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35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35第18章 邓布利多军 

      “乌姆里奇看了你的信,哈利,没有别的解释。”

      “你认为乌姆里奇抓了海德薇?”他愤怒地问。

      “我几乎可以肯定,”赫敏神情严峻地说,“注意你的青蛙,它要跑了。”

      哈利用魔杖指着满怀希望地朝桌子另一头蹦去的大青蛙?? “青蛙飞来!”?? 青蛙沮丧地落回他手里。

      魔咒课永远是最适合讲话的课:教室里一般都很热闹,被别人听见的可能性很小。今天,屋里满是呱呱叫的青蛙和呱呱叫的乌鸦,外面倾盆大雨敲打着窗户,哈利、罗恩和赫敏的窃窃私语根本没人听见,他们议论着乌姆里奇怎么会差点抓到了小天狼星。

      “自从费尔奇说你订了大粪蛋,我就一直有这种怀疑,因为那显然是个愚蠢的谎话。”赫敏小声说,“我是说看了你的信,就会很清楚你没订,所以你不应该有麻烦?? 一个无聊的玩笑,不是吗?可后来我想,要是有人就想找借口看你的信-258 ?呢?那样,对乌姆里奇可是个好办法?? 告诉费尔奇,让他做恶人没收那封信,然后从他那儿偷去,或要求看信?? 我不认为费尔奇会拒绝,他什么时候维护过学生的权利?哈利,你要把你的青蛙捏死了。”

      哈利低头一看,青蛙被他攥得太紧,眼睛都突出来了,他忙把它放到桌上。

      “昨晚可真够险的。”赫敏说,“我在想乌姆里奇知不知道她只是差一点儿。无声无息!”

      她用来练无声无息咒的青蛙叫到一半突然哑了,责备地看着她。

      “如果她抓到了伤风?? ”

      哈里接着替她把话讲完了。

      “?? 他今早可能就回到阿兹卡班了。”哈利心不在焉地挥挥魔杖,他的青蛙鼓成了一个绿气球,发出一声尖叫。

      “无声无息!”赫敏急忙用魔杖指着哈利的青蛙说,它无声地瘪了下来,“反正,他不能再这么来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他。不能让猫头鹰送信。”

      “我想他不会再冒险了。”罗恩说,“他又不笨,他知道自己差点被她抓到了。无声无息!”

      他面前那只丑陋的大乌鸦嘲笑地呱呱大叫。

      “无声无息!无声无息!”

      乌鸦叫得更响了。

      “你的魔杖动得不对,”赫敏用批评的眼光看着罗恩,“不要挥舞,应该迅速一刺。”

      “乌鸦比青蛙难。”罗恩咬着牙说。

      “好,我们交换。”赫敏抓过罗恩的乌鸦换掉了她那只肥青蛙。“无声无息!”

      乌鸦的尖嘴还在一张一合,但没有了声音。“很好,格兰杰小姐!”弗立维教授尖细的嗓门说,三人吓了一跳,“现在我来看你练习,韦斯莱先生!”“什?? ?噢?? 噢,好的,”罗恩慌张地说,“呃?? 无声无息!”他刺得用力过猛,戳到了青蛙的眼睛,青蛙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叫,从桌上蹦了下去。

      结果不出他们所料,哈利和罗恩的家庭作业中多加了无声无息咒练习。

      因为下雨,课问休息可以留在室内。他们在二楼一间闹哄哄的教室里找了个座位,皮皮鬼在吊灯旁梦幻般地往上飘,时而朝某人头顶上吹一滴墨珠。他们刚坐下,安吉利娜就从一堆堆聊天的学生中挤了过来。

      “我得到批准了!”她说,“重组魁地奇球队!”

      “太棒了!”罗恩和哈利一齐说。

      “是啊,”安吉利娜满面春风地说,“我找了麦格教授,我想她可能去求邓布利-259 ?多了?? 总之,乌姆里奇只好让步。哈!所以我请你们今晚七点到球场,行吗,我们得补时间。你们意识到离第一场比赛只有三星期了吗?” 她从他们身边挤了过去,勉强躲过了皮皮鬼吹出的墨珠,墨珠落到了旁边一个一年级新生的身上。罗恩看看窗外,笑容在慢慢地消失,窗玻璃被大雨打得一片模糊。“但愿天会放晴??你怎么了,赫敏?”

