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32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32  -234 ?“我来付。”哈利赶紧说道,把银币递了过去。酒吧老板的目光移向哈利,在他的伤疤上停留了一刹那。然后他移开目光,把哈利给他的钱放进一只古老的木头钱柜,抽屉自动滑开,把钱吞了进去。哈利、罗恩和赫敏退到离吧台最远的一张桌旁坐了下来,东张西望。那个裹着脏兮兮的灰色绷带的男人用指关节敲打着柜台,又从酒吧老板那儿得到了一杯冒烟的饮料。

      “你猜怎么着?”罗恩怀着极大的热情望着吧台,喃喃地说,“在这里我们可以想点什么就点什么。我敢说那家伙肯定会什么都卖给我们的,他才不管那么多呢。我一直想尝尝热火威士忌?? ”

      “你?? 是?? 个?? 级长。”赫敏恶狠狠地说。

      “噢,”罗恩说,脸上的笑容隐去了,“是啊??”

      “那么,你说谁会来跟我们碰头呢?”哈利问,一边拧开他那瓶黄油啤酒的锈迹斑斑的瓶盖,喝了一大口。

      “就那么三两个人,”赫敏说着看了看表,焦急地朝门口张望,“我叫他们差不多这个时候到,我想他们肯定都知道在什么地方?? 哦,看,这大概就是他们了。”

      酒吧的门开了,一道粗粗的、弥漫着灰尘的阳光把屋子一分为二,转眼又消失了,是被拥进来的一大帮人挡住了。

      首先进来的是纳威、迪安和拉文德,后面紧跟着帕瓦蒂和帕德玛佩蒂尔,还有(哈利内心抽搐了一下)秋和她那帮叽叽喳喳的女友中的一个,然后是(独自一人,神情恍惚,仿佛是不经意问走进来的)卢娜洛夫古德,再后面是凯蒂贝尔、艾丽娅斯平内特和安吉利娜约翰逊、科林和丹尼斯克里维兄弟俩、厄尼麦克米兰、贾斯廷-芬列里、汉娜艾博,还有一个哈利叫不出名字的赫奇帕奇女生,一根长长的辫子拖在背上,三个拉文克劳男生,哈利可以肯定他们分别名叫安东尼。戈德斯坦、迈克尔科纳和泰瑞布特,还有金妮,后面跟着一个瘦瘦高高、长着一个翘鼻子的黄头发男生,哈利模模糊糊记得他是赫奇帕奇魁地奇球队的队员,走在最后的是弗雷德、乔治和他们的朋友李乔丹,三个人怀里都抱着大纸袋,里面装满了在佐科笑话店买的东西。

      “ 三两个人?”哈利声音嘶哑地对赫敏说,“ 三两个人?”“是啊,不错,看来这个主意很得人心。”赫敏高兴地说,“罗恩,你是不是再搬几把椅子过来?”酒吧老板正在用一块脏得像是从来没洗过的破布擦一只玻璃杯,看到这情景不禁呆住了。他的酒吧大概从没来过这么多人。“嘿,”弗雷德说,抢先走到吧台旁,迅速数了数他的同伴,“劳驾,能不能给我们来??二十五瓶黄油啤酒?”酒吧老板瞪了他片刻,然后恼怒地把破布扔下,似乎他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235 ?事情时被打断了,他开始从吧台下面拿出一瓶瓶灰扑扑的黄油啤酒。

      “谢谢,”弗雷德说着把啤酒传给大家,“每个人都出点钱吧,我可没有钱买这么多啤酒??”

      哈利麻木地望着这一大帮叽叽喳喳的人从弗雷德手中接过啤酒,然后在袍子里摸索着寻找硬币。他想象不出这么多人是来做什么的,接着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他们大概是来听人讲话的,于是他恼怒地转向赫敏。

      “你对别人是怎么说的?”他压低声音问,“他们想得到什么?”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他们只是想听你说话,随便说什么都行。”赫敏安慰他道,但哈利还是怒气冲冲地看着她,她便赶紧补充道,“现在还不需要你做什么,我先对他们说几句。”

      “嘿,哈利。”纳成说,绽开满脸笑容,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哈利勉强对他抱以微笑,但什么也没说。他嘴里突然变得特别于。秋刚才对他嫣然一笑,坐在了罗恩右边。她的朋友,就是那个长着一头泛红金色鬈发的女生,却没有笑,而是用完全不信任的眼光看了看哈利,似乎准确无误地告诉他,若依着她自己的意思,她是根本不会上这儿来的。.这些新来的人三三两两地围者哈利、罗恩和赫敏坐了下来,有的显得很兴奋,有的则充满好奇,卢娜洛夫古德恍恍惚惚地独自发呆。每个人都在椅子上坐定后,说话声渐渐平静下来。大家的目光都盯在哈利身上。

