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知识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周旋于列强之间的梅特涅
  • 周旋于列强之间的梅特涅 1810年11月里的一个晚上,法国巴黎。帝国大法官康巴塞雷斯的府邸正举办化装舞会。法国当朝权贵与各国驻法使节都与夫人应邀出席。正在巴黎的奥地利外交大臣梅特涅夫人爱琳诺也到场。她刚跳完一曲,又有一位个头不高、衣着华贵的先生彬彬有礼地邀她共舞。这种场合拒绝邀请是很失礼的。舞曲一起,爱琳诺就感觉舞伴的舞技拙劣,还边舞边拥着她朝客厅边走去。

      那人竟拖着她进入客厅暗处一间空房间,随手关上门又取下假面具。爱琳诺惊魂未定,很快又大吃一惊,此人居然是当今法国皇帝拿破仑。

      “夫人,很抱歉。我如此粗野,只是想问你,如果我向贵国公主玛丽·路易丝求婚,是否可得到答允?”

      “陛下,我……我无法知道。”

      “好吧,请夫人向您的丈夫转达我这个问题。请再次原谅我的失礼。”拿破仑转身迅速离去。

      一年半前,法奥交战。奥地利战败,首都维也纳被法军占领,不得不签订割地赔款的条约。爱琳诺像许多奥地利人一样,对让他们忍辱蒙羞的拿破仑又怕又恨,因此,她认为拿破仑刚才的这番举措极为荒唐。可她丈夫梅特涅听她说完后先略有所思,转瞬就面有喜色。自从四年前作为奥国驻巴黎大使起,他就不断收集各种情报,了解法国宫内的事。他知道拿破仑因皇后约瑟芬不能生育,准备与她离婚,然后再娶一个与他地位相当的女子。估计是俄国拒绝了拿破仑向沙皇妹妹安娜的求婚,恼怒的拿破仑才转向奥国。奥地利皇室出自哈布斯堡王朝名门,然而当时奥国国力日益衰弱。从法国大革命中崛起的拿破仑,代表新兴资产阶级力量东征西战,欧洲各国封建王朝虽多次联合反法作战,均以兵败告终。梅特涅认为这次奥地利如果与法国联姻,奥地利的封建王朝至少得以延续。

      “如今是法强我弱。仅凭我国二十多万军队,又没有可靠盟友,我奥地利如继续与拿破仑作对是愚蠢的。联姻就可使法国将攻击矛头转向俄国,奥地利则可以逸待劳,保存实力。”梅特涅如此这般劝说奥皇,终于成功地撮合了这门亲事。

      奥法联姻后,1812年6月,拿破仑果然发兵征战俄国,他要求奥国出兵三万担任进攻的左翼。梅特涅口头应允,却让奥军回避与俄军交战;同时又暗中与英、俄及普鲁士联系,保证只要自己在任奥外交大臣一天,奥地利就不会真正与拿破仑联手。

      拿破仑的六十万大军被俄国的防御战略与严寒气候折腾得只剩三万残兵败将,狼狈而退。奥军的三万兵马却几乎完好无损。梅特涅这时却开始考虑如何防止俄国建立霸权。

      1813年6月22日,梅特涅以调停者的身份,应邀来到德累斯顿的马科得尼宫。面对按剑在手、怒气冲冲的谈判对手拿破仑,梅特涅不动声色。这瞬间,或许梅特涅回忆起自己四十年生涯中的难忘片断。

      为了成为外交官,梅特涅十六岁求学于巴黎的斯特拉斯堡大学,可目睹了巴黎民众攻陷巴士底狱的起义,贵族出身的他却无法容忍如火如荼的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他二十一岁就跨入外交官行列,出使英国,但拿破仑指挥的法军攻占他家乡,他父亲的贵族领地、臣仆与财产丧失得一干二净;他三十六岁出任奥驻法大使,因为暗中传送情报,鼓动奥军分兵攻击法国三个属国,被拿破仑在杜伊勒里宫当着各国使节的面痛骂一通,然后被限制行动自由,甚至成为拿破仑的阶下囚被关押。即使如此,他仍保持贵族世家的风度与外交官的尊严。今天,他终于能以平等的地位与拿破仑对话与谈判了。

      梅特涅之所以能有今天,是因为他牢记在美因兹大学选修过的福格特教授的历史课程。福格特提倡政治上采取保守调和原则,各主权国保持实力平衡的“欧洲新实力均衡”理论,被梅特涅成功地运用于实践中。他以敏锐的判断、多变的手段巧妙周旋于各大国之间,日渐衰弱的奥地利全凭这套“大国均势”外交策略,才得以维持欧洲强国的体面。

      如今梅特涅是劝说拿破仑与欧洲各国妥协。按照“大国均势”的策略考虑,他感到此刻不能再削弱法国。骄横的拿破仑却说不怕战争:“我是靠打仗才有今日的。对一个像我这样的人而言,成百万人的生命不算什么……”

      “您急于挑动战争,那么您同欧洲交锋的时刻已经来临。可是被打败的将不是欧洲。”梅特涅傲慢地用欧洲代言人的身份发出声音。

      “我同奥国公主的婚姻是件愚蠢的事。”

      “那可是征服者拿破仑自己决定的呀!”梅特涅诙谐地回答道。

      这场被称为“外交滑铁卢”的谈判长达九个钟头。双方唇枪舌剑十多个回合,就如拿破仑发起了十三次挑战,梅特涅应战了十三次。眼看无法达成协议,梅特涅最后说:“陛下,我来这里就预感到您将输了。现在我该走了。我认定您陛下是输定了。”

      1813年8月,俄、普、奥、英等国组成第六次反法同盟,梅特涅又玩弄外交手腕,逼迫俄国同意让奥地利施瓦岑伯格亲王出任反法联军统帅。1814年3月,反法联军攻占巴黎,拿破仑宣布退位。梅特涅又利用奥国出任反法联军统帅的身份,于1814年10月在维也纳召开会议。出席这次会议的欧洲各国君臣表面上欢声笑语,暗中却勾心斗角,都要争夺扩展在欧洲的实力地位。梅特涅一边用欢宴歌舞装点盛会,一边暗中在他的书房里与英、法、俄、普的代表共同协商欧洲政治局面的均衡,使他的手腕与“新实力均衡”理论得到充分施展。最终欧洲大陆的各国封建王朝统治得到恢复与巩固,奥地利在欧洲,特别是在意大利和德意志邦联中的优势得以确保。同时欧洲也暂时避免了重大战争和冲突。

      1821年,梅特涅升任奥地利首相。从此他更全力维护封建君主体制,联络各国组成“神圣同盟”,凶横地镇压欧洲各国人民反封建的民主革命运动。1848年,在革命浪潮中,梅特涅被迫下台,逃亡英国。

      作为一个效忠封建王朝、镇压资产阶级革命的人物,梅特涅的下场并不光彩,但他推行的“大国均势”外交策略,成为世界政治和外交史上的范例。美国著名外交家基辛格就在自己的政治生涯中,推行类似梅特涅方式的外交策略。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