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6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6他不等把话说完,心里早就知道这是不会有用的。

      “哦,不行。”乌姆里奇说,咧开大嘴笑得那么肉麻,好像刚吞下了一只特别美味多汁的苍蝇,“哦,不行,不行,不行。这是对你散布邪恶、卑鄙、哗众取宠的谎言的惩罚。波特先生,惩罚当然不能为满足有过失者的方便而随意调整。不行,明天、后天,还有星期五,你都必须在下午五点钟到这里来,按计划关禁闭。我认为,你错过一些你特别喜欢的活动,这其实倒是一件好事。它应该能强化我打算给你的教训。”

      哈利感到血一下子冲上了脑袋,耳朵里嗡嗡作响。听她的意思,他是散布了“邪恶、卑鄙、哗众取宠的谎言”,不是吗?她微微偏着脑袋注视着他,脸上仍然挂着肉麻的微笑,似乎她很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正等着看他会不会再次发作,大喊大叫。哈利费了很大的努力,转开目光不去看她,把书包扔在那把直背椅旁边坐了下来。

      “不错,”乌姆里奇娇滴滴地说。“我们已经比较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是不是?现在,你要为我写几个句子,波特先生。不,不是用你的羽毛笔,”看见哈利弯腰去打开书包,她赶紧补充道,“你要用的是我的一支很不同寻常的笔。给。”她递给他一支细细长长、笔尖特别尖利的黑色羽毛笔。“我要你写:我不可以说谎。”她语调轻柔地对他说。

      “写多少遍?”哈利问,也做出一副值得称赞的彬彬有礼的样子。

      “哦,一直写到这句话刻在你心里。”乌姆里奇嗲声嗲气地说,“开始写吧。”

      她走到自己的书桌旁坐了下来,埋头对付一堆羊皮纸,看着像是一批等待批改的论文。哈利举起尖利的黑色羽毛笔,这才发现缺少了什么。

      “你没有给我墨水。”他说。

      “哦,你不需要墨水的。”乌姆里奇教授说,声音里带着一点浅浅的笑意。

      哈利把羽毛笔的笔尖落在纸上,写道:我不可以说谎。

      他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出现在羊皮纸上的字,看上去是用鲜红的墨水写成的。与此同时,这行字出现在了哈利右手的手背上,丽且深深陷进了皮肉里,像是用解剖刀刻上去的一样?? 然而,就在他眼睁睁瞪着这些红艳艳的伤口时,皮肤又愈合了,刚才有字的地方只比以前稍微红了一点,但摸上去很光滑。

      哈利扭头去看乌姆里奇。她正注视着他,那张癞蛤蟆似的阔嘴咧成了一个微笑。

      “怎么啦?”

      “没什么。”哈利轻声说。

      他低头望着羊皮纸,再一次把笔尖落在上面,写下了我不可以说谎。他又一次感到手背上烧灼般的疼痛,那些字又一次刻进他的皮肤,几秒钟后,伤口又一次愈合了。

      -186 ?就这样,哈利一遍又一遍地把这行字写在羊皮纸上。他很快就发现,他用的不是墨水,而是他自己的鲜血。一遍又一遍地,这些字刻进了他的手背,然后愈合,然后,当他再把笔尖落在羊皮纸上时,这些字又会再一次出现。

      乌姆里奇办公室的窗外,夜幕渐渐降临了。哈利没有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停止。他甚至没有看看表上几点钟了。他知道她在注视他,看他有没有软弱的迹象,他不想显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即使他要在这里坐一整夜,用这支羽毛笔把自己的手深深地割开??“过来。”过了似乎好几个小时之后,她说道。

      哈利站了起来。他的手火辣辣地疼。他低头一看,发现伤口虽然愈合了,但那里的皮肤红红的,露着嫩肉。

      “手。”乌姆里奇说。

      哈利把手伸了出去。她把它握在自己的手里。当她用肥厚短粗、戴着一大堆丑陋的老式戒指的手指触摸哈利的手时,哈利拼命克制住一阵战栗。

      “啧啧,看来我还没有给你留下一个深刻的烙印。”她笑容可掬地说,“没关系,我们明天晚上还要再试一试,对不对?你可以走了。”

