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14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14  他们在伦敦市中心的一站下了车,人流如潮,他们被无数衣冠楚楚、提着公文包的男男女女推挤着出了地铁。他们上了自动扶梯,通过检票处(韦斯莱先生看到旋转栅门那样灵巧地吞下他的车票,显得非常高兴),来到一条宽阔的街道上,两边都是威严壮观的建筑物,街上已经是车水马龙。

      “这是什么地方?”韦斯莱先生茫然地问,哈利以为尽管韦斯莱先生那样频繁地核对地铁路线图,他们还是下错了车站,顿时吓得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可是紧接着韦斯莱先生又说:“啊,对了??这边走,哈利。”转身领着哈利拐进了一条岔道。

      “对不起,”他说,“我从来没有乘地铁过来,而且用麻瓜的眼光看起来,一切就完全不同了。说实在的,我以前一次也没有使用过来宾人口。”

      他们往前走着,街道两边的建筑物渐渐不像刚才那样威严壮观了。最后他们来到一条凄凉的小街上,只有几间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办公室、一家小酒馆和一辆满得快要溢出来的翻斗车。哈利原以为魔法部是在~一个气派得多的地方呢。

      “到了。”韦斯莱先生高兴地说,指着一问破旧的红色电话亭?? 上面好几块玻璃都不见了,后面紧贴着一堵被涂抹得一塌糊涂的墙壁,“你先进去,哈利。”

      他打开电话亭的门。

      哈利走了进去,心里纳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韦斯莱先生挤进来站在哈利身边,反手把门关上了。这里面真挤啊,哈利被挤得贴在了电话设备上。那电话歪歪斜斜地从墙上挂下来,似乎曾经有个破坏公物的家伙想用力把它扯掉。韦斯莱先生隔着哈利伸手拿起了话筒。

      “韦斯莱先生,我想这电话可能也坏了。,’哈利说。

      “不,没有,我相信它没有坏。”韦斯莱先生说着把话筒举过头顶,眼睛望着拨号盘,“让我想想??6??”他拨了这个号码,“2??4??又是一个4??又是?? 个2??”

      随着拨号盘呼呼地转回到原来的位置,电话亭里响起了一个女人冷漠的声音,但那声音并不是从韦斯莱先生拿着的话筒里传出来的,它响亮而清晰,仿佛一个看不见的女人就站在他们身边。

      “欢迎来到魔法部,请说出您的姓名和来办事宜。”

      “嗯??”韦斯莱先生说,显然拿不准是不是应该对着话筒说话。最后他做了让步,把送话口贴在了耳朵上,“亚瑟韦斯莱,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是陪哈利波特来的,部里要求他来受审??”

      “谢谢,”那个女人冷漠的声音说,“来宾,请拿起徽章,别在您的衣服前。”

      -88?丁零零,哗啦啦,哈利看见什么东西从平常用来退出硬币的金属斜槽里滑了出来。他把它拿了起来:是一个方方正正的银色徽章,上面写着:哈利波特,受审。他把徽章别在T恤衫前,那个女人的声音又响起来。

      “魔法部的来宾,您需要在安检台接受检查,并登记您的魔杖。安检台位于正厅的尽头。”

      电话亭的地面突然颤抖起来。他们慢慢沉入了地下。哈利惊恐地看着电话亭玻璃窗外的人行道越升越高,最后他们头顶上一片黑暗。他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听见电话亭陷入地下时发出的单调、刺耳的摩擦声。过了大约一分钟,但哈利感觉要长得多,一道细细的金光照到他的脚上,随后金光逐渐变宽,扩大到他的身体上,最后直射他的面孔,他不得不使劲眨着眼睛,以免眼泪流出来。

      “魔法部希望您今天过得愉快。”那个女人的声音说。电话亭的门猛地打开了,韦斯莱先生走了出去,哈利跟在后面,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他们站在一个很长的金碧辉煌的大厅一头,地上是擦得光亮鉴人的深色木地板。孔雀蓝的天花板上镶嵌着闪闪发光的金色符号,不停地活动着、变化着,像是一个巨大的高空布告栏。四面的墙壁都镶着乌黑油亮的深色木板,许多镀金的壁炉嵌在木板里。每过几秒钟,随着噗的一声轻响,就有一个巫师从左边某个壁炉里突然冒出来。而在右边,每个壁炉前都有几个人在排队等着离开。

