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06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06  “我们去哪儿呢?陋居吗?”哈利满怀希望地问。

      “不去陋居,那里不行,”卢平说着示意哈利朝厨房走去。那一小伙巫师都跟在后面,仍然好奇地打量着哈利,“太冒险了。我们在一个别人发现不了的地方建了指挥部。花了一些时间??\"疯眼汉穆迪已经坐在厨房的桌子边,大口大口地喝着弧形酒瓶里的酒,那只带魔法的眼睛滴溜溜乱转,把德思礼家那许多节省劳力的用具尽收眼底。“哈利, 这是阿拉斯托穆迪。”卢平指着穆迪继续说道。“是啊,我知道。”哈利尴尬地说。一个自己以为认识了一年的人,又被别人介绍来重新认识,这感觉真是很奇怪。

      “这位是尼法朵拉?? ”

      “莱姆斯,别叫我尼法朵拉。”那个年轻女巫打了个冷战说道,“是唐克斯。”

      “尼法朵拉。唐克斯,更喜欢别人只称呼她的姓。”卢平把话说完。

      “如果你的傻瓜妈妈管你叫尼法朵拉①,你也会这样的。”唐克斯嘟囔道。

      “这位是金斯莱’沙克尔,”他指的是那位高个子、黑皮肤巫师,那人欠了欠身。“埃非亚多戈。”那个说话呼哧呼哧的巫师点了点头。“德达洛.迪歌?? ”

      “我们以前见过。”爱激动的迪歌尖声尖气地说,他那顶紫色高顶大礼帽掉了下来。

      “爱米琳万斯。”一位披着深绿色披肩、端庄典雅的女巫微微点了点头。“斯多吉’波德摩。”一个长着一头厚厚的稻草色头发的方下巴巫师眨了眨眼睛。“还有海丝佳琼斯。”一位头发乌黑、面颊粉嘟嘟的女巫从烤面包炉旁朝他们挥了挥手。

      介绍到每个人时,哈利都笨拙地朝他们点头打招呼。他真希望他们能把目① 在英语里,尼法朵拉一词的前半部分“尼法”是一个不太雅观的字眼。

      -34 ?光投向别处,别老盯着他看。他感到自己好像突然被请到了舞台上。而且,他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

      “没想到那么多人主动提出要来接你。”卢平说,似乎读出了哈利的心思,两个嘴角微微动了动。

      “是啊,是啊,越多越好。”穆迪闷闷不乐地说,“我们是你的警卫,波特。”

      “现在就等发信号来告诉我们一切平安我们就可以出发。”卢平说着朝厨房窗外望了望,“我们大概还有十五分钟。”

      “弄得真干净啊,这些麻瓜,是不是?”那个姓唐克斯的女巫怀着极大的兴趣打量着厨房说道,“我爸爸也是麻瓜出身,他是个典型的邋遢鬼。我想麻瓜也是多种多样的,就像巫师一样。”

      “嗯?? 是啊。”哈利说。“对了?? ”他重新转向卢平,“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不给我一点儿消息,伏地?? ?”

      几个巫师嘴里发出古怪的嘘嘘声,德达洛迪歌的帽子又掉了下来,穆迪低吼道:“闭嘴!”

      “怎么啦?”哈利问。

      “在这里什么也不能说,太危险了。”穆迪说,那只正常的眼睛转向哈利,而那只带魔法的眼睛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该死,”他恼火地说,举起一只手去掏魔眼,“老是卡住?? 自从那个卑鄙小人戴过以后就出毛病了。”

      随着一阵刺耳的嘎吱嘎吱声,就像从洗涤池里抠出活塞一样,穆迪把那只魔眼掏了出来。“疯眼汉,你这样做怪叫人恶心的,是不是?”唐克斯亲切随和地说。“劳驾,给我一杯水,哈利。”穆迪要求道。哈利走到洗碗机前,拿出一只干净杯子,在水池边接满了清水,而那帮巫师仍然眼巴巴地注视着他。他们这样毫不留情地盯着他看,他开始有点恼怒了。