      哈利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她的办公室。学校里几乎空无一人,时间肯定已经过了半夜。他慢慢地走过走廊,当他拐了个弯、确信她不会听见时,便撒腿跑了起来。

      他没有时间练习消失咒,做梦日记里一个梦也没有记录下来,护树罗锅的草图还没有画完,那么多篇论文一篇也没有写。第二天早上,他没吃早饭,匆匆忙忙地编造了两个梦,草草写下来,准备拿到上午第一节的占卜课上交差。他吃惊地发现罗恩衣冠不整,蓬头垢面,也在临时抱佛脚。

      “你昨天晚上怎么没做呢?”哈利问道,罗恩漫无目标地在公共休息室里东张西望,寻找灵感。昨夜哈利回到宿舍时,他已经沉沉地睡着了。听了哈利的问话,他嘀咕了一句,像是“干别的事情了”,然后埋头在羊皮纸上划拉了几行字。

      “这肯定能对付了,”他啪地合上日记本说道,“我说我梦见我在买一双新鞋,这下子她总编派不出离奇的算命鬼话了吧?”

      他们一起匆匆赶往北塔楼。

      “对了,在乌姆里奇那里关禁闭怎么样?她叫你做什么了?”

      哈利迟疑了一刹那,说:“写句子。”

      “那倒不算太糟糕,是吧?”罗恩说。

      “是啊。”哈利说。

      “哟?? 我忘记了?? 她准你星期五的假了吗?”

      “没有。”哈利说。

      -187 ?罗恩同情地叹了口气。

      对哈利来说,这又是很难熬的一天。变形课上他是表现最差的几个人之一,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练习消失咒。午饭时间他不得不放弃休息,把护树罗锅的那张草图画完。这还不算,麦格、格拉普兰和辛尼斯塔教授又给他们布置了一大堆家庭作业,他根本不可能在当天晚上完成,因为他还要到乌姆里奇那里去进行第二次关禁闭。更糟糕的是,安吉利娜约翰逊听说他不能参加星期五选拔守门员的训练,就在吃晚饭的时候又找到他,告诉他说,她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她希望每个打算留在球队的人都应把训练放在一切活动的首位。

      “我在关禁闭!”她昂首挺胸地走开时,哈利冲着她的背影嚷道,“你以为我不愿意去打魁地奇球,情愿跟那个老癞蛤蟆关在一问屋子里吗?”

      “还好,只是写写句子,”赫敏安慰他道,哈利一屁股坐在板凳上,低头望着面前的牛排腰子馅饼,他现在已经没有多少胃口了,“看起来倒不算是很可怕的惩罚??”

      哈利张了张嘴又闭上了,随即点了点头。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想把乌姆里奇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告诉罗恩和赫敏。他只知道他不想看到他们脸上惊恐的表情,那只会使事情显得更加糟糕,因而也就更难面对。他还隐隐约约地感到,这是他和乌姆里奇之间的事情,是一场秘密的意志较量,他不想让她听到他在哭诉埋怨并因此而感到快意。

      “真不敢相信我们有这么多家庭作业要做。”罗恩烦恼地说。

      “那你昨天晚上干吗什么都不做呢?”赫敏问他,“你到底上哪儿去了?”

