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11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11第6章 高贵的最古老的布莱克家族 

      韦斯莱夫人跟着他们上楼,脸板得叫人害怕。

      “我希望你们每个人立刻上床睡觉,不许说话。”他们走到二楼的楼梯平台时,她说道,“明天我们有许多事情要做。我想金妮已经睡着了。”她又对赫敏说:“尽量不要把她吵醒。”

      “睡着了,是啊,没错。”弗雷德压低声音说,这时赫敏已经向他们道了晚安,他们正继续往楼上走去。“金妮肯定醒着,等待赫敏把他们在楼下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她,如果不是这样,我就是一只弗洛伯毛虫??”

      “好了,罗恩,哈利,”韦斯莱夫人在三楼的楼梯平台上说,看着他们走进卧室,“快上床睡觉吧。”“晚安。”哈利和罗恩对两个双胞胎说。“睡个好觉。”弗雷德眨了眨眼睛说。

      韦斯莱夫人在哈利身后重重地把门关上了。卧室看上去要说有什么不一样-69 ?的话,倒是比第一次见到时更加昏暗、更加阴森了。墙上那幅空白油画此刻缓缓地、一起一伏地呼吸着,似乎住在里头的那个看不见的人已经进入了梦乡。哈利换上睡衣,摘下眼镜,爬到冰凉的床上;罗恩往衣柜顶上扔了一些猫头鹰食,安抚一下海德薇和小猪,它们不停地咂着嘴,焦躁地扑扇着翅膀。

      “我们不能每天晚上放它们出去捕食。”罗恩一边穿上他的褐紫红色睡衣,一边解释说,“邓布利多不想让太多的猫头鹰在广场上飞来飞去,认为那样会显得很可疑。哦,对了??我忘记了??”

      他走过去把门闩上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

      “克利切,”罗恩一边关灯一边说道,“我来这里的第一天夜里,他凌晨三点钟摸进了我的房间。相信我,你总不愿意醒过来看见他在你的房间里鬼鬼祟祟地转悠吧。不管怎么说??”他爬到床上,钻进被窝,转过脸在黑暗中望着哈利。哈利就着从肮脏的窗户中透进来的月光,勉强能够分辨出罗恩的轮廓。“你是怎么想的?”

      哈利不需要询问罗恩的问话是什么意思。

      “哦,他们告诉我们的情况,我们基本上都能猜得出来,是不是?”他说,想着刚才他们在楼下说过的所有那些话,“我的意思是,实际上他们只说了一点,就是凤凰社正在竭力阻止人们加入伏?? ”

      罗恩呼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 地魔,”哈利坚决地说,“你什么时候才能对他直呼其名呢?小天狼星和卢平就能做到。”

      罗恩假装没听见最后这句话。

      “是啊,你说得对,”他说,“他们告诉我们的事情,我们使用伸缩耳差不多都已经知道了。惟一的新消息就是?? ”

      砰!“哎哟!”

      “你声音小点儿,罗恩,不然妈妈又该跑回来了。”

      “你们俩幻影移形,正好落在我的膝盖上了!”

      “是啊,没办法,摸着黑总是不太容易。”

      哈利看见弗雷德和乔治的模糊身影从罗恩的床上跳了下来。乔治一屁股坐在哈利脚边,哈利床垫的弹簧发出一阵呻吟,床垫往下陷了几英寸。

      “怎么样,明白了吧?”乔治急切地问。

      “小天狼星提到的那件武器?”哈利说。

      “估计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弗雷德兴趣很浓地说,他已坐在了罗恩身边,“我们以前用伸缩耳可没听到这一点,是不是?”

      “你们想那会是什么呢?”哈利问。“什么都有可能。”弗雷德说。“但是不可能有比阿瓦达索命咒还厉害的东西了,是不是?”罗恩说,“还有什么比死亡更可怕呢?”

      “也许是一种可以一下子杀死好多人的东西。”乔治猜测道。“也许是一种特别痛苦的杀人办法。”罗恩恐惧地说。“他已经有了可以让人痛苦的钻心咒,”哈利说,“他不再需要比那个更加有效的东西。”一阵沉默,哈利知道其他人像他一样,都在猜想这件秘密武器能给人带来怎样长久的恐惧。“那么你们说,这武器如今在谁手里昵?”乔治问。

      “我希望在我们这边。”罗恩说,声音里微微透着紧张。“如果是这样,准是由邓布利多保管着。”弗雷德说。“在哪儿?”罗恩立刻问道,“在霍格沃茨?”

