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18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18  -113 ?“不是,”赫敏说,脸红得比刚才更厉害了,“不,不是的??罗恩也做了许多??他真的很??”

      她身后的房门又被推开了一点儿,韦斯莱夫人抱着一堆刚洗干净的衣服后退着走了进来。

      “金妮说书目终于来了。”她说着扫了一眼大家手里的信封,一边朝床边走去,然后开始把衣服分成两堆,“如果你们把书目给我,我今天下午就到对角巷去给你们把书买来,你们在家收拾行李。罗恩,我要给你再买一套睡衣,这一套短了至少六英寸,真不敢相信你怎么长得这么快??你想要什么颜色的?”

      “给他买红色和金色相问的,配他的徽章。”乔治坏笑着说。“配他的什么?”韦斯莱夫人心不在焉地说,卷起一双褐紫色的袜子放在罗恩的那堆衣服上。“他的徽章,”弗雷德说,似乎长痛不如短痛,索性一口气都说了出来,“他那可爱的、崭新的、闪闪发亮的级长徽章。”

      韦斯莱夫人脑子里还在想着睡衣,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了弗雷德的话。

      “他的??可是??罗恩,你该不是???”

      罗恩举起了他的徽章。

      韦斯莱夫人发出一声尖叫,跟赫敏刚才一模一样。

      “我真不敢相信!我真不敢相信!哦,罗恩,真是太棒了!级长!家里的每个人都是级长!”

      “弗雷德和我算什么?隔壁邻居吗?”乔治愤愤不平地说,他母亲把他推到一边,张开双臂搂住了她最小的儿子。

      “你父亲听说了该多高兴啊!罗恩,我真太为你感到骄傲了,多么令人高兴的消息,你以后可能会像比尔和珀西一样当上男生学生会主席呢,这是第一步啊!哦,最近烦心事这么多,没想到有了这么一个大喜讯,我真是太激动了,哦,罗尼?? ”,弗雷德和乔治都在韦斯莱夫人后面发出很响的干呕声,但韦斯莱夫人没有注意到。她用胳膊紧紧搂住罗恩的脖子,在他脸上左一下右一下地亲着,罗恩的脸涨得比他的徽章还要鲜红耀眼。

      “妈妈??不要??妈妈,控制一下??”他喃喃地说,拼命想把她推开。韦斯莱夫人放开了他,气喘吁吁地说:“那么,想要什么呢?我们给了珀西一只猫头鹰,可是当然啦,你已经有一只了。”“你?? 你说什么?”罗恩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必须因此得到奖励!”韦斯莱夫人慈爱地说,“一套漂亮的新礼袍怎么样?”“我们已经给他买了一套了。”弗雷德没好气地说,看样子他从心底里懊悔他-114 ?的这份慷慨。“或者一只新坩埚,查理的那只旧坩埚已经生满了锈,或者一只新老鼠,你以前一直那么喜欢斑斑?? ” “妈妈,”罗恩满怀希望地说,“我能得到一把薪扫帚吗?”

      韦斯莱夫人的脸微微沉了沉,飞天扫帚是很贵的。“不要特别好的!”罗恩赶紧说道,“只要?? 只要一把新的,换换口味??”韦斯莱夫人犹豫了一下,然后笑了。

      “当然可以??好了,我怎么也得走了,还要买一把扫帚呢。我们待会儿再见??小罗尼,级长!你们别忘了收拾箱子??级长??哦,我真是太高兴了!”她又在罗恩的面颊上亲了一口,很响地抽了抽鼻子,匆匆忙忙地走出了房间。弗雷德和乔治交换了一下目光。

      “我们不亲你,你不介意吧,罗恩?”弗雷德装出一种诚惶诚恐的声音问。“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行屈膝礼。”乔治说。“哦,闭嘴!”罗恩说,气呼呼地瞪着他们。

      “不然就怎么样?”弗雷德说,脸上露出一副坏笑,“要给我们关禁闭吗?”“我倒想看看他敢不敢呢。”乔治哧哧笑着说。“如果你们不小心点儿,他就能!”赫敏气愤地说。

      弗雷德和乔治哈哈大笑,罗恩低声说:“别这么说,赫敏。” “乔治,我们以后可得多加小心了,”弗雷德假装浑身发抖地说道,“有这两个人盯着我们??”

