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09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09  “你的?? ?”

      “是啊,我亲爱的好妈妈。”小天狼星说,“一个月来,我们一直想把她弄下来,但她似乎在帆布后面念了一个永久粘贴咒。我们下楼去吧,快点儿,别等他们又醒过来。”

      “可是你母亲的肖像放在这里做什么?”哈利疑惑地问,这时他们已经穿过那扇门出了门厅,正顺着一道狭窄的石头台阶往下走,其他人都跟在后面。

      “没有人告诉过你吗?这是我父母的房子。”小天狼星说,“但布莱克家族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所以这房子现在归我所有。我把它交给邓布利多当指挥部?? 我能做的大概也就这点有用的事情了。”

      哈利原来以为他会得到比较热情的欢迎,却发现小天狼星说话的口气是那么生硬、冷漠。他跟着教父走到楼梯底下,穿过一道门,进入了地下室的厨房。

      这里几乎和上面的门厅里一样昏暗,一个洞穴般幽深的房间,四周是粗糙的-55 ?石头墙壁。大部分光线都来自房间那头的一个大壁炉。管子里冒出的烟雾弥漫在空气中,如同战场上的硝烟,黑乎乎的天花板上挂下来的沉甸甸的铁锅铁盆,在烟雾中显得面目狰狞,阴森可怖。因为开会,房问里摆满了许多椅子,中间是一张长长的木头桌子,桌上散乱地放着羊皮纸卷、高脚酒杯、空酒瓶和一堆看上去像是破布的东西。韦斯莱先生和他的长子比尔坐在桌子那一头,脑袋凑在一起小声说着什么。

      韦斯莱夫人清了清嗓子。她的丈夫,一个秃顶、红发、戴着角质架眼镜的瘦男人抬头望了望,赶紧站了起来。

      “哈利!”韦斯莱先生说着,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迎接他,热情地同他握手,“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哈利的目光越过他的肩头,看见比尔匆匆卷起留在桌上的羊皮纸,他脑袋后面仍然扎着长长的马尾辫。

      “路上还顺利吧,哈利?”比尔大声问道,同时试着一下子抱起了十二卷羊皮纸,“这么说,疯眼汉没有让你取道格陵兰岛过来?”

      “他想这么做来着,”唐克斯快步走过去想帮比尔一把,但转眼间就把一根蜡烛碰倒在最后一卷羊皮纸上,“哦,糟糕?? 对不起?? ”

      “没关系,亲爱的。”韦斯莱夫人说,声音显得有点恼火。她一挥魔杖,把羊皮纸修复好了。韦斯莱夫人念咒时闪过一道亮光,哈利瞥见那纸上好像是一座建筑物的平面图。

      韦斯莱夫人发现哈利在看,赶紧把平面图从桌上抓起来,塞进比尔已经不堪重负的怀里。

      “这些东西应该会议一结束就赶紧收起来。”她厉声地说,然后快步走向一个很古老的碗橱,从里面拿出晚餐的盘子。

      比尔抽出他的魔杖,低声说了一句:“消隐无踪!”那些羊皮纸卷一下子就不见了。

      “坐下吧,哈利,”小天狼星说,“你已经见过蒙顿格斯了,是不是?”

      哈利刚才以为是一堆破布的东西,这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呼噜呼噜的鼾声,猛地惊醒过来。

      “谁在说我的名字?”蒙顿格斯迷迷糊糊地嘟哝道,“我同意小天狼星的??”他高高举起一只脏兮兮的手,像是要投票表决,那双眼皮耷拉的、充血的眼睛茫然地瞪着。

      金妮略咯地笑了。

      “会议结束了,顿格①。”小天狼星说,他们都围着蒙顿格斯在桌旁坐下,“哈①蒙顿格斯的昵称。

      -56?利采了。”

      “嗯?”蒙顿格斯说着,目光透过乱糟糟的姜黄色头发痛苦地望着哈利,“天哪,他来了。没错??你好吗,哈利?”