      “肯定没错!”乔治说,“当年他就把魔法石藏在了那儿。” “ 可是,一件武器肯定要比魔法石大得多呀!” 罗恩说。“不一定。”弗雷德说。

      “是啊,威力大小不在于个头。”乔治说,“看看金妮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哈利说。“你从来没有领教过她的蝙蝠精魔咒吧,是不是?”“嘘!”弗雷德说着从床上欠起身子,“听!”他们屏住呼吸。有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妈妈。”乔治说,说时迟那时快,随着啪的一声爆响,哈利觉得压在他床上的重量突然消失了。几秒钟后,他们听见门外的地板吱吱嘎嘎地响了起来,韦斯莱夫人显然在听他们是不是还在说话。海德薇和小猪闷闷不乐地叫着。地板又吱吱嘎嘎地响了,他们听见她在继续往楼上走,检查弗雷德和乔治去了。“你看,她根本就不相信我们。”罗恩懊丧地说。哈利肯定自己是睡不着了。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需要好好想想,他满心希望自己可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寻思几个小时。他很想继续跟罗恩说说话,但韦斯莱夫人又吱吱嘎嘎地走下楼来了。她刚一走远,哈利又清清楚楚地听见其他人在往楼梯上走??实际上,那是一些多腿的动物在卧室门外悄没声儿地跑来跑去,保护神奇生物课的老师海格在说:“它们多漂亮啊,是不是,哈利?我们这学期要学习武器??”哈利突然看见那些动物的脑袋变成了一门门大炮,正转过来对准了他??他闪身躲藏??接下来,他发现自己在被窝里蜷缩成一个温暖的球,乔治响亮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妈妈说该起床了,你们的早饭在厨房里,然后她要你们都到客厅去,那里的狐猸子比她原来想的还要多得多,她还在沙发下面发现了一窝死蒲绒绒①。”

      半个小时后,哈利和罗恩三下五除二地穿好衣服,吃过早饭,来到了客厅。这是二楼的一个长长的、天花板很高的房问,橄榄绿色的墙壁上挂着肮脏的挂毯。每次有人把脚踩在地毯上,就会扬起一小股灰尘,长长的、黄绿色的天鹅绒窗帘嗡嗡作响,好像里面飞着许多看不见的蜜蜂。韦斯莱夫人、赫敏、金妮、弗雷德和乔治正围在窗帘前面,每人脸上都围着一块布,掩住了鼻子和嘴巴,样子显得特别滑稽。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大瓶黑色的液体,瓶口有一个喷嘴。

      “把脸蒙住,拿一瓶喷雾剂,”韦斯莱夫人一看见哈利和罗恩就说,一边指着一张细长腿桌子上的两瓶黑色液体,“这是狐猸子灭剂。我从没有见过害虫这样泛滥成灾的?? 那个家养小精灵这十年来都做什么了?? ”

      赫敏的脸被一块茶巾遮去了一半,但哈利清清楚楚地看见她朝韦斯莱夫人投去了不满的一瞥。“克利切已经很老了,他大概不能做一”

      “克利切只要想做,他能做的事情准会使你大吃一惊,赫敏。”小天狼星说,他刚刚走进房间,手里拎着一只血迹斑斑的口袋,里面装的像是死耗子。“我刚才在喂巴克比克,”看到哈利脸上询问的神色,他解释道,“我把它关在了楼上我母亲的卧室里。不管怎么说??这张写字台??”

      他把那袋死耗子扔进了一张扶手椅,俯身查看那个锁着的柜子,哈利这才第一次注意到那柜子在微微颤动。

      “没错,莫丽,我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博格特,”小天狼星从钥匙孔里往里瞅着说道,“但或许我们最好还是先让疯眼汉给它变变形再把它放出来?? 它认识我母亲,可能是个厉害得多的家伙。”

      “你说得对,小天狼星。”韦斯莱夫人说。两人说话都小心翼翼,客客气气,哈利明白他们俩都还没有忘记前一天晚上的争吵。楼下传来丁丁当当刺耳的门铃声,紧接着是昨天晚上唐克斯撞翻伞架时触发的那种凄厉的尖叫哀号。

