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17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17第9章 韦斯莱夫人的烦恼

      邓布利多的突然离去使哈利感到十分意外。他一动不动地坐在缠着链条的椅子上,努力使自己从惊愕和如释重负的感觉中缓过来。威森加摩的成员们纷纷站起身来,一边说着话一边整理收拾文件。哈利也站了起来。似乎没有一个人在注意他,只有福吉右边那个癞蛤蟆般的女巫例外,她刚才一直盯着邓布利多,现在又盯着哈利了。哈利假装没有看见,他试着去捕捉福吉或博恩斯女士的目光,想问问他是不是可以走了,但福吉似乎打定主意不理睬哈利,博恩斯女士则忙着整理自己的公文包。于是哈利犹豫不决地朝门口走了几步,见没有人叫他回去,便赶紧加快了脚步。

      他几乎是小跑着走完了最后几步,拧开房门,差点跟站在外面的韦斯莱先生撞了个满怀。韦斯莱先生脸色苍白,显得惶恐不安。

      “邓布利多没有说?? ”

      “澄清了,”哈利反手把门关上,说道,“所有的指控都不成立。”

      -106 ?韦斯莱先生顿时眉开眼笑,一把抓住哈利的两个肩膀。“哈利,真是太棒了!其实,当然啦,他们不可能判你有罪的,你有证人嘛,但我还是不能假装自己不?? ” 韦斯莱先生猛地顿住了,因为这时审判室的门又开了,威森加摩的成员鱼贯丽出。“我的天哪!”韦斯莱先生惊讶地喊了起来,把哈利拉到一边,让他们过去,“他们正式开庭审判你?”

      “我想是的。”哈利轻声说。

      一两个巫师走过时冲哈利点了点头,还有几个,包括博恩斯女士,对韦斯莱先生说:“早上好,亚瑟。”但大多数人都把眼睛望着别处。康奈利和那个癞蛤蟆样的女巫几乎是最后离开暗室的。福吉只当韦斯莱先生和哈利是墙壁的一部分,而那个女巫走过时,又一次用几乎是审视的耳光打量着哈利。最后走过的是珀西,他和福吉一样,完全无视他父亲和哈利的存在。他抓着一大卷羊皮纸和一大把备用的羽毛笔,背挺得直直的,鼻孔朝天,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韦斯莱先生嘴巴周围的线条紧了一紧,但除此之外,他没有表露出见到他三儿子的任何迹象。

      “我想直接把你送回去,你可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他说,当珀西的脚跟消失在通往第九层楼的阶梯上时,他示意啥利往前走,“我要去贝斯纳绿地的那间厕所,顺便把你捎回去。走吧??”

      “那么,你准备怎么对付那间厕所呢?”哈利咧嘴笑着问。突然之间,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比平常好玩了五倍。他终于开始明白:他被宣告无罪了,他就要回霍格沃茨去了。

      “哦,只需一个反恶咒的魔法,再简单不过了。”他们上楼时韦斯莱先生说,“修好被弄坏的东西倒没有什么,主要是这种破坏行为背后的态度,哈利。有些巫师可能会觉得捉弄麻瓜挺好玩的,但它可能表达了一种更深刻、更丑恶的东西,我作为一个?? ”

      韦斯莱先生话说到一半突然打住了。他们刚走到第九层楼的走廊上,康奈利’福吉站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正和一个高个子男人小声交谈着,那人一头油光水滑的金黄色头发,一张尖脸自煞煞的。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那个高个子男人转过脸来。他也是话没说完就突然停住了,眯起冷冰冰的灰眼睛,死死地盯着哈利的脸。

      “好啊,好啊,好啊??守护神波特!”卢修斯马尔福冷冷地说。

      哈利突然觉得透不过气来,似乎他一脚跨进了某个凝固的东西里。他上次看见这两只冷冰冰的灰眼睛时,它们隐藏在食死徒兜帽的两道狭缝后面;他上次听见这个男人的声音,是在阴暗的墓地里发出的阵阵嘲笑,而当时伏地魔正在折-107 ?磨他。哈利不敢相信卢修斯马尔福竟然还敢当面看着他,他不敢相信马尔福竟然出现在这里,在堂堂的魔法部,而康奈利福吉竟然在跟他说话,要知道哈利几个星期前曾亲口对福吉说过马尔福是个食死徒。