      “挺好的。”哈利说。

      蒙顿格斯局促不安地在几个口袋里摸索着,但眼睛仍然盯着哈利,最后他掏出一个满是污垢的黑烟斗。他把烟斗塞进嘴里,用魔杖把它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几秒钟后,大股大股泛着绿色的烟雾就把他包围了。

      “我得向你道歉。”一个声音从那团臭烘烘的烟雾中间嘟哝着说。“我最后再提醒你一次,蒙顿格斯,”韦斯莱夫人大声说道,“拜托,你能不能不要在厨房里抽那玩意儿,特别是我们马上就要吃饭了!”“啊,”蒙顿格斯说,“好的。对不起,莫丽。”蒙顿格斯把烟斗重新塞进口袋,烟雾散去了,但那股袜子烧焦的刺鼻气味儿迟迟没有散尽。“如果你们想在午夜之前吃到晚饭,就需要有人来帮我一把。”韦斯莱夫人对房间里所有的人说,“不,你坐在那里别动,啥利,亲爱的,你刚经过长途旅行。”“我能做点什么,莫丽?”唐克斯热情洋溢地说,跳起来冲了过去。韦斯莱夫人迟疑着,显得心有余悸。“嗯?? 不用,没事儿,唐克斯,你也休息一会儿吧,今天你已经做了不少了。”“不,不,我想帮帮你!”唐克斯欢快地说,匆匆奔向金妮正在拿餐具的碗橱,不留神撞翻了一把椅子。

      很快,一套沉甸甸的刀子就在韦斯莱先生的监督下,开始自动切肉剁菜,韦斯莱夫人搅拌着一只悬挂在火上的大锅,其他人从食品储藏间拿出盘子、高脚酒杯和食物。哈利陪小天狼星和蒙顿格斯留在桌边,蒙顿格斯仍然悲哀地冲他眨巴着眼睛。

      “后来又看见费格老太了吗?”他问。

      “没有,”哈利说,“我谁也没看见。”

      “你看,我不应该离开的,”蒙顿格斯探着身子,声音里带着恳求,“但我有机会做成一笔大买卖?? ”

      哈利感到什么东西正蹭着他的膝盖,不禁吓了一跳,原来是克鲁克山?? 赫敏那只姜黄色的罗圈腿猫,它把身体绕在哈利的腿上,呼噜呼噜叫着,然后一下子跳到小天狼星的膝头,蜷做一团。小天狼星心不在焉地挠着它的耳根,同时转过脸来望着哈利,脸上表情仍然很沉重。

      “这个夏天过得还好吧?”

      “不,糟糕透了。”哈利说。

      -57 ?小天狼星的脸上第一次掠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我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什么?”哈利不敢相信地说。

      “就我个人来说,我还巴不得摄魂怪来袭击我呢。为保卫我的灵魂而殊死搏斗,这多好啊,可以打破令人厌烦的单调生活。你以为你的日子很难熬,但你至少可以出门到处走动走动,伸展伸展腿脚,跟人打打架什么的??我已经在屋里困了一个月了。”

      “怎么会呢?”哈利皱起眉头问道。

      “因为魔法部仍然在追捕我,伏地魔这会儿已经知道我是一个阿尼马格斯了,虫尾巴肯定告诉了他,所以我再怎么伪装也没有用了。我已经不能为凤凰社做多少事情?? 至少邓布利多是这样感觉的。”

      小天狼星说出邓布利多的名字时声音显得有点儿消沉,这使哈利明白,小天狼星对校长也有点儿不满。哈利顿时对教父产生了一种亲切的情感。

      “至少你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吧。”他安慰道。

      “哦,是啊,”小天狼星讥讽地说,“听斯内普的长篇报告,忍受他的冷嘲热讽,似乎他冒着生命危险,出生人死,而我却安坐在这里,舒舒服服地混日子??他还问我大扫除搞得怎么样了?? ”

      “什么大扫除?”哈利问。

      “把这个地方搞得可以住人,”小天狼星说,挥手指了指阴暗破败的厨房,“这里已经十年没有人居住,自从我亲爱的母亲去世之后就没人了,除非你算上她留下的家养小精灵,但那小精灵已经变得疯疯癫癫?? 好长时间没做任何打扫了。”

      “小天狼星,”蒙顿格斯说话了,他似乎根本没注意他们在说什么,而是在细细地端详一只高脚酒杯,“这是纯银的吧,伙计?”“是的,”小天狼星厌恶地看了看杯子,说道,“十五世纪小妖精制造的最精美银器,上面还刻着布莱克家族的饰章。”“那倒真是好东西。”蒙顿格斯含混地说,用袖口把杯子擦亮。“弗雷德?? 乔治?? 别这样,把它们端起来!”韦斯莱夫人尖叫道。

      哈利、小天狼星和蒙顿格斯扭头一看,说时迟那时快,三个人赶紧一猫腰,从桌子旁躲开了。弗雷德和乔治动用魔法把一大锅炖菜、一大铁壶黄油啤酒、一块沉重的切面包板,外加一把刀子,一股脑儿地朝他们猛抛过来。那锅炖菜哧溜溜滑过整个桌面,正好在桌子边缘停住了,木头桌面上留下了一长条烧焦发黑的痕迹。那壶黄油啤酒哗啦一声翻倒了,啤酒洒得到处都是。切面包的刀子从板上掉下来,刀尖朝下扎进了桌子,凶险地微颤着,那正好是几秒钟前小天狼星的右手放着的地方。

      -58?“看在老天的分儿上!”韦斯莱夫人大声嚷道,“没必要这么做?? 这一套我受够了?? 就算现在允许你们使用魔法了,你们也用不着做每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挥动魔杖吧!”