      门厅中间是一个喷泉。一个圆形的水潭中闯竖立着一组纯金雕像,比真人还大。其中最高的是一个风度高贵的男巫,高举着魔杖,直指天空。围在他周围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巫、一个马人、一个妖精和一个家养小精灵。马人、妖精和家养小精灵都无限崇拜地抬头望着那两个巫师。一道道闪亮的水柱从巫师的魔杖顶端,从马人的箭头上,从妖精的帽子尖,从家养小精灵的两只耳朵里喷射出来。四下里有丁冬丁冬、哗啦哗啦的水声,有幻影移形的人发出的噗、啪的声音,还有几百个男女巫师杂乱的脚步声。他们脸上挂着早晨特有的死气沉沉的表情,大步流星地朝门厅那头的一排金色大门走去。

      “这边走。”韦斯莱先生说。

      他们加入了人群,挤在魔法部工作人员中间往前走。他们有些人怀里抱着一堆堆摇摇欲坠的羊皮纸,有些人提着破破烂烂的公文包,还有些人边走边读《预言家日报》。经过喷泉时,哈利看见水潭底下有许多闪闪发光的银西可和铜纳特,旁边一个污迹斑斑的小牌子上写着:魔法兄弟喷泉的所有收益均捐献给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如果不把我从霍格沃茨开除,我就放十个加隆进去,哈利发现自己这样绝望地想道。

      -89?“这边走,哈利。”韦斯莱先生说,他们离开了那些朝金色大门走去的魔法部职员的人流。在左边的一张桌子旁,在一个写着“安全检查”的牌子下,坐着一个穿孔雀蓝长袍、胡子刮得很不干净的巫师。他们走近时,他抬起头,放下了手里的《预言家日报》。

      “我带了一位来宾。”韦斯莱先生说着指了指哈利。

      “到这边来。”那巫师用没精打采的口吻说。

      哈利走近他面前,那巫师举起一根长长的金棒,像汽车的天线一样细细的,很有韧性,他用它在哈利的前胸后背从上到下扫了一遍。

      “魔杖。”安检巫师朝哈利啷哝了一声,放下那个金色的玩意儿,伸出手来。

      哈利把魔杖交了出去。那巫师把它扔在一个怪模怪样的、像是一个单盘天平的黄铜机器上。机器开始微微振动。一条窄窄的羊皮纸从底部的一道口子里飞快地吐了出来。那巫师把纸扯了下来,读着上面的字。

      “十一英寸,杖芯是凤凰羽毛,用了四年。对吗?”

      “没错。”哈利紧张不安地说。

      “这个我留着,”巫师说着把那张羊皮纸条戳在一根小小的黄铜钉子上。“你把这个拿回去。”他把魔杖塞进了哈利手里。

      “谢谢。”

      “等一等??”那巫师慢吞吞地说。

      他的目光从哈利胸前的银色来宾徽章移向了哈利的额头。“谢谢你,埃里克。”韦斯莱先生果断地说,一把抓住哈利的肩膀带着他离开了桌子,回到走向金色大门的巫师潮流中。

      哈利被人群推挤着,跟韦斯莱先生穿过大门,来到那边一个较小的大厅里。那儿至少有二十部电梯,被精制的金色栅栏门挡着。哈利和韦斯莱先生走到围着一部电梯前的人群中。旁边站着一个胡子拉碴的大个子巫师,怀里抱着一个大纸板箱,里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 还好吧,亚瑟?” 那巫师说着冲韦斯莱先生点了点头。

      “你那里头是什么东西,鲍勃?”韦斯莱先生望着那纸板箱问道。

      “还不能肯定。”那巫师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原以为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鸡,没想到它喷出火来了。在我看来,这似乎严重违反了《禁止动物培育实验》的法令。”

      随着丁丁当当、咔啦咔啦的一阵响动,一个电梯降落到他们面前。金色的栅栏门轻轻滑开,哈利和韦斯莱先生与那伙人一起走进电梯,哈利发现自己被挤得贴在了后面的墙上。几个巫师好奇地打量着他。他低头望着脚尖,避免与别人的目光相对,一边用手抹平额前的刘海。栅栏门哗啦一声关上了,电梯慢慢上升,链条咔啦啦作响,哈利在电话亭里听见过的那个冷漠的女人声音又响了起来。

