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0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0  -130 ?他把蟾蜍扔在哈利的膝盖上,从书包里拿出一支羽毛笔。卢娜洛夫古德那双凸出的眼睛又从颠倒的杂志上露出来,注视着纳威的举动。纳威把舌尖含在牙齿间,把那盆米布米宝举到眼前,找准一个地方,用羽毛笔尖使劲捅了一下那棵植物。

      汁液从植物身上的每个疖子里喷射出来。一股股黏糊糊、臭烘烘的墨绿色汁液喷到了车厢的天花板上、窗户上,溅到卢娜洛夫古德的杂志上。金妮幸好及时用胳膊挡住了脸,只是头上像戴了一顶黏糊糊的肮脏绿帽子。哈利可就惨了,他两只手都忙着捉住莱福不让它逃走,结果被喷了个满脸花。那气味就像恶臭难闻的大粪。

      纳威的脸上和身上也都被喷湿了,他晃了晃脑袋,想把遭殃最厉害的眼睛里的汁液挤出来。

      “对一对不起,”他喘着气说,“我以前没有试过??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不过别担心,臭汁是没有毒的。”他看到哈利往地上吐了一口,不安地补充道。

      不早不晚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包厢的门被拉开了。

      “噢??你好,哈利,”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说,“嗯??碰到倒霉事儿啦?”

      哈利用没拿莱福的那只手擦了擦镜片。一个长得非常漂亮、一头长发乌黑油亮的姑娘正站在包厢门口,笑眯眯地望着他。是秋张,拉文克劳魁地奇球队的找球手。

      “噢??你好。”哈利不知所措地说。

      “嗯??”秋说,“好吧??我就是想过来问声好??再见吧。”

      她脸上红红的,关上门走了。哈利垂头耷脑地倒在座位上,唉声叹气。他真希望秋看见他和一群很酷的人坐在一起,他们被他讲的一个笑话逗得乐不可支。他真不愿意被她看见自己跟纳威和疯姑娘洛夫古德坐在一起,手里拿着一只癞蛤蟆,脸上淌着臭汁。

      “没关系,”金妮安慰他说,“瞧,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弄干净。”她抽出自己的魔杖。“清理一新!”

      臭汁都消失了。

      “对不起。”纳威又小声说了一遍。

      罗恩和赫敏差不多一小时之后才回来。买食品的手推车已经来过了,哈利、金妮和纳威吃完了南瓜馅饼,正忙着交换巧克力蛙的卡片,这时包厢的门被推开,他们俩走了进来,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克鲁克山和关在笼子里厉声尖叫的小猪。

      “我饿惨了。”罗恩说着把小猪塞在海德薇旁边,从哈利手里抓过一个巧克力蛙,一屁股坐在哈利旁边的座位上。他撕开包装纸,一口咬掉了青蛙的脑袋,然后倒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似乎这一上午把他累坏了。

      “是这样,每个学院的五年级都有两个级长,”赫敏说,她坐下时显得特别不高兴,“一男一女。”“猜猜谁是斯莱特林的级长?”罗恩说,眼睛仍然闭着。

      “马尔福。”哈利不假思索地回答,相信他最担心的事情会得到证实。“没错。”罗恩苦闷地说,一边把青蛙的身体塞进嘴里,然后又拿了一个。“还有那个十足的母牛潘西帕金森,”赫敏尖刻地说,“她怎么能当级长呢,她比一个患了脑震荡的山怪还要笨呢??”“赫奇帕奇的是谁?”哈利问。“厄尼麦克米兰和汉娜艾博。”罗恩很快地说。

      “拉文克劳的是安东尼戈德斯坦和帕德玛佩蒂尔。”赫敏说。“你和帕德玛佩蒂尔一起参加过圣诞节的舞会。”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说。大家都转过脸来望着卢娜洛夫古德,她的眼睛从《唱唱反调》上方一眨不眨地盯着罗恩。罗恩赶紧把满嘴的巧克力蛙咽了下去。“是啊,我知道的。”他说,显得有点儿吃惊。“可是她玩得不很开心,”卢娜对他说,“她认为你对她不太好,因为你不肯跟她跳舞。我想我是不会在乎的,”她若有所思地又说道,“我不太喜欢跳舞。”

      她又缩到《唱唱反调》后面去了。罗恩张大嘴巴呆呆地望着杂志封面,好几秒钟缓不过神来,随即转脸看看金妮,希望得到一些解释。可是金妮用手指堵着嘴,不让自己咯咯笑出声来。罗恩摇了摇头,整个儿给弄糊涂了,然后他看了看表。