      “我??我当时想散散步。”罗恩闪烁其词地说。

      哈利有一个很清楚的感觉:此刻隐瞒事情真相的不止他一个人。

      第二次关禁闭和第一次同样痛苦难熬。哈利手背上的皮肤现在变得更敏感,很快就变红了,像着了火一样地疼。哈利觉得过不了多久,伤口就不会那样有效地愈合了。过不了多久,那些字就会深深刻进他的手背,乌姆里奇大概就会满意了。不过,哈利拼命忍着不发出疼痛的喘息,丽且,从他走进办公室直到乌姆里奇放他离去?? 又是午夜之后,他只说了两句话,“晚上好”和“晚安”。

      他的家庭作业现在已经到了不堪收拾的地步,因此他返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后,尽管累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但他并没有上床睡觉,而是打开书本,开始写斯内普布置的那篇关于月长石的论文。他写完时已经是两点半了。他知道写得很糟糕,但也没有办法,他必须交点东西上去,不然接下来就要被斯内普关禁闭了。接着,他匆匆回答了麦格教授给他们布置的几个问题,又在护树罗锅身上合适的部位拼凑了一些东西,准备拿去应付格拉普兰教授,然后才踉踉跄跄地上床睡觉,连衣服也没脱,囫囵倒在被子上,立刻就沉沉地睡着了。

      -188 ?星期四是在昏昏沉沉的疲劳中度过的。罗恩看上去也是一脸困倦,哈利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哈利的第三次关禁闭跟前两次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过了两个小时后,哈利手背上的我不可以说谎便不再愈合,一道道红红的划痕留在那里。冒出细细的血珠。乌姆里奇教授听不到羽毛笔笔尖的沙沙响声,便抬起头来。

      “啊,”她温柔地说,绕过她的书桌过来查看哈利的手,“很好。这应该可以时时提醒你了,是不是?你今晚可以走了。”

      “我明天还要来吗?”哈利问,一边用左手拎起书包,因为右手疼痛难忍。

      “哦,是的,”乌姆里奇教授说,笑得还像以前一样肉麻,“是的,我想再有一夜的努力,我们可以把这句话刻得更深一些。”

      哈利以前认为,他不可能恨世界上的哪个老师比恨斯内普更厉害,可是当他走回格兰芬多的塔楼时,他不得不承认为斯内普找到了一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这个女人是歹毒的,他一边爬上通往八楼的楼梯一边想着,她是一个邪恶的、变态的、疯狂的老??“罗恩?”

      他走到楼梯顶上,向右一转,差点儿撞到了罗恩身上。罗恩鬼鬼祟祟地藏在瘦子拉克伦的雕像后面,手里抓着他的飞天扫帚。罗恩看见哈利时惊得跳了起来,赶紧把他那把崭新的横扫1l藏到背后。

      “你在傲什么?”

      “嗯?? 没什么。你在做什么?”

      哈利朝他皱起眉头。

      “行了,快告诉我吧!你藏在这里搞什么鬼?”

      “我?? 我在躲弗雷德和乔治,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罗恩说,“他们刚和一群一年级新生从这里走过去,我敢说他们又在新生身上试验那些玩意儿了。我是说,现在只要有赫敏在,他们就不能在公共休息室里做这件事了。”他慌乱地、滔滔不绝地说。“可是你拿着你的扫帚做什么?你该不是在飞吧,嗯?”哈利问。

      “我?? 嗯?? 嗯,好吧,我告诉你,可是不许笑话我,好吗?”罗恩提防地说,脸红得越来越厉害了,“我?? 我想,既然我有了一把体面的扫帚,我不妨去试试参加格兰芬多守门员的选拔。好了,你笑吧。”

      “我没有笑。”哈利说。罗恩眨了眨眼睛。“这个主意太棒了!如果你能进入球队,真是再好不过了!我还从没有见你当过守门员呢,你技术怎么样?”

      “不算坏吧,”罗恩说,看到哈利的反应,他似乎大松了一口气,“查理、弗雷德和乔治在假期里练球时,总是叫我当守门员。”

      -189 ?”这么说,你今晚一直在练习?”

      “每天晚上都练,从星期二开始??不过就我一个人。我一直想给鬼飞球施魔法,让它们朝我飞来,可是不太容易,我不知道这会有多少用。”罗恩显得很紧张和焦虑,“弗雷德和乔治看到我也来参加选拔,肯定要笑掉大牙的。自从我被选为级长后,他们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嘲笑我。”

      “真希望到时候我也能去。”哈利苦涩地说,他们一起朝公共休息室走去。

      “是啊,那么你?? 哈利,你的手背上是什么?”