      “谢谢。”哈利把杯子递过去时穆迪说。他把那只魔眼丢进水里,用手捅得它一沉一浮。那只眼睛瞍嗖地转动着,挨个儿瞪着屋里的每个人。“在回去的路上,我希望我能有三百六十度的视野。”

      “我们怎么去?? 我们要去的地方?”哈利问。

      “骑扫帚,”卢平说,“只有这个办法。你年纪太小,还不能幻影移形,飞路网会遭到他们的监视,而如果起用一个未经批准的门钥匙,那要搭上我们的性命还不够呢。”

      “莱姆斯说你飞得很出色。”金斯莱-沙克尔用低沉的声音说。“他飞得棒极了,”卢平说,他不停地看着手表,“不管怎样,哈利,你最好去收拾一下东西,等信号一来,我们就要上路。”“我去帮帮你吧。”唐克斯欢快地说。

      -35 ?她跟着哈利回到门厅,往楼上走去,一路兴趣盎然、充满好奇地东张西望。

      “这地方真好玩,”她说,“弄得也太干净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有点不自然了。哦。这还差不多。”当他仃】走进哈利的卧室,哈利把灯打开时,她说道。

      他的房间确实比家里其他地方乱得多。整整四天闭门不出,情绪恶劣,哈利根本没有心思收拾自己的东西。他的大部分书都散落在地板上,因为他为了分散注意力,把每本书都翻开看了看,然后又随手扔到了一边。海德薇的笼子需要清理了,已经开始发出臭味。他的箱子敞开着,可以看见麻瓜衣服、巫师长袍在里面堆得乱七八糟,有的还散落在周围的地板上。

      哈利开始把书一本本地捡起来,匆匆扔进箱子里。唐克斯停在他打开的衣橱前,挑剔地照着橱门内侧的镜子。

      “知道吗,我觉得实际上紫罗兰色并不适合我,”她扯着一绺尖钉般的头发忧虑地说,“你说,它是不是使我的脸显得太尖了点儿?”

      “嗯?? ”哈利的视线越过一本叫《英国和爱尔兰的魁地奇球队》的书望着她。

      “没错,是这样。”唐克斯果断地说。她紧紧地闭上眼睛,脸上是一种紧张的表情,似乎在拼命回忆什么事情。一秒钟后,她的头发变成了泡泡糖般的粉红色。

      “你怎么办到的?”哈利问,吃惊地望着她,这时她把眼睛睁开了。

      “我是个易容马格斯,”她说,重新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脑袋转来转去,从各个角度看自己的头发,“也就是说,我能够随心所欲地改变我的外貌。”她在镜子里看到身后的哈利脸上露出迷惑不解的表情,便又补充道:“我天生就是。在傲罗培训时,我根本不用学习就得到了隐藏和伪装的最高分,很了不起呢。”

      “你是个傲罗?”哈利十分震惊地问道。对于从霍格沃茨毕业以后的职业,他惟一考虑过的就是做一个专门逮捕黑巫师的人。

      “是啊,”唐克斯显出很骄傲的样子说,“金斯莱也是,不过他的级别比我还要高一点儿。我是去年才取得资格的。潜行和跟踪这门课差点儿不及格。我总是笨手笨脚的,你听见我们刚到楼下时我打碎那只盘子的声音了吗?”

      “能通过学习成为一个易容马格斯吗?”哈利问道。他直起身来,把收拾行李的事儿抛到了脑后。

      唐克斯轻轻地笑了。

      “我敢说,你不反对有时候把你的伤疤隐藏起来吧,嗯?”

