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02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02木兰路,跟女贞路一样,到处都是大大的,方形的,有着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地的房子,都属于一个高大的,长的正正方方的人所有,他开着一辆象费农姨夫开的那样干净的车。哈利更喜欢小惠金路的晚上,这时挂着窗帘的窗户在黑暗中发出宝石般灿烂的光辉,并且这时也不会在他走过住户时有人觉得他违法闯入发出不满意的嘀咕。他走的很快,所以在木兰路半路上他又看见了达力他们一伙的身影,他们在木兰新月街的入口处互相告别。哈利走到了一棵丁香树的树影里等着。

    “——他就象一头猪一样叫,不是吗?”马尔科姆说,使其他人哄笑着。

    “真是绝好的钓钩。”皮尔说。

    “明天晚上的这个时候怎么样?”达力说。

    “到我家来,我爸妈出去了。”葛登说。

    “那么到时见!”达力说。

    “再见。达力!”

    “再见,老大!”

    哈利等到其他人都走了才出来。当他们的声音都再次消退了,他走向拐角,快步走着,很快就走到了离达力很近的地方——他正在悠闲自得的嗡嗡的哼着不成调的歌。

    “嘿,老大!”达力转过身。

    “哦,是你!”他咕噜的说“你成老大多久了?”哈利说

    “闭嘴!”达力咆哮着,走开了。

    “真酷的名字啊!”哈利说,他笑着走在他表兄的身后,“对于我来说,你永远都是‘心肝达力’”

    “我说过了,闭嘴!”达力说,火腿般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那些人知道你妈妈怎么叫你的吗?”

    “不要脸!”

    “你不会说她不要脸吧。那么我可以叫你‘心肝达力’或者‘达力小乖乖’了?”

    达力什么也没说,看来需要让他全力忍受才能忍住不揍哈利。

    “那你们今晚打的是谁?”哈利问,他的笑容消失了。“另一个10岁的小孩吗?我知道你两天前揍了马克-艾文。”

    “他活该!”达力咆哮着说。

    “是吗?”

    “他侮辱我!”

    “是吗?他是说你象一只被教用后腿走路的猪吗?那不是侮辱,达力,那是事实!”

    达力下巴上的一块肌肉在抖动,这让哈利很满意——他知道这让达力很生气。他觉得这让他全身的受挫感就像是通过一根吸管传送到他表兄身上去了——这是他唯一发泄的途径了。

    他们向右转向了狭窄的小路——哈利第一次见到小天狼星的地方,那是木兰新月街和紫藤路的一个捷径交叉口。这里空空的而且比他所连接的道路更黑,因为没有路灯。他们的脚步在一边的车库和另一边的栅栏的包围下听起来很沉闷。

    “认为你自己是一个强人可以隐藏起所有的事,是吗?”达力停了几秒钟说。

    “什么事?”

    “你想藏起来的那件事。”哈利又笑了。

    “真不像你看起来那么蠢,是吗?达力?但是我想你没办法一边走路一边说话吧?”

    他拔出了魔杖,看见达力往侧面看去。

    “你不准!”达力马上说,“我知道你不准!如果你做的话会被那所古怪的学校开除!”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修改法规吗?老大?”

    “他们没有!”达力说,虽然他听起来并不确定。

    哈利轻轻的笑了。

    “你没那个东西不可能打倒我,不是吗?”达力咆哮到。

    “因此你就需要四个家伙站在你后面,这样你才能打倒一个10岁的小孩么?你知道你的拳击头衔是什么吗?你的对手有多大?7岁?8岁?”

    “据我的消息,他16岁。”达力吼叫着,“我打晕他20分钟才醒过来。他有你两个那么重!你等着我叫爸爸把那个东西拿出来——”

    “又要跑到爸爸那里去了?难道他的心肝乖乖拳击冠军会害怕哈利肮脏的小魔杖?”