      “我告诉他们多少次了,不要摁门铃!”小天狼星恼火地说,匆匆离开了房间。他们听见他脚步声很重地跑下楼去,而布莱克夫人的尖叫声又一次在整个房子里回荡起来:①关于蒲绒绒的详细描写,请见《神奇动物在哪里》一书,人民文学出敝社,2001年10月版。

      -72 ?接下来,他发现自己在被窝里蜷缩成一个温暖的球,乔治响亮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妈妈说该起床了,你们的早饭在厨房里,然后她要你们都到客厅去,那里的狐猸子比她原来想的还要多得多,她还在沙发下面发现了一窝死蒲绒绒①。”

      半个小时后,哈利和罗恩三下五除二地穿好衣服,吃过早饭,来到了客厅。这是二楼的一个长长的、天花板很高的房问,橄榄绿色的墙壁上挂着肮脏的挂毯。每次有人把脚踩在地毯上,就会扬起一小股灰尘,长长的、黄绿色的天鹅绒窗帘嗡嗡作响,好像里面飞着许多看不见的蜜蜂。韦斯莱夫人、赫敏、金妮、弗雷德和乔治正围在窗帘前面,每人脸上都围着一块布,掩住了鼻子和嘴巴,样子显得特别滑稽。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大瓶黑色的液体,瓶口有一个喷嘴。

      “把脸蒙住,拿一瓶喷雾剂,”韦斯莱夫人一看见哈利和罗恩就说,一边指着一张细长腿桌子上的两瓶黑色液体,“这是狐猸子灭剂。我从没有见过害虫这样泛滥成灾的?? 那个家养小精灵这十年来都做什么了?? ”

      赫敏的脸被一块茶巾遮去了一半,但哈利清清楚楚地看见她朝韦斯莱夫人投去了不满的一瞥。“克利切已经很老了,他大概不能做一”

      “克利切只要想做,他能做的事情准会使你大吃一惊,赫敏。”小天狼星说,他刚刚走进房间,手里拎着一只血迹斑斑的口袋,里面装的像是死耗子。“我刚才在喂巴克比克,”看到哈利脸上询问的神色,他解释道,“我把它关在了楼上我母亲的卧室里。不管怎么说??这张写字台??”

      他把那袋死耗子扔进了一张扶手椅,俯身查看那个锁着的柜子,哈利这才第一次注意到那柜子在微微颤动。

      “没错,莫丽,我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博格特,”小天狼星从钥匙孔里往里瞅着说道,“但或许我们最好还是先让疯眼汉给它变变形再把它放出来?? 它认识我母亲,可能是个厉害得多的家伙。”

      “你说得对,小天狼星。”韦斯莱夫人说。两人说话都小心翼翼,客客气气,哈利明白他们俩都还没有忘记前一天晚上的争吵。楼下传来丁丁当当刺耳的门铃声,紧接着是昨天晚上唐克斯撞翻伞架时触发的那种凄厉的尖叫哀号。

      “我告诉他们多少次了,不要摁门铃!”小天狼星恼火地说,匆匆离开了房间。他们听见他脚步声很重地跑下楼去,而布莱克夫人的尖叫声又一次在整个房子里回荡起来:①关于蒲绒绒的详细描写,请见《神奇动物在哪里》一书,人民文学出敝社,2001年10月版。

      -73 ?是紫色的。如果你吃下这种吐吐糖那橘黄色的一半,你就会呕吐。等你冲出教室到医院去时,你再吞下那紫色的一半?? ”

      “‘?? 它又让你变得活蹦乱跳,使你能够在那一个小时里进行你喜欢的休闲活动,不然那一小时肯定是枯燥乏味、无利可图的。’反正我们的广告词就是这么说的,”他侧着身子移到了韦斯莱夫人看不见的地方,把掉在地上的几只狐猸子划拉到一起,装进了口袋,“但是还需要再做一些工作。目前,我们的试验者吐起来没完没了,无法歇口气吞下紫色的那一半。”

      “试验者?”