      “我们只是为了节约一点儿时间!”弗雷德说着匆忙赶过来,把切面包的刀子拔出桌面,“对不起,小天狼星,哥们儿?? 不是故意的?? ”

      哈利和小天狼星都放声大笑。蒙顿格斯刚才向后栽下了椅子,这会儿正骂骂咧咧地爬起身来。克鲁克山愤怒地嘶嘶叫了一声,箭一般地钻到碗橱底下去了,那双黄澄澄的大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儿子们,”韦斯莱先生把那锅炖菜重新端到桌子中央,说道,”你们的妈妈说得对,你们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应该表现出一点责任感了?? ”

      “你们的几个哥哥就从没闹出这种乱子!”韦斯莱夫人一边朝双胞胎儿子吼道,一边把另一壶黄油啤酒重重地放在桌上,洒出的啤酒几乎跟上一壶一样多。“比尔觉得没必要几步路就幻影移形!查理不会碰到什么东西都施魔法!珀西?? ”

      她猛地停住话头,屏住呼吸,惊慌地望了丈夫一眼,韦斯莱先生的表情突然僵住了。“我们吃饭吧。”比尔赶紧说道。“看上去很不错啊,莫丽。”卢平说着替她盛了一些炖菜在盘子里,隔着桌子递了过去。几分钟没有人说话,只有大家坐下来就餐时盘子和餐具发出的碰撞声,还有椅子的摩擦声。然后,韦斯莱夫人转脸望着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我一直想告诉你,客厅的那张写字台里面关着什么东西,它不停地摇晃,发出咯啦啦的声音。也许只是一个博格特,但我想我们还是先请阿拉斯托来看看再把它放出来。”

      “随便吧。”小天狼星兴味索然地说。“还有,那儿的窗帘里都是狐猸子①,”韦斯莱夫人接着说道,“我想明天我们得想办法把它们处理一下。” “我正巴不得呢。”小天狼星说。哈利听出了他声音里的讽刺意味,但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听出来。

      在哈利对面,唐克斯一边吃饭一边给她的鼻子变形,逗赫敏和金妮开心。每次她都紧紧地闭上眼睛,露出她在哈利卧室里时露出的那种痛苦表情,她的鼻子忽而肿胀得像鸟嘴一样,看上去活脱脱是斯内普的鼻子,忽而又缩回去,变成圆球蘑菇一般大小,然后每个鼻孔里都冒出一大堆鼻毛。这显然是吃饭时的固定①关于狐猸子的详细描写,请见《神奇动物在哪里》一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lO月ll版。

      -59?娱乐节目,因为很快赫敏和金妮就要求她变出她们最喜欢的鼻子。

      “变出一只猪鼻子来,唐克斯。”

      唐克斯照办了,哈利抬起头,刹那间,他还以为一个女达力正隔着桌子朝他咧嘴微笑呢。

      韦斯莱先生、比尔和卢平正在进行一场关于妖精的激烈讨沦。“他们还是滴水不漏,什么也不肯说,”比尔说,“我仍然弄不清楚他们是不是相信他回来了。当然,他们大概不想支持任何一方,不想卷到这里头来。”“我相信他们决不会倒向神秘人那边,”韦斯莱先生摇着头说道,“他们的损失也很惨重。还记得他上次杀害的那一家妖精吗,就在诺丁汉附近?”

      “我想,那得看人家给他们开出了什么价码,”卢平说,“我说的不是金子。如果有人向他们提供我们几个世纪以来不肯给他们的自由,他们就会抵挡不住诱惑。比尔,拉格诺那边还是没有丝毫转机吗?”