      哈利刚才用他没拎书包的右手浇了挠鼻子,现在赶紧想藏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就像罗恩想藏起他的扫帚一样没有成功。

      “只是划伤了?? 没有什么?? 没有?? ”

      可是罗恩一把抓住哈利的胳膊,把哈利的手背拉到他的眼前。他呆呆地望着刻进皮肤里的那一行字,片刻之后,他显出恶心得要吐的样子,放开了哈利。

      “我记得你说她只是罚你写句子呀?”

      哈利迟疑着,可毕竟罗恩已经对他说了实话,于是他把在乌姆里奇办公室里几个小时的遭遇如实地告诉了罗恩。

      “那个老母夜叉!”罗恩厌恶地低声说道,他们在胖夫人面前停下脚步,胖夫人正把脑袋靠在像框上,恬静地打着瞌睡,“她不正常!去找麦格说说这个情况!”

      “不,”哈利不假思索地说,“我不想让她知道她弄得我心烦意乱,她会感到得意的。”

      “弄得你心烦意乱?你不能让她白白地这么做!”

      “我不知道麦格有多大权力能够管束她。”哈利说。

      “邓布利多,那就告诉邓布利多!”

      “不。”哈利淡淡地说。

      “为什么不?”

      “他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哈利说,其实这不是真正的原因。他不想到邓布利多那里寻求帮助,因为邓布利多从六月份起就没有对他说过一次话。

      “那么,我想你应该?? ”罗恩话没说完,就被胖夫人打断了,她刚才一直睡眼嚎咙地望着他们,这会儿忍不住嚷了起来,“你们到底给不给我口令,还是要我整夜在这里醒着,等你们两个把话说完?”

      星期五早晨,天色还是和这星期的前几天一样阴沉而潮湿。哈利走进礼堂时,尽管还是习惯性地朝教工桌子扫了一眼,但实际上已经对看到海格不抱什么希望了。他立刻就把思路转到了一些更加迫在眉睫的事情上,比如必须完成的堆积如山的家庭作业,还有必须再到鸟姆里奇那里去关一次禁闭。

      那天有两件事情给了哈利一些信心。一是他想到马上就要到周末了,二是尽管最后一次到乌姆里奇那里关禁闭肯定会很恐怖,但从她办公室的窗户能远远地看见魁地奇球场,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多少看见一点罗恩的选拔情况呢。当然,这些都是十分渺茫的希望之光,可是哈利目前的处境一片黑暗,但凡有什么事情能带来一点点光亮,他都会感到欣慰。他在霍格沃茨还从未经历过比这更糟糕的开学第一个星期呢。

      那天傍晚五点钟。他敲响了乌姆里奇教授办公室的门?? 他满心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乌姆里奇喊他进去,在铺着花边的桌子上,那张空白羊皮纸已经在等着他了,旁边放着那支尖利的黑色羽毛笔。

      “你知道该怎么做,波特先生。”乌姆里奇说,一边嗲兮兮地冲他笑着。

      哈利拿起羽毛笔,朝窗外望了一眼。只要把椅子再往右边挪一两寸??他假装往桌子跟前挪了挪,做到了这一点。现在他能远远地看见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队员们在球场上飞来飞去的身影了,三根高高的球门柱底下站着六七个黑乎乎的人影,显然在等着当守门员。离得太远了,不可能看清哪一个是罗恩。

      我不可以说谎,哈利写道。他右手背上的伤口裂开了,再次流出鲜血。

      我不可以说谎。伤口陷得更深,火辣辣地剧痛。

      我不可以说谎。鲜血顺着手腕流淌下来。

      他冒险又朝窗外望了一眼。现在防守球门柱的不知是谁,表现糟糕透了。在哈利鼓足勇气偷看的几秒钟内,凯蒂贝尔就连进了两球。他垂下目光,重新望着血迹斑斑的羊皮纸,真希望那个守门员不是罗恩。

