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03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03第2章 一群猫头鹰

      “什么?”哈利迷惑地问。

      “他去了!”费格太太绞着自己的两只手说,“去见一个人,去谈一批从飞天扫帚上掉下来的坩埚!我对他说,如果他敢去,我就活剥他的皮,结果你看看现在!摄魂怪!幸亏我叫踢踢给我通风报信!哎呀,我们没有时间在这里闲站着了!哈利,我们得赶紧把你送回去!哦,这会惹来多大的麻烦啊!我非宰了他不可!”

      “可是?? ”哈利突然得知这位脾气古怪、喜欢养猫的老邻居居然知道摄魂怪,这份惊讶不亚于他刚才在小巷里碰见两个摄魂怪。“你?? 你是个巫师?”

      “我是个哑炮,蒙顿格斯什么都知道,所以我怎么可能帮助你赶跑摄魂怪呢?他自个儿跑了,留下你毫无掩护,我还提醒过他?? ”

      “这个蒙顿格斯一直在跟踪我?慢着?? 原来是他!他在我家门口幻影移形了!”

      “是啊,是啊,是啊,幸亏我安排踢踢躲在一辆汽车下面以防万一,踢踢跑过-14?来告诉了我,可是等我赶到你家时你已经走了?? 结果现在?? 哦,邓布利多会怎么说呢?你!”她尖着嗓子冲着仍然躺在小巷里的达力嚷道,“把你的肥屁股从地上拾起来,快点!”

      “你认识邓布利多?”哈利吃惊地瞪着她问道。

      “我当然认识邓布利多,谁不认识邓布利多呢?可是快点吧?? 如果他们再回来,我可帮不上什么忙。我没有多少本事,连给一只茶叶包变形都不会。”

      她弯下腰,用皱巴巴的手抓住达力一只肥粗的胳膊使劲拉着。

      “站起来,你这个没用的傻大个儿。快站起来!”

      可是达力不知是动不了还是压根儿就不愿意动弹,他还是躺在地上,浑身发抖,脸如死灰,嘴巴闭得紧紧的。

      “我来吧。”哈利抓住达力的胳膊用力拽着。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达力拖得站了起来。达力似乎随时都会昏倒,他的小眼睛在眼窝里转来转去,脸上沁出粒粒汗珠。哈利刚松开手,他就摇晃起来,好像要摔倒的样子。

      “快走!”费格太太心急火燎地说。

      哈利抓起达力一只粗大无比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拖着他往前走去。达力的重量把他压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费格太太跌跌撞撞地走在他们前面,警惕地注视着拐角里的动静。

      “把你的魔杖拿在外面,”他们走进紫藤路时,她对哈利说,“现在别管什么《保密法》啦,反正是免不了受罚,为一条龙是一死,为一个蛋也是一死。说到《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 这正是邓布利多一直担心的?? 路口那儿是什么?噢,是普伦提斯先生??别把魔杖收起来,孩子,我不是一直跟你说吗,我是不管用的!”

      既要稳稳地举着魔杖,同时又要拖着达力往前走,这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哈利不耐烦地捅了捅表哥的肋骨,可是达力似乎完全丧失了自己行动的愿望。他瘫倒在哈利的肩膀上,两只大脚拖在地上。

      “你以前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是个哑炮,费格太太?”哈利问,他不敢停脚,累得气喘吁吁。“我那么多次到你家去?? 你为什么一字不提呢?”

      “邓布利多吩咐的,要我留心照看你,但什么也不能说,你当时还太小呢。对不起,我那时弄得你很不开心,哈利,但如果德思礼家的人觉得你喜欢上我家来,他们就再也不会让你来了。这挺不容易的,你知道??可是,哎呀,”她悲痛地说,又一次把双手紧紧地绞在一起,“如果邓布利多听说了这件事?? 蒙顿格斯怎么能离开呢,他应该值班到午夜的?? 他去了哪儿?我怎么去向邓布利多汇报这件事呢?我不会幻影显形。”

      “我有一只猫头鹰,可以借给你。”哈利嘴里直哼哼,怀疑他的脊椎骨都要被达力压断了。

      -15?“哈利,你不明白!邓布利多需要尽快采取行动,因为魔法部自己有一套办法侦察未成年人使用魔法的情况,他们恐怕已经知道了,信不信由你。”

      “但我要摆脱摄魂怪呀,我不得不使用魔法?? 他们肯定更关心为什么摄魂怪总是在紫藤路飘来飘去,是不是?”