      她的目光捕捉到哈利额头上的闪电形伤疤。

      “不反对,我巴不得呢。”哈利嘟哝着把脸转开了。他不喜欢别人盯着他的伤疤看。

      “噢,那你恐怕得靠自己的努力去学习了。”唐克斯说,“但易容马格斯是很希-36 ?罕的,都是天生的,不是后天培养的。大多数巫师都需要用魔杖或药剂才能改变自己的外貌。不过我们得抓紧时间了,哈利,我们是来收拾行李的。”她望了望地上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愧疚地说。

      “噢?? 是啊。”哈利说着又抓起几本书。“别犯傻了,可以快得多呢,让我来?? 收拾!”唐克斯大喊一声,同时用魔杖幅度很大地扫过地面。书、衣服、望远镜和天平纷纷飘到空中,杂乱无章地飞进箱子里。

      “不太整齐。”唐克斯说着走到箱子旁边低头看了看里面那乱糟糟的一堆,“我妈妈有一个诀窍,让东西自己归拢整齐?? 她还能让袜子自己叠起来呢?? 但我一直没弄清她是怎么做的?? 好像是迅速地一抖?? ”她满怀希望地抖了一下魔杖。

      哈利的一一只袜子软绵绵地扭动一下,又落回到箱子里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上。

      “唉.算啦,”唐克斯说,把箱子盖砰的一声合上了,“至少东西都进去了。那玩意儿也需要打扫了。”她用魔杖指着海德薇的笼子。“清理一新。”几片羽毛和一些粪便顿时消失了。“哈,这下子好多了?? 对这些家务活儿方面的咒语,我一向不太在行。好了?? 东西都带齐了吗?坩埚?扫帚?哇!?? 火弩箭?”

      她的目光落在哈利右手拿着的飞天扫帚上,顿时瞪大了眼睛。这是哈利的骄傲和欢乐,是小天狼星送给他的礼物,一把国际标准的飞天扫帚。

      “我骑的还是一把彗星260呢。”唐克斯羡慕地说,“啊,好了??魔杖还插在你的牛仔裤里?两边的屁股还都在?好吧,我们走!箱子移动。”

      哈利的箱子飘浮到离地面几英寸的高度。唐克斯像指挥家拿着指挥棒一样举着她的魔杖,让箱子在他们前面摇摇晃晃地飘过房间,飘出房门,她的左手拎着海德薇的笼子。哈利拿着他的飞天扫帚跟着她下了楼梯。

      他们回到厨房时,穆迪已经把魔眼装上了,清洗过的眼睛转得飞快,哈利看了只觉得恶心想吐。金斯莱沙克尔和斯多吉波德摩在仔细研究微波炉,海丝佳琼斯刚才在抽屉里东翻西翻,发现了一个削土豆器,现在正对着它哈哈大笑。卢平给德思礼一家写了封信,正在封口。

      “太好了,”卢平抬头看到唐克斯和哈利走进来,说道,“我们大概还有一分钟。我们应该到外面的花园里去做好准备。哈利,我留下了一封信,告诉你的姨妈和姨父不要担心?? ”

      “他们不会担心的。”哈利说。

      “?? 说你很安全?? ”

      “这只会让他们感到失望。”

      “?? 还说你明年夏天再来看他们。”

      -37 ?“非得这样吗?”

      卢平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过来,孩子,”穆迪声音粗哑地说,同时用魔杖示意哈利到他跟前去,“我需要给你幻身。”

      “你需要什么?”哈利不安地问。

      “幻身咒。”穆迪说着举起魔杖,“卢平说你有一件隐形衣,但待会儿我们飞起来,它不会很贴身的。用幻身咒会把你伪装得更好。这就开始啦?? ”

      他重重地敲了敲哈利的头顶,哈利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穆迪在他脑袋上敲碎了一个鸡蛋。仿佛有一股冷冰冰的东西从魔杖敲打的地方流进了他的身体。

      “干得漂亮,疯眼汉。”唐克斯瞪大眼睛望着哈利的上腹,欣赏地说。

      哈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确切地说,是自己以前的身体。现在它看上去好像根本不属于他了,倒没有隐形不见,但是颜色和质地变得与他身后的厨房设备一模一样。他似乎成了一只人形的变色龙。

      “走吧。”穆迪说着用魔杖打开了后门的锁。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出了门,来到弗农姨父修剪得漂漂亮亮的草坪上。