      “是啊,我们违法乱纪的日子眼看就要结束了。”乔治说着摇了摇头。随着又一声震耳欲聋的“啪”,一对双胞胎幻影移形了。“这两个人!”赫敏气恼地说,抬眼望着天花板,他们可以听见弗雷德和乔治在楼上的房间里放声大笑,“别理睬他们,罗恩,他们只是在嫉妒!”

      “我认为不是的,”罗恩怀疑地说,也抬头望着天花板,“他们总是说,只有傻瓜才会当级长??不过,”他的语气又高兴起来,“他们从来没得到过新扫帚!真希望我能跟妈妈一起去,亲自挑选??她肯定买不起‘光轮’,但现在有新款的‘横扫’上市了,那肯定很棒??对啊,我想我得去告诉她,我要‘横扫’,这样她就知道了??”

      他一头冲出房间,把哈利和赫敏撇在身后。不知怎的,哈利发现自己不愿意看着赫敏。他转身走到床边,抱起韦斯莱夫人刚才放在上面的那堆于净衣服,朝房间那头他的箱子走去。“哈利?”赫敏迟疑不决地说。“太棒了,赫敏,”哈利说,热情得有些夸张,听上去根本不像是他的声音,而-115 ?且他的眼睛仍然没看赫敏,“太出色了。级长。真了不起。”

      “谢谢,”赫敏说,“嗯?? 哈利?? 我能借海德薇用一下吗?我想告诉我的爸爸妈妈。他们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我是说当级长这件事他们是能明白的。”

      “行,没问题,”哈利说,仍然是那种热情过分、不像是他自己的语气,“拿去吧!”

      他弯腰俯在箱子上,把那堆衣服放在箱子底下,假装在里面翻找着什么,这时赫敏走到衣柜前唤海德薇下来。过了一会儿,哈利听见门关上了,但他仍然弯着腰,侧耳倾听,四下里没有别的声音,只有墙上那张空白的油画又在哧哧发笑,还有墙角的废纸篓在咳嗽,想把猫头鹰的粪便吐出来。

      他直起身,看看身后,赫敏已经走了,海德薇也不见了。哈利慢慢走回到床边,一头倒在床上,两眼失神地望着衣柜的脚。

      他已经把五年级要挑选级长的事忘得一于二净。他一直忧心忡忡地担心会被开除,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徽章正扇动着翅膀朝某些人飞来。但如果他没有忘记??如果他曾经想过??他会希望有什么结果呢?不是这个。他脑袋里一个诫实的小声音说道。

      哈利的脸皱成一团,埋在双手里。他不能对自己撒谎。如果他知道要选级长,他肯定希望选中的是自己,而不是罗恩。他这是不是像德拉科马尔福一样狂妄自大呢?他难道认为自己比别人都了不起?他真的相信自己比罗恩出色?不。那个小声音斩钉截铁地说。

      真的吗?哈利疑惑地想,急于把自己的感觉探究个水落石出。

      我魁地奇球玩得比他棒,那个声音说,但在其他方面并不比他出色。

      那是千真万确的,哈利想道,他的功课并不比罗恩优秀。可是功课以外的事情呢?自从进入霍格沃茨后,他、罗恩和赫敏共同经历的那些奇遇呢?而且还经常冒着比开除更可怕的危险!是啊,大多数时候罗恩和赫敏都和我在一起。哈利脑袋里的那个声音说。

      不是总在一起,哈利同自己辩论道。他们没有和我一起同奇洛搏斗。他们没有跟里德尔和蛇怪较量。他们没有在小天狼星逃跑的那天晚上摆脱那些摄魂怪。在伏地魔回来的那天夜里,他们没有在墓地里和我在一起??想到这里,他刚来的那天晚上感到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的那种强烈感觉又一次在心头翻滚。我绝对做得更多,哈利气愤不平地说。我做得比他们俩都多!可是,那个小声音公正地说,也许邓布利多选级长并不看中他们经历过多少危险处境??也许他选级长看的是其他因素??罗恩肯定具有一些你所没有的东西??哈利睁开眼睛,透过手指缝望着衣柜爪子形的脚,想起了弗雷德说过的话:“头脑清楚的人,谁会选罗恩当级长呢??”