    “晚上没有那么勇敢吧?”达力讥笑到。

    “这就是晚上,达力心肝,这就是我们叫做是晚上的时候。”

    “我是说你睡觉的时候!”达力咆哮着说。

    他站住了,哈利也站住了,看着他的表兄。从达力模糊的脸上,他看见了一种奇怪的胜利的表情。

    “你什么意思?我睡觉的时候难道不够勇敢吗?”哈利说,“你以为我怕什么?枕头还是什么?”“我昨天晚上听见了,”达力屏息着说,“你说梦话了,在呻吟。”

    “你什么意思?”哈利又说道,但是有一种冰凉的感觉跳进了他的胃里。他昨晚又梦见了墓地。达力发出一声刺耳的笑声,然后装出一种高音调的呜咽的声音,“别杀塞得里克!别杀塞得里克!谁是塞得里克?你的男朋友吗?”

    “我——你说谎!”哈利机械的说但是他的嘴巴发干,他知道达力没说谎,他还听到了关于塞得里克的其他什么吗?

    “爸爸,救我!爸爸!他要杀我了!呜~~呜~~”

    “闭嘴!”哈利平静的说,“闭嘴!达力!我警告你!”

    “快来救我!爸爸!快来救我!妈妈!他杀了塞得里克!爸爸!救我!他——你说的难道不是我吗?”

    达力靠在小巷的墙上。哈利用魔杖直指着达力的心脏。哈利可以感觉到14年来对达力的仇恨撞击着他的每一寸身体——他为何不现在给达力一击?让达力倒霉的象一只虫子一样爬回家?让他不能说话,长出昆虫的触须?

    “不准再说那件事!”哈利吼到,“你明白吗?”

    “把那东西指别的东西!”

    “我说,明白了吗?”

    “指别的东西!”

    “你明白了吗?”

    “把那东西从我这里拿开——”达力气喘吁吁的用一种奇特的发抖的声音说,就好象他被浸到了冰水里。

    夜空好象出了一点事,撒满靛青色天空的星星突然被涂上了黑色并且失去了光芒——星星,月亮,小巷尽头两边朦胧的路灯消失了,汽车的隆隆声和树木的低语声消失了。温和的夜晚突然变得刺痛犀利的寒冷。他们完全被一种难以渗透的、寂静的黑暗所包围,就好象一只巨大的手将整个小巷用一件厚厚的斗篷给完全盖住了。

    在一瞬间,哈利以为自己又无意中施展了一些魔法,尽管他努力地克制着。然后他意识到自己错了,他没有熄灭星星的能力,他把头转向这边的路,然后是另一边,想看见什么东西,但是黑暗好象给他的双眼蒙上了一层轻薄的面纱。

    达力恐惧的声音传进了哈利的耳朵里,“你——你在做什么?停——停下来!”

    “我什么也没做!闭嘴!别动!”

    “我什么也看不见!我瞎了!我——”

    “我说闭嘴!”

    哈利静静的站着,把他看不见的眼睛转向左边然后右边。寒冷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他全身都在发抖,他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他颈后的头发全都竖起来了,他把眼睛睁到最大,茫然的看着四周,却什么也没看见。这不可能——他们不可能在这里——不可能在小惠金路,他紧张的听着,在看见他们以前他可以听见他们——

    “我——我要告诉爸爸——”达力呜咽着,“你在哪?你在做什——”

    “你就不能闭上嘴吗?”哈利嘶嘶地说,“我正在努力听——”

    但是他突然沉默了,他听见了他最担心的东西。在小巷里有一些不属于那里的东西,有什么东西正在发出长长的,嘶哑的,喀哒喀哒的呼吸,哈利觉得自己发出一阵恐惧的摇动,就好象他站在冰冷的空气里发抖一样。

    “停——停下来!住手!!我会打你!我发誓我会!”

    “达力,闭……”

    乓!

    一只拳头打在了哈利头上,把他打得站立不稳。他眼冒金星。一个小时里第2次哈利觉得自己的头被劈成了两半,下一秒中,他觉得自己摔到了地上,他的魔杖也脱手了。

    “你这白痴!达力!”哈利叫到,他的眼睛因为疼痛充满了泪水,他用手和膝盖在地上爬着。他听见达力笨拙的跑开了,撞倒了小巷的栅栏,摔倒了。

    “达力!回来!你正跑到那东西那儿去!”一声恐惧的尖叫,哈利的脚步停止了。同时,哈利觉得寒冷爬上了他的后背,这只能证明一件事,不止一个。

    “达力!把嘴闭上!不管你做什么!把嘴闭上!魔杖!”哈利疯狂的咕噜着,他的手像蜘蛛一样在地上掠过,“在哪?快点——荧光闪烁!”

