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8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8  -204 ?“还有凯蒂,你就不能想点办法止住鼻血吗?”“越来越厉害了!”凯蒂声音发闷地说,一边用袖子堵住不断流出的鲜血。哈利扭头去看弗雷德,只见他神色紧张,正在检查自己的口袋。哈利看见弗雷德掏出一个紫色的东西,仔细看了一秒钟,然后回过头去看着凯蒂,显然被吓坏了。

      “好了,我们再试一试。”安吉利娜说。斯莱特林们现在齐声合唱“格兰芬多输惨了,格兰芬多输惨了”,安吉利娜假装没有听见,但她骑在扫帚上的姿势显然有点儿僵硬。

      这次他们刚飞了不到三分钟,安吉利娜的哨子就又响了。哈利刚看见金色飞贼在对面球门柱周围飞速盘旋,但也只好停下来,心里明显感到很懊丧。“又怎么啦?”他不耐烦地问离他最近的艾丽娅。“凯蒂。”她简洁地回答。哈利一转脸,看见安吉利娜、弗雷德和乔治都拼命朝凯蒂飞去。哈利和艾丽娅也迅速赶了过去。看来安吉利娜停止训练的命令下得还算及时,凯蒂的脸色自得像一张纸,身上血迹斑斑。“她需要上医院。”安吉利娜说。“我们送她去吧。”弗雷德说,“她?? 嗯?? 大概是误吃了一颗血崩豆?? ” “唉,少了击球手和一个追球手,再继续训练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安吉利娜板着脸说,弗雷德和乔治一左一右搀扶着凯蒂朝城堡飞去,“走吧,我们去换衣服。”他们没精打采地走回更衣室,斯莱特林们还在大声唱个不停。“训练怎么样?”半小时后哈利和罗恩从肖像洞口钻进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赫敏很冷淡地问道。“还算?? ”哈利刚想说话。“完全搞砸了。”罗恩声音空洞地说,一屁股坐在赫敏旁边的椅子上。赫敏抬头看了看罗恩,冷淡的态度似乎缓和了些。“没关系,你这是第一次参加训练,”她安慰道,“肯定需要时间?? ” “谁说是我把训练弄砸的?”罗恩没好气地问。“没有谁呀,”赫敏说,看上去大吃了一惊,“我以为?? ” “你以为我注定就是废物吗?”“不,我当然不是这样想的!瞧,你说训练搞砸了,所以我就?? ” “我要去做家庭作业了,”罗恩气呼呼地说,重重地走向通往男生宿舍的楼梯,身体一闪消失了。赫敏转向哈利。“是他搞砸的吗?”“不是。”哈利忠诚地维护朋友。

      -205 ?赫敏扬起眉毛。

      “唉,我想他可以表现得更好一些,”哈利喃喃地说,“但就像你说的,这只是第一次训练??”

      那天晚上,哈利和罗恩在家庭作业上都没有取得多少进展。哈利知道罗恩脑子里尽想着他在魁地奇球训练时的糟糕表现,他自己也很难把“格兰芬多输惨了”的歌声从脑子里赶走。

      整个星期天,他们都待在公共休息室里,埋头书本,房间里先是挤满了人,然后又都走空了。这又是晴朗宜人的一天,格兰芬多的大多数同学都在外面的场地上享受也许是今年的最后一点阳光。到了晚上,哈利觉得仿佛有人在他的脑壳里使劲敲打他的脑袋。

      “我们确实应该在平常尽量多做掉一些作业。”哈利低声对罗恩说,他们终于结束了麦格教授的那篇关于非动物召唤咒的长篇论文,开始苦巴巴地对付辛尼斯塔教授那篇同样难、同样长的论文,是关于木星的许多卫星的。

      “是啊,”罗恩说着揉了揉微微充血的眼睛,把第五张作废的羊皮纸扔进了旁边的炉火里,“哎??我们要不去问问赫敏,能不能让我们看看她写的论文?”

      哈利朝赫敏望去。她正坐在那里跟金妮愉快地聊天,克鲁克山蜷缩在她的腿上,两根织针悬在她面前来回穿梭,正在织一双怪模怪样的小精灵袜子。“不行,”他语气沉重地说,“你知道她不会让我们看的。” 于是他们继续绞尽脑汁地想啊写啊,窗外的天空越来越黑,渐渐地,公共休息室里的人又开始变得稀少起来。到了十一点半,赫敏打着哈欠朝他们走来。

      “快做完了吧?”