      “我们,”弗雷德说,“我们轮流试验。弗雷德试验昏迷花糖?? 我们俩还共同试验鼻血牛扎糖?? ”

      “妈妈还以为我们在决斗呢。”乔洽说。

      “那么,笑话商店还开着吧?”哈利小声问,一边假装调整喷雾器的喷嘴。

      “唉,我们还没有机会去找房子呢,”弗雷德说,把声音压得更低了,这时韦斯莱夫人用围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又返身投入战斗,“所以我们目前还只是办理邮购业务。上个星期我们在《预言家日报》上登了广告。”

      “还得感谢你呢,哥们儿。”乔治说,“不用担心??妈妈什么也不知道。她再也不肯看《预言家日报》了,因为报上尽给你和邓布利多造谣。”

      哈利咧嘴笑了。他曾经硬要韦斯莱家的这对双胞胎收下他在三强争霸赛中得到的一千加隆,以帮助他们实现开一个笑话商店的雄心壮志,不过让他仍然感到很欣慰的是韦斯莱夫人不知道他资助了双胞胎的计划。韦斯莱夫人认为,对.她的两个儿子来说,开一家笑话商店不是一个适合的职业。

      消灭窗帘里的狐猸子花了几乎一上午的时间。一直到过了中午,韦斯莱夫人才摘掉防护的围巾,一屁股坐进一张中间凹陷的扶手椅里,紧接着又厌恶地大叫一声,跳了起来?? 她坐在那一袋死耗子上了。窗帘不再发出嗡嗡的响声了,它们软绵绵地垂着,因为喷了太多的药水而湿漉漉的。在它们的下面,失去知觉的狐猸子密密麻麻地躺在桶里,旁边一只碗里是它们黑色的卵,克鲁克山用鼻子嗅来嗅去,弗雷德和乔治眼热地朝它们望着。

      “我想,我们吃过午饭后再来对付那些吧。”韦斯莱夫人指着壁炉架两边布满灰尘的玻璃门柜子,那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古怪玩意儿:一批锈迹斑斑的短剑、动物的脚爪,一条盘起来的蛇皮,还有一大堆颜色暗淡发乌的银盒子,上面刻着哈利看不懂的文字,最让人不喜欢的是一个装饰用的水晶瓶,塞子上嵌着一块很大的蛋白石,瓶子里盛满了哈利肯定是血的东西。

      门铃又丁丁当当地响了起来。大伙儿都望着韦斯莱夫人。“待在这儿,”她不容置疑地说,一边一把抓起那袋死耗子,下面又传来了布莱克夫人凄厉刺耳的尖叫声,“我会带一些三明治上来。”

      -74?她走出房间,回手把门小心地关上了。立刻,大家都冲到窗口,朝下面的前门台阶望去。他们看见是一个乱蓬蓬的姜黄色头顶,还有一大摞东倒西歪、限看就要倒下来的坩埚。

      “蒙顿格斯!”赫敏说,“ 他把那么多坩埚带来做什么?” “大概想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吧。”哈利说,“他本该跟踪我的那天晚上,去办的不就是这件事吗?抢购来路不明的坩埚?”“没错,你说得对!”弗雷德说,这时前门打开了,蒙顿格斯费力地搬着那些坩埚进了门,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天哪,妈妈肯定不高兴??”他和乔治走过去站在房门旁,仔细地听着。布莱克夫人的叫声已经停止了。“蒙顿格斯在跟小天狼星和金斯莱说话,”弗雷德小声说,同时皱紧眉头专心地听着,“听不太清楚??你说我们可不可以冒险用一次伸缩耳?”

      “值得一试,”乔治说,“我可以悄悄上楼拿一副?? ”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爆炸般的声响,伸缩耳变得完全没有必要了。每个人都能清清楚楚地听见韦斯莱夫人扯足嗓子的叫嚷。

      “我们这里不是窝藏赃物的地方!”

      “我真喜欢听妈妈冲别人嚷嚷,”弗雷德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说道,他把门打开了一两英寸,好让韦斯莱夫人的声音更清楚地传进屋里,“换换口味真不赖。”

      “?? 完全不负责任,好像我们的烦心事儿还不够多似的,你还要把这一大堆偷来的坩埚拖进屋子?? ”

      “那些傻瓜怎么会让她由着性子发火呢。”乔治摇摇头说,“必须趁早转移她的注意力,不然她的火气会越来越大,接连几小时嚷嚷个没完没了。哈利,自从蒙顿格斯在应该跟踪你的时候偷偷溜走之后,妈妈就一直盼着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哦,小天狼星的妈妈又叫起来了。”

      韦斯莱夫人的声音几乎被淹没在了门厅里那些肖像发出的一片尖厉刺耳的叫声中。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