    他机械的说着咒语,不顾一切的照亮他想要找的东西,——他觉得不可思议的,魔杖在他右手的几英寸处发光——魔杖头点亮了。哈利一把抓起它,蹒跚的站起来看着四周。

    他的胃翻绞着。一个高耸的,带着头巾的东西正朝他滑过来,在地上盘旋着,看不见长袍下的脸或者脚,过来时饥渴地在夜里吮吸着。哈利举起了魔杖,跌跌绊绊的往后退着。

    “呼神护卫!”

    一小缕银色的气体从魔杖端射了出来,摄魂怪慢了下来,但是咒语并没有完全发挥作用。跌跌绊绊的,他在摄魂怪接近他时又往后退,恐惧充满了他的大脑——集中精神!——一对灰白的,黏黏糊糊的,长满疙瘩的手从摄魂怪的长袍下伸了出来,想要够到他一阵急速的声音充满了哈利的耳朵。

    “呼神护卫!”

    他的声音听起来微弱而遥远,另一小缕银色的烟——比刚才更微弱——从魔杖里飘了出来,——他不能做到,他不能使咒语奏效。

    他的头脑里响起了一阵大笑,尖刻的,阴冷的大笑,他可以闻到摄魂怪腐烂的,死一般冰冷的呼吸充满了他的肺部,简直就快要溺死他——想想-快乐的事情——但是他头脑里没有快乐,摄魂怪冰冷的手指已经在他的喉咙上收紧了,尖声的冷笑越来越大声,他的头脑里有一个声音在说:“向死神鞠躬吧,哈利——也许完全没有痛苦-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死过……”

    他再也看不见罗恩和赫敏了!他们的脸突然在他的头脑中咋现了,他挣扎着呼吸,“呼神护卫!!”

    一只巨大的牡鹿银色从他的魔杖端口喷出,它的鹿角向摄魂怪心脏的地方顶去,摄魂怪被向后撞了出去,就像黑暗一样的飘走了,当牡鹿再次攻击时,摄魂怪被击退了,向下倒去,象只蝙蝠般逃走了。“这边!”哈利对牡鹿喊到,他向小巷跑下去把点亮的魔杖举高,“达力?达力?”

    他跑了差不多十几步找到了他们:达力弯曲着倒在了地上,他的手捂着他的脸。第二个摄魂怪弯下身,用他黏糊糊的手抓住达力的手腕,像钟爱似的把他们拉开,把他带头巾的脸正对达力低下来,就好象是要吻他一样。

    “抓住它!”哈利吼到,随着一声急速的咆哮的声音,他召唤的银色牡鹿急速地越过了他,就在摄魂怪没有眼睛的脸离达力还有一英寸的时候,鹿角顶住了它,怪物被顶到了空中,然后,就象他的同伴一样,他飞走了,从夜空中消失了;牡鹿慢慢的跑到了小路的尽头,然后化作银色的烟雾消失了。

    月亮,星星,还有路灯突然一下子回到了现实生活中,一阵温暖的微风吹过了小巷,附近花园里的树发出了沙沙声,平凡世界里新月木兰街上汽车的隆隆声又充满了空气之中。

    哈利静静的站着,他所有的感觉由于突然被带回现实世界而都在震动着。一会儿之后,他才发现他的T恤衫粘在他的身上——他已经被汗湿透了。他简直不能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摄魂怪就在这,就在小惠金路!

    达力卷曲地躺在地上,呜咽着,发着抖。哈利正弯下腰看他是否能够自己站起来,但他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响亮的,急促的脚步声。他下意识的又举起了他的魔杖,他横过达力的脚后跟面对着来人。

    费格太太,他们年老的古怪邻居,气喘着出现在视线里,她灰白的头发从发网里散开了,她手腕处发出一阵绳编购物袋的叮当声,她的脚只穿住了一半她的格子呢的地毯拖鞋,哈利赶快将他的魔杖收起来,但是——

    “别把它收起来!傻孩子!!”她尖叫着,“如果他们还有在附近怎么办?噢,我要把蒙顿格斯-费莱奇给杀掉!”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