      “我们应该偶尔在过道里巡视巡视,”他对哈利和纳威说,“如果有人在做坏事,我们可以惩罚他们。我真想马上就抓住克拉布和高尔的什么把柄??”“你不应该滥用职权,罗恩!”赫敏严厉地说。

      “是啊,没错,因为马尔福是绝不会滥用职权的。”罗恩讽刺地说。“这么说你要把自己降低到他那个层次?”“不,我只是要保证在他欺负我的朋友之前,先给他的朋友一点厉害瞧瞧。”“看在老天的分儿上,罗恩?? ” “我要罚高尔写句子,那会要了他的命,他最讨厌写字了。”罗恩开心地说。

      他放低声音,学着高尔粗声哑气的嗓音,把脸皱成一团,似乎在痛苦地集中注意力,假装在空气中写字:“我??鲍??不??能??像??狒??狒??的??屁??股。”

      大伙儿乐得哈哈大笑,但是谁也没有卢娜洛夫古德笑得那样厉害。她发出一串尖厉刺耳的狂笑,把海德薇从梦中惊醒了。它愤怒地扑扇着翅膀,吓得克鲁克山跳到行李架上,嘶嘶地叫着。卢娜笑得太厉害了,她手里的杂志掉下来,从腿上滑到了地板上。

      -132 ?“是这样,每个学院的五年级都有两个级长,”赫敏说,她坐下时显得特别不高兴,“一男一女。”“ 猜猜谁是斯莱特林的级长?” 罗恩说, 眼睛仍然闭着。

      “马尔福。”哈利不假思索地回答,相信他最担心的事情会得到证实。“没错。”罗恩苦闷地说,一边把青蛙的身体塞进嘴里,然后又拿了一个。“还有那个十足的母牛潘西帕金森,”赫敏尖刻地说,“她怎么能当级长呢,她比一个患了脑震荡的山怪还要笨呢??”“赫奇帕奇的是谁?”哈利问。“厄尼麦克米兰和汉娜艾博。”罗恩很快地说。

      “拉文克劳的是安东尼-戈德斯坦和帕德玛佩蒂尔。”赫敏说。“你和帕德玛佩蒂尔一起参加过圣诞节的舞会。”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说。大家都转过脸来望着卢娜洛夫古德,她的眼睛从《唱唱反调》上方一眨不眨地盯着罗恩。罗恩赶紧把满嘴的巧克力蛙咽了下去。“是啊,我知道的。”他说,显得有点儿吃惊。“可是她玩得不很开心,”卢娜对他说,“她认为你对她不太好,因为你不肯跟她跳舞。我想我是不会在乎的,”她若有所思地又说道,“我不太喜欢跳舞。”

      她又缩到《唱唱反调》后面去了。罗恩张大嘴巴呆呆地望着杂志封面,好几秒钟缓不过神来,随即转脸看看金妮,希望得到一些解释。可是金妮用手指堵着嘴,不让自己咯咯笑出声来。罗恩摇了摇头,整个儿给弄糊涂了,然后他看了看表。

      “我们应该偶尔在过道里巡视巡视,”他对哈利和纳威说,“如果有人在做坏事,我们可以惩罚他们。我真想马上就抓住克拉布和高尔的什么把柄??”“你不应该滥用职权,罗恩!”赫敏严厉地说。

      “是啊,没错,因为马尔福是绝不会滥用职权的。”罗恩讽刺地说。“这么说你要把自己降低到他那个层次?”“不,我只是要保证在他欺负我的朋友之前,先给他的朋友一点厉害瞧瞧。”“看在老天的分儿上,罗恩?? ” “我要罚高尔写句子,那会要了他的命,他最讨厌写字了。”罗恩开心地说。

      他放低声音,学着高尔粗声哑气的嗓音,把脸皱成一团,似乎在痛苦地集中注意力,假装在空气中写字:“我??绝??不??能??像??狒??狒??的??屁??股。”

      大伙儿乐得哈哈大笑,但是谁也没有卢娜洛夫古德笑得那样厉害。她发出一串尖厉刺耳的狂笑,把海德薇从梦中惊醒了。它愤怒地扑扇着翅膀,吓得克鲁克山跳到行李架上,嘶嘶地叫着。卢娜笑得太厉害了,她手里的杂志掉下来,从腿上滑到了地板上。

