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34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34  她转身走开,踱到潘西帕金森身边,开始向她询问课程情况。斯内普回头看看哈利,两人视线短暂相交,哈利急忙垂下眼看他的药水,它现在已经凝结成污浊不堪的一体,发出一股冲鼻的橡胶烧糊了的气味。

      “又是零分,波特。”斯内普恶狠狠地说,魔杖一挥清空了哈利的坩埚,”你给我写一篇这种药剂正确配制的文章,注明你错在哪儿,为什么错,下节课交上来,昕懂了吗?”

      “听懂了。”哈利愤怒地说。斯内普已经给他们布置了作业,他今晚还有魁地奇球训练,这意味着又得熬两个通宵。简直不能相信他今天早上醒来感觉还非①关于火蜥蜴的详细描写,请见《神奇动物在哪里》一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10月版。

      -252 ?常快乐呢,他现在只盼着这一天赶快结束。

      “我也许要逃占卜课了,”午饭后他们又站在院子里时,他沮丧地说,风掀着袍摆和帽檐,“装病赶写斯内普的文章,免得熬夜??”

      “你不能逃占卜课。”赫敏正色说。

      “听听谁在说话,你自己走出了占卜课的课堂,你恨特里劳妮!”罗恩打抱不平。

      “我不恨她,”赫敏高傲地说,“我只觉得她是个可怕的老师,一个真正的老骗子??但哈利已经少上了魔法史课,我觉得他今天不应该再缺课了!”

      这话中的实情不容忽视,所以半小时后,哈利坐到了占卜课那热烘烘、散发着一股香水味的课堂上,生着所有人的气。特里劳妮教授又在发《解梦指南》的课本,写斯内普罚做的文章肯定比坐在这里琢磨一堆编造的梦好得多。

      然而,他不是占卜课上惟一一个没好气的人。特里劳妮把一本《解梦指南》掼在哈利和罗恩的桌子上,嘟着嘴大步走开,把下一本《解梦指南》朝西莫和迪安扔去,差点砸到了西莫的脑袋,又把最后一本塞到纳威胸前,推得他从凳子上滑了下去。

      “好了,开始吧!”特里劳妮教授大声说,声音尖得有点歇斯底里,“你们知道该干什么!难道我教得有那么差劲,你们都没学会打开课本吗?”

      全班同学困惑地看着她,面面相觑。但哈利认为他知道是怎么回事。特里劳妮教授怒冲冲地走回高背教师椅,被镜片放大的眼睛里盈满愤怒的泪水。哈利把脑袋凑向罗恩,小声说:“我想她收到了调查结果。”

      “教授?”帕瓦蒂佩蒂尔小声问(她和拉文德一直相当钦佩特里劳妮教授),“教授,有什么?? 不对吗?”

      “不对!”特里劳妮教授叫起来,声音激动得直发抖,“当然没有!我受了侮辱??含沙射影??毫无根据的指责??但是没有不对,当然没有??”她颤抖地深吸了一口气,扭过脸去,愤怒的泪水从眼镜下涌了出来。“我不提,”她哽咽道,“十六年兢兢业业??显然没人注意??但我不应该受到侮辱,不应该!”

      “可是教授,谁在侮辱您呢?”帕瓦蒂怯怯地问。

      “当权者!”特里劳妮教授用戏剧般的低沉颤抖的声音说,“那些眼睛被世俗蒙蔽,不能见我所见,知我所知的人??当然,我们这些先知总是让人害怕,总是受迫害??这是?? 唉?? 我们的命??”

      她哽噎了,用披肩角擦擦湿漉漉的面颊,从袖子里抽出一块小绣花手帕,使劲地擤鼻子,声音就像皮皮鬼发出的呸呸声。罗恩偷偷地笑。拉文德鄙夷地瞪了他一眼。

      “教授,”帕瓦蒂说,“您是说??是不是乌姆里奇教授???”

      -253 ?“别对我提那个女人!”特里劳妮教授大喊一声,跳了起来,脑袋摇得像拨浪鼓,眼镜片一闪一闪的,“请你们做作业!”

      余下的时间她在班里走来走去,眼镜后还有泪水滴下,并不时地喃喃自语,好像在威胁谁。

      “??干脆辞职算了??这种耻辱??留用察看??走着瞧??看她敢不敢??”

      “你和乌姆里奇有一点相同,”他们在黑魔法防御术课上会合时,哈利悄悄对赫敏说,“她显然也认为特里劳妮是个老骗子??好像让她留用察看了。”

      说话间乌姆里奇走进教室,戴着她的黑天鹅绒蝴蝶结,踌躇满志。

      “下午好,同学们。”

      “下午好,乌姆里奇教授。”大家拖腔拖调地说。

      “请收起魔杖??”