      她也望着窗户,但好像对一切视而不见。她目光茫然,眉头微锁。“我在想??”她依然皱眉望着雨打的窗户。“想小天?? ‘伤风’?”哈利问。“不??不完全是??”赫敏慢吞吞地说,“我是想??我们是在做正确的事??是吗?”哈利和罗恩对视了一下。

      “哦,理理清楚,”罗恩说,“你要是摆不平自己可真让人心烦。” 赫敏看着他,好像刚刚发现他在那儿似的。“我只是在想,”她的声音有力了一点,“我们做得是不是正确,组织黑魔法防御小组。”“什么?”哈利和罗恩齐声说。“赫敏,一开始可是你的主意!”罗恩抱怨道。

      “我知道,”赫敏绞着手说,“但是跟伤风谈过之后??”“可他很赞成!”哈利说。“对,”赫敏又望着窗户说,“对,正是这样我才觉得也许不是个好主意??”皮皮鬼飘到他们头上,豆子枪瞄准着他们,三人赶紧举起书包挡着脑袋,直到他过去。“有话直说吧,”他们把书包放回地上时,哈利恼火地说,“小天狼星支持我们,结果你倒觉得我们不应该干下去了?”

      赫敏显得紧张而难过。她看着自己的手说:“你真相信他的判断吗?”“我相信!”哈利马上说,“他总给我们出好点子!”一滴墨珠从他们身旁飞过,正中凯蒂贝尔的耳朵。赫敏看着凯蒂跳起来朝皮皮鬼扔东西。过了好一会儿赫敏才开口,她好像在斟词酌句。“你不觉得他自从被困在格里莫广场之后,变得??有点??鲁莽了吗?你不觉得他??好像在??通过我们生活吗?”“你说什么,‘通过我们生活’?”哈利质问道。“我是说??嗯,我想他乐于在部里派来的人眼皮底下搞一个秘密的防御小组??他待在那个地方啥也干不了,一定憋得慌??所以我想他会积极地??怂恿我们。”

      -260 ?罗恩看上去完全被搞糊涂了。“小天狼星说得对,”他说,“你说话真像我妈妈。” 赫敏咬着嘴唇没有搭腔。上课铃响了,皮皮鬼向凯蒂俯冲过去,把一瓶墨水全倒在了她头上。

      天气并未好转,晚上七点钟哈利和罗恩去魁地奇球场训练时,几分钟就被淋得透湿,脚在湿漉漉的草地上打滑。天空灰沉沉的,雷声阵阵。进到温暖明亮的更衣室里真是舒了口气,尽管他们知道这轻松只是短暂的。他们发现弗雷德和乔治正在讨论要不要用速效逃课糖来躲避飞行。

      “??可是我打赌她会知道,”弗雷德咧嘴说,“我昨天要是没向她兜售吐吐糖就好了。”

      “我们可以用发烧糖,”乔治悄声说,“没人看到过?? ”

      “灵吗?”罗恩满怀希望地问,屋顶上雨敲得更响了,狂风绕着屋子呼啸。

      “还行,”弗雷德说,“你的体温会一下子升上去?? ”

      “但也会长一些大脓包,”乔治说,“我们还没想出消除它们的办法。”

      “我看不到脓包啊。”罗恩打量着这对双胞胎兄弟。

      “你是看不到,”弗雷德阴沉地说,“它们不长在我们通常对外展露的部位。”

      “可是它们会使坐在扫帚上真正像?? ”

      “好了,大家听我说,”安吉利娜从队长办公室走出来大声说,“我知道天气不理想,但我们很可能在这种条件下跟斯莱特林队比赛,所以我们最好练练怎么对付。哈利,我们在那场暴雨中对赫奇帕奇的比赛,你不是用了点法子就使雨水蒙不住眼镜了吗?”

      “是赫敏做的。”哈利说,他抽出魔杖,敲了敲眼镜说,“防水防湿!”