      -133 ?法部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大范围搜捕。他应该被重新抓获,送回到摄魂怪手里,对此我们没有一个人提出质疑。然而真是这样吗?最近出现了令人惊诧的新证据,证明小天狼星布莱克也许并没有犯下他因之被送进阿兹卡班的那些罪行。小诺顿区刺叶路18号的多丽丝珀基斯说,实际上,小天狼星可能根本就不在杀人现场。“人们没有意识到,小天狼星布莱克是一个假名。”珀基斯夫人说,“人们以为是小天狼星布莱克的那个人,实际上是胖墩子勃德曼,是流行歌唱小组淘气妖精的领唱,约十五年前在小诺顿区教堂大厅的一次音乐会上被一个萝卜打中耳朵后,就退出了公众生活。我在报纸上看到他的照片时一眼就认了出来。所以,胖墩子不可能犯下那些罪行,因为在那一天他正好和我一起享受浪漫的烛光晚宴。我已经给魔法部部长写了信,希望他能尽快给胖墩子,又名小天狼星,彻底平反昭雪。”

      哈利读完后,不敢相信地瞪着那篇文章。也许这是一个笑话,他想,也许杂志上经常刊登一些哗众取宠的笑料。他往后翻了几页,找到了关于福吉的那篇文章。

      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五年前当选部长时,曾经否认他有接管古灵阁巫师银行的打算。福吉总是一口咬定,他只想和我们的黄金保管者“和平合作”。然而真是这样吗?与魔法部密切接触的消息提供者最近透露,福吉最强烈的野心就是控制小妖精的黄金储备,如果必要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动用武力。“这也不会是第一次,”一位魔法部内部人士说,“他的朋友们都管他叫‘妖精杀手’康奈利福吉。但愿你能听见他在以为旁边没人时所说的话。哦,他总是在谈论他干掉的那些妖精。扔进水里淹死的,从楼上推下去摔死的,下毒药毒死的,还有做成馅饼烤熟的??”

      哈利没有再读下去。福吉可能有许多缺点,但哈利觉得很难想象他会命令别人把妖精做成馅饼,这太离奇了。他翻看着杂志上其余的文章,偶尔停下来看两眼,他读到的内容有:有人指控说塔特希尔龙卷风队①是靠胁迫、非法对扫帚做手脚、折磨对手等手段而赢得魁地奇球俱乐部联合会杯的;对一个巫师的采访,他宣称自己骑着一把横扫六星飞到了月亮上,并带回来一袋月亮上的青蛙作为证据;还有一篇文章讲的是古代魔文,这至少解释了卢娜为什么一直颠倒着读①关于这支球队的情况。请见《神奇的魁地奇球)一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10月版。

      《唱唱反调》。据杂志上说,如果你把这些古魔文颠倒过来,就能看见它们其实是一个咒语,能把你仇敌的耳朵变成金橘。实际上,跟《唱唱反调》上的其他文章比起来,那篇提出小天狼星实际上可能是淘气妖精领唱的文章还算是有点道理的呢。

      “上面有什么好东西吗?”罗恩看到哈利合上了杂志,问道。“当然没有,”赫敏不等哈利回答,就尖刻地说,“《唱唱反调》是一堆垃圾,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对不起,”卢娜说,她的声音突然不再那么恍恍惚惚了,“我父亲是杂志编辑。”“我??哦,”赫敏显得非常尴尬地说,“是这样,有一些还是蛮有趣的??我的意思是,它还是很??”

      “把它还给我吧,谢谢。”卢娜冷冷地说,探过身来一把从哈利手里夺过杂志,哗啦哗啦地翻到第五十七页,坚定不移地把它颠倒过来,把自己的脸挡在后面。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第三次被拉开了。

      哈利扭头一看,他其实早就预料到了,但此刻看到德拉科马尔福在他两个死党克拉布和高尔的陪伴下,得意洋洋地冲他冷笑时,他仍然感到很不愉快。

      “怎么啦?”他不等马尔福开口,就挑衅地问道。

      “注意礼貌,波特,不然我就让你关禁闭。”马尔福拖腔拖调地说,油光水滑的金黄色头发和尖尖的下巴跟他爸爸一模一样,“你看,我和你不同,我当上级长了,这就是说,我和你不同,我有权惩罚别人。”

      “是嘛,”哈利说,“可是你,和我不同,你是个饭桶,所以请你走开,别来打搅我们。”

      罗恩、赫敏、金妮和纳威都哈哈大笑起来。马尔福噘起了嘴。

      “告诉我,败在韦斯莱手下的滋味如何呀, 波特?”他问。

      “闭嘴,马尔福。”赫敏厉声说道。

      “看来我触到痛处了。”马尔福得意地笑着说,“好吧,波特,你可要放规矩点儿,因为我会像只猎狗一样跟着你,看你敢不敢越轨。”