      “七层,魔法体育运动司,包含英国和爱尔兰魁地奇联盟指挥部、官方高布石俱乐部和滑稽产品专利办公室。”

      电梯的门开了,哈利瞥见一条杂乱无章的走廊,墙上东倒西歪地贴着各种各样的魁地奇球队的海报。电梯里一位抱着一把飞天扫帚的巫师费力地挤了出去,在走廊上消失了。门关上了,电梯微微晃动着继续上升,那女人的声音宣布道:“第六层,魔法交通司,包含飞路网管理局、飞天扫帚管理控制局、门钥匙办公室和幻影显形测试中心。”

      电梯的门又一次被打开了,四五个巫师走了出去。与此同时,几架纸飞机嗖嗖地飞进了电梯。哈利抬头注视着它们绕着他的头顶慢悠悠地飞行,它们的颜色是一种浅紫色,哈利还看见机翼边上盖着“魔法部”的戳记。

      “那是部门之间传递消息的字条。”韦斯莱先生低声告诉他,“以前用的是猫头鹰,可是那份脏乱简直不可思议??办公桌上到处都是粪便??”

      电梯咔啦咔啦又往上升了,那些字条围着从电梯天花板上悬挂下来的那盏灯飞舞。

      “第五层,国际魔法合作司,包含国际魔法贸易标准协会、国际魔法法律办公室和国际魔法师联合会英国席。”

      门开了,两张字条随着几个巫师嗖嗖地飞了出去,但又有几张字条嗖嗖地飞了进来,绕着他们头顶的那盏灯飞来飞去,弄得灯光闪烁不定。

      “第四层,神奇动物管理控制司,包含野兽、异类和幽灵办公室、妖精联络处和害虫咨询处。”

      “对不起,请让一下。”捧着喷火鸡的巫师说。他走出了电梯。一小群字条跟着飞了出去。电梯的门又哐啷啷关上了。

      “第三层,魔法事故和灾害司,包含逆转偶发事件小组、记忆注销指挥部和麻瓜问题调解委员会。”

      到了这一层,几乎所有的人都出去了,电梯里只剩下韦斯莱先生、哈利和一个女巫。那个女巫正在读一张长得要命、一直拖到地上的羊皮纸。电梯再次微微摇晃着往上走,剩下来的几张字条继续围着灯打转,然后门开了,那个声音宣布道:“第二层,魔法法律执行司.包含禁止滥用魔法司、傲罗指挥部和威森加摩管理机构。”

      “我们到了,哈利,”韦斯莱先生说,他们跟着那女巫走出了电梯,来到一条两边都是房门的走廊上。“我的办公室在这层楼的另一边。”

      “韦斯莱先生,”他们走过一个窗户,明亮的阳光洒了进来.哈利问道,“我们-91 ?小是还在地底F吧?”

      “是啊,没错。”韦斯莱先生说,“这些是施了魔法的窗户。魔法维修保养处决定我们每天是什么天气。上次我们这里刮了两个月的飓风,因为他们想涨工资??差不多就在这里,哈利。”

      他们转过一个拐角,穿过两扇沉重的栎木大门,进入了一片凌乱嘈杂、被分成许多小隔间的开放区域,里面谈笑风生,热闹异常。传递消息的字条从小隔间里飞出飞进,像一枚枚微型火箭。最近的一个小隔间上歪歪斜斜地挂着一个牌子:傲罗指挥部。

      他们走过时,哈利偷偷朝门里望了望。傲罗们在他们小隔间的墙上贴满了东西,从被通缉的巫师的头像,到他们家人的照片,再到他们喜欢的魁地奇球队的海报,还有《预言家日报》上剪下来的文章,真是五花八门,包罗万象。一个穿紫色长袍的男人,脑袋后面的马尾辫比比尔的还长,他把靴子高高地翘在桌子上,正在给他的羽毛笔口授一篇报告。再往前走一点,一位一只眼睛蒙着眼罩的女巫正隔着小隔间的挡板跟金斯莱沙克尔说话呢。

      “早上好,韦斯莱,”看到他们走进来,金斯莱大大咧咧地说,“我一直想跟你说一句话,你能给我一秒钟时间吗?”“行啊,如果真是一秒钟的话,”韦斯莱先生说,“我现在很忙。”

