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16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16  哈利觉得她活像一只苍白的大癞蛤蟆。她又矮又胖,长着一张宽大的、皮肉松弛的脸,像弗农一样看不见脖子,一张大嘴向下耷拉着,她的眼睛很大,圆圆的,微微向外凸起。就连戴在她短短鬈发上的那个黑色天鹅绒小蝴蝶结,也使哈利想起了一只大苍蝇,她正准备伸出黏糊糊的长舌头去捕捉呢。

      “本主持准许高级副部长多洛雷斯简乌姆里奇发言。”福吉说。于是那女巫用一种小姑娘一样大惊小怪、又尖又细的声音说起话来,哈利大吃了一惊,他还以为会听到一个沙哑的嗓子呢。

      -102 ?“我相信我一定是误会你的意思了,邓布利多教授。”她说,脸上堆着假笑,那两只圆圆的大眼睛仍和刚才一样冷漠,“我真是太笨了,但是我觉得刚才有那么一刹那,你似乎在暗示说是魔法部下令攻击这个男孩的!”

      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哈利听得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几个威森加摩的成员跟她一起笑了起来。但是并没有一个人真的觉得好笑,这是再明显不过了。

      “如果摄魂怪确实只接受魔法部的命令,如果那两个摄魂怪一星期前确实袭击过哈利和他表哥,那么按逻辑推断,可能是魔法部的某个人命令摄魂怪去袭击的。”邓布利多温文尔雅地说,“当然啦,这两个特殊的摄魂怪也可能不受魔法部的控制?? ”

      “没有哪个摄魂怪不受魔法部的控制!”福吉厉声说道,脸涨成了褐红色。

      邓布利多微微欠身点了点头。

      “那么,魔法部无疑会彻底调查为什么那两个摄魂怪会跑到离阿兹卡班这么远的地方,为什么它们没有得到批准就向人发起进攻。”

      “邓布利多,魔法部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决定!”福吉粗暴地说,此刻他脸上是一种会令弗农姨父感到骄傲的洋红色了。

      “当然是这样,”邓布利多不紧不慢地说,“我只是表示我相信这件事一定会被查个水落石出的。”

      他扫了一眼博恩斯女士。她重新调整了一下单片眼镜,再次瞪着邓布利多。微微皱起眉头。

      “我想提醒诸位,那两个摄魂怪的行为,就算它们不是这个孩子胡思乱想的产物,也不是这次审问的话题!”福吉说,“我们在这里是要审问哈利波特违反《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一案!”

      “当然是这样,”邓布利多说,“但摄魂怪在小巷里的出现与本案有着密切关系。该法的第七条写着,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在麻瓜面前使用魔法,那些特殊情况就包括当巫师本人或同时在场的其他巫师或麻瓜的生命受到威胁? 一”“我们很熟悉第七条的内容,真是多谢你了!”福吉怒吼道。“当然是这样,”邓布利多不卑不亢地说,“那么我们一致同意哈利使用呼神护卫咒时的情形正好符合第七条里所描述的特殊情况的范畴喽?”

      “那是说如果真有摄魂怪的话,对此我深表怀疑。”

      “你已经听一位目击证人叙述过了。”邓布利多打断了他,“如果你仍然怀疑她没说实话,不妨把她再叫进来,重新提问。我想她肯定不会反对的。”

      “我?? 那个?? 不是?? ”福吉气急败坏地吼道,摆弄着面前的纸张,“这是?? 我想今天就把这事了结了,邓布利多!”

      “可是,你们肯定会不厌其烦地听一个证人的证词,因为草率行事会造成严-103 ?重的误判。”邓布利多说。

      “严重的误判,我的天哪!”福吉扯足了嗓门说,“邓布利多,你有没有费心算一算,这个孩子到底编造了多少荒唐可笑的谎言,就为了掩盖他在校外公然滥用魔法的行径!我想你大概已忘记三年前他使用的那个悬停魔咒了吧?? ”

      “那不是我,是一个家养小精灵!”哈利说。

      “看见了吧?”福吉吼道,一边夸张地朝哈利那边做了个手势,“一个家养小精灵!在一个麻瓜住宅里!请问这可能吗?”