      -116 ?哈利发出一声嘲讽的轻笑,但随即又为自己感到恶心。

      罗恩并没有要求邓布利多给他级长的徽章。这不是罗恩的错。而他,哈利。罗恩在世界上最好的朋友,难道就因为自己没有得到徽章,就要闷闷不乐,就要和双胞胎一起在罗恩背后嘲笑他,诋毁他?就因为罗恩第一次在某件事上胜过了哈利?就在这时,哈利听见楼梯上又传来罗恩的脚步声。他站起来,正了正眼镜,急忙在脸上摆出一个微笑,罗恩连蹦带跳地冲了进来。

      “正好追上了她!”他高兴地说,“她说如果可能,就给我买‘横扫’。”

      “真酷!”哈利说,他听见自己热情的声音已不再那么虚假,总算松了口气,“你听我说?? 罗恩?? 太棒了,哥们儿。”

      罗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压根儿没想到会是我!”他说着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会是你呢!”

      “不,我惹的麻烦太多了。”哈利重复着弗雷德的话。

      “是啊,”罗恩说,“是啊,我猜想??好了,我们最好还是收拾箱子吧,好吗?”

      自从来这里以后,他们的东西居然散落得到处都是,真是不可思议。下午的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从房子的各个角落找回自己的书本和其他东西,重薪塞进上学用的箱子。哈利注意到,罗恩不停地把他的级长徽章摆来摆去,先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塞进牛仔裤口袋里,接着又拿出来放在叠好的长袍上,似乎要看看红色衬在黑色上的效果如何。后来乔治和弗雷德进来了一下,提出要用永久粘贴咒把徽章粘在他的额头上,罗恩这才用褐紫色的袜子把它仔仔细细地包好,锁在了箱子里。

      大约六点钟的时候,韦斯莱夫人从对角巷回来了,抱着一大堆书,还拎着一个长长的、棕色厚纸包着的东西,罗恩充满渴望地叹息了一声,从她手里拿了过来。

      “先别忙着打开,大家要来吃晚饭了,我希望你们都下楼去。”韦斯莱夫人说,可是她刚走开,罗恩就急不可耐她扯开包装纸,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端详着他的新扫帚,脸上是一种欣喜若狂的表情。

      在下面的地下室里,韦斯莱夫人在无比丰盛的饭桌上方挂出一条鲜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热烈祝贺罗恩和赫敏当选级长-117 ?她情绪非常好,整个假期哈利都没见她这么高兴过。

      “我想我们应该搞一个小小的晚会,而不是一本正经地坐着吃饭,”看到哈利、罗恩、赫敏、弗雷德、乔治和金妮走进厨房,她对他们说道,“你父亲和比尔正在路上呢,罗恩。我派猫头鹰给他们俩都送了信,他们都激动坏了。”她满脸喜色地补充道。

      弗雷德翻了翻眼睛。

      小天狼星、卢平、唐克斯和金斯莱沙克尔已经到了,哈利给自己倒了一杯黄油啤酒后不久,疯眼汉穆迪就脚步沉重地走了进来。

      “哦,阿拉斯托,你来了我真高兴。”疯眼汉脱掉身上的旅行斗篷时,韦斯莱夫人高兴地说,“我们好长时间一直想问问你?? 你能不能看看客厅的那张写字台,告诉我们里面是什么东西?我们一直不敢打开,生怕那是个特别讨厌的家伙。”

      “没问题,莫丽??”穆迪那电光般的蓝眼睛滴溜溜往上一转,死死盯着厨房的天花板。“客厅??”他粗声粗气地说,两个瞳孔缩小了,“墙角的写字台?啊,我看见了??是的,是一个博格特??需要我上去把它弄出来吗,莫丽?”

      “不,不用了,我待会儿自己来吧。”韦斯莱夫人眉开眼笑地说,“你喝点酒吧。实际上,我们在搞一个小小的庆祝活动??”她指了指鲜红色的横幅,“家里第四个级长!”她揉揉罗恩的头发,慈爱地说。

      “级长,哦?”穆迪低吼道,那只普通的眼睛望着罗恩,那只带魔法的眼睛滴溜溜一转,从脑袋里朝旁边凝视着。哈利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似乎那眼睛正在望着自己,他转身朝小天狼星和卢平走去。

      “好啊,祝贺祝贺,”穆迪说,仍然用他那只普通的眼睛盯着罗恩,“权威人士总会招来麻烦,但我想邓布利多一定认为你能够抵抗大多数厉害的恶咒,不然他不会选中你的??”