      但这次没有一片慌乱,因为根本没人把魔杖拿出来。

      “请翻到《魔法防御理论》第三十四页,读第三章‘对魔法袭击采取非进攻性反应的理由’,看书时?? ” “ ?? 请不要讲话。”哈利、罗恩和赫敏在嗓子眼里说。“没有魁地奇球训练了。”晚饭后哈利、罗恩和赫敏走进公共休息室时,安吉利娜声音空洞地说。“可是我很克制!”哈利说,显得十分震惊,“我没对她说什么,安吉利娜,我发誓?? ”

      “我知道,我知道,”安吉利娜痛苦地说,“她只说她还要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罗恩愤然说道,“她批准了斯莱特林,凭什么不批准我们?”

      但哈利能想象出来乌姆里奇多么喜欢把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作为悬在他们头上的威胁,她当然不愿意过早放弃这个武器。

      “算啦,”赫敏说,“往好的方面想吧?? 至少你有时问写斯内普的文章了!”

      “这是好的方面?”哈利抢白道,罗恩难以置信地望着赫敏,“没有魁地奇球训练,魔药课又罚作业!”

      哈利跌坐到椅子上,不情愿地从书包里抽出魔药课的论文开始写作。

      很难集中思想,尽管他知道小天狼星在火中现身还早,但还是忍不住过几分钟就朝火里看看。屋子里吵得要命:弗雷德和乔治好像终于完善了一种速效逃课糖,正在向起哄喝彩的人群演示。

      弗雷德先咬橘黄色的一头,马上大口呕吐起来,吐进摆在他面前的桶里,然后又强咽下紫色的一头,呕吐立刻停止。每过一阵,李.乔丹便懒洋洋地清空呕吐物,用的是斯内普常对哈利的药水使用的消失咒。

      -254 ?呕吐声、喝彩声,人们纷纷向弗雷德和乔治订货,哈利简直没法集中思想写增强剂的正确配方。赫敏也不帮忙,欢呼声和呕吐物落到桶底的声音问夹杂着赫敏不满的冷笑,哈利觉得这更让人分神。

      “去阻止他们好了!”他烦躁地说,第四次划去写错的狮身鹰首兽爪粉的分量。

      “我不能,他们技术上没有犯任何错误,”赫敏咬着牙说,“吃脏东西是他们自己的权利,我也找不到一条规定说别的傻瓜不能买它,除非能证明它有危险.可看上去并没有??”

      她和哈利、罗恩看着乔治把呕吐物喷射到桶里,吞下剩下的糖,直起身来微笑着张开手臂,博得长长的喝彩。

      “我不知道弗雷德和乔治为什么都只得了三门0.w.Ls证书,”哈利看着弗雷德、乔治和李从热切的人群中收金币,“他们学得不错嘛??”“哦,他们只会一些没用的花哨东西。”赫敏轻蔑地说。“没用?”罗恩怪叫道,“赫敏,他们已经收了二十六个加隆了。”

      韦斯莱兄弟周围的人群很晚才散去,然后弗雷德、李和乔治又坐在那里数钱,午夜过后很久,罗恩和赫敏总算可以享有公共休息室的清静了。弗雷德终于关上了通往男生宿舍的门,炫耀地摇着他的钱盒子,惹得赫敏皱起眉头。哈利的文章没写几个字,他决定今晚放弃了。他收拾书本的时候,在扶手椅上打瞌睡的罗恩哼了一声醒过来, 迷糊地望着火焰说:“小天狼星!”

      哈利迅速转身,小天狼星那乱莲蓬的黑脑袋又出现在火中。

      “你们好!”他笑嘻嘻地说。

      “你好!”哈利、罗恩和赫敏同声说,三人都跪到壁炉前的地毯上。克鲁克山喵喵叫着凑近炉火,不顾灼热,想去亲小天狼星的脸。

      “情况怎么样?”小天狼星问。

      “不大好,”哈利说,赫敏把克鲁克山拉了回来,免得它烤焦胡须,“部里又出了个法令,意味着我们不能有魁地奇球队了?? ”

      “?? 还有黑魔法防御小组?”小天狼星说。

      片刻沉默。

      “你怎么知道的?”哈利问。

      “你们选聚会地点时要更谨慎些,”小天狼星的嘴咧得更开了,“猪头酒吧,我问你??”

