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42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42  十二月带来了更多的雪,也给五年级学生带来了雪崩般的家庭作业。随着圣诞节的临近,罗恩、赫敏的级长工作越来越繁重。他们要负责监督装饰城堡(“你去挂彩带,皮皮鬼却抓着另一头要把你勒死。”罗恩说),要看着课间因为天冷雨待在室内的一二年级学生(“他们脸皮真厚,我们一年级时绝对没那么放肆.”罗恩说),还要和阿格斯费尔奇轮班在走廊里巡视,因为费尔奇怀疑节日中打架可能会增多(“那家伙他脑子里有大粪。”罗恩气愤地说)。赫敏忙得没工夫织小精灵帽,很着急,她只剩三顶了。

      “那些我还没有解放的可怜的小精灵,圣诞节只好待在这里,因为帽子不够!”

      哈利不忍心讲多比把她织的帽子全拿走了,便埋下头写魔法史课的论文。反正他不愿去想圣诞节。上学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很想在假期离开霍格沃茨。不能打球,又担心海格会不会被留用察看,他现在恨透了这个地方。他惟一盼望的就是D.A.的活动,可是假期中只能暂停,因为几乎所有成员都要和家人一起过节。赫敏要跟父母去滑雪,罗恩觉得非常有趣,他从没听说过麻瓜把木条绑在脚上从山上滑下去。罗恩自己要回陋居。哈利妒忌了好几天,直到他问罗恩打算怎么回家过圣诞节,罗恩说:“你也去呀!我没说过吗?妈妈几星期前就写信叫我邀请你了!”

      赫敏转转眼珠,但哈利的心飞了起来:在陋居过圣诞节真是太棒了,只是哈利有点内疚不能和小天狼星一起过节。他也想能不能说服韦斯莱夫人邀请他的教父,但他不仅怀疑邓布利多不会让小天狼星离开格里莫广场,而且深感韦斯莱夫人可能也不欢迎他去,她跟他总是不和。小天狼星自从上次在火中消失后还没跟哈利联系过,虽然哈利知道,在乌姆里奇的监视下试图联系是不明智的,但他不愿想到小天狼星独自待在他母亲的老房子里,也许他会寂寞地和克利切拉开一个彩包爆竹。

      哈利早早来到有求必应屋,参加节前最后一次D.A.活动。他很高兴自己来得早,因为所有的火把亮起时,他看出多比为了过圣诞节已经把这个地方装饰过了。一看就知道是小精灵干的,因为没有别人会在天花板上吊一百个金色的小球,每个上面都有哈利的大头照,还刻着一行字:圣诞哈利路亚①!哈利刚把最后一个小金球摘下来,门吱呀一声开了,卢娜洛夫古德像往常一样做梦似的走了进来。“你好,”她含糊地说, 打量着剩余的装饰,“很漂亮, 是你搞的吗?”“不,”哈利说,“是家养小精灵多比。”

      “槲寄生,”卢娜做梦似的说,指着几乎罩在哈利头顶上的一大丛白浆果。他赶快从它下面跳了出来。“这就对了,”卢娜严肃地说,“它里面经常会长蝻钩。”

      正在这时,安吉利娜、凯蒂和艾丽娅进来了,哈利也就用不着追问蝻钩是什么了。三个女生都气喘吁吁,看上去冻得够呛。

      “咳,”安吉利娜没精打采地说,扯下斗篷扔到角落里,“我们找到替补了。”

      “替补我?”哈利傻乎乎地问。

      “你、弗雷德和乔治,”她不耐烦地说,“我们有新的找球手了!”