      “晴朗的夜空,”穆迪嘟囔着,那只带魔法的眼睛扫视着天空,“需要来点儿云彩做掩护。好了,你听着,”他粗声粗气地对哈利说,“我们排成紧密的队形往前飞。唐克斯在你的正前方,你紧紧跟在她后面。卢乎在下面掩护你。我在你后面。其他人把我们围在中间。不管怎样都不能乱了队形,明白吗?如果我们中间有谁遇害?? ”

      “那可能吗?”哈利担忧地问,但穆迪没有理睬他。

      “?? 其他人继续往前飞,不能停下,不能乱了队形。如果他们把我们都于掉了,只有你还活着,哈利,还有后续的警卫随时准备接替上来。不停地往东飞,他们就会与你会合。”

      “不要这样兴高采烈的,疯眼汉,不然他会以为我们不是当真的。”唐克斯一边说,一边把哈利的箱子和海德薇的笼子绑在她扫帚上挂着的一根吊带上。

      “我只是在把计划告诉孩子。”穆迪没好气地说,“我们的工作是把他安全地护送到指挥部,如果我们半路就死了?? ”

      “没有人会死的。”金斯莱沙克尔用息事宁人的低沉声音说。

      “骑上扫帚,那是第一个信号!”卢平指着天空果断地说。

      在他们头顶上空很高很高的地方,群星中突然绽开一片鲜红色的火花。哈利立刻看出那是魔杖变出的火花。他把右腿跨在火弩箭上,紧紧地抓住扫帚把,感觉到扫帚在微微颤动,似乎它也和他一样迫不及待地渴望再次飞上天空。

      “第二个信号,我们走吧!”卢平大声说,高空中又绽开一片火花,这次是绿-38 ?色的。

      哈利使劲蹬离地面。黑夜里凉爽的微风吹拂着他的头发,女贞路上那些方方正正的花园越来越远,迅速缩小成一幅由墨绿和黑色拼缀而成的图案,到魔法部受审的事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似乎嗖嗖掠过的空气把这个念头从他的脑海里吹跑了。他觉得他的心快乐得都要爆炸了。他终于又飞上了天空,终于离开了女贞路,这可是他整个暑假都梦寐以求的事啊,他要回家了??一时间他心花怒放,似乎所有的烦恼都不存在了,都在星光灿烂的辽阔夜空中变得微不足道了。

      “快向左,向左,有个麻瓜在抬头往上看呢!”穆迪在他后面喊道。唐克斯猛地一拐,哈利紧紧跟上,望着自己的箱子在唐克斯的扫帚底下剧烈地晃来晃去。“我们需要飞得再高一些??再飞高四分之一英里!”

      他们忽忽地上升,哈利的眼睛被寒冷的空气刺得涌出了泪水。下面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个个针孔般的亮点,是路灯和汽车前灯发出的光亮,其中两个亮点可能属于弗农姨父的汽车??此刻德思礼一家大概正在赶回他们的空屋子呢,一路上为那个并不存在的草坪大奖赛气得鼓鼓的??想到这里,哈利开心地大笑起来,但是其他巫师长袍飘动的呼呼声、那根拴住他箱子和鸟笼的吊带的嘎吱声,以及飞速掠过夜空时灌进他们耳朵里的呼啸风声,把他的笑声淹没了。一个月来,他从没有感觉到这样快活,这样扬眉吐气。

      “向南!”疯眼汉大叫,“前面是小镇!”他们向右一拐,以免直接从蛛网般的万家灯火上空飞过。“向东南飞,继续上升,前面有一片低云,我们可以飞进去,隐藏在里面!”穆迪喊道。“可别在云里头飞!”唐克斯气呼呼地大声说,“我们会变成落汤鸡的,疯眼汉!”哈利听她这么说,松了口气。他的双手一直抓着火弩箭的扫帚把,已经有点发麻。他真后悔刚才没想到再穿一件外套,他禁不住打起哆嗦来。

      他们根据疯眼汉的指令,不时地改变路线。凛冽的寒风迎面吹来,哈利不得不紧紧眯起眼睛,耳朵也冻得生疼。在他的记忆中,只有一次也是这么冷骑在扫帚上,那是三年级时跟赫奇帕奇的那场魁地奇比赛,是在暴风雨中进行的。警卫们不停地在他周围绕圈子,像一只只巨大的猛禽。哈利已经失去了时间概念。他不知道他们已经飞了多长时间,感觉至少有一个小时了。

      “转向西南!”穆迪嚷道,“我们要避开高速公路!”

