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名著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忙碌经济人的浪漫史 女巫的面包
  • 忙碌经济人的浪漫史 女巫的面包忙碌经纪人的浪漫史

      证券经纪人哈维·马克斯韦尔于九点半在年轻女速记员陪同下步履轻快地来到办公

    室。机要秘书皮彻那通常毫无表情的面孔不禁露出一丝好奇和诧异。马克斯韦尔只随口

    道了声“早上好”,便径直奔向办公桌,匆忙得好像想一步跨过桌面,随后就一头扎进

    一大堆等着他处理的信件和电报。

      年轻女郎给马克斯韦尔当速记员已经有一年。她异常秀美动人,绝非速记员草草几

    笔所能简单描述。她不愿采用华丽诱人的庞巴杜式发型,不戴项链、手镯或鸡心。她脸

    上没有随时准备受邀外出进餐的神气。她的灰色衣服素净朴实,但却生动勾勒出她的身

    材而不失典雅。她那顶精巧的黑色无边帽上插了根艳绿色金刚鹦鹉毛。今天早上,她春

    风飘逸,温柔而羞涩。她的眼睛流波瞑瞑,双颊桃红妖娆,满面乐融,又略带一丝回味。

      好奇之余,皮彻发现今天她的举止也有点儿异样。她没有直接到放有她办公桌的里

    间办公室去,而是滞留在外间办公室,有点儿拿不定主意似的。她慢慢蹭到马克斯韦尔

    桌边,离他很近,足以让他意识到她的存在。

      坐在办公桌前的他已经不再是个常人,而是一个繁忙的纽约证券经纪人,一架完全

    受嗡嗡作响的轮子和张开的弹簧所驱动的机器。

      “嘿,怎么啦?有事?”马克斯韦尔问,语气尖刻。那些拆开的邮件堆了满满一桌,

    就像演戏用的假雪。他那锐利的灰蓝色眼睛,毫无人情味儿,严厉粗暴,不耐烦地盯着

    她。

      “没什么,”速记员回答说,然后微笑着走开了。

      “皮彻先生,”她问机要秘书,“马克斯韦尔先生昨天提没提过另外雇一名速记员

    的事?”

      “提过,”皮彻说。“他吩咐我另外找一个。昨天下午我已通知职业介绍所,让他

    们今天上午送几个来面试。现在已经九点四十五了,可还没有哪个戴阔边帽或嚼波萝口

    香糖的人露面哩。”

      “那我还是照常工作好啦,”年轻女郎说,“等有人替补再说。”说完她马上走到

    自己的办公桌边,在老地方挂起那顶插有金刚鹦鹉毛的黑色无边帽。

      谁无缘目睹曼哈顿经纪人在生意高峰时刻那股紧张劲儿,谁搞人类学研究就有极大

    缺陷。有诗人赞颂“绚丽生活中的拥挤时辰”。证券经纪人不仅时辰拥挤,他的分分秒

    秒都是挤得满满当当的,像是前后站台都挤满乘客的车厢里的拉手吊带,每根都被拉得

    紧绷绷的。

      今天又正是哈维·马克斯韦尔的大忙天。行情收录器的滚轴开始瑟瑟卷动,忽停忽

    动地吐出卷纸,桌上的电话像害了慢性病似的响个不停。人们开始涌入办公室,隔着扶

    手栏杆朝他大喊大叫,有的欣喜若狂,有的横眉竖眼,有的恶意满怀,有的激动不已。

    信童拿着信件和电报跑进跑出。办公室的职员们忙得跳来跳去,就像与风暴搏斗的水手。

    连皮彻的脸也舒张开来,显得生机勃勃。

      证券交易所里风云变幻,飓风、山崩、雪暴、冰川、火山瞬息交替;这些自然力的

    剧动以微观形式在经纪人办公室中再现。马克斯韦尔把椅子掀到墙边,如踢跶舞演员般

    敏捷地处理业务,时而从自动收录器跳向电话,时而从桌前跳到门口,其灵活不亚于受

    过专门训练的滑稽丑角。

      经纪人全神致力于这堆越来越多但又十分重要的事务之中,这时他突然注意到一头

    高高卷起的金发,上面是顶微微抖动的鹅绒帽和鸵毛羽饰;一件人造海豹皮短大衣,一

    串大如山核桃的珠子垂近地板,尾端还吊了一个银鸡心。这一大套装饰物与一个沉着镇

    定的年轻女子相关联。皮彻正准备引荐她,替她作解释。

      “这位小姐从速记员介绍所来,说招聘的事。”

      马克斯韦尔侧过身子,手上捏了一把文件和行情纸带。

      “招聘什么?”他皱起眉头问。

      “速记员,”皮彻说。“昨天你叫我打电话,让他们今天上午送一个过来。”