      “谁?”哈利忙问。

      “金妮韦斯莱。”凯蒂说。

      哈利愣愣地望着她。

      “没错,我知道。”安吉利娜说着抽出魔杖,活动着胳膊。“可她很不错,真的。当然不如你,”她狠狠白了他一眼说,“可是既然你不能参加??”哈利咽回了已到嘴边的反驳:她难道没有想过,他被迫离队,不比她遗憾一百倍吗?“击球手呢?”他问,努力使语气保持平静。“安德鲁柯克,”艾丽娅不热情地说,“杰克-斯劳珀,都不是很灵,但跟别的木头比起来??”罗恩、赫敏和纳威的到来结束了这场压抑的谈话,五分钟后,屋子里已经满得看不到安吉利娜灼人的责备目光了。“好,”他叫大家安静,“我想今晚我们就复习一下以前练过的东西,因为这是节前最后一次集会,在三个礼拜的假期之前学新的东西没有意义?? ” “不学新东西?”扎卡赖斯史密斯嘟哝道,声音传遍了全屋,“早知道就不来了??”“那我们都很遗憾哈利没有早点告诉你。”弗雷德大声说。几个人偷偷地笑。哈利看到秋也在笑,心里又是一跳,好像下楼时一脚踩空了似的。“?? 我们两两练习,”哈利说,“从障碍咒开始,练十分钟,然后把垫子拿出①“哈利路亚”为犹太教和基督教欢呼用语,意思为“赞美神”。多比在此把哈利的名字用在了“祝圣诞快乐!”的祝福语中。

      来,再练昏迷咒。”

      众人自动分开,哈利照例和纳威一组。屋里很快便充斥了“障碍重重”之声,被点中的人会僵住一分钟左右,对手无所事事地看着他人练习,然后他们活动起来,跟对手交换角色。

      纳威进步得像换了个人。过了一会儿,当哈利连着僵住三次之后,他又让纳威去跟罗恩、赫敏练,自己在屋里转转,走过秋的身旁时,她朝他嫣然一笑。他努力抵制老想往那边走的诱惑。

      练了十分钟障碍咒之后,他们摆开垫子,又练起昏迷咒。地方不够,一半人先在旁边看,然后交换。哈利看着大家,心里充满了自豪。诚然,纳威击昏了帕德玛佩蒂尔,而不是他所瞄准的迪安,但比起以前来准头已经好多了,其他人也都有很大进步。

      一小时后,哈利叫大家停了下来。

      “练得很好了,”他笑望着大家说,“放完假回来后我们可以开始一些难度大的?? 甚至可以包括守护神咒。”

      一片兴奋的议论声。人们像往常一样三三两两地走出房间,许多人祝哈利“圣诞快乐”。哈利心情很好,跟罗恩、赫敏一起收起垫子,堆放整齐。罗恩与赫敏先走了,他多待了一会儿,因为秋还在,他希望听到她说“圣诞快乐”。

      “你先走吧。”他听到她对玛丽埃塔说,他的心一下蹦到了嗓子眼儿。

      他假装把垫子摞齐,知道屋里没有别人了,他等着她开口,可是听到的却是一声抽泣。

      他转过身,看到秋站在屋子中间,脸上流着泪。

      “怎么?? ?”

      他不知道怎么办,她只是站在那儿,默默哭泣。

      “怎么啦?”他无力地问。

      她摇摇头,用衣袖拭了拭眼泪。

      “对不起,”她含混地说,“我想??只是因为??学这些东西??让我??我想起??要是他会这些??他现在就会还活着??”

      哈利的心一下子掉过原来的位置,沉到了肚脐眼附近。他该知道的,她想谈塞德里克。

      “他会这些。”哈利沉重地说,“他使得很好,要不也走不到迷宫中央。可如果伏地魔真想杀你,你没有机会。”

      听到伏地魔的名字,她哽噎了一下,但无畏地望着哈利。

      “你当时还是婴儿却活了下来。”她轻声说。

      “哦,是,”哈利疲惫地说,一边朝门口走去,“我不知道为什么,谁也不知道,所以没什么可骄傲的。”

      -307 ?别人会怎么说。而且,她可能还搞不清对哈利的感情,因为塞德里克死时哈利在场。所以这一切非常矛盾和痛苦。哦,她还怕被踢出拉文克劳魁地奇球队,因为她近来飞得那么差。”

      她的话把两人说愣了。然后罗恩说:“一个人不能同时有那么多感情,会爆炸的。”“你自己只有一茶匙的感情,并不代表人人都是这样。”赫敏挖苦道,又拿起了她的笔。“是她主动的,”啥利说,“我本来不想?? 她靠过来?? 然后就趴在我身上哭?? 我不知道怎么办?? ” “怨不得你,哥们儿。”罗恩说,似乎被吓着了。“你得对她温柔点儿。”赫敏担心地抬起眼睛说,“你有没有啊?”“嗯,”哈利脸上热得难受,“我好像?? 拍了拍她的背。”

      赫敏似乎用了很大努力才忍住没有翻眼睛。

      “我想这还不算最糟糕。”她说,“你打算还见她吗?”