      “部长刚告诉了我你侥幸逃脱的经过,波特,”马尔福先生拿腔做调地说,“真是令人惊诧,你能不断地从很狭窄的洞里钻出来??说实在的,真像蛇一样。”

      韦斯莱先生紧紧抓住哈利的肩膀,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

      “是啊,”哈利说,“是啊,我很善于逃脱。”

      卢修斯马尔福抬起目光望着韦斯莱先生的脸。

      “还有亚瑟韦斯莱!你在这里做什么昵,亚瑟?”

      “我在这里工作。”韦斯莱先生没好气地说。

      “肯定不是这里吧?”马尔福说着扬起眉毛,扫了一眼韦斯莱先生身后的那扇门,“我记得你好像是在二楼??你的那份工作所涉及的不就是把麻瓜物品偷回家,给它们施魔法吗?”

      “不是。”韦斯莱先生粗暴地说,他的手指已深深陷进了哈利的肩膀。

      “那么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哈利问卢修斯马尔福。

      “我认为,我自己和部长之间的一些私事不需要你来过问,波特。”马尔福说着抹了抹他长袍的前襟。哈利清楚地听见了一阵轻微的丁零丁零的声音,似乎他的口袋里装满了金子。“说实在的,你可不能因为自己是邓布利多的宠儿,就指望我们其他人也对你骄纵放任??好了,部长,我们这就去你的办公室吧?”

      “当然,”福吉说着把背转向了哈利和韦斯莱先生,“这边走,卢修斯。”

      他们迈开大步走了,一边低声交谈着。韦斯莱先生一直等到他们消失在电梯里,才松开了哈利的肩膀。

      “如果他们要一起谈事情,他为什么不在福吉的办公室外面等着呢?”哈利气呼呼地问道,“他到这下面来做什么?”

      “照我看,他是想偷偷溜进审判室,”韦斯莱先生说,他显得十分心烦意乱,不住地扭头看看有没有人在偷听,“想弄清你到底是不是被开除了。我把你送回去时要给邓布利多留一个短信,他应该知道马尔福又在跟福吉嘀咕什么。”

      “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私事呢?”

      “我想是金子吧。”韦斯莱先生气愤地说,“许多年来,马尔福一直对各种各样的人出手很大方??好使自己跟有权势的人攀上交情??然后可以要求特殊照顾??让那些他不想通过的法律一拖再拖??哦,卢修斯马尔福,他真是能量不小,神通广大。”

      电梯来了,里面没有人,只有一群字条在韦斯莱先生的头顶上飞来飞去。他按了一下到正厅的按钮,电梯门哐啷啷关上了。他不耐烦地挥手驱赶着字条。“韦斯莱先生,”哈利慢吞吞地说,“如果福吉跟马尔福这样的食死徒来往,我-108 ?们怎么知道他们没有给他施夺魂咒呢?”

      “别以为我们没有想到这一点,哈利,”韦斯莱先生小声说,“但邓布利多认为福吉先生目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在行事?? 但是,用邓布利多的话说,这并不能给人带来多少安慰。现在最好还是别谈这件事,哈利。”

      电梯门滑开了,他们走了出来,正厅里现在几乎空无一人。值班的巫师埃里克又藏在《预言家日报》后面了。他们径直从金色喷泉旁边走过时,哈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等一等??”他对韦斯莱先生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钱袋,返身朝喷泉走去。

      他抬头仔细端详着那位英俊的巫师的面孔,现在离得近了,哈利觉得他显得很柔弱,很愚蠢。那女巫脸上堆着一个空洞的笑容,像是在参加选美比赛,而且就哈利对妖精和马人的了解,他们绝不可能这样含情脉脉地仰望任何人。只有家养小精灵那副怯生生的奴隶般的神态还令人信服。不知赫敏看到这个小精灵的雕像会说什么。哈利想到这儿,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他把钱袋倒过来,不是数出十个加隆,而是把里面的钱都倒进了水潭。

      “我早就知道!”罗恩挥拳击打着空气,喊道,“你总是能够侥幸逃脱的!”