      “嗯,”赫敏说,因为紧张,她的声音比平常略高一些,“嗯?? 嗯一大家好。”这伙人把注意力转向了她,但目光仍然不时地扫到哈利身上。

      “是这样??晤??咳,你们都知道为什么要上这儿来。嗯??是这样,哈利想出一个主意一我是说?? ”(哈利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我想出一个主意?? 如果有谁愿意学习黑魔法防御术我是说。学到真本事,丽不是那个乌姆里奇教给我们的那堆垃圾?? ”(赫敏的声音突然变得坚定和理直气壮了许多)“?? 谁也不会管那玩意儿叫黑魔法防御术?? ”(“说得好,说得好!”安东尼戈德斯坦说,赫敏似乎很受鼓舞)“?? 我想,我们不妨,嗯,自己解决问题。”

      她顿了顿,侧脸看看哈利,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学会如何有效地保护自己,不仅是学理论,还要练习真正的魔咒?? ”.“但是我想,你肯定也需要通过黑魔法防御术课的O.W.Ls考试吧?”迈克尔科纳说。

      “当然是的,”赫敏立刻说道,“但是比那更重要的是,我想在防御术方面得到正规的训练,因为??因为??”她深深吸了口气才把话说完,“因为伏地魔回来了。”

      大家的反应立竿见影,不出所料。秋的女友尖叫一声,把黄油啤酒泼洒在自-236 ?己身上;泰瑞布特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帕德玛佩蒂尔打了个寒战,纳威发出一声怪叫,又及时把它转化为咳嗽。但他们都眼巴巴地、甚至是迫切地望着哈利。

      “嗯??计划就是这样,”赫敏说,“如果你们想加入,我们需要决定一下我们今后怎么?? ”

      “有什么证据证明神秘人回来了?”那个黄头发的赫奇帕奇球员用咄咄逼人的口气问。

      “噢,邓布利多相信?? ”赫敏话没说完。

      “你是想说,邓布利多相信他。”黄头发的男孩说着冲哈利点了点头。

      “你是谁?”罗恩很不礼貌地问。

      “扎卡赖斯史密斯,”那男孩说,“我认为我们有权知道他究竟为什么要说神秘人回来了。”

      “注意,”赫敏敏捷地插进来说,“这其实并不是这次聚会所要讨论的?? ”

      “没关系,赫敏。”哈利说。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会来这么多人。他认为赫敏应该能看到这一点。这帮人中有一些?? 甚至是大多数?? 之所以来,是想亲耳听听哈利编的那些谎话。

      “我为什么要说神秘人回来了?”他直视着扎卡赖斯的脸问道,“因为我看见他了。邓布利多上学年结束时已经对全校同学讲了事情的经过,如果你不相信他,那么你也不会相信我,我不想浪费一下午时间说服别人相信我。”

      哈利说话时,大家似乎都屏住了呼吸。哈利似乎感觉到就连酒吧老板也在听。他不停地用那块肮脏的破布擦同一只玻璃杯,把它擦得更脏了。

      扎卡赖斯轻蔑地说:“上学期邓布利多只告诉我们塞德里克迪戈里被神秘人杀死了,你把迪戈里的尸体带回到霍格沃茨。他没有告诉我们具体的细节,他没有告诉我们迪戈里究竟是怎么被杀害的,我想我们都很想知道?? ”

      “如果你来是想听听伏地魔杀人是什么情形,我可没法帮助你。”哈利说。他的火气这些日子总是接近临界点,现在又噌噌地往上蹿了。他的眼睛仍然盯着扎卡赖斯史密斯那张咄咄逼人的脸,并打定主意不去看秋。“我不想谈论塞德里克迪戈里,明白吗?如果你上这儿来就是为了这个,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他气呼呼地朝赫敏那边瞪了一眼。他觉得这一切都怪她,是她决定把他当个怪物一样拿出来展览的,不用问,他们都是想来看看他编的那些谎话到底有多离奇。然而,他们没有一个人离开座位,就连扎卡赖斯也不例外,尽管他仍然毫不示弱地盯着哈利。

      “所以,”赫敏说,她的声音又变得又尖又细,“所以??就像我刚才说的??如果你们想学习一些防御术,我们就需要筹划一下该怎么做,多长时间碰一次面,在什么地方碰面?? ”

      -237 ?“那是真的吗,”那个背后拖着一根长辫子的女生望着哈利,打断了赫敏的话,“你真的能变出一个守护神吗?”

