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44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44  “哦,算了吧,”小天狼星嘟哝道,一面点着人数,“我来看看?? 七个人??咸肉加鸡蛋,再来点茶,还有烤面包?? ”

      哈利忙跑到炉边帮忙。他不想打搅韦斯莱一家的喜悦,而且害怕韦斯莱夫人让他讲那个梦。然而,他刚把盘子从碗柜中拿出来,韦斯莱夫人就接了过去,并且拥抱了他一下。

      “要不是你,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哈利。”她低声说,“亚瑟可能再过几小时都不会被发现,那样就晚了。多亏你,救了他一命,而且邓布利多想出了一个好的说法解释亚瑟为什么会在那儿,不然的话,你不知道他会遇到多大的麻烦,看看可怜的斯多吉吧??”

      哈利无法承受她的感激,幸好她很快放开了他,去感谢小天狼星通宵照看她的孩子们。小天狼星说他很高兴能帮忙,并希望他们在韦斯莱先生住院期间留在他家。

      “哦。小天狼星,我真感激??医院说他要住一阵子,能离得近就太好了??当然,这就是说我们可能得在这儿过圣诞节了??”

      “那更好!”小天狼星说得如此真诚,韦斯莱夫人对他笑了一下,系上围裙,开始帮着做早饭。

      “小天狼星,”哈利小声说,他再也忍不住了,“我能跟你说句话吗?嗯?? 现在?”

      他走进昏暗的食品间,小天狼星跟了进来。哈利开门见山地对他教父讲了梦里的每个细节,讲了他自己就是袭击韦斯莱先生的那条蛇。他停下来喘息时,小天狼星说:“你跟邓布利多说了吗?” “说了,”啥利烦躁地说,“可他没给我解释,他现在什么也不跟我讲了??”“我相信,如果是严重的事,他会跟你讲的。”小天狼星镇定地说。“可不止这些,”哈利的声音低得像耳语,“小天狼星,我??我觉得我要疯了??在邓布利多的办公室里,在我们触摸门钥匙之前??有一两秒钟我觉得-322 ?自己是一条蛇,我感觉像蛇?? 当我看着邓布利多的时候,我的伤疤特别痛?? 小天狼星,我想咬他?? ” 他只能看到一小条小天狼星的脸,其余都在暗处。“准是幻觉的残留影响,你还在想那个梦?? 管它是什么呢?? ” “不是,”哈利摇头说,“就像我心里有东西冒出来,就像我身体里面有一条蛇?? ”

      “你需要睡觉,”小天狼星坚决地说,“吃点早饭,上楼休息去,午饭后可以跟他们一起去看亚瑟。你受了刺激,哈利,你在为你仅仅是看到的事情而自责,幸好你看到了,不然亚瑟可能就完了。别胡思乱想??”

      他拍拍哈利的肩膀,离开了食品间,剩下哈利一个人站在黑暗中。

      大家都睡了一上午,除了哈利。他上楼进了他和罗恩暑假最后几个星期住过的卧室。罗恩爬到床上,几分钟就睡着了,哈利却和衣而坐,蜷曲着靠在冰冷的金属床栏上,故意让自己不舒服,决心不打瞌睡,惟恐睡着后再变成蛇,醒来发现他袭击了罗恩,或者游到其他房间??罗恩醒来后,哈利假装他也睡了个好觉。午饭时,他们的行李从霍格沃茨运来了,这样他们可以穿着麻瓜的衣服去圣芒戈。除了哈利之外,所有的人都兴高采烈,有说有笑,脱下袍子,换上了牛仔裤和运动衫。见到来给他们带路的唐克斯和疯眼汉,众人开心地取笑疯眼汉歪戴在头上挡住魔眼的圆礼帽,对他说,这会让头发又变得短而亮红的唐克斯在地铁里不再那么惹人注意。这倒是实话。

      唐克斯对哈利梦见韦斯莱先生遭蛇咬一事很感兴趣,而哈利一点也不想谈这个话题。

      “你家里不会有先知的血统吧?”她好奇地问,他们并排坐在车厢里,哐啷哐啷地朝市中心驶去。

      “没有。”哈利说,想到特里劳妮教授,觉得受了侮辱。“不是,”唐克斯自己琢磨道,“我想你做的不是真正的预言,对吧?你没有看到未来,你看到的是现在??真奇怪,是不是?但挺有用的??”