      “他们肯定会宣告你无罪的,”赫敏说,刚才哈利走进厨房时,她看上去紧张得都快晕倒了,而现在她正用一只颤抖的手捂住眼睛,“没有理由给你判罪,根本就没有。”

      “虽说你们都早就知道我不会有事,但每个人似乎都松了一口气呢。”哈利笑眯眯地说。韦斯莱夫人正用她的围裙擦眼泪,弗雷德、乔治和金妮跳起了一种战舞①,嘴里一遍又一遍地唱道:“他没事啦,他没事啦,他没事啦??”“够了!安静一点!”韦斯莱先生喊道,但他脸上也笑眯眯的,“听着,小天狼星,卢修斯马尔福也在部里?? ” “什么?”小天狼星警觉地问。“他没事啦,没事啦,没事啦,没事啦??”“安静,安静,你们三个!是的,我们看见他在九楼跟福吉说话,然后他们一起进了福吉的办公室。这事儿应该让邓布利多知道。”“一点不错,”小天狼星说,“我们会告诉他的,不要担心。”

      “好了,我得走了,贝斯纳绿地还有一间正在呕吐的厕所等着我呢。莫丽,我大概会晚点儿回来,我要替换唐克斯,不过金斯莱可能过来吃晚饭?? ”

      ①原始部落战前做准备或战后庆祝胜利时跳的一种仪式性舞蹈.-109 ?“他没事啦,没事啦,没事啦,没事啦??”

      “够了?? 弗雷德?? 乔治?? 金妮!”韦斯莱先生走出厨房后,韦斯莱夫人说道,“哈利,亲爱的,过来坐下吃点午饭吧,你早饭几乎没怎么吃。”

      罗恩和赫敏坐在哈利对面,看上去比他刚到格里莫广场的那天还要高兴。哈利心头那份令他感到晕眩的如释重负的感觉,曾经因为与卢修斯马尔福狭路相逢而受到了一点影响,现在又重新在心里激荡起来。突然之间,这座昏暗阴森的房子显得是那么温暖、那么热情好客。就连克利切把脑袋探进厨房、看看这里闹哄哄的在做什么时,他那猪鼻子般的大鼻子也不显得那么难看了。

      “只要邓布利多出面支持你,他们就不可能给你定罪,这是不用说的。”罗恩兴高采烈地说,一边把大块大块的土豆泥分进每人的盘子里。

      “是啊,他帮我摆平了这件事。”哈利说。他觉得如果自己现在说“我希望他跟我说两句话,哪怕看我一眼也好”,会显得很不知好歹,更不用说是多么幼稚了。

      想到这里,他额头上的伤疤突然一阵剧痛,他赶紧伸手捂住了它。

      “怎么啦?”赫敏问,显得很惊慌。

      “伤疤,”哈利含混地说,“没关系??现在经常有这种情况??”

      其他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会儿他们都在一边动手盛饭菜,一边为哈利的侥幸脱身而欢欣鼓舞。弗雷德、乔洽和金妮还在唱歌。赫敏看上去忧心忡忡,但没等她再说什么,罗恩就开心地说:“我猜邓布利多今晚肯定会来,你知道的,跟我们一块儿庆祝呀。”

      “我想他可能来不了,罗恩,”韦斯莱夫人说着把一大盘烤鸡放在哈利面前,“他眼下确实忙得够呛。”

      “他没事啦,没事啦,没事啦??”