      “哦,我亲爱的,我也巴不得是这样呢,但我担心?? 蒙顿格斯弗莱奇,我要宰了你!”

      啪,随着一声刺耳的爆响,空气里升起一股烟酒混合的强烈臭味,一个胡子拉碴、身穿一件破烂外套的矮胖子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两条短短的罗圈腿,一头又长又乱的姜黄色头发,一双肿胀充血的眼睛,使得他看上去像一只短腿猎狗那样愁苦。他手里还抓着一包银色的东西,哈利一眼认出那是一件隐形衣。

      “出什么事了,费格?”他问,眼睛望望费格太太,望望哈利,又望望达力,“不是说不暴露身份的吗?”“去你的不暴露身份!”费格太太嚷道,“摄魂怪,你这个逃避责任的没用的大骗子!”“摄魂怪?”蒙顿格斯重复了一句,吓坏了,“摄魂怪,在这儿?”“没错,就在这儿,你这堆一无是处的臭大粪,就在这儿!”费格太太尖声嚷道,“摄魂怪袭击了你负责监护的孩子!”“天哪,”蒙顿格斯轻声叫道,看看费格太太,看看哈利,又看看费格太太,“天哪,我?? ” “你去买那些偷来的坩埚了!我不是叫你别去的吗?是不是?”“我?? 唉,我?? ”蒙顿格斯显得心烦意乱,“这?? 这笔生意可是机会难得啊,你看?? ” 费格太太举起拎着网袋的胳膊,用网袋使劲抽打蒙顿格斯的脸和脖子。从丁丁当当的声音来推测,网袋里肯定装满了猫食。“哎哟?? 够了?? 够了,你这只发疯的老蝙蝠!得派人去告诉邓布利多呀!”

      “是的?? 他们?? 去了!”费格太太一边嚷,一边把那袋猫食没头没脑地砸向蒙顿格斯。“最好?? 你?? 自己去?? 你可以?? 告诉他?? 你为什么?? 没在这里?? 解围!”

      “把你的发网戴好了!”蒙顿格斯用胳膊护住脑袋,往后退缩着说,“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啪,又是一声刺耳的爆响,他消失了。

      “真希望邓布利多取了他的小命!”费格太太气呼呼地说,“好了,快走吧,哈利,你还等什么呀?”

      哈利已经累得气都喘不匀了,心想还是不要浪费口舌去向费格太太解释说-16?达力压得他几乎走不动路了吧。他使劲拉了一下半昏半醒的达力,继续踉踉跄跄地往前走。

      “我送你们到门口,”他们拐进女贞路时,费格太太说,“以防附近还有摄魂怪??哎呀呀,真是一场大祸啊??你不得不独自把他们赶跑??而邓布利多说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你使用魔法??唉,得啦,药水已经洒了,哭也没有用??不过那只猫这会儿已经到了小精灵那儿了。”

      “这么说,”哈利喘着气说,“邓布利多??一直在??派人跟踪我?”

      “当然是这样,”费格太太不耐烦地说,“六月份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你难道还指望他让你一个人四处乱逛?孩子,他们告诉我说你很聪明??好了??进去吧,待着别出来。”这时他们已经到了4号门前。“我想很快就会有人跟你联系的。”

      “你准备做什么?”哈利赶紧问道。

      “我直接回家,”费格太太说,朝漆黑的街道张望了一下,打了个冷战,“我需要等候新的指令。待在家里别出来。晚安。”

      “等等,先别走!我还想知道?? ”

      但是费格太太已经一溜小跑走远了,厚拖鞋啪嗒啪嗒,网袋丁丁当当。

      “等一下!”哈利对着她的背影喊道。他心里有数不清的问题要问任何一个与邓布利多有联系的人,但是一眨眼的工夫,费格太太的身影就被黑暗吞没了。哈利紧锁着眉头,重新调整了一下瘫在他肩膀上的达力,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走上女贞路4号的花园小径。

      客厅里亮着灯。哈利把魔杖重新插进牛仔裤的腰带,摁响了门铃。佩妮姨妈的身影越来越大,被前门上起着波纹的玻璃折射得奇形怪状。

      “达达!回来得正是时候,我正感到非常?? 非常?? 达达,怎么回事?”

      哈利侧脸望着达力,及时地从他胳膊下脱出身来。达力原地摇晃了一会儿,脸色发青??然后他张开大嘴,畦的一口,全吐在门垫子上了。

      “达达,达达,你怎么啦?弗农?弗农!”