      “ 我非见不可,是不是?”哈利说, “有D.A.集会呀。”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赫敏不耐烦地说。

      哈利沉默了。赫敏的话展现了一幕幕可怕的前景。他试着想象跟秋一起出去?? 或许去霍格莫德村,跟她单独相处几小时。在发生了刚才那件事之后,她当然会期望他约她出去的??这念头使得他的胃痛苦地紧缩起来。

      “反正,”赫敏漠然地说,又埋在她的信里了,“你会有很多机会约她的??”

      “要是他不想约她呢?”罗恩一直盯着哈利,脸上现出一种不常见的精明。

      “别犯傻,”赫敏含糊地说,“哈利早就喜欢她了,是不是,哈利?”

      他没有回答。不错,他是早就喜欢秋了,但他想象的两人相处的画面中,秋总是快乐的,而不是趴在他肩上哭得不可收拾。

      “你在给谁写小说呢?”罗恩问赫敏,伸头去读已经垂到地上的羊皮纸。赫敏把它拖了上去。

      “威克多尔。”

      “克鲁姆?”

      “我们还知道几个威克多尔呀?”

      罗恩没说话,但看上去快怏的。他们又沉默地坐了二十分钟,罗恩在不耐烦的哼哼和涂涂擦擦中完成了他的变形课论文;赫敏沉着地写到羊皮纸的最后,仔细地卷起封好;哈利盯着炉火,特别希望小天狼星的脑袋出现,给他一些关于女孩子的忠告。但炉火只是噼噼啪啪越烧越低,直到红热的余炭化成了灰烬。哈利环顾四周,发现屋里又只剩他们三个了。

      “好了,晚安。”赫敏说,打着大哈欠朝女生宿舍的楼梯走去。

      -308 ?住了。“那??她想干吗?”他装出随便的口气问。

      “她??”哈利声音有点儿哑,他清了清嗓子,又说,“她??” “你们接吻了吗?”赫敏干脆地问。罗恩腾地坐了起来,把墨水瓶碰得骨碌碌地滚在地毯上。他全然不管,只顾眼巴巴地盯着哈利。“接了吗?”他问。

      哈利从罗恩好奇而兴奋的面孔望到赫敏微蹙的双眉,点了点头。“哈!”罗恩得意地一挥拳头,嘎嘎大笑,把窗前几个怯怯的二年级学生惊得跳了起来。看到罗恩在地毯上打滚,哈利脸上勉强浮现出一丝笑容。赫敏厌恶地看了罗恩一眼,继续写她的信。“哎,”罗恩最后抬头看着哈利说,“怎么样?”哈利想了一会儿。“湿的。”他诚实地说。罗恩发出一声怪叫,很难说是表示庆祝还是恶心。“因为她在哭。”哈利沉重地说。

      “哦,”罗恩说,脸上的笑容减退了一些,“你接吻水平那么差吗?”

      “不知道,”哈利说,他没有想过这一点,顿时担心起来,“可能是。”“当然不是。”赫敏随口说道,还在忙着写她的信。“你怎么知道?”罗恩尖刻地问。“因为秋最近一半时间都在哭,”赫敏含糊地说,“吃饭时哭,上洗手间也哭,到哪儿都哭。”“你以为一点接吻能让她开心起来。”罗恩咧嘴笑道。“罗恩,”赫敏板着脸说,把羽毛笔伸到墨水瓶里,“你是我不幸遇到的最浑的浑球儿。”“这是什么意思?”罗恩不平地问,“什么人会在别人亲她的时候哭鼻子?”“是啊,”哈利有点绝望地说,“谁会呢?”赫敏带着几乎是怜悯的表情看着他们这一对。“你们不明白秋现在的心情吗?”她问。“不明白。”哈利和罗恩一齐说。赫敏叹了口气,搁下羽毛笔。“显而易见,她心里很悲伤,因为塞德里克的死。同时我想她有些困惑,因为她以前喜欢塞德里克,现在又喜欢哈利,她搞不清到底最喜欢谁。同时她还感到内疚,觉得和哈利接吻是对塞德里克的亵渎。她还担心,要是她跟哈利好的话,-309 ?别人会怎么说。而且,她可能还搞不清对哈利的感情,因为塞德里克死时哈利在场。所以这一切非常矛盾和痛苦。哦,她还怕被踢出拉文克劳魁地奇球队,因为她近来飞得那么差。”