      听了这话,大伙儿很感兴趣地低声议论着。

      “是啊。”哈利有点提防地说。

      “一个肉身的守护神?”

      这句话使哈利想起了什么。

      “嗯?? 你不认识博恩斯夫人吧?”他问。

      那女生笑了。

      “她是我姑姑,”她说,“我叫苏珊博恩斯。她对我说了你受审的事。那么?? 这是真的喽?你能变出一只牡鹿守护神?”“是的。”哈利说。“太棒了,哈利!”李说,显出十分钦佩的样子,“我以前从不知道!”“妈妈叫罗恩不要四处张扬,”弗雷德朝哈利咧嘴笑着说,“她说你受到的注意已经够多的了。”

      “她说得没错。”哈利低声说,有一两个人大声笑了起来。

      裹着纱巾的女巫在座位上不易察觉地动了动。

      “你用邓布利多办公室的那把剑杀死了蛇怪?”泰瑞布特问道,“那是去年墙上一幅肖像告诉我的??”

      “嗯?? 是的,确实是这样。”哈利说。

      贾斯廷芬列里吹了声口哨,克里维兄弟俩交换了一个震惊的目光,拉文德.布朗轻轻叫了一声:“哇!”哈利觉得领子周围开始有点发热了。他下定决心就是不去看秋。

      “我们上一年级的时候,”纳威对大伙儿说,“他救出了那颗魔术石?? ”

      “是魔法石。”赫敏小声地纠正他。

      “噢,对?? 从神秘人手中。”纳威把话说完。

      汉娜艾博的眼睛瞪得像金加隆那么圆。

      “更不用说,”秋说(哈利猛地将目光转向她,她面带微笑看着他,他的内心又是一阵翻腾),“上学期他在三强争霸赛里所完成的那些项目?? 穿越火龙、人鱼等等??”

      桌旁响起一片表示钦佩和赞同的喃喃声音。哈利内心一阵悸动。他拼命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不要显出太得意的样子。秋这样赞扬他,使得他刚才发誓要告诉他们的话现在很难说得出口了。

      “其实,”他说,大家立刻安静了下来,“我??我不想表现得故作谦虚什么的,可是??所有那些事情我都得到过许多帮助??”

      “穿越火龙那次你没有得到帮助,”迈克尔科纳立刻说,“你当时飞起来的样-238 ?子真够酷的??”“是啊,嗯?? ”哈利说,觉得再表示反对就会显得无礼了。“今年夏天你摆脱那些摄魂怪时也没有人帮助你。”苏珊博恩斯说。“是的,”哈利说,“是的,对,我知道我做的有些事情没有得到帮助,但我想要说明的是?? ” “你是不是在耍滑头,不想把这些魔法展示给我们看?”扎卡赖斯.史密斯说。“我有一个主意,”罗恩不等哈利说话就大声说,“你干吗不能闭上你的嘴呢?”也许“耍滑头”这个词特别令罗恩反感①。反正,他此刻狠狠地瞪着扎卡赖斯,似乎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扎卡赖斯脸红了。

      “我们都是来跟他学东西的,可是他却说他实际上什么都不会。”他说。“他不是这么说的。”弗雷德气呼呼地说。“你是不是要我们帮你洗洗耳朵呀?”乔治问道,一边从一只佐科笑话店的购物袋里掏出一只长长的、看着怪可怕的金属玩意儿。“或者你身体上随便什么部位,我们才不管把它插在哪儿呢。”弗雷德说。“好了,好了,”赫敏赶紧说道,“言归正传??关键是,我们一致同意让哈利给我们上课吗?”大家喃喃地表示赞同。扎卡赖斯抱着双臂什么也没说,不过这也许是因为他在紧张地用一只眼睛盯着弗雷德手里的那个东西。“好的,”赫敏说,显得松了口气,总算有一件事情定下来了,“那么,第二个问题是,我们多长时间上一次课。我想,少于一星期一次恐怕没有什么用?? ” “慢着,”安吉利娜说,“一定要保证这跟我们的魁地奇球训练不相冲突。”“对,”秋说,“也不能跟我们的相冲突。”“还有我们的。”扎卡赖斯史密斯说。“我相信我们能找到一个晚上适合所有的人,”赫敏说,略微有些不耐烦,“但是你们知道,这是很重要的,我们谈论的是学点本事保护自己,抵抗伏一伏地魔的食死徒?? ”

      “说得好!”厄尼’麦克米兰大声喊道,哈利本来以为他早就会开口说话的,“我个人认为,这确实非常重要,大概比我们今年要做的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甚至包括即将到来的O.W.Ls考试!”