      “他目前在感情上对巫师还是挺排斥的,”比尔说,“他现在还为巴格曼的那档子事儿气得要命呢,觉得魔法部掩盖了真相。你们知道,那些妖精始终没能从他手里拿到他们的金子?? ”

      桌子中央传来一阵大笑,淹没了比尔没说完的话。弗雷德、乔治、罗恩和蒙顿格斯在椅子上笑得前仰后合。

      “??后来,”蒙顿格斯笑得喘不过气来,眼泪直顺着他的面颊往下流,他说,“后来,信不信由你们吧,他对我说,他说:‘咦,顿格,这些癞蛤蟆你是从哪儿弄来的?不知道哪个杂种把我的癞蛤蟆全偷走了!’我就说了:‘把你的癞蛤蟆全偷走了,是威尔于的,那怎么办呢?所以你才需要再买一些呀,对不对?’你们信不信吧,孩子们,那个没头脑的丑八怪居然从我手里把他自己的癞蛤蟆全都买了回去,价钱比他原先买的时候还要高得多?? ”

      “我们不需要听你唠叨这些生意经,蒙顿格斯,非常感谢。”韦斯莱夫人严厉地说。罗恩扑在桌子上,放声大笑。

      “对不起,莫丽,”蒙顿格斯立刻说道,他擦擦眼泪,朝哈利眨了眨眼睛。“可是,你知道,是威尔把它们从瓦提-海里斯那里偷出来的,所以我其实并没有做什么坏事。”

      “我不知道你的是非观念是从哪儿学到的,蒙顿格斯,但你似乎漏掉了最关键的几课。”韦斯莱夫人冷冷地说。

      弗雷德和乔治把脸埋在盛着黄油啤酒的高脚酒杯上,乔治笑得直打嗝。不知为什么,韦斯莱夫人狠狠地白了小天狼星一眼,然后起身拿来一大堆大黄面包屑做甜点。哈利扭头望着他的教父。

      “莫丽不大赞成蒙顿格斯。”小天狼星压低声音说。

      “那他怎么会加入凤凰社的?”哈利悄声地问。

      -60?“他有用啊,”小天狼星小声嘀咕道,“认识所有的骗子毛贼?? 哼,这也难怪,他自己就是那一类货色。不过他对邓布利多倒是忠心耿耿,有一次还帮助邓布利多摆脱了困境。弄一个顿格这样的人在身边也有好处,他能听到我们听不到的东西。但莫丽认为请他留下来吃晚饭太过分了。莫丽还没有原谅他在应该跟踪你的时候擅离职守。”

      三份大黄面包屑,接着又是蛋奶糕,哈利牛仔裤的裤腰紧得难受了(这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因为那条牛仔裤本来是达力的)。哈利放下勺子时,饭桌上的谈话逐渐平静了下来。韦斯莱先生靠在椅子背上,一副吃饱喝足、身心放松的样子.唐克斯张着大嘴打哈欠,她的鼻子已经恢复了正常。金妮把克鲁克山从碗橱下面引了出来,这会儿正盘腿坐在地上,把一些黄油啤酒的软木塞滚来滚去,让克鲁克山追着玩儿。

      “差不多该上床睡觉了,我想。”韦斯莱夫人打着哈欠说。

      “还没有呢,莫丽。”小天狼星把面前的空盘子推到一边,转脸望着哈利,“知道吗,我真为你感到吃惊呢。我以为你到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关于伏地魔的情况。”

      屋里的气氛突然变了,速度如此之快,哈利还以为是摄魂怪来了。几秒钟前还是那样轻松悠闲,令人昏昏欲睡,现在却变得警觉,甚至是紧张了。听到伏地魔的名字,饭桌周围掠过一阵战栗。卢平刚才端起杯子正要喝酒,这时慢慢放下酒杯,露出警惕的神情。

      “我问了!”哈利气愤地说,“我问了罗恩和赫敏,但他们说我们没被批准加入凤凰社,所以?? ” “他们说得对呀,”韦斯莱夫人说,“你们年纪还太小。” 她笔直地坐在椅子上,两个拳头捏得紧紧的抱在怀里,睡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必须先加人凤凰社才能提问题?”小天狼星问。“哈利在那个麻瓜家里困了整整一个月。他有权利知道发生了什么?? ” “等一等!”乔治大声打断了他。“为什么哈利的问题就能得到答复?”弗雷德气呼呼地问。“一个月来我们一直想从你们嘴里问出点什么来,但你们什么也不肯告诉我们!”乔治说。

      “你们年纪太小了,你们没有加入凤凰社,”弗雷德说,那又尖又细的声音活脱脱就是他母亲的,听着简直不可思议,“而哈利甚至还没有成年呢!”