      “出去!”赫敏说着站了起来。

      马尔福哧哧坏笑着,恶狠狠地朝哈利最后瞪了一眼,转身离开了,克拉布和高尔笨手笨脚地跟在后面。赫敏把包厢的门重重地关上,转脸望着哈利。哈利顿时就明白了,赫敏和他一样,也注意到了马尔福刚才说的话,并为此感到忧心忡忡。

      “再扔一只青蛙过来。”罗恩说,他显然什么也没留意。当着纳威和卢娜的面,哈利不能敞开心扉来说话。他又和赫敏交换了一下惶恐不安的目光,然后转脸望着窗外。

      -135 ?他原来以为,小天狼星陪他到车站来只是一个玩笑之举,现在才发现这么做即使不是非常危险,也是不够谨慎??赫敏说得对??小天狼星是不应该来的。如果马尔福先生注意到了那条黑狗,并告诉了德拉科呢?如果他由此推断出韦斯莱夫妇、卢平、唐克斯和穆迪知道小天狼星藏在哪里呢?或者,马尔福刚才说话用“像只猎狗一样跟着”这样的字眼只是一种巧合?他们继续向北行进,天气还是变幻不定。雨点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着车窗,然后太阳懒洋洋地探出脸来,很快云层飘过,又把它遮住了。夜幕降临了,车厢里的灯亮了,卢娜卷起《唱唱反凋》,小心地放进书包,然后转过脸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包厢里的每个人。

      哈利坐在那里,将额头贴在车窗上,想远远地就能看见霍格沃茨,但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而且被雨水打湿的车窗上脏兮兮的。

      “我们得换衣服了。”最后赫敏说道,于是大家手忙脚乱地打开箱子,穿上校袍。她和罗恩仔细地把级长徽章戴在胸前。哈利看见罗恩对着漆黑的窗户照了照自己的模样。

      终于,火车慢慢地减速了,他们又听见四下里一片纷乱嘈杂,因为每个人都在忙着把行李和宠物归拢在一起,准备下车。罗恩和赫敏要监督秩序,就又从车厢里消失了,留下哈利和其他人照看克鲁克山和小猪。

      “我来提那只猫头鹰,行吗?”卢娜对哈利说,伸手来接小猪,纳威在一旁小心地把莱福塞进长袍里面的口袋。

      “哦?? 嗯?? 谢谢。”哈利说着把笼子递给了她,然后将海德薇更稳妥地抱在怀里。

      他们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包厢,汇入了过道里的人流,第一次感觉到夜晚的空气吹在脸上的刺痛。他们慢慢地朝门口挪动,哈利可以闻到通向湖畔的小路两旁那一棵棵松树的清香。他下车来到站台上,环顾四周,竖起耳朵寻找那熟悉的声音:“一年级新生上这儿来??一年级新生??”

      可是他没有听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一个干脆利落的女性的声音,正在大声喊着:“一年级新生请上这儿排队!所有一年级新生都跟我来!”

      一盏提灯摇摇晃晃地朝哈利这边移了过来,就着它的亮光,他看见了格拉普兰教授那突出的下巴和修剪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这位女巫前一年曾代替海格上过一段时间的保护神奇生物课。

      “海格呢?”哈利大声问。

      “我不知道,”金妮说,“但我们最好赶紧让开,我们把门都挡住了。”

      “噢,好的??”

      哈利和金妮顺着站台往车站外面走去,渐渐地两人分开了。哈利被人群推-136 ?挤着往前走,一边眯起眼睛在黑暗中寻找海格的身影。他不能不在这儿,哈利眼巴巴地盼着呢?? 再次见到海格是哈利内心最渴望的一件事。可是四下里没有海格的影子。

      他不可能离开的,哈利一边想着一边拖着沉重的脚步和众人一起慢慢穿过狭窄的门道,来到外面的马路上。他可能只是患了感冒什么的??他东张西望地寻找罗恩或赫敏,想知道他们对格拉普兰教授的再次出现有什么想法,可是他们俩都不在旁边,他只好由着自己被推向霍格莫德车站外那条被雨水冲刷过的黑乎乎的街道。