      罗恩听到这样的说法,似乎很吃了一惊,但正好这时候他爸爸和大哥回来了,他也就用不着费心做出回答了。韦斯莱夫人喜气洋洋,甚至没有埋怨他们把蒙顿格斯也带了来。蒙顿格斯穿着一件长长的大衣,上面东一块西一块鼓鼓囊囊的,显得很奇怪,而且他还不肯把大衣脱下来跟穆迪的旅行斗篷放在一起。

      “好了,我想我们可以举杯了,”每个人都拿到饮料后,韦斯莱先生说,举起了他的高脚酒杯,“祝贺罗恩和赫敏当选格兰芬多的级长!”

      大家都举杯祝贺,然后热烈鼓掌,罗恩和赫敏高兴得满脸放光。“我自己从没当过级长。”大家都凑在桌子跟前取食物时,唐克斯在哈利身后兴高采烈地说。今天她的头发红得像西红柿,一直拖到腰际,看上去活像金妮的姐姐。“我们学院的院长说我缺乏某些必要的素质。”

      -118 ?“比如说什么呢?”正在挑一个烤土豆的金妮问道。“比如不能够循规蹈矩。”唐克斯说。金妮哈哈大笑。赫敏似乎不知道是不是也该笑一笑,便采取个折中的办法,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黄油啤酒,结果被呛着了。“你呢,小天狼星?”金妮拍着赫敏的后背问道。坐在哈利旁边的小天狼星发出他惯常的那种短促刺耳的笑声。“没有人会选我当级长的,我花了那么多时间跟詹姆一起关禁闭。卢平是个好孩子,他得到了徽章。”“我想,邓布利多大概希望我能对我的好朋友进行一些管束。”卢平说,“不用说,我很悲惨地失败了。”哈利的情绪突然好了起来。他父亲当年也不是级长。顿时,晚会似乎变得好玩多了。他把盘子装得满满的,觉得自己加倍地喜爱房间里的每一个人。罗恩逢人就热情洋溢地介绍他的新扫帚。“??十秒钟内就从零到七十,不坏吧?要知道《飞天扫帚大全》上说,彗星290只有零到六十,而且还需要有一股顺风推着呢。”赫敏正在十分恳切地跟卢平谈论她对小精灵权益的看法。“我的意思是,这就跟狼人需要隔离一样,都是一派胡言,是吗?其根源都是巫师那种可怕的偏见,认为自己比别的生物优越??”韦斯莱夫人和比尔又在争论那个老掉牙的问题:比尔的头发。“??越来越没法收拾了,其实你长得挺精神的,如果头发短一点儿会好看得多,你说是不是呢,哈利?”

      “哦?? 我不知道?? ”哈利说,没想到韦斯莱夫人居然来征求他的意见,他有点儿惊慌。他偷偷地离开他们,朝弗雷德和乔治那边走去,他们正和蒙顿格斯一起挤在一个角落里。

      蒙顿格斯一看见哈利就停住话头,但弗雷德眨眨眼睛,示意哈利过去。“没关系,”他对蒙顿格斯说,“我们可以信任哈利,他是我们的资助人!”“看看顿格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乔治说着摊开手掌给哈利看,那上面是一堆枯干的黑豆荚般的东西,虽然一动不动,却发出轻微的哗啦哗啦的声音。“毒触手的种子,”乔治说,“我们的速效逃课糖要用到它们,但这是一种C类禁止贸易物品,所以我们一直很难搞到。”“这么些给十个加隆吧,顿格?”弗雷德说。“这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蒙顿格斯说,他那松弛的、充血的眼睛拉得更狭长了,“对不起,小伙子们,低于二十我绝不出手。” “顿格就喜欢开点儿小玩笑。”弗雷德对哈利说。“是啊,他最精彩的一个玩笑就是一袋疙瘩羽毛笔要价六个西可。”乔治说。

      -119 ?”小心点儿o”哈利轻声提醒他们。

      “怎么啦?”弗雷德说,“妈妈忙着跟级长罗恩情意绵绵地说悄悄话呢,我们没事儿的。”

      “可是穆迪可能在用眼睛盯着你们。”哈利指出这一点。

      蒙顿格斯紧张地扭头看了看。

      “说得对。”他嘟哝道,“好吧,小伙子们,十个就十个吧,只要你们赶紧把它们弄走。”

      “谢谢你了,哈利!”弗雷德高兴地说,蒙顿格斯已经把口袋里的东西都倒在双胞胎伸出来的手里,然后匆匆走过去取东西吃了。”我们最好把这些东西拿到楼上去??”