      “没有人告诉你们凤凰社在做什么,这可不能怪我呀,”小天狼星平静地说,“那是你父母的决定。而哈利则不同?? ”

      “用不着你来决定怎么对哈利有好处!”韦斯莱夫人厉声说,平日和蔼亲切的-61 ?脸上此刻露出的表情很吓人,“我想,你没有忘记邓布利多说的话吧?”“哪一部分?”小天狼星不失礼貌地问,但神情却像一个准备迎战的人。“就是不告诉哈利他不需要知道的。”韦斯莱夫人说,着重强调了最后几个字。

      罗恩、赫敏、弗雷德和乔治的脑袋在小天狼星和韦斯莱夫人之间转来转去,仿佛在观看网球场上的来回对打。金妮跪在一堆丢弃的黄油啤酒软木塞中问,呆呆地望着他们谈话,嘴巴微微张着。卢平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小天狼星。

      “我只打算告诉哈利他需要知道的,莫丽,”小天狼星说,“但当时是他看见伏地魔复活的,”(听到这个名字,饭桌周围的人又是一阵战栗)“他比大多数人都更有权利?? ”

      “他还不是凤凰社的成员呢!”韦斯莱夫人说,“他才只有十五岁,而且?? ” “但他经历的事情不比风凰社的大多数人少,”小天狼星说,“甚至比有些人还多呢。”“没有人否认他做过的事情!”韦斯莱夫人说,声音越来越高,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拳头在微微颤抖,“但他仍然?? ” “他不是个孩子了!”小天狼星不耐烦地说。“但他也不是个成年人!”韦斯莱夫人说,血液冲上了她的面颊,“他不是詹姆,小天狼星!”“谢谢,我很清楚他是谁,莫丽。”小天狼星冷冷地说。“我看不一定!”韦斯莱夫人说,“有时你谈起他时的语气,就好像你以为你最好的朋友又回来了似的!”“那又有什么错呢?”哈利说。“错就错在你不是你的父亲,哈利,不管你长得多么像他!”韦斯莱夫人说,眼睛仍然死死地盯着小天狼星,“你还在上学,对你负责任的成年人不应该忘记这一点!”“你是说我是个不负责任的教父?”小天狼星问道,声音提高了。“我是说大家都知道你做事情莽撞,小天狼星,所以邓布利多才不断提醒你待在家里?? ” “对不起,希望我们的谈话不要扯进邓布利多对我的指教。”小天狼星大声说。“亚瑟!”韦斯莱夫人说,突然转向了她的丈夫,“亚瑟,你支持我一下!”韦斯莱先生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摘下眼镜,在长袍上慢慢地擦着镜片,眼睛也不看自己的妻子。他小心翼翼地把眼镜重新戴好,才开了口。“邓布利多知道情况有了变化,莫丽。他同意在一定程度上必须把最新消息告诉给哈利,既然哈利现在已经住在指挥部了。”

      -62 ?“没错,但那跟鼓励他随便发问还是有区别的!”

      “就我个人来说,”卢平终于把目光从小天狼星身上移开,轻声细语地说话了,韦斯莱夫人立刻转向他,满心指望自己总算有了一个支持者,“我认为最好让哈利从我们这里了解到事实真相?? 不是所有的事实,莫丽,而是一个大致的情况,免得他从??别人那里得到一些混乱不清的说法。”

      他的表情很温和,但哈利可以肯定,至少卢平是知道有几只伸缩耳逃脱了韦斯莱夫人的清洗扫荡。

      “好吧,”韦新莱夫人说,深深吸了口气,扫视了一圈饭桌,指望能够得到支持,但没有人响应,“好吧??看来我的意见是要被否决了。我只想说一句:邓布利多不想让哈利知道得太多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作为一个关心哈利切身利益的人?? ”

      “他不是你的儿子。”小天狼星轻声说。

      “但和我的儿子差不多。”韦斯莱夫人恼怒地说,“他还有谁?”

      “他有我!”

      “是啊,”韦斯莱夫人撇着嘴说,“问题是,你自己被关在阿兹卡班,根本就难以照顾他,是不是?”

      小天狼星忍不住要从椅子上跳起来。

      “莫丽,这张桌子旁关心哈利的人不止你一个。”卢平严厉地说,“小天狼星,坐下。”韦斯莱夫人的下嘴唇颤抖着,小天狼星缓缓跌回椅子上,脸色煞白。“我认为这件事最好允许哈利发表意见,”卢平接着说,“他年纪不小了,可以自己决定了。”“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哈利立刻说道。

      他没有看韦斯莱夫人。刚才韦斯莱夫人说他就像她的亲生儿子一样,他很受感动,但同时他也被韦斯莱夫人对自己的过分溺爱弄得很不耐烦。小天狼星说得对,他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

      “很好,”韦斯莱夫人说,伤心得声音都哑了,“金妮?? 罗恩?? 赫敏?? 弗雷德?? 乔治?? 我要你们离开这问厨房,马上。”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