      哈利的姨父拖着笨重的身体从起居室赶来,他的海象胡子乱七八糟地飘了起来,每当他激动不安时总是这样。他三步两步赶上来,和佩妮姨妈一起搀扶着膝盖发软的达力跨过门槛,同时小心别踩着达力吐出来的那堆脏东西。

      “他病了,弗农!”

      “怎么回事,儿子?出了什么事?波奇斯太太在茶点上给你吃什么不合适的东西了?”

      “你怎么身上都是土,亲爱的?你一直躺在地上吗?”

      “慢着?? 你没有挨打吧,儿子,嗯?”

      佩妮姨妈尖叫起来。

      -17 ?“给警察打电话,弗农!给警察打电话!达达,亲爱的,跟妈妈说说!他们把你怎么样啦?”

      在一片混乱中,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哈利,这正合他的心意。他正好赶在弗农姨父重重关上房门前溜进来。当德思礼一家闹哄哄地穿过客厅,走向厨房时,哈利小心地、蹑手蹑脚地朝楼梯走去。

      “这是谁干的,儿子?快告诉我们他们的名字。我们会抓住他们的,不用担心。”

      “嘘!他正要说话呢,弗农!怎么回事,达达?快告诉妈妈!”

      哈利的脚刚踏上第一级楼梯,达力终于发出了声音。

      “他。”

      哈利怔住了,一只脚踏在楼梯上,脸扭成一团,鼓起勇气准备迎接这场大爆炸。

      “小子!你给我过采!”

      哈利怀着恐惧和愤怒交织的心情,慢慢地把脚从楼梯上撤了下来,转身跟着德思礼一家。

      刚从外面的夜色中进来,觉得擦洗得一尘不染的厨房明晃晃的,怪异而不真实。佩妮姨妈领达力坐到一张椅子上。达力仍然脸色发青,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弗农姨父站在滴水板前面,眯起一对小眼睛,狠狠地瞪着哈利。

      “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他气势汹汹地吼道。

      “什么也没做。”哈利说,他很清楚弗农姨父根本不会相信他的话。

      “他对你做了什么,达达?”佩妮姨妈一边用湿海绵擦去达力皮夹克上的脏东西,一边用发抖的声音问道,“是?? 是那玩意儿吗,亲爱的?他用了?? 他的家伙?”

      达力颤抖着慢慢地点了点头。

      “我没有!”哈利急切地说,佩妮姨妈发出一声号啕,弗农姨父举起两个拳头。“我没有把他怎么样,那不是我,那是?? ”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长耳猫头鹰忽地从窗户飞进了厨房,既而擦着弗农姨父的头顶,轻盈地从厨房那头飞过来,把嘴里叼着的一个羊皮纸大信封丢在哈利脚边,然后优雅地一转身,翅膀尖正好扫过冰箱顶,嗖的一声飞了出去,掠过花园上空消失了。

      “猫头鹰!”弗农姨父气得大吼。他狠狠地把厨房窗户砰的一声关上了。他太阳穴上的那根经常暴起的血管又在突突跳动。“又是猫头鹰!再也不许猫头鹰进我的家里!”

      哈利已经扯开信封,抽出了里面的信,他的心怦怦狂跳,已经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18 ?亲爱的波特先生:我们接到情报,你于今晚九点二十三分在一个麻瓜居住区,当着一个麻瓜的面施用了守护神魔咒。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了《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因此你已被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开除。魔法部将很快派代表前往你的住所,销毁你的魔杖。鉴于你此前已因违反《国际魔法师联合会保密法》的第十三条而受到正式警告,我们很遗憾地通知你,你必须在8月12日上午九时前往魔法部受审。

      希望你多多保重。

      你忠实的马法尔达霍普柯克魔法部禁止滥用魔法司哈利把这封信连读了两遍。他只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弗农姨父和佩妮姨妈在那儿说着什么。他的脑海里一片冰冷,一片空白。一个事实像一把致人瘫痪的飞镖扎进了他的意识。他被霍格沃茨开除了。一切都完了。他再也回不去了。

      他抬头望着德思礼一家。弗农姨父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他大声吼叫着,两只拳头仍然高高地举着。佩妮姨妈用两只胳膊搂着又在于呕不止的达力。