      他们像是互相不怎么熟悉似的谈起话来,哈利张嘴刚想向金斯莱问好,韦斯莱先生踩了一下他的脚。他们跟着金斯莱走过一排小隔间,走进最尽头的一个小隔间里。

      哈利微微吃了一惊。从四面八方朝他眨巴眼睛的正是小天狼星的脸。挡板上密密麻麻地贴着剪报和旧照片?? 包括小天狼星在波特婚礼上当男傧相的那张。仅有的一块没被小天狼星遮住的地方贴着一张世界地图,上面的一个个小红图钉像宝石一样闪闪发亮。

      “给。”金斯莱生硬地对韦斯莱先生说,同时把一卷羊皮纸塞进了他手里,“关于最近十二个月有人看见麻瓜交通工具在天上飞的事,我需要尽可能多地了解情况。我们接到情报,布莱克可能仍在使用他那辆旧摩托车。”

      金斯莱朝哈利使劲眨了一下眼睛,压低声音说:“把这份杂志给他,他大概会觉得很有趣的。”然后他又用正常的声音说,“拖的时间不要太长,韦斯莱,那份闪光腿的报告交迟了,害得我们的调查耽搁了一个月。”

      “你如果读过我的报告,就会知道那个词是闪光臂。”韦斯莱先生冷冷地说,“恐怕你关于摩托车的情报要等一等了,我们目前忙得要命。”他又压低声音说道:“你争取在七点钟前离开,莫丽在做肉丸子呢。”

      他朝哈利示意,领着他走出金斯莱的小隔间,穿过第二道栎木大门,走进另一条过道,然后向左一拐,来到另一条走廊上,再往右一拐,走进一条光线昏暗、-92 ?破旧不堪的走廊,最后来到走廊尽头,再也不能往前走了。左边有一扇门微微开了条缝,可以看出里面是一个扫帚间,右边的门上有个褪色的黄铜标牌: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

      韦斯莱先生的办公室昏暗寒酸,似乎比扫帚间还要略小一些。两张桌子挤在里面,周围沿墙排着一溜满得都快溢出来的文件柜,柜顶上还堆着一包包摇摇欲坠的文件,桌子旁边简直没有地方让人放开手脚活动。从墙上仅有的一点点能够利用的空间来看,可以看出韦斯莱先生情有独钟的东西:几张汽车广告,其中一张画着拆开的发动机;两张信箱的插图画,看样子是他从麻瓜儿童图书上剪下来的;还有一张如何安装插座的示意图。

      韦斯莱先生的收文篮里满满当当,位于最上面的是个上了年纪的祝酒人,正在闷闷不乐地打嗝,此外还有两只空空的皮手套,正在摆弄着两个大拇指。收文篮旁边是一张韦斯莱一家的全家福照片,哈利注意到珀西似乎已从照片上走了出去。

      “这里没有窗户。”韦斯莱先生抱歉地说,一边脱下短夹克衫搭在椅子背上,“我们提出过要求,但他们似乎认为我们并不需要。坐下吧,哈利,看样子珀金斯还没有来。”

      哈利勉强挤进珀金斯办公桌后的那张椅子,这时韦斯莱先生飞快地翻查着金斯莱沙克尔刚才给他的那扎羊皮纸。

      “啊,”他咧嘴笑着说,从羊皮纸中间抽出一本名为《唱唱反调》的杂志,“是的??”他草草地翻看着。“是的,他说得没错,我敢肯定小天狼星会觉得非常有意思的?? 哦,天哪,这又是怎么啦?”

      一张字条嗖地飞进了敞开的门,慢悠悠地落在那个不断打嗝的祝酒人头上。韦斯莱先生打开字条,大声念道:“‘据报告,在贝斯纳绿地发生了第三例公共厕所污水回涌事件,请火速前去调查。’这可真是见鬼了??”

      “厕所污水回涌?”

      “反麻瓜的恶作剧分子干的,”韦斯莱先生皱着眉头说,“上个星期就有过两次,一次是在温布尔顿,另一次是在象堡。麻瓜一冲厕所,结果脏东西不仅没消失?? 哎,你自己想象一下吧。可怜的人们不停地叫那些?? 管子人,我想他们是这么说的吧?? 你知道的,就是那些修理管子之类东西的入。”

      “管子工?”

      “对啦,就是这个,但是当然啦,他们也毫无办法。我只希望我们能抓住干这种勾当的人。”

      “傲罗不会去抓他们吗?”