      哈利望着他们的背影,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突然想到,韦斯莱先生和韦斯莱夫人肯定很纳闷弗雷德和乔治怎么会有本钱做笑话商店的生意,然后不可避免地,他们就会弄清是怎么回事。把三强争霸赛的奖金送给双胞胎,这在当时似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如果它又导致一场家庭风波,使亲人疏远,就像珀西那样呢?如果韦斯莱夫人发现是因为哈利才使得弗雷德和乔治能够开创一种她认为很不合适的职业,她还会觉得哈利像她的亲生儿子一样好吗?双胞胎走后,哈利独自站在那里,内心只有一种沉甸甸的负疚感。突然,他听见有人在说他的名字。金斯莱沙克尔那低沉浑厚的声音,即使在周围的一片嘈杂声中也能听见。

      “??邓布利多为什么不选哈利当级长呢?”金斯菜问。

      “他准有他自己的道理。”卢平回答。

      “但是那样会表现出对他的信任。换了我,我就会那么做,”金斯莱执意地说,“特别是在《预言家日报》三天两头地给他造谣??”

      哈利没有转过头去。他不想让卢平和金斯莱知道他听见了。他尽管一点儿也不饿,但还是跟着蒙顿格斯回到了饭桌旁。他刚才突然产生的参加晚会的快乐又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真希望自己躺在楼上的床上。

      疯眼汉穆迪用残缺不全的鼻子嗅了嗅一根鸡腿,显然他没有发现任何下毒的痕迹,因为他用牙齿扯下了一大块鸡肉。“??扫帚把是用西班牙栎木做的,涂着防恶咒的清漆,还有内置的振动控制?? ”罗恩在对唐克斯说。韦斯莱夫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好了,我先去把那个博格特弄出来再上床睡觉??亚瑟,我不希望这些人闹得太晚,好吗?晚安,哈利,亲爱的。”她说完就离开了厨房。哈利把盘子放在桌上,不知道能不能神不知鬼不觉-120 ?“你没事吧,波特?”穆迪瓮声瓮气地问。

      “没事呀,挺好的。”哈利没说实话。

      穆迪对着他的弧形酒壶喝了一大口,那只电光蓝色的魔眼斜过来望着哈利。

      “来吧,我这儿有件东西,你可能会感兴趣。”他说。

      穆迪从长袍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很破旧的魔法照片。

      “最初的凤凰社,”穆迪声音低沉地说,“昨天晚上找我那件备用的隐形衣时发现的,看来波德摩不太懂规矩,不打算把我最好的那件还给我了??我想可能有人愿意看看。”

      哈利接过照片,上面有一小群人抬头望着他,有的朝他挥手致意,有的举起手里的酒杯。

      “这是我。”穆迪指着自己说,其实这毫无必要。照片上的穆迪是不可能认错的,尽管他那会儿头发不像现在这么白,鼻子也完好无损。“我旁边是邓布利多,另一边是德达洛迪歌??这是马琳麦金农,拍完这张照片两个星期后,她就被杀害了,他们还把她全家都抓了去。那是弗兰克隆巴顿和艾丽斯隆巴顿?? ”

      哈利心里本来就不舒服,现在望着艾丽斯隆巴顿,心里更是一阵发紧。他尽管从没见过她,却非常熟悉她那张圆圆的、充满友善的脸,因为她儿子纳威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 可怜的人,”穆迪粗声粗气地说,“死了也比遭那份罪强??这是爱米琳’万斯,你见过她的,这个显然是卢平??本吉芬威克,他也遭了不幸,我们只找到了他的部分尸体??往旁边挪挪。”他用手碰碰照片,上面的小人儿都朝旁边移去,让那些本来被遮住的人挪到了前面。

      “那是埃德加博恩斯??阿米莉亚博恩斯的哥哥,他们也抓走了他的全家,他是个了不起的巫师??斯多吉波德摩,天哪,他看上去真年轻??卡拉多克。迪尔伯恩,照片拍完后六个月就失踪了,一直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海格,这不用说了,看上去还是这副老样子??埃非亚斯多吉,你见过的,我都忘记他以前老戴着那顶傻乎乎的帽子??吉迪翁普威特,动用了五个食死徒才将他和他弟弟费比安杀死,他们战斗得英勇顽强??且战且退,且战且退??”