      哈利没有回答,幸好他们到站了,在伦敦的市中心。挤着下车时,他让弗雷德和乔治插到了唐克斯后面。他们都跟着她登上自动扶梯,穆迪噔噔噔地走在最后,圆礼帽拉得低低的,一只粗糙的大手插在上衣纽扣之间握着魔杖。哈利感到那只遮住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他怕又提起那个梦,就问疯眼汉圣芒戈藏在哪儿。

      “离这儿不远。”穆迪嘟哝道。他们走到寒冷的街上,这是一条宽阔的街道,两旁的商店里挤满了圣诞节的顾客。穆迪把哈利推到前面,自己压后。哈利知道帽檐下的眼睛在四下转动。“不容易找到一个好地址建医院,对角巷地皮不-323 ?够,又不能像魔法部一样建在地下?? 不卫生。最后他们在这儿搞到一个地方,理由是病号可以混在人群中来来往往??”

      他抓住哈利的肩膀,免得他们被一群显然只想挤进旁边那家电器店的购物者冲散。

      “到了。”过了一会儿穆迪说。

      面前是一座老式的红砖百货商店,叫做淘淘有限公司,看上去衰败冷清,橱窗里只有几个破裂的假人,歪戴着假发,姿态各异,穿的是至少十年以前的服装。积满灰尘的门上都挂着“停业装修”的大牌子。哈利听到一个拎着大包小包的高个子女人对同伴说:“这个地方从来没有开张过??”

      “这儿,”唐克斯招手把他们领到一个橱窗前,里面只有一个特别丑的女假人,假睫毛都要掉了,穿着绿色尼龙裙。“ 都准备好了吗?”

      大家点点头,向她靠拢过去。穆迪又在哈利后背上推了一把,让他往前去。唐克斯凑近橱窗,抬头望着那个丑陋的假人,呼出的气模糊了玻璃,“你好??我们来看亚瑟韦斯莱。”

      一刹那闯,哈利觉得唐克斯很滑稽,隔着玻璃用这么小的声音说话,街上人来人往,汽车声那么响,假人怎么听得见呢。然后他想起假人本来就昕不见。但他随即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只见假人微微点一下头,招了招连在一起的手指。唐克斯抓住金妮和韦斯莱夫人的胳膊,径直穿过玻璃消失了。

      弗雷德、乔治和罗恩也走了进去。哈利看看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谁也没工夫瞥一眼淘淘公司这样难看的橱窗,也没人注意到六个人刚刚在他面前融入了空气中。

      “走吧。”穆迪粗声说着又捅了哈利一下。他俩一起走上前,好像穿过了一层凉水,却暖和干燥地从对面出来了。

      丑陋的假人和她站的地方都无影无踪了。他们好像来到了一个拥挤的候诊室,一排排男女巫师坐在摇摇晃晃的木椅上,有的看上去很正常,在读过期的《女巫周刊》,另一些则有可怕的畸形,如长着象鼻子或胸口多生出了_只手。室内比街上安静不到哪儿去,因为有许多病人发出非常奇怪的声音。前排中间一个满头大汗的女巫使劲扇着一份《预言家日报》,不断发出尖锐的汽笛声,口吐蒸气。角落里一个邋遢的男巫一动就像钟那样当当响,每响一声他的脑袋就可怕地摆动起来,他只好抓住耳朵把它稳住。

      穿绿袍的男女巫师在候诊者中走来走去,询问情况,在乌姆里奇那样的写字板上作记录。哈利注意到他们胸口绣的徽章:一根魔杖与骨头组成的十字。

      “他们是医生吗?”他小声问罗恩。

      “医生?”罗恩好像很吃惊,“那些把人切开的麻瓜疯子?不是,他们是治疗师。”

      -324 ?“这边!”韦斯莱夫人在角落里的男巫刚发出的一阵当当声中喊道。他们跟她排到队伍里,一个胖胖的金发女巫坐在标有“问讯处”字样的桌子前,她身后的墙上贴满通知和招贴,如干净坩埚防止魔药变毒药,解药不可乱用,要由合格治疗师认可。

      还有一个垂着长长银发卷的女巫的大肖像,上面注明:戴丽丝德文特圣芒戈治疗师(1722一1741)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1741? 1768) 戴丽丝在仔细打量着哈利等人,好像在点人数,遇到哈利的目光时,她微微眨了眨眼,从侧面走出画框消失了。队伍前头一个年轻男巫在跳着一种奇异的快步舞,一边喊痛一边试图向桌后的女巫解释他的困境。

      “是?? 嗷?? 我哥哥给我的鞋子?? 哎哟?? 它在咬我的?? 嗷?? 脚?? 看看,上面一定有?? 啊?? 魔咒,我?? 啊?? 脱不下来?? ”他轮流跳着两只脚,好像在热炭上跳舞。