      “闭嘴!”韦斯莱夫人大吼一声。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哈利不由自主地注意到格里莫广场12号里有一个人似乎对他能够重返霍格沃茨并不十分高兴。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小天狼星表现出非常喜悦的样子,紧紧攥住了哈利的手,像其他人一样满脸喜色。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变得比以前还要沉闷、忧郁,话越来越少了,甚至跟哈利也没有几句话可说,他把自己关在他母亲房间里的时间越来越多,只与巴克比克为伴。

      “你不要觉得内疚!”赫敏斩钉截铁地说。这已是几天以后,他们三个在四楼擦洗一个发霉的小橱时,哈利把自己内心的想法透露给了她和罗恩,“你属于霍格沃茨,小天狼星知道这一点。我个人认为,他这样很自私。”

      “这么说太尖刻了。”罗恩一边说一边皱着眉头,使劲刮掉一块牢牢粘在他手指上的霉斑,“换了你你也不愿意困在这个房子里,没有人做伴。”

      -110 ?“会有人跟他做伴的!”赫敏说,“这里是凤凰社的指挥部,是不是?他只是心里起了希望,觉得哈利可能会过来和他住在一起。”

      “我认为不是这样。”哈利拧干抹布说道,“当我问他我能不能住在这里时,他都不肯直截了当地回答我。”

      “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希望变得更强烈。”赫敏显得很有见解地说,“他大概自己也感到有点内疚,因为我想他心里确实在隐约地希望你被开除。然后你们俩就都是被驱逐的人了。”

      “别胡说了!”哈利和罗恩异口同声地说,赫敏只是耸了耸肩膀。“随你们怎么想吧。但我有时认为罗恩的妈妈说得对,哈利,小天狼星确实搞不清你到底是你还是你父亲。”“ 这么说你认为他头脑有点儿不正常?” 哈利恼火地问。

      “不是,我只是认为他很长时间来一直很孤独。”赫敏简单地说。

      就在这时,韦斯莱夫人走进了他们身后的卧室。

      “还没有弄完吗?”她说着把脑袋探进了小橱。

      “我还以为你会过来叫我们休息一会儿呢!”罗恩气呼呼地说,“你知道我们来这里已经清除多少霉菌了吗?”

      “你们这么热心想帮助凤凰社,”韦斯莱夫人说,“把指挥部打扫得能够住人也算是你们的一份贡献嘛。”

      “我觉得自己像个家养小精灵。”罗恩嘟嚷道。

      “是啊,现在你该明白他们过着多么悲惨的生活了吧,也许你会更积极地对待S.P.E.w.了!”赫敏满怀希望地说,韦斯莱夫人径自走开了。“你们知道吗,让人们体会到从早到晚都在打扫卫生是多么可怕,这个主意倒不坏?? 我们可以发起一个打扫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活动,所有的收益都归S.P.E.W.,这样不仅可以筹集资金,还能提高人们的觉悟。”

      “我拜托你别再谈什么‘呕吐’了。”罗恩不耐烦地咕哝道,但声音很低,只有哈利能听见。

      随着假期即将结束,哈利发现自己一天比一天更想念霍格沃茨了。他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海格,想打魁地奇球,甚至想穿过菜地走向草药课的温室。离开这座肮脏、腐臭的老房子真是太让人愉快了,这里还有一半的橱柜都锁得紧紧的,克利切总在你经过时躲在阴影里恶声恶气地谩骂,不过哈利得留心不在小天狼星能听见的地方说这些抱怨的话。

      事实上,住在反伏地魔的总指挥部里,一点儿也不像哈利原先想的那样有趣,那样激动人心。尽管风凰社的成员定期出出进进,有时留下来吃饭,有时则只停留几分钟,说几句悄悄话,但韦斯莱夫人确保不让哈利和其他人(无论是用-111 ?人耳还是伸缩耳)听到任何消息。没有一个人认为哈利除了刚来的那天晚上听到的那些,还需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就连小天狼星也是这样想的。

      假期最后一天,哈利正在清扫衣柜顶上海德薇的粪便,罗恩拿着两个信封走进了卧室。

      “书目来了。”他说,把一个信封扔给了站在椅子上的哈利,“也该来了,我还以为他们忘记了呢,往年早就来了??”