      “没有。”罗恩没好气地说。

      “木星最大的卫星是木卫三,不是木卫四,”她从罗恩身后指着他那篇天文学论文中的一行文字说道,“有火山的应该是木卫一。”

      “谢谢。”罗恩凶巴巴地说,把那个写错的句子重重划去了。

      “对不起,我只是?? ”

      “是啊,如果你只是到这里来挑毛病的?? ”

      “罗恩?? ”

      “我没有时间听你唠唠叨叨地教训人,好吗,赫敏,我这里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

      “不?? 快看!”赫敏指着离他们最近的那扇窗户。哈利和罗恩都抬头看去。一只漂亮的长耳猫头鹰站在窗台上,瞪大眼睛看着屋里的罗恩。

      “这是赫梅斯吗?”赫敏问,显得很惊愕。

      “天哪,正是它!”罗恩小声说,扔下羽毛笔,站了起来,“珀西怎么会给我写信呢?”

      -206 ?他走过去打开窗户,赫梅斯飞了进来,落在罗恩的论文上,伸出一条腿,上面系着一封信。罗恩把信解了下来,猫头鹰立刻就飞走了,在罗恩画的木卫一上留下沾着墨水的脚印。

      “没错,这肯定是珀西的笔迹。”罗恩说,一屁股坐回椅子上,瞪着羊皮纸卷外的几行字: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学院,罗恩韦斯莱。他抬头望着哈利和赫敏。“你们怎么看?”

      “打开!”赫敏急切地说,哈利点点头。

      罗恩打开纸卷看了起来。他的目光顺着羊皮纸一行一行地扫下去,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看完信后,他脸上一副厌恶的神情。他把信塞给哈利和赫敏,他们俩凑在一起同时看了起来。

      亲爱的罗恩:我刚刚才听说(从魔法部部长本人那里获悉,他是昕你们的新老师乌姆里奇教授说的)你已经成为霍格沃茨的一名级长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高兴和意外,在此先表示对你的祝贺。我必须承认,我一直担心你会走上我们所谓的“弗雷德和乔治”的道路,而不是跟随我的足迹,因此你可以想象,当我听说你终于不再藐视权威,并决心真正肩负起一些责任时,我心里是何等的快慰。

      但是,罗恩,我想要给你的不仅仅是祝贺,我还想给你一些忠告,因此我是在夜里寄这封信的,不是通过平常的早晨邮件递送。我希望你能避开别人的刺探读这封信,避免遇到令人尴尬的提问。部长告诉我你被选为级长时漏了点口风,我听出你现在还经常跟哈利.波特泡在一起。我必须告诉你,罗恩,如果你继续和那个男孩打得火热,就极有危险丢掉你的级长徽章。是的,我相信你听了这话会感到吃惊?? 你无疑会说波特一直是邓布利多的得意门生?? 可是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邓布利多在霍格沃茨当权的日子可能不会很长了,权威人士对波特的行为有着截然不同?? 也许更加准确?? 的看法。我这里不便多说,但如果你看了明天的《预言家日报》,就会清楚地明白现在的风向?? 看你是不是能够确定自己的立场!严肃地说,罗恩,你不应该与波特成为一路货色,这可能对你未来的前途十分不利,我这里说的还有走出校门以后的人生。你肯定知道,因为是我们的父亲陪他去法庭的,波特今年夏天受到整个威森加摩的审讯,而他是侥幸才逃脱罪责的。我个人认为,他是凭借技巧才勉强脱身,与我交谈过的许多人都仍然相信他是有罪的。也许你不敢与波特断绝关系?? 我知道他可能已精神错乱,而且据我所知,还有暴力倾向?? 如果你确实有这方面的顾虑,或发现波特的举止还-207 ?有令你感到不安的地方,我恳请你找多洛雷斯鸟姆里奇谈谈,她是一个十分可爱随和的女人,我知道她一定很乐意给你一些忠告。说到这里,我不妨再给你一点告诫。正如我前面提到过的,邓布利多在霍格沃茨掌权的日子可能很快就要结束了。罗恩,你不应该效忠于他,而应该效忠于学校和魔法部。我十分遗憾地听说,迄今为止,乌姆里奇教授努力在霍格沃茨贯彻魔法部极力倡导的变革时,居然很少得到其他教员的支持合作。(不过她下个星期就会发现工作更容易开展了?? 同样请看明天的《预言家日报》!)我只想说明一点?? 如果某个学生眼下表现出愿意帮助乌姆里奇教授,两午后便很有可能成为男生学生会主席!很遗憾我暑假里未能经常看见你。我很不愿意批评我们的父母,但如果他们继续跟邓布利多周围那帮危险人物混在一起,我恐怕再也不能与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了。(如果你什么时候给母亲写信,不妨告诉她说,有一个叫斯多吉波德摩的人,是邓布利多的密友,最近因非法侵入魔法部而被送进了阿兹卡班。也许这会使他们看清他们目前交往的都是怎样一些下三烂的罪犯。)我认为自己十分幸运地及时摆脱了与这帮人为伍的耻辱?? 部长对我真是宽宏大量?? 因此我真心希望,罗恩,你也不要让亲情蒙蔽了你的双眼,看不清我们父母的信仰和行为的错误性质。我真诚地希望,他们总有一天会认识到自己错了,当然,当那一天到来时,我将很愿意接受他们由衷的道歉。