      “噢,不,这种区区小事不需要傲罗出动,普通的魔法法律执行侦察队就能对付?? 啊,哈利,这位是珀金斯。”

      一个弯腰驼背、神情有些腼腆、~头松软的花白头发的老巫师微微喘着粗气走进了房间。

      “啊,亚瑟!”他没有看哈利,只是着急地说道,“谢天谢地,我本来正发愁该怎么办才好呢,不知道要不要在这里等你们。我刚才打发一只猫头鹰给你家里送信,但你显然没有收到?? 十分钟前来了一条紧急消息?? ”

      “厕所污水回涌的事我已经知道了。”韦斯莱先生说。

      “不,不,不是厕所的事,是波特那孩子的受审?? 他们把时间、地点给改了?? 改成了八点钟在下面那问旧的第十审判室?? ”

      “在下面那间?? 可是他们告诉我说?? 我的天哪!”

      韦斯莱先生看了看表,惊呼了一声,从椅子上一跃而起。

      “快点儿,哈利,我们应该五分钟前就到那里的!”

      珀金斯把身体贴在文件柜上让出道来,韦斯莱先生飞跑出办公室,哈利紧跟在后面。

      “他们为什么要改时间呢?”哈利气喘吁吁地问。他们一溜烟地跑过傲罗的那些小隔间,人们纷纷探出头来,惊讶地望着他们飞奔而过。哈利觉得他似乎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留在珀金斯的办公桌后面了。

      “真不明白,幸亏我们这么早就来了。如果你错过了,那可就大祸临头了!”

      韦斯莱先生在电梯旁刹住脚步,不耐烦地敲打着“向下”的按钮。

      “快点儿!”

      电梯咔啦咔啦地出现了,他们闪身进了电梯。每次电梯一停,韦斯莱先生都要气愤地咒骂几句,并用拳头使劲击打九层的按钮。

      “那些审判室已经好多年没有使用了,”韦斯莱先生气呼呼地说,“我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选择在那里?? 除非?? 不,不会?? ”

      这个时候,一个胖胖的女巫端着一只冒烟的高脚酒杯走进了电梯,韦斯莱先生也没有心思去问个究竟。

      “正厅。”那个冷冷的女人声音说道,金色的栅栏门滑开了,哈利远远地看见了喷泉中的那几尊黄金雕像。胖胖的女巫走了出去,一个满面菜色的巫师愁眉苦脸地走了进来。

      “早上好,亚瑟,”电梯开始下降时,他用忧郁低沉的声音说,“最近不怎么看见你下来。”

      “我有急事,博德。”韦斯莱先生说,一边心急火燎地踮着脚尖,并不时用焦急的目光望望哈利。

      “啊,是吗,”博德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着哈利,说道,“当然是这样。”

      哈利几乎没有心情理睬博德,但他那目不转睛的凝视仍使他感到很不舒服。

      -94 ?“神秘事务司。”那个冷冷的女人声音说完就陷入了沉默。

      “快点儿,哈利。”电梯的门晔啦啦地打开了,韦斯莱先生催促道。他们飞快地跑过一道走廊。这道走廊与上面的那些走廊完全不同,墙上空荡荡的,没有门也没有窗户,只是走廊的尽头有一一扇简简单单的黑门,哈利以为他们会走这扇门,不料韦斯莱先生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到左边,这里有一个豁口通向一道阶梯。

      “下来,下来,”韦斯莱先生气喘吁吁地说,一步跨下两个台阶,“连电梯都下不到这么深的地方??他们为什么要弄到这里来,我真??”

      他们下到阶梯底下,又顺着一道走廊往前跑,这里跟霍格沃茨的那些通向斯内普地下教室的走廊简直一模一样:粗糙的石头墙壁,托架上插着一支支火把。他们在这里经过的门都是沉重的木门,上面嵌着铁门闩和钥匙孔。

      “第十??审判室??我想??我们差不多到了??没错,” 在一扇阴森森的挂着一把大铁锁的黑门前。韦斯莱先生跌跌撞撞地停下脚步,精疲力竭地靠在墙上,揪着胸前的衣服直喘粗气。

      “走吧,”他喘着气说,用大拇指点着那扇门,“进去吧。”

      “你不?? 你不和我一起?? ”

      “哦,不行。我不能进去。祝你好运!”

      哈利狂跳的心脏扑通扑通地撞击着他的喉结。他费力地咽了口唾沫,拧了一下门上沉重的铁把手,走进了审判室。

       -95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