      哈利已经感到冷得不行了,他渴望地想到下面公路上疾驶的汽车里舒服于爽的环境,他甚至更渴望地想到撒飞路粉旅行时的感觉。在壁炉里转来转去也许不太舒服,但至少是热乎乎地被火焰烤着的呀??金斯莱-沙克尔忽忽地绕着他飞,秃脑袋和耳环在月光下微微闪烁??这时候爱米琳万斯飞到他的右边,-39?举着魔杖,警惕地转动着脑袋??然后她也嗖的一声超过了他,斯多吉‘波德摩立刻补了上来??“我们最好原路折回去一段,以确保没有被人跟踪!”穆迪大声说。

      “你疯了吗,疯眼汉?”唐克斯在前面尖叫道,“我们都快在扫帚上冻僵了!如果这样不停地偏离路线,大概下个星期都到不了那儿!而且,我们差不多已经到了!”

      “是应该开始降落了!”卢平的声音传了过来,“哈利,跟牢唐克斯!”

      哈利跟着唐克斯俯冲下去。他们朝着一大片光亮飞去,哈利从未见过这么多灯光汇集在一起,纵横交错,星罗棋布,向四面八方延伸,其问点缀着一个个深黑色的方块。他们飞得越来越低,最后哈利能够看清一盏盏车灯和路灯、一个个烟囱和一根根电视天线了。他多么渴望赶紧落到地面啊,尽管他可以肯定需要有人先给他解冻,他才能从扫帚上下来。

      “我们到了!”唐克斯大喊一声。几秒钟后,她落在了地面上。

      哈利紧跟在她后面降落下来,在一个小广场中央一片凌乱荒芜的草地上跨下扫帚。唐克斯已经把哈利的箱子从吊带上解下来了。哈利浑身发抖,四下张望着。周围的房屋门脸阴森森的,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有些房屋的窗户都破了,在路灯的映照下闪着惨淡的光,许多门上油漆剥落,还有几户的前门台阶外堆满了垃圾。

      “这是什么地方?”哈利问。可是卢平小声说:“等一等。”

      穆迪在他的斗篷里翻找着,骨节粗大的双手已经冻得不听使唤了。

      “找到了。”他嘟囔着举起一个像是银色打火机一样的东西,咔哒摁了一下。

      最近的一盏路灯噗的一声熄灭了。他又咔哒摁了一下熄灯器,第二盏灯也灭了。他不停地咔哒咔哒,最后广场上的所有路灯都熄灭了,只有那些拉着窗帘的窗户里透出亮光,还有夜空中弯弯的月亮洒下的清辉。

      “向邓布利多借的,”穆迪一边粗声粗气地说,一边把熄灯器装进口袋,“防止麻瓜从窗户里往外看,明白吗?现在走吧,快点儿。”

      他拉着哈利的胳膊,领着他走出那片草地,穿过马路,来到人行道上。卢平和唐克斯搬着哈利的箱子跟在后面,其他人都拿出魔杖,在两侧掩护他们。

      从最近一座房屋的楼上窗户里隐隐传来立体声音响的隆隆声。一股腐烂垃圾的刺鼻臭味儿从破败的大门里那堆鼓鼓囊囊的垃圾口袋里散发出来。

      “这儿,”穆迪粗声说着,把一张羊皮纸塞进了哈利被幻身的手里,并举起他发光的魔杖凑过来照亮纸上的字,“快读一读,牢牢记住。”

      哈利低头看着那张纸,上面细细长长的笔迹似乎在哪儿见过,写的是:凤凰社指挥部位于伦敦格里莫广场12号。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