      请十分慎重地考虑我说的话,特别是关于哈利波特的那些,再次祝贺你当选级长。你的哥哥珀西哈利抬头看着罗恩。“嗯,”他说,努力使声音听上去似乎他觉得整个事情都非常可笑,“如果你想?? 嗯?? 怎么说来着?”?? 他看了看珀西的信?? “噢,对了?? 跟我‘断绝关系’,我发誓我绝不会有暴力倾向。”

      “把信还给我,”罗恩伸出手说,“他是?? ”罗恩冲动地说,一把将珀西的信撕成两半,“世界上?? ”他将信撕成四片,“最大的?? ”他将信撕成八片,“傻瓜。”他把碎纸片扔进了炉火。

      “来吧,我们得在天亮前把这东西写完。”他轻快地对哈利说,把辛尼斯塔教授的论文又拉到面前。赫敏望着罗恩,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哦,把它们拿过来。”她突然说道。“什么?”罗恩说。

      -208 ?“把它们给我,我看一遍,修改一下。”她说。

      “你说的是真的?啊,赫敏,你真是一个救命恩人,”罗恩说,“我该说什么?? ”

      “你只要说:‘我们保证再也不把家庭作业拖到这么晚了。”’她说着伸出两只手接过他们的论文,但她还是显得挺愉快的。

      “万分感谢,赫敏。”哈利疲倦地说,把论文递了过去,瘫坐在他的扶手椅上揉着眼睛。

      时间已过午夜,公共休息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三个和克鲁克山。四下里一片寂静,只听见赫敏的羽毛笔在他们的论文上这里那里划去一些句子的声音,还有她查找摊在桌上的那些参考书、核实一些细节时翻动书页的声音。哈利累极了。他还感到内心有一种空落落的、不舒服的异样感觉,这感觉跟疲劳没有关系,而跟此刻在炉火里卷成黑色灰烬的那封信大有关系。

      他知道霍格沃茨校内一半的人都认为他很古怪,甚至疯狂。他知道《预言家日报》几个月来一直别有用心地在提及他,但是此刻看见珀西信里白纸黑字地写着那样的话,得知珀西建议罗恩与他断绝关系,甚至到乌姆里奇那里去告他的状,他这才第一次真真切切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他已经认识珀西四年了,暑假曾住在他们家里,魁地奇球世界杯赛时还跟他合住一个帐篷,甚至在上学期的三强争霸赛的第二个项目中,还从他那里得到过满分,然而现在,珀西认为他精神错乱,还可能有暴力倾向。

      哈利心头油然涌起一阵对教父的同情,他想,在他认识的人当中,也许只有小天狼星一个人能够真正理解他目前的感受,因为小天狼星的处境和他一样。巫师界里几乎人人都认为小天狼星是一个危险的杀人犯,是伏地魔的得力拥护者,他曾不得不顶着这样的罪名生活了十四年??哈利眨了眨眼睛。他刚才在炉火里看到了一样东西,一样绝不可能在那里出现的东西。它突然闪现出来,又立刻消失了。不??不可能??一定是他的幻觉,因为他正在想着小天狼星??“好了,把这个抄下来,”赫敏对罗恩说,把他的论文和一张她写满文字的纸推还给罗恩,“再加上我给你写的这个结尾。”

      “赫敏,你真是我有生以来遇见的最优秀的人,”罗恩有气无力地说,“如果我再敢对你耍态度?? ”

      “?? 我就知道你又恢复正常了。”赫敏说,“哈利,你的没问题,只是最后这里,我想你肯定是把辛尼斯塔教授的话听错了,木卫二上覆盖着冰雪,而不是老鼠①?? 哈利?”