      照片上的小人儿挤在一起,让那些隐藏在后面的人出现在画面前。

      “这是邓布利多的弟弟阿不福思,我只见过他那一次,是个奇怪的家伙??这是多卡斯梅多斯,伏地魔亲手杀害了她??小天狼星,那时候他还留着短头发??还有??就是这些,我想你可能会有兴趣!”

      哈利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他的妈妈和爸爸笑眯眯地望着他,他们俩中间坐着一个眼睛水汪汪的小个子男人,哈利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虫尾巴,就是他向伏地魔告发了哈利父母的下落,造成了他们俩的惨死。

      “嗯?”穆迪说。

      -121 ?哈利抬头看着穆迪伤痕累累、坑坑洼洼的脸。显然,穆迪还以为自己给了哈利一件很希罕的好东西呢。

      “不错,”哈利说,又一次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嗯??对了,我刚想起来,我忘记收拾我的??”

      他用不着绞尽脑汁编造一个他忘记收拾的东西了,因为小天狼星正好说道:“你在那儿做什么呢,疯眼汉?”穆迪转身朝那边望去。哈利赶紧走向厨房那头,不等有人来得及把他叫回去,就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向楼上走去。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感到如此震惊。其实他以前看见过爸爸妈妈的照片,还亲眼看见过虫尾巴??可是他们在他最不防备的时候那样突然地跳到他面前??谁都不会喜欢的,他生气地想??还有,看见他们周围所有那些愉快的面孔??本吉芬威克,只找到一些尸体的残片,吉迪翁普威特,像英雄一样勇敢战死,还有隆巴顿夫妇,被折磨成了疯子??他们都永远在照片上愉快地挥手,谁也不知道前面等着他们的厄运??唉,穆迪大概会觉得这很有趣??他,哈利,觉得这让人心神不安??哈利踮着脚尖走上门厅的楼梯,走过那些挤在一起的家养小精灵的脑袋,他很高兴终于可以一个人清静一会儿了,可是就在他走近二楼的楼梯平台时他听见了一个声音。有人在客厅里哭泣。

      “喂?”哈利说。

      没有人回答,哭泣声在继续。他一步两级地走完最后几级楼梯,走过平台,推开了客厅的门。

      有一个人蜷缩在黑暗的墙边,手里拿着魔杖,哭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而四肢伸展躺在灰扑扑的旧地毯上,躺在皎洁的月光下的,正是罗恩,显然已经死了。

      哈利一下子觉得肺里的空气似乎都被吸空了,他觉得自己正朝地板下面坠落,大脑里一片冰冷?? 罗恩死了,不,这不可能??可是等一等,这不可能呀?? 罗恩在楼下呢??“韦斯莱夫人?”哈利哑着嗓子说。

      “滑一滑一滑稽滑稽!”韦斯莱夫人啜泣着说,用颤抖的魔杖指着罗恩的尸体。啪!罗恩的尸体变成了比尔的,伸展四肢仰面躺着,空洞失神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韦斯莱夫人哭得比刚才更厉害了。

      “滑一滑稽滑稽!”她又抽抽搭搭地说。

      啪!韦斯莱先生的尸体取代了比尔的。眼镜歪在一边,一道鲜血从脸上流淌下来。

      “不!”韦斯莱夫人呻吟道,“不??滑稽滑稽!滑稽滑稽!滑稽滑稽!”

      啪!死去的双胞胎。啪!死去的珀西。啪!死去的哈利??“韦斯莱夫人,赶紧离开这里!”哈利瞪着地板上他自己的尸体喊道,“让别人?? ”

      “出什么事了?”