      “总比三把扫帚强吧!”赫敏辩解道,“那儿总是挤满了人?? \'’“?? 那才不容易偷听呀,”小天狼星说,“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赫敏。”

      “谁偷听了我们?”赫敏问。

      “当然是蒙顿格斯,”小天狼星说,看到三人疑惑的样子,他笑了起来,“就是-255 ?那个披着长纱巾的女巫。”

      “那是蒙顿格斯?”哈利问,不觉惊呆了,“他在猪头酒吧干什么?”

      “你说他在于什么?”小天狼星不耐烦地说,“自然是监视你们了。”

      “还有人在跟踪我?”哈利愤怒地问。“对,是这样,”小天狼星说,“而且很有必要,是不是?如果你周末放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织一个非法的防御小组。”但他看上去既不生气也不着急,相反,他望着哈利的目光中带着明显的自豪。“顿格为什么躲着我们?”罗恩失望地问,“我们愿意见到他。”

      “他二十年前被禁止进猪头酒吧,那个男招待记性好极了。斯多吉被捕时我们丢掉了穆迪的隐形衣,所以顿格近来常扮成女巫??好了??首先,罗恩?? 我向你妈妈发了誓要转达她的口信。”

      “啊?说吧。”罗恩有些害怕。

      “她叫你无论如何不要参加非法的黑魔法防御小组。她说你肯定会被开除,毁了你的前程。她说以后有的是时问可以学习防御术,你现在想那些还太早。她也?? ”小天狼星的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人,“?? 劝哈利和赫敏不要搞这个小组,虽然她承认自己没有资格这样要求你们,但她只求你们记得,她是为你们好。她本想写信,但如果猫头鹰被抓,你们就倒霉了,她也不能自己来说,因为她今晚值班。”

      “值什么班?”罗恩忙问。“别担心,只是凤凰社的事,所以我就当了信使,别忘了告诉她我把口信带到了,因为我感觉她不大信任我。”又是一阵沉默,克鲁克山喵喵地想去抓小天狼星的脑袋,罗恩抠着地毯上的一个小洞。“这么说,你是想让我说不参加防御小组?”他终于开口喃喃地问道。

      “我?当然不是!”小天狼星惊讶地说,“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真的?”哈利说,一下子振奋起来。

      “当然啦!”小天狼星说,“你想你爸爸和我会俯首听乌姆里奇那老妖婆的命令吗?”

      “可是?? 上学期你总叫我小心,别冒险?? ”

      “上学期是霍格沃茨校内有人想杀你,哈利!”小天狼星不耐烦地说,“这学期我们知道霍格沃茨校外有人想把我们都干掉,所以我想学习自卫是很好的主意!”

      “如果真被开除了呢?”赫敏的脸上带着疑问。

      “赫敏,这件事都是你的主意!”哈利瞪着她说。

      -256 ?“我知道??我只是想听听小天狼星的看法。”她耸耸肩说。“宁可为自卫而被开除,也比安全地坐在学校里两眼一摸黑强。”小天狼星说。“听见了吧,听见了吧。”哈利和罗恩热烈欢呼。“那么,你们如何组织这个小组?在哪儿聚会?”

      “现在有点麻烦,”哈利说,“不知道能去哪儿??”“尖叫棚屋怎么样?”小天狼星提议道。“嘿,这主意不错!”罗恩兴奋地说,但赫敏发出了怀疑声,三人都扭头看她,小天狼星的脑袋在火里转动着。

      “小天狼星,你在学校那会儿,只有你们四个人在尖叫棚屋碰头,”赫敏说,“你们都能变成动物,而且我想如果愿意的话,你们可以挤进一件隐形衣里。可是我们有二十八个人,都不会变动物,所以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件隐形衣,而是一顶隐形大帐篷?? ”

      “言之有理,”小天狼星说,看上去有点气馁,“我想你们会找到一个地方的??五楼的大镜子后面以前有一个挺大的秘密通道,够你们练习魔咒的?? ” “弗雷德和乔治说给堵上了,”哈利摇摇头说,“好像是塌了。”

      “哦??”小天狼星皱眉道,“好吧,我想想再?? ” 他的话音断了,脸色突然变得紧张而惊恐。他转过头,似乎在朝壁炉的砖墙里看。“小天狼星?”哈利担心地说。

      可是他已经消失了。哈利对着火苗愣了片刻,转身看着罗恩和赫敏。“他怎么?? ?” 赫敏惊叫一声,跳了起来,眼睛还盯着火里。火里出现了一只手,摸索着像要抓住什么东西,一只五指短粗的手,戴满难看的老式戒指??三人吓得撒腿就跑,在男生宿舍门口哈利回头看了一眼。乌姆里奇的手还在火焰中乱抓,好像她知道小天狼星的头刚才就在那里,决心要抓住它似的。

       -257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