      “鞋子没妨碍你阅读吧?”金发女巫不耐烦地指着桌子左边的大牌子说,“你得去五楼的魔咒伤害科,指示牌上写着呢。下一个!”那男巫一跳一拐地让到一边,哈利等人往前挪了几步。哈利读着指示牌:器物事故科??????????????????????一楼 (坩埚爆炸、魔杖走火、扫帚碰撞等)生物伤害科??????????????????????二楼 (蜇咬、灼伤、嵌刺等)奇异病菌感染科???????????????????三楼 (龙痘疮、消失症、淋巴真菌炎等传染病)药剂和植物中毒科???????????????????四楼 (皮疹、反胃、大笑不止等)魔咒伤害科??????????????????????五楼(去不掉的魔咒、用错的魔咒等)茶室和商店??????????????????????六楼如果不知去哪一科,不能正常说话,或不记得为何事而来,我们的接待员愿意帮忙。

      -325 ?一个老态龙钟、带着喇叭形助听器的男巫慢慢蹭到前面:“我来看望布罗德里克博德!”他带着哮喘声说。“四十九病房,但恐怕你是在浪费时间,”女巫随口答道,“他完全糊涂了,还当自己是茶壶呢??下一个!,’一个脸色疲惫的男巫紧紧抓着小女儿的脚脖子,她那件连裤衫背部长出来的一对大羽毛翅膀在他脑袋旁边拍打着。“五楼。”女巫问都没问就厌倦地说,那男子举着女儿从旁边的双扇门走了出去,像举着一个奇特的气球,“下一个!”韦斯莱夫人走到桌前。“你好,我丈夫亚瑟韦斯莱今天早上换病房,请问?? ?” “亚瑟韦斯莱?”女巫用手指顺着一张长长的单子往下找,“哦,二楼,右边第二个门,戴卢埃林病房。”“谢谢。”韦斯莱夫人说,“跟我来。”

      他们随她穿过双扇门,走过一条狭窄的走廊,两边是著名治疗师的肖像,装有蜡烛的水晶泡泡飘在天花板上,看上去像巨大的肥皂泡。各个门口有穿绿袍的巫师进进出出,有一扇门里飘出一股黄色的臭气,不时听到隐隐的哀号声。他们登上楼梯,进了生物伤害科,右边第二个门上写着“危险”戴卢埃林病房:重度咬伤。底下一张铜框镶嵌的卡片上有手写的字样:主治疗师:希伯克拉特斯梅绥克;实习治疗师:奥古斯都派伊。

      “我们在外面等吧,莫丽,”唐克斯说,“亚瑟一次不能见太多的人??应该家里人先进。”

      疯眼汉赞同地咕噜了一声,背靠在墙上,魔眼骨碌碌地转动着。哈利也往后缩,但韦斯莱夫人伸手把他推进了门,说:“别傻了,哈利,亚瑟想谢谢你??”

      病房挺小,暗暗的,只有门对面的墙上高处开了一个窄窄的窗户。光线主要由聚在天花板中央的水晶泡泡提供。栎木镶板的墙上挂着一个邪里邪气的男巫的肖像,上面写着:厄克特拉哈罗(1612? 1697),掏肠咒发明者。

      只有三个病人。韦斯莱先生的病床在房间最里头,小窗户旁边。哈利欣慰地看到他靠在几个枕头上,就着那正好落到他床上的惟一一道阳光看《预言家日报》。他们走过去时他抬起头,看到是谁之后,高兴地笑了起来。

      “你好!”他把《预言家日报》扔到一边,叫道,“莫丽,比尔刚走,上班去了,但他说会去看你。”

      “你怎么样,亚瑟?”韦斯莱夫人俯身吻了吻他的面颊,担心地看着他的脸问,“看上去还有点憔悴。”

      -326 ?“我感觉很好,”韦斯莱先生愉快地说,伸出那只没受伤的胳膊抱了抱金妮。“要是他们能把绷带拆掉的话,我都可以回家了。”

      “为什么不能拆,爸爸?”弗雷德问。

      “因为每次拆的时候我都流血不止,”韦斯莱先生轻松地说,伸手拿过搁在床头柜上的魔杖,轻轻一挥,床边多了六把椅子,“好像那条蛇的毒液里有一种特殊成分,能阻止伤口愈合??但他们相信能找到解药,他们说见过比我严重得多的情况,我现在只是要每小时服用一种补血药。可那一位,”他压低嗓门,把头朝对面床上一点,一个脸色发绿的男子躺在那儿,眼睛盯着天花板,“被狼人咬了,可怜的人,治不了了。”

      “狼人?”韦斯莱夫人惊恐地小声说,“他在公共病房安全吗?不用单独隔离吗?”