      他威严地扫视了一眼,似乎等着有人大声说“那可不行!”看到没有人开口.他继续说:“我个人十分纳闷,为什么在这样一个至关重要的时期,魔法部给我们塞进来那样一个毫无用处的老师。显然,他们拒绝相信神秘人已经回来了,可是①在英语中。“耍滑头”这个词的发音和罗恩的姓“韦斯莱”比较接近。

      -239 ?居然给我们派来这么个千方百计阻止我们使用防御魔咒的老师?? ”

      “我们认为,乌姆里奇之所以不让我们练习黑魔法防御术,”赫敏说,“是因为她脑子里有一些??一些荒唐的想法,以为邓布利多会利用学校的学生作为一支秘密军队。她以为邓布利多会鼓动我们去对抗魔法部。”

      听到这个消息,几乎每个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只有卢娜洛夫古德例外,她插言道:“是的,这话很有道理。其实康奈利福吉就有自己的秘密军队。”“ 什么?” 哈利说, 完全被这个意想不到的情况惊呆了。

      “是的,他有一支黑利奥帕组成的军队。”卢娜一本正经地说。“不可能。”赫敏不客气地说。“千真万确。”卢娜说。“黑利奥帕是什么?”纳威问,显得很茫然。“它们是火精灵,”卢娜说,凸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使她显得比平常更加疯狂,“是浑身冒火的庞然大物,在大地上飞奔而过,能把面前的一切烧得精光?? ” “它们根本不存在,纳威。”赫敏尖刻地说。“哦,存在的!”卢娜生气地说。“对不起,请问有什么证据呢?”赫敏厉声地问。“有大量目击者的报道。就因为你这么孤陋寡闻,你需要所有的东西都塞到你的鼻子底下才会?? ” “咳。咳,”金妮惟妙惟肖地模仿着乌姆里奇教授.几个人吃惊地东张西望,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刚才我们不是要决定多长时间聚会一次上防御课的吗?”

      “对啊,”赫敏立刻说道,“对啊,你说得对,金妮。”“我说,一星期一次再好不过了。”李乔丹说。“只要?? ”安吉利娜刚想说话。“是的,是的,我们知道还有魁地奇球。”赫敏用紧张的口气说,“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决定,就是我们在什么地方聚会??”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大家都陷入了沉默。“图书馆?”片刻之后凯蒂贝尔建议道。

      “我们在图书馆里练习恶咒,平斯夫人恐怕不会太高兴的。”哈利说。“要么找一间不用的教室?”迪安说。“是啊,”罗恩说,“麦格大概会让我们用她的教室呢,上回哈利为三强争霸赛训练时,她就是这么做的。”然而哈利可以肯定,麦格这次不会这么通融了。尽管赫敏说学习小组和课外小组是允许的,但他心里很清楚,别人会认为他们这个小组是大逆不道的。“这样吧,我们想办法找一个地方,”赫敏说,“等我们确定了第一次聚会的时间和地点,就发消息通知大冢o”她在包里翻找了一阵,拿出羊皮纸和一支羽毛笔,然后迟疑着,似乎在下决心强迫自己把话说出来。

      “我?? 我想让每个人把自己的名字写下来,这样我们就知道今天来的都有谁了。我同时还认为,”她深深吸了口气,“我们应该一致同意不把我们要傲的事情张扬出去。所以你们一旦签了名,就表示同意不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乌姆里奇或其他任何人。”

      弗雷德伸手接过羊皮纸,欣然地在上面签了自已的名字,可是哈利立刻注意到,有几个人听说要把他们的名字写在名单上,显得不太高兴。“嗯??”扎卡赖斯慢吞吞地说,没有孥乔治递过去的羊皮纸,“嗯......我想厄尼肯定会告诉我什么时候聚会的。”可是厄尼对于签名也显得很犹豫。赫敏对他扬起了眉毛。“我??嗯,我们是级长,”厄尼脱口而出,“如果名单被别人发现了??嗯.我的意思是说??你自己也说了,如果被乌姆里奇发现了?? ” “你刚才还说参加这个小组是你今年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哈利提醒他。“我?? 是的,”厄尼说,“是的,这点我相信,只是?? ” “厄尼,你真的以为我会把这张名单到处乱扔吗?”赫敏恼火地说。“不,不,当然不是,”厄尼说,显得不那么担心了,“我?? 好吧,我当然要签名。”

      在厄尼之后,没有人再提出反对,不过哈利看见秋的女友朝她责备地白了一眼,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当最后一个人?? 扎卡赖斯?? 也把名字签上后,赫敏把羊皮纸收回去仔细放进她的书包。现在小组里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大家刚刚签了一份契约。

      “好了,时间过得真快。”弗雷德大大咧咧地说,一边站了起来,。乔治、李和我还要去买一些高度机密的东西,我们待会儿见!”