      她的话把两人说愣了。然后罗恩说:“一个人不能同时有那么多感情,会爆炸的。”“你自己只有一茶匙的感情,并不代表人人都是这样。”赫敏挖苦道,又拿起了她的笔。“是她主动的,”哈利说,“我本来不想??她靠过来??然后就趴在我身上哭??我不知道怎么办??”“怨不得你,哥们儿。”罗恩说,似乎被吓着了。“你得对她温柔点儿。”赫敏担心地抬起眼睛说,“你有没有啊?”“嗯,”哈利脸上热得难受,“我好像??拍了拍她的背。”

      赫敏似乎用了很大努力才忍住没有翻眼睛。

      “我想这还不算最糟糕。”她说,“你打算还见她吗?”

      “我非见不可,是不是?”哈利说,“有D.A. 集会呀。”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赫敏不耐烦地说。

      哈利沉默了。赫敏的话展现了一幕幕可怕的前景。他试着想象跟秋一起出去??或许去霍格莫德村,跟她单独相处几小时。在发生了刚才那件事之后,她当然会期望他约她出去的??这念头使得他的胃痛苦地紧缩起来。

      “反正,”赫敏漠然地说,又埋在她的信里了,“你会有很多机会约她的??”

      “要是他不想约她呢?”罗恩一直盯着哈利,脸上现出一种不常见的精明。

      “别犯傻,”赫敏含糊地说,“哈利早就喜欢她了,是不是,哈利?”

      他没有回答。不错,他是早就喜欢秋了,但他想象的两人相处的画面中,秋总是快乐的,而不是趴在他肩上哭得不可收拾。

      “你在给谁写小说呢?”罗恩问赫敏,伸头去读已经垂到地上的羊皮纸。赫敏把它拖了上去。

      “威克多尔。”

      “克鲁姆?”

      “我们还知道几个威克多尔呀?”

      罗恩没说话,但看上去怏怏的。他们又沉默地坐了二十分钟,罗恩在不耐烦的哼哼和涂涂擦擦中完成了他的变形课论文;赫敏沉着地写到羊皮纸的最后,仔细地卷起封好;哈利盯着炉火,特别希望小天狼星的脑袋出现,给他一些关于女孩子的忠告。但炉火只是噼噼啪啪越烧越低,直到红热的余炭化成了灰烬。哈利环顾四周,发现屋里又只剩他们三个了。

      “好了,晚安。”赫敏说,打着大哈欠朝女生宿舍的楼梯走去。

      -310 ?“她看上克鲁姆什么啦?”罗恩和哈利一起上楼时问道。

      “嗯,”哈利思考着说,“我想他岁数大些,是不是??又是国际球星??”

      “可除了这个之外,”罗恩似乎很恼火,“我说,他不就是个暴躁的饭桶吗?”

      “是有点暴躁。”哈利说,他还在想着秋。

      他们默默地脱掉袍子,换上睡衣。迪安、西莫和纳威都已睡着了。哈利把眼镜放在床头桌上,钻进被里,但没有拉上幔帐,而是盯着纳威床边窗户外那一片星空。要是他昨晚这个时候知道,二十四小时之后他会吻秋张??“晚安。”罗恩在他右边说。

      “晚安。”哈利说。

      也许下次??如果有下次的话??她会快乐一些。他应该约她出去的,她当时可能在期待他开口,现在正生着他的气??或者她正躺在床上,为塞德里克而哭泣?他不知道该怎么想。赫敏的解释似乎使这一切更复杂,而不是更好懂了。

      学校应该教这个,他翻了个身想道,女孩子的心思??这至少比占卜课有用得多。纳威在睡梦中抽了抽鼻子,远处传来一只猫头鹰的叫声。

      哈利梦见他回到了D.A.集会的房间,秋埋怨他把她骗来了,说他答应只要她来了就给她一百五十张巧克力蛙画片。哈利辩白着??秋叫了起来:“塞德里克给了我好多好多巧克力蛙画片,看!”她从袍子里掏出一把把的画片撒到空中,然后她又变成了赫敏。赫敏说:“你答应过她的,哈利??我想你最好给她点别的??你的火弩箭怎么样?”哈利争辩说他不能把火弩箭给秋,因为被乌姆里奇拿走了,而且这一切是荒唐的,他只是到D.A.房间里来挂一些多比脑袋形状的圣诞彩球??梦境幻化了??他的身体柔软、有力而又灵活,在闪亮的金属栅栏间,在阴暗、冰冷的石头上滑过??他身体贴着地面,用腹部滑行??光线很暗,但他能看到周围物体的光亮,一些奇异的、鲜明的色彩??他转动头部??一眼看去,走廊是空的??不对??有个人坐在地上,头垂在胸前,他的轮廓在昏暗中闪烁。