      ①在英语里,冰(ice)和老鼠(mice)读音相近。

      -209 ?哈利已经从椅子上滑下来跪在了地上,这时他正俯身趴在壁炉前布满焦痕和绽线的地毯上,直瞪瞪地望着火苗。“哦?? 哈利?”罗恩不安地问,“ 你在那下面做什么?” “我刚才在火里看见小天狼星的头了。”哈利说。

      他说得很平静。毕竟,他上学期就在这个壁炉里看见过小天狼星的头,而且还跟它说过话。但他不能肯定这次是不是真的看见了它??它刚才消失得太快了??“小天狼星的头?”赫敏重复了一遍,“你是说就像三强争霸赛期间他想跟你说话的时候那样?可是他现在不会那么做的,那太?? 小天狼星!”

      她倒吸了一口气,盯着炉火。罗恩丢下手里的羽毛笔。在跳动的火苗中央,赫然出现了小天狼星的头,长长的黑发垂落在笑嘻嘻的脸庞周围。

      “我还以为你们会在其他人走光之前就上床睡觉呢。”他说,“我每小时都过来看看。”

      “你每小时都在炉火里冒一下头?”哈利轻声笑着说。

      “只有几秒钟,看看这里是不是安全了。”

      “但如果你被人看见怎么办呢?”赫敏担忧地说。

      “是啊,我觉得刚才有个女生?? 看她的样子,好像是个一年级新生?? 大概看见我了。不过别担心,”小天狼星看到赫敏一只手捂住嘴巴,赶紧说道,“等她再回头一看,我已经不见了,我敢说她肯定以为我只是一截奇形怪状的木头什么的。”

      “可是,小天狼星,这样做太冒险了?? ”赫敏说。. “你说起话来像莫丽,”小天狼星说,“我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过来回答哈利信上的问题,而不用凭借密码?? 密码是可以被人破译的。”

      昕到提及哈利的信,赫敏和罗恩都转头望着他。

      “你没说过你给小天狼星写了信!”赫敏责怪地说。

      “我忘记了。”哈利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他和秋在猫头鹰棚屋的邂逅相遇,使他把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忘了个精光。“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赫敏,谁也不可能从信里得到秘密情报。是吧,小天狼星?”

      “是的,确实写得很巧妙。”小天狼星微笑着说,“好了,我们最好抓紧时间,以免被人打断?? 你的伤疤。”

      “关于那个?? ”罗恩话没说完就被赫敏打断了。

      “我们待会儿再告诉你。说吧,小天狼星。”

      “好吧,我知道伤疤疼起来可不是好玩的,但我们认为这其实没有什么可担忧的。它去年也经常疼的,不是吗?”

      “是啊,邓布利多说每当伏地魔有强烈的情绪波动时,我的伤疤就会疼,”哈-210 ?利说,他像平常一样假装没有看见罗恩和赫敏脸上的恐惧表情,“所以,我关禁闭的那天晚上,他大概正好?? 也许是特别生气什么的吧。”

      “是啊,现在他回来了,伤疤肯定会疼得更频繁了。”小天狼星说。

      “那么,你认为这跟我在乌姆里奇那里关禁闭时她碰我没有关系?”哈利问。

      “我不敢肯定,”小天狼星说,“我是因为她的知名度而知道她的,我相信她不是食死徒?? ”

      “她坏成这样,完全有资格当食死徒。”哈利闷闷不乐地说,罗恩和赫敏拼命点头表示赞同。

      “是的,但是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好人和食死徒。”小天狼星面带苦笑说道,“不过我知道她是个讨厌的家伙?? 你们真该听听莱姆斯是怎么说她的。”

      “卢平也认识她?”哈利马上问道,想起了乌姆里奇在第一节课上谈到危险的半人半兽时的评论。

      “不认识,”小天狼星说,“但乌姆里奇两年前起草了一个反狼人的法律,害得卢平简直没办法找到工作。”

      哈利想起卢平这些日子显得更落魄了许多,内心对乌姆里奇的厌恶又加深了几分。

      “她跟狼人有什么仇?”赫敏气愤地说。

      “我想是害怕他们吧。”小天狼星说,笑眯眯地看着赫敏动怒的样子,“显然,她仇恨半人半兽,去年她还到处奔走游说,要把人鱼驱拢在一起,挂上牌子。想想吧,克利切那样的小精灵还在到处乱跑,却浪费时间和精力去迫害人鱼。”

      罗恩哈哈大笑,赫敏却显得很恼火。

      “小天狼星!”她责备地说,“说老实话,如果你在克利切身上多下些功夫,我相信他不会无动于衷的。毕竟,你是他留守的家庭里的最后一位成员,邓布利多教授说?? ”

      “那么,乌姆里奇的课怎么样?”小天狼星打断了她,“她是不是训练你们大家去杀害半人半兽?”