      哈利暂时麻木的思维似乎慢慢苏醒了过来。魔法部将很快派代表前往你的住所,销毁你的魔杖。只有一个办法。他必须逃走?? 事不宜迟。究竟去哪儿呢,哈利并不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管在霍格沃茨校内还是校外,他都离不开他的魔杖。在一种几乎是半梦半醒的状态中,他抽出魔杖,转身想离开厨房。

      “你打算上哪儿去?”弗农姨父嚷道。看到哈利没有回答,他嗵嗵嗵地从厨房那头走过来,挡在了通往客厅的门口。“我跟你的事情还没完呢,小子!”“闪开!”哈利轻声说。“你必须待在这里,老实交代我的儿子怎么会?? ”

      “如果你不闪开,我就给你念一个恶咒。”哈利说着举起了魔杖。“你别想用它来对付我!”弗农姨父恶狠狠地说,“我知道,你出了那所你称为学校的疯人院,是不允许摆弄它的!”“疯人院已经把我赶出来了,”哈利说,“所以我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现在给你三秒钟。一?? 二?? ”

      厨房里发出一声爆响,回音不绝。佩妮姨妈失声尖叫,弗农姨父吼叫着弯腰躲避,而哈利呢,他在寻找一场不是由他造成的混乱的源头,这已经是这个晚上的第三次了。他立刻发现了:一只昏头昏脑、羽毛蓬乱的谷仓猫头鹰正蹲在厨房外面的窗台上,刚才它撞在关着的窗户玻璃上了。

      -19 ?弗农姨父痛苦地嚷道:“猫头鹰!”哈利没有理睬他,径直跑到厨房那头,猛地打开窗户。猫头鹰伸出一条腿,上面拴着一小卷羊皮纸。它抖了抖羽毛,哈利一把信取下来它就飞走了。哈利颤抖着双手,展开这第二封信,上面用黑墨水草草地写着几行字,纸上污渍斑斑。

      哈利:邓布利多刚赶到魔法部,正在调查整个事件。不要离开你姨妈和姨父的家。不要再施魔法。不要交出你的魔杖。

      亚瑟韦斯莱邓布利多正在调查整个事情??这是什么意思呢?邓布利多有多大能耐,能够凌驾于魔法部之上?这么说,他还有可能重新回到霍格沃茨?一线小小的希望在哈利心中迅速升起,但几乎立刻就被惊慌的情绪扼杀了?? 他不施魔法,怎么可能拒绝交出魔杖呢?他必须与魔法部的代表展开较量。如果他那么做了,能够逃脱阿兹卡班监狱已算侥幸,更别说给学校开除了。

      他脑子飞快地转着??他可以赶快逃走,冒着被魔法部抓到的危险,也可以待在原地,等着他们来这里找到他。他觉得第一条路更有吸引力,但他知道韦斯莱先生肯定考虑过怎样对他最有利??而且,邓布利多以前处理过比这糟糕得多的事情呢。

      “好吧,”哈利说,“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走了。”

      他飞快地扑到厨房桌子旁,面对着达力和佩妮姨妈。德思礼一家似乎对他这样突然改变主意吃惊不小。佩妮姨妈绝望地望着弗农姨父。他紫红色太阳穴上的血管跳得比以前更厉害了。

      “ 这些讨厌透顶的猫头鹰是谁派来的?” 他凶狠地吼道。

      “第一只是魔法部派来的,把我开除了。”哈利平静地说。他竖起两只耳朵,专心地听着外面的动静,生怕魔法部的代表已经来了。现在与其让弗农姨父大发雷霆,怒吼咆哮,还不如回答他的问题更容易,也更安静。“第二只是我朋友罗恩的爸爸派来的,他在魔法部工作。”

      “魔法部?”弗农姨父恶声恶气地说,“你们这样的人也能在政府工作?哦,我总算都明白了,都明白了,怪不得这个国家如今一天不如一天呢。,,哈利没有回答。弗农姨父气呼呼地瞪着他,然后厉声问:“你为什么会被开除?”

      “因为我使用了魔法。”

      “啊哈!”弗农姨父吼道,拳头重重地砸在冰箱顶上,冰箱的门忽地弹开,达力的几包低脂肪小食品掉了出来,散落在地上。“这么说你承认了!你对达力做了-20?“什么也没有,”哈利说,不像刚才那么平静了,“那不是我?? ”

      “是!”达力出人意料地蹦出了一句,弗农姨父和佩妮姨妈立刻朝哈利挥舞着胳膊让他闭嘴,然后两人都俯身看着达力。

      “说下去,儿子,”弗农姨父说,“他做了什么?”

