗恩声音嘶哑。

      “我也是。”金妮小声说。

      他们都看着哈利。

      “我知道,”他难过地说,“邓布利多跟我讲过,但我保证不说出去??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就是为这事进阿兹卡班的,她对纳威的父母用了钻心咒,害得他们发了疯。”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干的?”赫敏惊恐地说,“就是克利切的照片上那个女人?”

      长时间的沉默,然后是洛哈特气愤的声音:“喂,我的连笔字不是白练的!”

       -343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