      我不可以说谎。

      我不可以说谎。

      他只要觉得有机会就抬头往窗外看,只要能听见乌姆里奇的羽毛笔写字的声音,或听见她打开书桌抽屉的声音。第三个参加选拔的人很不错,第四个非常差劲,第五个特别漂亮地躲过了一个游走球,却把一个很容易接住的球漏进了球门。天色越来越黑,哈利心想恐怕他根本不可能看见第六和第七个候选人了。

      我不可以说谎。

      我不可以说谎。

      羊皮纸上满是从他手背上流出的殷红的鲜血,而他的手背疼得像着了火一般。当他再次抬头看时,夜幕已经降临,他再也看不清魁地奇球场上的情形了。

      “让我们看看你有没有吃透这句话,好吗?”半小时后,乌姆里奇柔声细语地说。

      她朝啥利走来,伸出她短粗的、戴着戒指的手指来抓他的胳膊。当她抓住他、仔细查看那些深深刻进他皮肉的文字时,他感到一阵烧灼般的剧痛,但不是手背在痛,而是他额头上的伤疤在痛。与此同时,他上腹部的什么地方还产生了-191 ?一种十分异样的感觉。

      他把胳膊从她手里挣脱出来,腾地站起身,直直地瞪着她。她也望着他,脸上的笑容把那张松泡泡的阔嘴抻得大大的。

      “是啊,很疼,是不是?”她温柔地问。

      哈利没有回答。他的心怦怦怦地跳得很响很快。她是在说他的手,还是她知道他刚才额头上的感觉呢?“好吧,我认为我的目的达到了,波特先生。你可以走了。”

      他拎起书包,尽快离开了房间。

      保持冷静,他一边三步并作两步地奔上楼梯一边对自己说。保持冷静,不一定就是你所认为的那样??“米布米宝!”他气喘吁吁地对胖夫人说,肖像画又一次打开了。迎接他的是一片喧闹。罗恩迎面朝他跑来,满脸笑开了花,手里端着高脚酒杯,黄油啤酒洒得胸前都是。

      “哈利,我成功了,我入选了,我是守门员了!”

      “什么?哦?? 太棒了!”哈利说,努力使自己笑得自然一些,而他的心还在怦怦地狂跳,手还在突突地阵痛,还在流血。

      “喝一点黄油啤酒吧,”罗恩塞给他一只酒瓶,“我真不敢相信?? 赫敏去哪儿了?”

      “她在那儿。”也在大口喝着黄油啤酒的弗雷德说,指了指炉火旁的一把扶手椅。赫敏坐在椅子里打瞌睡,手里的酒杯歪向一边,眼看就要洒出来了。

      “嗯,刚才我把消息告诉她时,她说她很高兴。”罗恩说,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让她睡吧。”乔治赶忙说道。过了一会儿,哈利才注意到他们周围的那几个一年级新生脸上毫无疑问都带着刚流过鼻血的痕迹。

      “来吧,罗恩,看看奥利弗的旧袍子你穿上合适不合适。”凯蒂贝尔大声说,“我们可以把他的名字摘掉,换上你的??”

      罗恩走了过去,安吉利娜大步走到哈利面前。

      “对不起,我先前对你有些粗暴,波特。”她唐突地说,“当一个头儿压力太大了,你知道。有时我都觉得自己有点儿步伍德的后尘了。”她的目光越过高脚酒杯的边缘望着罗恩,微微蹙起了眉头。

      “是这样,我知道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但他不是最理想的,”她直率地说,“不过我认为经过一些训练,他应该没有问题。他家里出过一批出色的魁地奇球员。说实在话,我希望他以后能表现得比今天更有天分。维基弗罗比舍和杰弗里.胡珀今晚飞得都比他好,可是胡珀动不动就哼哼唧唧,总是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没完没了地抱怨,维基的社会活动太多了。她自己也承认,如果训练和她的‘魅力俱乐部’相冲突,她会把‘魅力’放在第一位。不管怎么说,我们明天下午两点-192 ?钟有一场训练,这次你可一定要去。还要拜托你一件事,尽量多帮助帮助罗恩,好吗?”