      “告诉我们,亲爱的。”佩妮姨妈小声说。

      “他用魔杖指着我。”达力含混不清地说。

      “是啊,我指着他,但并没有用?? ”哈利气愤地说,然而?? “闭嘴!”弗农姨父和佩妮姨妈异口同声地吼道。“说下去,儿子。”弗农姨父又说了一遍,小胡子上下乱舞。“全黑了,”达力打着激灵,声音嘶哑地说,“四下里一片漆黑。然后我听?? 听见??有东西。在我一我的脑袋里。”

      弗农姨父和佩妮姨妈交换了一个惊恐万状的眼神。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最不喜欢的东西是魔法?? 其次就是邻居在禁用浇水软管的问题上弄虚作假,做得比他们更过分?? 那么听到自己脑子里有人说话,肯定也是最糟糕的事情之一。他们显然认为达力已经精神错乱了。

      “你听见什么样的话了,宝贝儿?”佩妮姨妈压低声音问,她脸色自得吓人,眼里含着泪水。

      可是达力似乎不会说话了。他又打了个寒噤,摇了摇那颗亚麻色头发的大脑袋。尽管第一只猫头鹰到来后,哈利的内心因恐惧而近乎麻木了,但此刻他也感到有些好奇。摄魂怪能使人重新经历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那么,这个被溺爱的养尊处优的、横行霸道的达力,会被迫听到什么呢?“你是怎么摔倒的,儿子?”弗农姨父问道,用的是一种很不自然的轻声细语,就像在一个病人膏肓的病人床边说话。“绊一绊了一跤,”达力发着抖说,“后来?? ” 他指了指他肥阔的胸脯。哈利明白了。达力想起了他的希望和快乐被吸取时灌满他肺部的那股阴森森的寒气。

      “可怕,”达力声音嘶哑地说,“冷。冷极了。”

      “好吧,”弗农姨父说,尽量使声音显得平静,“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达力?”佩妮姨妈焦急地把手放在达力的额头上,试试他发不发烧。

      “觉得??觉得??觉得??好像??好像??”

      “好像你再也不会感到快乐了。”哈利干巴巴地替他说道。

      “就是这样!”达力小声说,仍然抖个不停。

      “知道了!”弗农姨父直起身,重新扯开了嗓子,声音震耳欲聋,“你给我儿子念了一个古怪的咒语,害得他听见自己脑子里有人说话,还以为自己?? 自己一辈子也快活不起来了,是不是?”

      -21 ?“我还要告诉你们多少遍?”哈利说,他的声音和火气同时上升,“不是我。是两个摄魂怪!”

      “两个??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摄一魂一怪,”哈利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说,“两个。”

      “这摄魂怪又是什么古怪玩意儿?”

      “他们看守阿兹卡班巫师监狱。”佩妮姨妈说。

      话一出口,是两秒钟的死寂,然后佩妮姨妈猛地用手捂住嘴巴,似乎刚才一不小心说了一句令人恶心的脏话。弗农姨父瞪大眼睛看着她。哈利的脑子里一片混乱。费格太太倒也罢了?? 可是佩妮姨妈?“你怎么知道?”他惊讶极了,问道。

      佩妮姨妈似乎被自己吓坏了。她战战兢兢带着歉意地看了一眼弗农姨父,手微微下垂,露出嘴里的长牙。

      “好多年前?? 我听见?? 那个可怕的男孩?? 对她说起过他们。”她断断续续地说。

      “如果你是指我的妈妈和爸爸,你为什么不说他们的名字呢?”哈利大声问,但佩妮姨妈没有理睬他。她似乎惊慌失措到了极点。

      哈利感到非常震惊。几年前有一次佩妮姨妈情绪爆发,尖叫着说哈利的妈妈是个怪物,除此之外,哈利从没昕她提起过自己的妹妹。而她居然记得魔法世界的这点细节,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忘记。哈利真是惊讶极了,平常她总是竭尽全力假装魔法世界并不存在的呀。

      弗农姨父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接着又张了张又闭上了,然后,显然是在挣扎着回忆怎样说话。他第三次把嘴张开,声音嘶哑地说:“这么说?? 这么说?? 他们?? 嗯?? 他们?? 嗯?? 真的存在,他们?? 嗯?? 这些死魂怪?”

      佩妮姨妈点了点头。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