      卢平跑进了房间,后面紧跟着小天狼星,穆迪拖着沉重的脚步也来了。卢平望望韦斯莱夫人,又望望地板上哈利的尸体,似乎一下子全明白了。他拔出自己的魔杖,清清楚楚、毫不含糊地说:“滑稽滑稽!”

      哈利的尸体不见了。一个银色的圆球悬浮在尸体刚才躺着的上空。卢平又挥了一下魔杖,圆球化成一股烟雾消失了。

      “哦?? 哦?? 哦!”韦斯莱夫人抽噎着,然后突然用手捂住脸,号啕大哭。

      “莫丽,”卢平忧郁地说,一边朝她走去,“莫丽,不要??”

      一眨眼间,她扑在卢平的肩膀上,哭得伤心欲绝。

      “莫丽,那只是一个博格特,”卢平拍着她的脑袋,安慰她道,“是一个愚蠢的博格特??”

      “我总是看见他们死一死一死了!”韦斯莱夫人靠在他的肩膀上抽泣着说,“总是看一看见!做一做梦也梦见??”

      小天狼星盯着刚才博格特装成哈利的尸体躺过的地方。穆迪看着哈利,哈利则躲避着他的目光。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穆迪的那只带魔法的眼睛一直追随着他走出了厨房。

      “不一不一不要告诉亚瑟,”韦斯莱夫人这时忍住呜咽,用袖口使劲地擦着眼睛,“我不一不一不想让他知道??我这么傻??”

      卢平递给她一块手帕,她擤了擤鼻子。

      “哈利,真对不起。你会怎么看我呢?”她声音颤抖地说,“连一个博格特都对付不了??”

      “别说傻话了。”哈利说,想勉强露出一点儿笑容。

      “我只是太一太一太担心了,”她说,眼泪又从眼睛里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家一家一家里一半的人都在凤凰社里,除非出现奇迹我们才都会死里逃生??珀一珀一珀西不跟我们说话了??如果发生了可一可一可怕的事情,我们永远没有机会跟一跟一跟他和解怎么办呢?如果亚瑟和我被杀害了,那可如何是好呢,谁会来照一照一照顾罗恩和金妮呢?”

      “莫丽,够了。”卢平果断地说,“这和上次不一样。现在凤凰社的组织更加严密,我们有了一个有利的开端,知道伏地魔打算做什么?? ” 韦斯莱夫人一听见那个名字,惊恐地发出了一声尖叫。

      “哦,莫丽,勇敢点儿,现在你应该习惯听到他的名字了?? 听着,我没法保证不会有人受到伤害,谁也不可能保证这一点,但我们的情况比上次好得多。你那时候不在凤凰社里,你不明白。上次食死徒的人数是我们的二十倍,他们是把我们一个一个地干掉的??”

      哈利又想起了那张照片,想起了他爸爸妈妈洋溢着欢笑的脸。他知道穆迪还在注视着他。

      “不要担心珀西,”小天狼星突然说道,“他会回心转意的。伏地魔总有一天会暴露他的真面目,到那个时候,整个魔法部都会请求我们原谅他们。而我还不知道会不会接受他们的道歉呢。”他又尖刻地添上最后一句。

      “至于如果你和亚瑟遇害了,由谁来照顾罗恩和金妮,”卢平微微带笑地说,“你以为我们会怎么做,会让他们饿肚子吗?”

      韦斯莱夫人颤抖地笑了笑。

      “真是太傻了。”她又低声说了一句,擦了擦眼睛。

      可是十分钟后,当哈利返手关上卧室的房门时,他无法认为韦斯莱夫人是在犯傻。他仍然能够看见他爸爸妈妈从那张破烂的旧照片上笑眯眯地望着他,他们像周围的那么多人一样,浑然不知他们的生命就要终结。哈利眼前不断闪现着博格特轮番变出韦斯莱夫人家每个人的尸体的景象。

      突然,他额头上的伤疤一阵剧痛,胃里也翻腾开了。“ 停下!” 他坚决地说, 一边揉着伤疤, 疼痛减轻了。“疯狂的第一个迹象,就是自己跟自己说话。”墙上那张空白画里一个诡秘的声音说道。

      哈利没去理它。他感到自己一下子长大了很多,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可就在一个小时前,他还在担心笑话商店的事,担心谁得到了级长的徽章,这使他觉得不可思议。

       -124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