      这里停着约一百辆没有马拉的马车,每年都是它们把一年级以上的学生送到城堡去的。哈利很快地扫了它们一眼,又转脸寻找罗恩和赫敏,接着他又回过头来仔细看。

      马车前面不再是空的了。辕杆之间站着一些动物,如果硬要给它们一个名字的话,他觉得他会管它们叫马,尽管它们的模样有点儿类似爬行动物。它们身上一点肉也没有,黑色的毛皮紧紧地贴在骨架上,每一根骨头都清晰可见。它们的头很像龙的脑袋,没有瞳孔的眼睛白白的,目不转睛地瞪着。在肩骨间隆起的地方生出了翅膀?? 又大又黑的坚韧翅膀,看上去似乎应该属于巨大的蝙蝠。这些动物一动不动,静悄悄地站在越来越浓的夜色中,显得怪异而不祥。哈利真不明白,这些马车明明自己就能行走,为什么还要用这些可怕的马来拉它们呢。

      “小猪呢?”罗恩的声音在哈利身后响起。

      “那个叫卢娜的女生提着呢,”哈利说着急切地转过身来,想跟罗恩讨论一下海格的事,“你说,为什么不见?? ”

      “?? 海格?不知道,”罗恩说,显得很是担忧,“他可别出什么事??”

      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德拉科马尔福,后面跟着一小伙死党,包括克拉布、高尔和潘西帕金森,正在把几个神情很胆怯的二年级同学推到一边,好让他和他的朋友独占一辆马车。几秒钟后,赫敏气喘吁吁地从人群中钻了出来。

      “马尔福刚才在那里对一个一年级新生的态度非常恶劣。我发誓一定要告他一状,他戴上徽章还不满三分钟呢,就利用它变本加厉地欺负别人??克鲁克山呢?”

      “金妮抱着呢。”哈利说,“她来了??”金妮刚从人群里闪身出来,紧紧抱着不断扭动的克鲁克山。“谢谢。”赫敏说着把猫从金妮手里接了过来,“走吧,我们赶紧找一辆马车坐在一起,待会儿就没有地方了??”“我还没有拿到小猪呢!”罗恩说,可是赫敏已经朝最近的一辆空马车走去。哈利陪罗恩留在原地。“你看,那是些什么东西?”哈利问罗恩,并冲那些可怕的怪马点点头,这时其-137 ?他学生蜂拥着从他们身边走过。“什么东西?”“那些马?? ”

      卢娜怀里抱着小猪的笼子出现了。小猫头鹰像平常一样兴奋地吱吱乱叫。“给你,”她说,“它真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头鹰,是吧?” “嗯??是啊??它挺好的。”罗恩粗声粗气地说,“好了,快走吧,我们赶紧进去??你刚才说什么,哈利?”“我刚才说,那些像马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哈利说,一边和罗恩、卢娜一起朝赫敏和金妮已经坐下的那辆马车走去。“什么马一样的东西?”“就是拉那些马车的像马一样的东西!”哈利不耐烦地说。他们离最近的那匹怪马大约只有两三步远了,它正用空洞的白眼睛注视着他们。可是罗恩困惑不解地看了哈利一眼。“你在说什么呀?”“我在说?? 你看!”

      哈利抓住罗恩的胳膊,拖得他转过身来,面对着那匹长着翅膀的怪马。罗恩直直地瞪眼看了一秒钟,然后转过脸来看着哈利。“你叫我看什么呀?”“看那个?? 那儿,就在辕杆之间!套在马车上的!就在你面前?? ”

      可是罗恩还是一脸的迷惑,哈利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难道你看不见它们?”“看见什么?”“难道你看不见拉马车的东西?”这时候罗恩露出了非常惊愕的表情。“你没有什么不对劲儿吧,哈利?”“我??没事儿??”

      哈利感到困惑极了。那匹马明明就在他面前,在他们身后车站窗户透出的艨胧灯光的映照下,实实在在地闪着光,鼻孔里喷出的气息在夜晚寒冷的空气中凝成了水汽。然而?? 除非罗恩是在装假??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玩笑可是太蹩脚了?? 罗恩居然根本看不见!“我们进去吧,好吗?”罗恩忐忑不安地说,一边望着哈利,似乎很替他担心。“好的,”哈利说,“好的,走吧??”“没关系,”当罗恩钻进黑乎乎的马车车厢时,哈利身边一个恍恍惚惚的声音说道,“你不会变疯什么的。我也能看见它们。”“真的吗?”哈利迫切地问,转脸看着卢娜。他可以看见她那双银白色的大眼-138 ?睛里映出了那些长着蝙蝠翅膀的马。

      “哦,是啊,”卢娜说,“我从第一天来这里就能看见它们。它们一直在拉马车。放心吧,你的头脑和我一样清醒。”

      她淡淡地一笑,跟着罗恩钻进了发霉的马车车厢。哈利心头的疑虑并没有完全打消,但还是跟着钻了进去。

       -139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