      哈利把最后一点粪便扫进一只垃圾袋,然后从罗恩的头顶上把袋子扔进了墙角的废纸篓。废纸篓吞下垃圾袋,大声打起嗝来。哈利这才拆开他的信,里面有两张羊皮纸:一张照例是提醒他9月1日开学,另一张告诉他下一学年需要哪些书。

      “只有两本新书,”他读着那张单子说道,“《标准咒语,第五级》,米兰达戈沙克著,和《魔法防御理论》,威尔伯特斯林卡著。”啪!弗雷德和乔治幻影显形,突然出现在哈利身边。他现在对他们这一套已经习以为常,不会再被吓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我们正在纳闷是谁订下斯林卡的那本书的。”弗雷德很温和地说。

      “因为这就意味着邓布利多找到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新老师了。”乔治说。

      “也该找到了。”弗雷德说。

      “这是什么意思?”哈利一边问一边跳下来落在他们旁边。

      “噢,几个星期前,我们用伸缩耳偷听了妈妈和爸爸的谈话。”弗雷德告诉哈利,“从他们的谈话中可以听出,邓布利多为了找到一个这学年能胜任这份工作的人,可是费尽了周折。”’“你看看以前那四个老师的遭遇,就觉得这并不奇怪了,是吧?”乔治说。

      “一个被开除了,一个死了,一个被消除了记忆,还有一个被锁在箱子里整整九个月。”哈利掰着指头一个个地数,“是啊,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

      “罗恩,你怎么啦?”弗雷德问。罗恩没有回答。哈利转过头一看,罗恩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嘴巴微张,呆呆地望着霍格沃茨给他的那封信。“怎么回事呀?”弗雷德不耐烦地问,一边绕到罗恩身后,从他肩膀上探头望着那张羊皮纸。

      弗雷德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级长?”他不敢相信地瞪着那封信,说道,“级长?”

      乔治冲上前,一把抢过罗恩另一只手里的信封,把它倒了过来。哈利看见一个红色和金色的东西掉进了乔治的手心。“不可能。”乔治压低声音说。

      -112 ?“肯定是弄错了,”弗雷德把信从罗恩手里一把抢了过去,高高举在光线底下,似乎要检查上面的水印,“头脑正常的人,谁会选罗恩当级长呢?”双胞胎的脑袋齐刷刷地转了过来,四只眼睛同时盯着哈利。

      “我们还以为肯定是你呢!”弗雷德说,听他的口气,好像哈利在某种程度上欺骗了他们似的。“我们以为邓布利多肯定会选你!”乔治愤愤不平地说。“赢得了三强争霸赛,做了那么多事!”弗雷德说。

      “我猜想肯定是那些离奇的话拖了他的后腿。”乔治对弗雷德说。“是啊,”弗雷德慢吞吞地说,“是啊,你制造的麻烦太多了,哥们儿。嘿,至少你们俩中间有一个人被他们优先考虑到了。”

      他大步走到哈利身边,拍了拍他的后背,同时朝罗恩刻薄地瞪了一眼。“级长??小罗尼①当上了级长。”“哦哦,妈妈肯定要令人恶心了。”乔治唉声叹气地说,把级长的徽章塞进罗恩手里,好像生怕它会玷污了自己似的。

      罗恩仍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接过徽章呆呆地望了一会儿,然后递过来给哈利,似乎在无声地请求哈利证实徽章是货真价实的。哈利接了过来。格兰芬多的狮子身上镶着一个大大的字母“P”字。他在进入霍格沃茨的第一天,曾在珀西的胸前看见过一个这样的徽章。

      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赫敏一头冲进房间,脸上红通通的,头发都飘了起来。

      她手里拿着一个信封。“你?? 你得到了?? ?” 她一眼看到哈利手里的徽章,发出一声尖叫。“我早就知道!”她兴奋地说,挥舞着手里的信封,“我也是,哈利,我也是!”

      “不,”哈利赶紧说道,把徽章塞还到罗恩手里,“是罗恩,不是我。”“是?? 什么?”“罗恩是级长,不是我。”哈利说。

      “罗恩?”赫敏说,吃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可是??你能肯定吗?我是说?? ”

      这时罗恩转过脸望着她,脸上带着一副挑衅的表情,她的脸腾地红了。“信上是我的名字。”他说。“我??”赫敏说,似乎完全被弄糊涂了,“我??好吧??哇!罗恩,太棒了!这真是?? ” “没有想到。”乔治说着点了点头。

      ①罗恿的昵称。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