      “离满月还有两星期呢,”韦斯莱先生平静地提醒她,“治疗师今天早上跟他谈话了,想让他相信他可以过几乎正常的生活。我跟他说我认识一个狼人?? 当然没提名字。我说他人很好,过得也不错。”

      “他说什么?”乔治问。

      “说我要是不闭嘴他就让我挨一下咬。”韦斯莱先生悲哀地说,“那边那个女的,”他指指门边剩下的那一张有人的病床,“不肯告诉治疗师她是给什么东西咬的,我们猜一定是她非法搞的东西。它把她腿上的肉咬下了一大块。换绷带的时候那个难闻呀。”

      “跟我们说说你怎么受伤的吧,爸爸?”弗雷德把椅子朝床边拖了拖,问道。

      “你们都知道了,是不是?”韦斯莱先生说,意味深长地朝哈利笑了一下,“很简单?? 我过了长长的一天,打了个瞌睡,就被咬了。”

      “《预言家日报》里说你受伤了吗?”弗雷德指着他爸爸丢在一边的报纸问。

      “没有,当然没有,”韦斯莱先生略带苦涩地一笑,“魔法部不会希望人人都知道一条肮脏的大蛇?? ”

      “亚瑟!”韦斯莱夫人警告道。

      “?? 啊?? 偷袭了我。”韦斯莱先生忙说,但哈利觉得这不是他本来要说的话。

      “当时你在哪儿,爸爸?”乔治问。

      “那是我的事。”韦斯莱先生说,但嘴角还带着笑。他抓起《预言家日报》,抖开来说,“我刚刚正在看威利威德辛被捕的报道。你们知道去年夏天厕所污水回涌是威利干的吗?他的一个魔咒出了问题,厕所爆炸了,他们发现他昏迷不醒地躺在一片废墟中,从头到脚淹在?? ”

      “你说你在‘值班’,”弗雷德低声打断他问,“你究竟做什么呢?”

      “你爸爸说了,”韦斯莱夫人小声说,“在这里不谈这个!继续说威利威德辛-327 ?吧,亚瑟?? ” “别问我为什么,厕所爆炸一事居然没定他的罪,”韦斯莱先生低声说,“我只能猜测有金钱交易?? ” “你在看守它,是不是?”乔治低声问,“那件武器。神秘人要找的东西?”“乔治,安静!”他母亲训斥道。

      “反正,”韦斯莱先生提高了嗓门,“这一回威利是在向麻瓜出售咬人的门把手时被抓获的。我想他逃不掉了,因为文章中说,两个麻瓜被咬掉了手指,正在圣芒戈接受骨骼再生和记忆修改的急救。想想吧,麻瓜进了圣芒戈!不知道他们在哪个病房?”

      他环顾四周,好像希望看到指示牌。

      “哈利,你不是说神秘人有条蛇吗?”弗雷德问,一边看着他爸爸的反应.“好大的一条?你在他复活的那天晚上看到的,对不对?”

      “够了。”韦斯莱夫人生气地说,“疯眼汉和唐克斯在外面呢,亚瑟,他们想进来看你。你们可以出去等,”她又对她的孩子和哈利说,“待会儿再进来说再见。去吧??”

      他们退到走廊上。疯眼汉和唐克斯走进去关上了房门。弗雷德扬起了眉毛。

      “好啊,”他冷冷地说,手在口袋里摸索着,“就那样吧,什么也别告诉我们。”

      “找这个吗?”乔治说,递过一团肉色细绳状的东西。

      “你是我肚里的蛔虫,”弗雷德咧嘴一笑,“看看圣芒戈是不是在病房门上加了抗扰咒,好吗?”

      他和乔治打开线团,分开五个伸缩耳分给大家,哈利犹豫着拿不拿。

      “拿吧,哈利!你救了爸爸的命,如果谁有权利偷听他讲话,那就是你了??”

      哈利禁不住笑了,拿起线头,像兄弟俩那样把它塞到耳朵里。

      “好,走吧!”弗雷德小声说。

      肉色的细绳像长虫般地蠕动着,一扭一扭地从门底下钻了进去。一开始哈利什么也听不见,然后他听到唐克斯在小声说话,清晰得就像在他身边一样,把他吓了一跳。

      “??他们把那里搜遍了,就是找不到那条蛇,它好像咬了你之后就消失了??可是神秘人不可能会指望一条蛇进去吧?”

      “我想他是放它出来侦察的,”穆迪的粗嗓门说,“因为他至今没什么进展,对吧?我估计他是想探探情况,如果亚瑟不在那儿,那畜生就会有时间多看看。波特说他看到了全过程?”

      “对,”韦斯莱夫人的声音有点不安,“你知道,邓布利多似乎一直在等着哈利-328 ?看到这种事??”“啊,”穆迪说,“波特那孩子是有点怪,我们都知道。”

      “今天早上邓布利多跟我说话的时候,好像有些担心哈利。”韦斯莱夫人小声说。

      “他当然担心了,”穆迪粗声说,“那孩子通过神秘人的蛇的眼睛看东西。波特显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如果神秘人附在他身上?? ”

       哈利把伸缩耳摘了下来,心怦怦乱跳,脸上火辣辣的。他看看其他人,他们都望着他,线还挂在耳朵上,脸上带着突如其来的惊恐。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