      其他人也三三两两地起身告辞。秋在离开前磨磨蹭蹭地系着书包上的搭扣,长长的、瀑布般的黑发飘到前面挡住了她的脸,但她的女友站在她旁边,抱着双臂,不耐烦地咂着舌头,秋别无选择,只好和她一起走了。就在她的女友陪她走出门时,秋回过脸,冲哈利挥了挥手。

      “我觉得进行得还算顺利。”片刻之后,赫敏和哈利、罗恩一起走出猪头酒吧,来到阳光灿烂的户外,她高兴地说。哈利和罗恩手里还攘着各自的那瓶黄油啤酒。

      “那个叫扎卡赖斯的家伙是个讨厌鬼。”罗恩说,他怒气冲冲地瞪着远处隐约可见的扎卡赖斯的背影。“我也不太喜欢他,”赫敏承认道,“但那天我在赫奇帕奇桌上跟厄尼和汉娜-241 ?说话时,被他听见了,他似乎特别感兴趣地要来,我能说什么呢?不过确实是人来得越多越好?? 我是说,迈克尔科纳如果不是在跟金妮谈恋爱,他和他那些朋友是不会来的?? ”

      罗恩正在把瓶里最后几滴黄油啤酒倒进嘴里,听了这话,一下子呛住了,啤酒洒在了胸前。

      “他在什么?”罗恩气急败坏地问,两只耳朵活像两个生牛肉卷,“她在谈恋爱?? 我的妹妹在谈恋爱?? 你说什么,跟迈克尔科纳谈恋爱?”

      “是啊,我想正因为这个,科纳和他那些朋友才会来的?? 是啊,他们显然对学习防御术很感兴趣,但如果金妮没有告诉迈克尔事情的经过?? ”

      “什么时候开始?? 她什么时候?? ”

      “去年年底,他们在圣诞节舞会上遇见的,后来就开始约会。”赫敏镇静地说。他们拐上大路,她在文人居羽毛笔店外停住脚步,橱窗里陈列着许多讨人喜欢的羽毛笔,摆放得非常漂亮。“晤??我想买一支新笔。”

      她转身进了商店。哈利和罗恩也跟了进去。

      “哪个家伙是迈克尔科纳?”罗恩气呼呼地问。

      “黑皮肤的那个。”赫敏说。

      “我不喜欢他。”罗恩不假思索地说。

      “真让我吃惊。”赫敏压低声音说。

      “可是,”罗恩说,跟着赫敏走过一排排插在铜钵里的羽毛笔,“我还以为金妮喜欢哈利呢!”

      赫敏十分同情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金妮以前是喜欢哈利,但几个月前她对他绝望了。当然啦,她并不是不喜欢你。”她亲切地对哈利补充一句,一边仔细检查一支长长的、黑色和金色相问的羽毛笔。

      哈利脑子里还满是秋离开时朝他挥手的情景,对这个话题不像罗恩那么感兴趣,罗恩简直是气得发抖了。但哈利确实想起了一些他在此之前没怎么注意的情况。

      “怪不得她现在开始说话了,是吗?”他问赫敏,“她以前在我面前从不说话的。”’ “对极了。”赫敏说,“好吧,我想我就要这一支了??”她走向柜台,递过去十五个西可和两个纳特,罗恩仍然对着她的脖子呼哧呼哧地喘粗气。

      “罗恩,”她转身跺了跺脚,严厉地说,“金妮正是因为这个才没有告诉你她在跟迈克尔谈恋爱的,她就知道你一听就炸。所以,看在老天的分儿上,别再对这件事唠叨个没完了。”

      -242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谁一听就炸?我才不会为什么事唠叨个没完呢??”罗恩走在街上,还一直在不出声地嘀咕着。赫敏冲哈利翻了翻眼睛,然后趁罗恩仍在低声咒骂迈克尔科纳的工夫低声说:“说起迈克尔和金妮??你和秋怎么样啦?”“你这是什么意思?”哈利赶紧问道。似乎有一股沸腾的热水在身体里迅速奔涌,带给他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使他的脸在寒风中感到刺痛?? 他表现得那么明显吗?“嘿,”赫敏微微带笑说,“她简直就不能把目光从你身上挪开,是不是?”哈利以前从没有发现霍格莫德村竟是这样美丽。

       -243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