      “该家养小精灵目前正受雇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邓布利多说,“如果您愿意,我马上就可以把他召到这儿来作证。”

      “我?? 不是?? 我没有时间听家养小精灵胡扯!而且,不光这一件事?? 他还把他姑妈吹得膨胀起来,天哪!”福吉大声嚷道,一拳砸在法官的长凳上,把一瓶墨水打翻了。

      “你当时非常仁慈地没有提出指控,我想你也同意即使是最优秀的巫师也并不是总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邓布利多平静地说,福吉手忙脚乱地擦掉笔记上的墨水。

      “他在学校里于的那些坏事我还没有开始说呢。”

      “可是,魔法部无权因霍格沃茨学生在校的不端行为而惩罚他们,因此,哈利在那里的所作所为与本案毫无关系。”邓布利多说,还是那样谦和有礼,但此时他的话里透着一种冷峻。

      “哦噎!”福吉说,“他在学校的行为不用我们管,嗯?你是这样认为的?”

      “魔法部没有权利开除霍格沃茨的学生,康奈利,这一点我已在8月2日晚上就提醒过你。”邓布利多说,“魔法部也没有权利没收魔杖,除非那些指控被证明确实成立,这一点,我也在8月2日晚上提醒过你。你急于确保法律得到维护的态度是值得称道的,但你自己似乎,我相信是出于一时疏忽,忽略了几条法律。”

      “法律是可以修改的。”福吉恶狠狠地说。

      “当然是这样,”邓布利多欠了欠身说,“看样子你无疑正在做许多修改,康奈利。是啊,我被请出威森加摩只有短短几个星期,一件未成年人使用魔法的区区小事现在居然要动用正式的刑事法庭来审理了!”

      上面有几位巫师不安地在座位里动来动去。福吉的脸涨成了紫红的猪肝色。他右边的癞蛤蟆似的女巫则死死地瞪着邓布利多,脸上不带任何表情。

      “据我所知,”邓布利多继续说道,“迄今还没有哪条法律说明,这次开庭要为哈利有生以来施过的每一个魔法而惩罚他。他是因一个特定的行为而受到指控的,并已为自己进行了辩护。他和我目前所能做的就是等候你们的裁决!”

      邓布利多又把十个指尖对接在一起,不再说话了。福吉狠狠地瞪着他,一副-104 ?老羞成怒的样子。哈利侧眼望望邓布利多,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安慰。邓布利多告诉威森加摩现在就做出裁决,这样做合适不合适呢,他一点把握也没有。可是,邓布利多又一次没有理睬哈利希望与他的目光进行交流的愿望。他继续注视着上面那些正在紧张地窃窃私语的威森加摩的全体成员。

      哈利望着自己的脚尖。他的心似乎膨胀得很大很大,在肋骨下咚咚地狂跳着。他原来以为审讯的时间会更长一些。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给人留下了较好的印象。实际上他并没有说几句话。他应该更详细地说一说摄魂怪,说一说他怎么摔倒在地,说一说他和达力怎么差点被摄魂怪吻了??他两次抬头看了看福吉,张开嘴巴想说话,可是他膨胀的心脏憋得他透不过气来,他两次都只是深深吸了口气,又低下头望着自己脚上的鞋。窃窃私语的声音停息了。哈利想抬头看看那些审判员,但又觉得继续研究自己的鞋带要轻松得多、容易得多。“赞成指控不成立的请举手。”博恩斯女士用洪亮的声音说。

      哈利猛地把头抬起来。一只只手举了起来,数量不少??超过了半数!他呼吸急促起来,想好好数一数,可是没等他数完,博恩斯女士就说:“赞成罪行成立的请举手。”

      福吉把手举了起来,同时举手的还有其他六七个人,包括他右边的那个女巫、那个胡子拉碴的男巫和第二排上那个鬈发的女巫。

      福吉左右看看大家,喉咙里似乎被一大块东西卡住了,随即他把手放了下来,深吸了两口气,因为拼命压抑着火气,声音都变得异样了:“很好,很好??指控不成立。”

      “太好了。”邓布利多欢快地说,迅速站了‘起来,抽出魔杖,将那两把印花棉布的扶手椅变没了,“好了,我得走了。祝大家今天过得愉快。”

      说完,他看也不看哈利一眼,就快步走出了暗室。

       -105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