      哈利伸出舌头??他尝了尝那人的气味??他活着,但在打瞌睡??坐在走廊尽头那扇门的前面??哈利渴望咬那个人??但他必须克制住这个冲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可那人惊醒了??跳了起来,一件银斗篷从他腿上滑落下来,哈利看到他明亮、模糊的轮廓屹立在面前,一根魔杖从皮带上抽出??他别无选择??他竖起身子,袭击了一下,两下,三下,把他的尖牙深深插进那人的皮肤,感到肋骨在他-311 ?的牙齿间碎裂了,热乎乎的鲜血??那人痛得大叫??然后没声了??瘫倒在墙脚??鲜血溅到地上??他的前额疼得要命??好像要炸开了??“哈利!哈利!”

      他睁开眼睛,浑身浸满冷汗,床单全裹在身上,像紧身衣。他觉得额头像插了把滚烫的火钳。

      “哈利!”

      罗恩站在床前,好像吓坏了,床脚还有几个人影。他抱紧脑袋,痛得眼前发黑??他滚到床边吐了起来。

      “他真的病了,”一个惊恐的声音说,“要喊人吗?”

      “哈利!哈利!”

      他要告诉罗恩,这至关重要??哈利大口吸着气,从床上撑起身子,命令自己不要呕吐,他痛得视线模糊。

      “你爸爸,”他气喘吁吁地说,胸口起伏着,“你爸爸??出事了??”

      “什么?”罗恩没听懂。

      “你爸爸!他被咬了,很严重,到处都是血??”

      “我去叫人。”那个惊恐的声音说,哈利听到脚步声跑出了宿舍。

      “哈利,哥们儿,”罗恩将信将疑,“你??你只是在做梦??”

      “不是!”哈利狂暴地说,一定要让罗恩明白,“不是梦??不是一般的梦??我在那儿,我看到了??我干的??”他昕到西莫和迪安在嘀嘀咕咕,但他顾不了这么多了。额头的剧痛稍稍减轻了,但他还在出汗,发高烧一样浑身哆嗦着。他又呕吐起来,罗恩朝后一跳。“哈利,你病了,”他不安地说,“纳威去找人了??”

      “我没事!”哈利呛了一下,用睡衣擦擦嘴巴,控制不住地哆嗦着,“我没生病,该担心的是你爸爸?? 我们要找到他在哪儿?? 他流血不止?? 我是?? 那是条大蛇??”

      他想下床,但罗恩把他按了回去。迪安和西莫还在旁边嘀嘀咕咕。过了一分钟还是十分钟,哈利不知道,他只是坐在那儿瑟瑟发抖,感到伤疤的剧痛在缓慢消退??楼梯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又听到了纳威的声音。

      “这边,教授??”麦格教授穿着格子呢的晨衣匆匆走进宿舍,眼镜歪架在瘦削的鼻梁上。“怎么了,波特?哪儿疼?”他从没像现在这样高兴见到她,他现在正需要凤凰社的成员,而不是紧张兮兮给他开些没用的汤药的人。“是罗恩的爸爸,”他说着又坐了起来,“他被蛇咬了,非常严重,我看到的。”

      -312 ?“什么,你看到的?”麦格教授的黑眉毛拧了起来。

      “我不知道??我在睡觉,后来就到了那儿??”

      “你是说你梦见的?”

      “不是!”哈利烦躁地说。没人听得懂吗?“我先做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梦,一些傻事??后来这个插了进来,是真的,不是我的幻想,韦斯莱先生在地上睡觉,被一条大蛇咬了,好多的血,他倒了下去,必须找到他在哪里??”麦格教授透过歪斜的眼镜看着他,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我没说谎,我也没有发疯!”哈利喊了起来,“跟你说,我亲眼看到的!”

      “我相信你,波特,”麦格教授于脆地说,“穿上你的晨衣?? 我们去见校长。”

       -313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