      “我想我们都应该试一试,”安吉利娜说,“只要不让雨打到脸上,视线就清楚多了?? 大家一起来?? 防水防湿!好,我们走吧。”

      他们都把魔杖收进袍子里面的口袋里,扛起扫帚,跟着安吉利娜出了更衣室。

      一行人踏着越来越厚的泥泞走到球场中央,虽然有防水咒,但能见度还是很低,光线迅速减弱,雨帘狂扫场地。

      “好,听我口哨。”安吉利娜喊道。

      哈利双脚一蹬腾空而起,泥水四溅,风吹得他有一点偏斜,他不知道在这种天气怎么能看到飞贼,光是看他们击打的游走球就够费劲的了。开场一分钟它就差点把他撞下了扫帚,他不得不用树懒抱树滚来躲避。可惜安吉利娜没看到,事实上,她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他们都不知道别人在干什么。风越来越猛,哈利甚至能昕到远处雨水敲打湖面的噼啪声。

      -261 ?安吉利娜让他们练了近一小时才作罢。她把落汤鸡一般、发着牢骚的队员带回更衣室,坚持说这次训练不是浪费时问,尽管她的语调中也没有什么底气。弗雷德和乔治特别窝火,两人都变成了罗圈腿,每走一步都龇牙咧嘴。哈利用毛巾擦头时听到他们在小声抱怨。

      “我的有几个可能破了。”弗雷德声音沉闷地说。

      “我的还没有,”乔治从牙缝里说,“胀得厉害??好像又大了??”

      “哎哟!”哈利叫了一声。

      他用毛巾捂住脸,疼得双眼紧闭。他前额的伤疤又灼痛起来,好几个月没这么痛了。

      “怎么了?”几个声音同时问道。

      哈利拿开毛巾,更衣室模糊一片,因为他没戴眼镜,但他能感觉到大家的脸都朝着他。“没什么,”他咕哝道,“ 我?? 不小心碰到眼睛了,没事。” 但他对罗恩使了个眼色,当队员们裹上斗篷、拉低了帽檐、鱼贯出去时,他们俩留了下来。

      “怎么回事?”艾丽娅一从门口消失,罗恩就问,“是你的伤疤吗?”

      哈利点点头。

      “可是??”罗恩惊疑地走到窗前,朝雨中看了看,“他?? 他现在不可能离我们很近,是不是?”

      “是,”哈利低声说,一屁股坐到凳子上,揉着额头,“他也许在于里之外。我疼是因为??他??发怒了。”

      哈利根本没想这么说,这话在他听来像是出自一个陌生人之口?? 但他马上意识到这是真情。他也不知道这意识从何而来,但他的确知道,伏地魔,无论在哪里或在做什么,那魔头都正在大发脾气。

      “你看到他了吗?”罗恩恐惧地说,“你??是不是看到了幻象?”

      哈利静静地坐着,盯着自己的脚,让思想与记忆在余痛之中放松??纷乱的影像,喧嚣的声音??“他想办一件事,但办得不够快。”

      他又一次惊奇地听到自己说出这句话,但很清楚它是真情。

      “可是??你怎么知道的?”罗恩问。

      哈利摇摇头,用手紧紧地按住眼睛,眼前进出无数的星星。他感到罗恩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知道罗恩在盯着他。“上次是这样吗?”罗恩屏着气问,“在乌姆里奇办公室里你伤疤疼的那次,神秘人也是在发怒吗?”哈利摇摇头。

      -262 ?“那次是什么?”

      哈利回忆着。他在看乌姆里奇的脸??伤疤痛起来??他腹部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种奇怪的、跳跃的感觉??高兴的感觉??当然,他当时没有分辨出来,因为他自己是那么痛苦??“上次是因为他很高兴,真的高兴。他想到??有件好事要发生。我们回霍格沃茨前的那一夜??”他回忆起在格里莫广场他和罗恩的卧室里,伤疤疼得特别厉害的那次,“他在大发雷霆??”

      他转过头,见罗恩目瞪口呆地盯着他。

      “你可以代替特里劳妮了,哥们儿。”罗恩钦佩地说。

      “我没有预言。”哈利说。

      “不,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罗恩的语气中充满敬畏,“哈利,你在读神秘人的思想!”

      “不,”哈利摇头道,“我想只是他的情绪。我有一些闪电般的感觉??邓布利多去年说过会发生这种情况??他说当伏地魔靠近我、或当他感到仇恨时,我就会有感应。现在他高兴时我也有感应了??”

      片刻的沉默,风雨抽打着房屋。

      “你得告诉什么人。”罗恩说。

      “我上次告诉小天狼星了。”

      “那好,这次也告诉他!”

      “不行吧?”哈利沉重地说,“乌姆里奇在监视猫头鹰和炉火,你忘了吗?”