      “没有,”哈利说,假装没有看见赫敏为克利切辩护时被突然打断的恼火神情,“她根本不让我们使用魔法!”

      “我们光是念那本无聊的教科书。”罗恩说。

      “啊,那是不奇怪的。”小天狼星说,“我们从魔法部内部得到情报,福吉不想让你们进行格斗训练。”

      “格斗训练!”哈利不敢相信地重复道,“他以为我们在这里做什么,组织一支巫师军队吗?”

      “这正是他以为你们在做的事情,”小天狼星说,“或者说得更准确些,这正是他害怕邓布利多在做的事情?? 组织自己的一支秘密部队,然后就可以用它跟-211 ?魔法部较量了。”

      听了这话,大家静默了片刻,然后罗恩说:“我还从来没听说过这么愚蠢的话呢,就连卢娜洛夫古德的那些疯话也没这么傻。”

      “那么,就因为福吉害怕我们用魔咒对付魔法部,就不让我们学习黑魔法防御术啦?”赫敏说,一脸气冲冲的样子。

      “是啊,”小天狼星说,“福吉认为邓布利多会不择手段地篡权夺位。他对邓布利多的疑心一天比一天重。总有一天他会捏造莫须有的罪名把邓布利多抓起来的。”

      这使哈利想起了珀西的信。

      “你知道吗,明天的《预言家日报》上是不是有关于邓布利多的内容?罗恩的哥哥珀西认为会有?? ”

      “我不知道,”小天狼星说,“我整个周末都没有看见凤凰社的人,他们都忙得要命。一直只有我和克利切在那儿??”

      小天狼星的声音里明显透着痛苦。

      “那么你也不知道海格的任何消息,是吗?”

      “啊??”小天狼星说,“其实,他现在应该回来了,谁也说不准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到他们愁眉苦脸的表情,又赶紧补充道,“可是邓布利多并不担心,所以你们三个也不要焦急不安。我相信海格不会有事的。”

      “可是如果说他现在应该回来了??”赫敏用焦虑的声音轻轻说。

      “马克西姆夫人当时跟他在一起,我们一直跟马克西姆保持着联系,她说他们在回家的路上走散了?? 但这并不表明海格受了伤或?? 是啊,并不表明他不是安然无恙。”

      哈利、罗恩和赫敏并没有完全信服,他们担忧地交换着目光。

      “听着,不要问太多关于海格的问题,”小天狼星急忙说道,“这会使别人更注意到他没有回来,我知道邓布利多是不愿意那样的。海格很厉害,他一定不会有事的。”看到他们听了这话并没有高兴起来,小天狼星又说:“对了,你们下次什么时候到霍格莫德村过周末?我一直在想,上次我们在火车站装狗装得很成功,是不是?我想我可以?? ”

      “不!”哈利和赫敏同时说,声音很响。“小天狼星,你没有看《预言家日报》吗?”赫敏忧心忡忡地问。“噢,那个,”小天狼星咧嘴笑着说,“他们总是猜测我在哪儿,但并没有真的搞到什么线索?? ”

      “不,我们认为这次他们发现了线索。”哈利说,“马尔福在火车上说了一句话,使我们觉得他知道那条狗就是你,当时他父亲就在站台上,小天狼星?? 你知道的,就是卢修斯马尔福?? 所以千万千万别再上这儿来了。如果马尔福再-212 ?认出你来?? ”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小天狼星说,显得很不高兴,“我只是一时兴起,以为你们大概愿意一起聚一聚。”“我愿意的,我只是不愿意你再被关进阿兹卡班!”哈利说。片刻的静默,小天狼星从炉火里望着哈利,凹陷的眼睛中间有一道深纹。“你不如我想的那样酷似你父亲,”他最后说道,声音里明显透着冷淡,“对詹姆来说,只有冒险才是有趣的。”

      “可是?? ”

      “好了,我得走了,我听见克利切下楼来了,”小天狼星说,但哈利可以肯定他在说谎,“那么我写信告诉你我什么时候能再回到炉火里,好吗?不知你敢不敢冒这个风险?”

      随着噗的一声轻响,小天狼星的头不见了,那里重又闪烁着跳动的火苗。

      -213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