      他点了点头,安吉利娜慢慢走回去找艾丽娅斯平内特了。哈利过去坐在赫敏身边,他刚放下书包,赫敏就猛地惊醒过来。

      “哦,哈利,是你??罗恩真棒,是吗?”她睡眼惺忪地说。“我只是太?? 太?? 太累了,”她打了个哈久,“我一点钟才睡觉,一直在织帽子。它们一眨眼就消失了!”

      果然,哈利仔细一看,发现房问里到处藏着羊毛帽子,让粗心大意的小精灵可以无意中捡拾起来。

      “太好了。”哈利心不在焉地说,如果再不马上找人说说,他就要憋得爆炸了,“听着,赫敏,我刚才在乌姆里奇的办公室里,她碰了我的胳膊??”

      赫敏专注地听着。哈利讲完后,她慢慢地说:“你担心神秘人控制了她,就像当年控制奇洛一样?”

      “是啊,”哈利压低声音说,“有这种可能,是不是?”

      “我想也是,”赫敏说,不过听她的语气,似乎并不完全相信,“但我认为神秘人不可能再像支配奇洛那样支配她了。我的意思是,神秘人现在已经活过来了,是不是,他有了自己的身体,不需要再去霸占别人的肉体。我想,他大概对乌姆里奇施了夺魂咒??”

      哈利望着弗雷德、乔治和李乔丹抛接黄油啤酒的空瓶子,一时间没有说话。然后赫敏又说道:“去年,没有人碰你,你的伤疤也会疼起来,邓布利多不是说这与神秘人当时的感觉有关吗?我的意思是,说不定这与乌姆里奇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但发生这样的事时你正好跟她在一起,这也许只是巧合而已?”

      “她是魔鬼,”哈利没精打采地说,“变态。”“她确实很可怕,没错,但是??哈利,我认为你最好去告诉邓布利多你的伤疤又疼了。”这是两天里第二次有人建议他去找邓布利多,他对赫敏的回答跟对罗恩的回答完全一样。“我不想用这件事去打扰他。就像你刚才说的,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整个暑假都在断断续续地疼?? 只是今晚疼得更厉害一点,没什么?? ”

      “哈利,我相信邓布利多愿意被这件事打扰?? ”

      “是啊,”哈利没来得及控制住自己,脱口说道,“这是邓布利多惟一关心我的地方,是不是,我的伤疤?”

      “别这么说,不是这样的!”

      “我想,我还是写信把这件事告诉小天狼星吧,看看他怎么想?? ”

      “哈利,你不能在信里谈这样的事情!”赫敏说,显得很惊慌,“你不记得啦,穆迪告诉我们写信时千万要小心!我们不能保证猫头鹰不再被人半路截走!”

      “好吧,好吧,那我就不告诉他!”啥利烦躁地说。他站了起来。“我要去睡觉了。替我告诉罗恩一声。好吗?”

      “哦,不行,”赫敏显出松了口气的样子,说道,“既然你要走,那就说明我也可以离开而不显得失礼了。我真是累坏了,明天我还想再织一些帽子。对了,如果你愿意,可以帮我一起织,很好玩的,现在我的技术越来越好了,还能织出图案、小毛球和各种各样的花样呢。”

      哈利仔细望着她的脸,发现那上面闪烁着喜悦的光芒,他竭力显出对她提出的建议有点儿动心的样子。

      “嗯??不,我恐怕不能,谢谢。”他说,“嗯?? 明天不行。我有一大堆家庭作业要做呢??”

      他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向男生宿舍的楼梯,赫敏被撇在那里,显得有点儿失望。

       -194 ?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