      “那就邓布利多?? ”

      “我告诉过你,他知道了。”哈利站起来,从挂钩上摘下他的斗篷披到身上,“再告诉他没有意义。”

      罗恩系上斗篷,若有所思地望着哈利。

      “邓布利多会想知道的。”他说。

      哈利耸耸肩。

      “走吧,我们还要练无声无息咒呢??”

      他们匆匆穿过黑暗的场地,在泥泞的草坪上一步一滑地前进,谁也没有说话。哈利在努力思考。伏地魔想办而办得不够快的是什么事呢?“??他还有其他计划??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实施的计划??某种只有偷偷摸摸才能得到的东西??比如一件武器。他上次所没有的东西。”

      他几星期来都没有琢磨过这些话,一心只关注着霍格沃茨的情况,与乌姆里奇的斗争,魔法部的不公正干预??但现在这些毋又回到他脑子里,引起了他的思考??如果是因为迟迟搞不到那件武器?? 不管它是什么,伏地魔的怒气就可以解释了。是不是凤凰社阻挠了他?它藏在哪儿?目前在谁的手里?-263 ?“米布米宝。”罗恩的声音说,哈利回过神来,刚刚来得及从肖像洞口钻进公共休息室。

      赫敏好像早就睡了,克鲁克山蜷在椅子里,织出的各种花式的小精灵帽留在炉旁的桌子上。哈利有些庆幸她不在,他不太想讨论伤疤疼的事,她也会催他去找邓布利多。罗恩老是担心地看着他,但哈利抽出魔药学课本,开始写他的论文,尽管只是假装集中思想。到罗恩也去睡觉时,他还没写多少。

      夜阑人静,哈利反复读着一段关于坏血草、独活草和喷嚏草用途的文字,却一点也没读进去。这些植物最易造成脑炎,多用于迷乱药中,致人急躁鲁莽????赫敏说小天狼星被困在格里莫广场后变得鲁莽????最易造成脑炎,多用于????如果发现他能知道伏地魔的感觉,《预言家日报》会认为他得了脑炎????多用于迷乱药中????迷乱这个词很恰当,他为什么能知道伏地魔的感觉?他们之间这种奇怪的联系是什么?邓布利多一直没有作出令人满意的解释。

      ??致人??他真想睡觉????急躁鲁莽????壁炉前的扶手椅温暖舒适,雨还在敲着窗户,克鲁克山呜呜地叫着,炉火噼啪作响??课本从哈利手中滑落,掉在地毯上,他的脑袋歪到了一边??他又走在一条没有窗户的走廊里,脚步声在寂静中回响。走廊尽头那扇门越来越近,他的心跳加快??要是能够推开它??走进去??他伸出手??手指离它只有几英寸了??“哈利波特,先生!”

      他惊醒过来。公共休息室的蜡烛都已熄灭,但近旁有个东西在动。

      “ 谁?”哈利坐直了身体,炉火几乎燃尽, 屋里很暗。

      “多比把您的猫头鹰带来了,先生!”一个尖细的声音说。

      “多比?”哈利麻木地应了一声,在黑暗中朝声音的方向望去。

      家养小精灵多比站在赫敏留下织小花帽的桌边,他那对尖尖的大耳朵中间像是戴着赫敏织过的所有帽子,一顶压一顶,使他的脑袋似乎长了两三英尺,最顶上蹲着海德薇,平静地叫着,显然已经痊愈。

      “多比自告奋勇来送回哈利波特的猫头鹰!”小精灵尖声尖气地说,脸上充满热情,“格拉普兰教授说它已经好了,先生!”

      -264 ?他深鞠一躬,铅笔尖般的鼻子擦到了破旧的地毯,海德薇不满地叫了一声,飞到哈利的椅子扶手上。

      “谢谢,多比!”哈利抚摸着海德薇的脑袋,使劲眨着眼睛,想除去梦中所见的那扇门的影像??它是那么鲜明??他仔细一瞧多比,发现这小精灵还围着几条围巾,穿着不知多少双袜子,使他的脚看上去大得不成比例。

      “呃??你拿了赫敏放在这里的全部衣服吗?”

      “哦,不是,先生,”多比愉快地说,“多比还拿了些给闪闪,先生。”

      “噢,闪闪怎么样?”哈利问。

      多比的耳朵微微耷拉了下来。

      “闪闪还是酗酒,先生。”他难过地说,网球那么大的绿眼睛垂了下去,“她还是不收拾衣服,哈利波特。其他家养小精灵也不管。他们都不肯清洁格兰芬多塔楼了,帽子和袜子藏得到处都是,他们觉得那是侮辱。都是多比一个人做,先生,但多比不介意,先生,因为他总希望遇见哈利波特,今晚他如愿以偿了,先生!”多比又深鞠一躬。“但哈利波特好像不高兴,”多比直起腰,怯怯地望着哈利,“多比听到他说梦话了。哈利-波特做了噩梦吗?”

      “还好,”哈利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我做过更可怕的。”

      小精灵用他那大大的、圆圆的眼睛端详着哈利。然后耷拉下耳朵,极其认真地说:“多比想帮助哈利波特,因为哈利波特解放了多比,多比现在比从前快乐了好多好多。”

      哈利笑了。

      “你帮不了我,多比,但是谢谢你。”

      他俯身拾起魔药学课本,只能明天拼命赶了。他合上书时,炉火照亮了他手背上那道白伤疤,那是被乌姆里奇关禁闭的结果。

      “等一等?? 有一件事你可以帮我,多比。”哈利慢慢地说。

      小精灵喜笑颜开。

      “说吧,哈利波特,先生!”

      “我需要一个地方,能让二十八个人练习黑魔法防御术而不被老师们发现,尤其是,”哈利攥紧课本,伤疤发出白色光泽,“乌姆里奇教授。”

      他以为小精灵的笑容会消失,耳朵会耷拉下来;他以为他会说这不可能,或者说他会努力,但希望不大。可他没想到,多比轻轻一跳,耳朵愉快地摆动起来,两手一拍。

      “多比知道一个绝妙的地方,先生!”他高兴地说,“多比来霍格沃茨时听其他小精灵提到过,我们叫它‘来去屋’或‘有求必应屋’!”

      “为什么?”哈利好奇地问。

      “因为这间屋子只有当一个人真正需要它时才能进去。”多比严肃地说,“它-265 ?时有时无,但当它出现时,总是布置得符合求助者的需要。多比用过它,先生。”小精灵的声音低了下去,面有愧色,“闪闪醉得厉害时,多比就把她藏在有求必应屋里,他发现那儿有黄油啤酒的醒酒药,还有一个符合小精灵尺寸的床可以让她睡觉,先生??多比还知道费尔奇先生工具不够时在那儿找到过备用的清洁用具,先生,还有?? ”

      “还有,如果你需要一个卫生问,”哈利问,突然想起邓布利多在去年圣诞舞会上说过的话,“它会备有很多便壶吗?”①“多比认为会的,先生,”多比认真地点头道,“那是一间非常奇妙的屋子,先生。” “有多少人知道它?”哈利坐直了身体。“很少,先生。人们通常在需要时才会发现它,但以后就再也找不着它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它一直在那儿听候需要,先生。” “听起来很棒,”哈利说,心跳加快了,“听起来妙极了,多比。你什么时候能带我去看看?” “什么时候都行,哈利波特,先生,”看到哈利热切的样子,多比显得很高兴,“如果您愿意,现在就可以去。”

      哈利很想马上就去,他都要站起来了,打算跑上楼去拿隐形衣,然而(不是第一次),一个很像赫敏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鲁莽。时间毕竟太晚,他已精疲力竭,还有斯内普的论文要写。

      “今晚算了,多比,”哈利不情愿地说,又坐回到椅子上,“这件事很重要??我不想办砸,斋要周密地计划??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有求必应屋在哪儿,怎么进去?”

      他们溅着水花穿过菜地去上草药课,袍子被吹得鼓鼓的,在风中飘舞。雨点像冰雹一样打着温室的屋顶,几乎听不到斯普劳特教授在说什么。下午的保护神奇生物课从户外转移到了一楼的一个空教室里。午饭时安吉利娜跟队员们说魁地奇球训练取消了,大家如释重负。

      “正好,”哈利小声说,“因为我们找到了防御小组第一次集会的地方。今晚八点钟, 在八楼,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你能通知凯蒂和艾丽娅吗?” 她似乎有些吃惊,但答应通知其他人。哈利继续狼吞虎咽地吃他的香肠和土豆泥。当他抬起头来喝南瓜汁时,发现赫敏正在看着他。“怎么啦?”他含混地问。

      ①关于这个故事,详情请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一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5月版,第23章“圣诞舞会”。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