      “你搞糊涂了吧?”马克斯韦尔说。“我干吗给你下这个命令?莱丝丽这一年工作

    表现十全十美。只要她愿意,这份工作就是她的。小姐,这儿没有空缺。皮彻,通知事

    务所,取消要人申请,叫他们别再送人过来。”

      银鸡心离开了办公室。一路上她愤愤不平,大摇大摆,把桌椅沙发碰得乒乒乓乓。

    皮彻忙中偷闲给簿记员说,“老太爷”一天比一天心不在焉,多事健忘。

      业务处理越来越紧张,节奏越来越快。在交易所马克斯韦尔的顾客投资巨额的六七

    种股票正在暴跌。收进和抛出的单据来来去去,疾如燕飞。有些他本人持有的股票也处

    于危险之中。经纪人工作起来就像一架高速运转、精密复杂、强壮有力的机器——绷紧

    到最大限度,运转至最快速度,精确无误,坚决果断,措词贴切而决策恰当,行动时机

    的选择如时钟般准确无误。股票,证券,贷款,抵押,保证金,债券——这是一个金融

    世界,人际感情或自然本性在这里毫无落脚之地。

      午餐时间逐渐临近,喧嚣之中慢慢出现片刻暂息。

      马克斯韦尔站在办公桌边,手上捏满了电报和备忘录,右耳上夹了支钢笔,几撮头

    发零乱地披在脑门上。窗户敞开着,因为亲爱的女门房——春——已经打开苏醒大地的

    暖气管,送来一丝暖意。

      通过窗户飘来一丝悠悠——也许是失散——的香气。这是紫丁香幽微、甜美的芳菲。

    刹那间,经纪人给怔住了。因为这香气属于莱丝丽小姐;这是她本人的气息,她独有的

    气息。

      芳香在他心中唤出她的容貌,栩栩如生,几乎伸手可及。

      金融世界转瞬间缩成一点。而她就在隔壁房间,仅二十步之遥。

      “天哪,我现在就得去,”马克斯韦尔压低嗓子说。“我现在就去跟她说。怎么我

    没早点儿想起?”

      他箭步冲进里间办公室,像个卖空头的人急于补足那样急不可耐。他对直冲向速记

    员的办公桌。

      她抬起头,笑盈盈地看着他,服上泛出淡淡红晕,眼睛里闪动着温柔和坦率。马克

    斯韦尔一支胳膊撑在桌上,手上依然握满了文件,耳朵上还夹着那支钢笔。

      “莱丝丽小姐,”他仓仓促促地说,“我只能呆一小会儿,趁这个时候给你说件事。

    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我没时间以常人的方式向你求爱,但我确确实实爱你。请快回答

    我。那些人又在抢购太平洋联合公司的股票罗。”

      “喔,你在说什么呀?”年轻女郎惊诧不已。她站起身,直愣愣地看着他,眼睛瞪

    得圆圆的。

      “你不懂?”马克斯韦尔倔头倔脑地说。“我要你嫁给我。我爱你,莱丝丽小姐。

    我早就想告诉你,手头的事情稍微松些后,我才瞅空过来。又有人在打电话找我。皮彻,

    叫他们等一下。答应我吗,莱丝丽小姐?”

      速记员的神态叫人莫名其妙。起初,她好像惊愕万分;继而,泪水又涌出她迷惘的

    眼睛;其后,泪眼又发出欢笑的光芒;最后,她又柔情地搂住经纪人的脖子。

      “现在我懂了,”她亲切地说。“是这生意让你忘记了一切。刚才我还吓了一大跳。

    哈维,不记得了吗?昨天晚上八点,我们已经在街上拐角处的小教堂结过婚了。”  

    女巫的面包

    玛莎·米查姆小姐是街角上那家小面包店的老板娘(那种店铺门口有三级台阶,你推门进去时,门上的小铃就会响起来).

      玛莎小姐今年四十岁了,她有两千元的银行存款,两枚假牙和一颗多情的心.错过婚的女人真不少,但同玛莎小姐一比,她们的条件可差得远啦。

      有一个顾客每星期来两三次,玛莎小姐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他是个中年人,戴眼镜,棕色的胡子修剪得整整齐齐的。

      他说英语时带很重的德国口音。他的衣服有的地方磨破了,经过织补,有的地方皱得不成样子。但他的外表仍旧很整饬,礼貌又十分周全。

      这个顾客老是买两个陈面包。新鲜面包是五分钱一个,陈面包五分钱却可以买两个。除了陈面包以外,他从来没有买过别的东西。

      有一次,玛莎小姐注意到他手指上有一块红褐色的污迹。她立刻断定这位顾客是艺术家,并且非常突围。毫无疑问,他准是住阁楼的人物,他在那里画画,啃啃陈面包,呆想着玛莎小姐面包店里各式各样好吃的东西。

      玛莎小姐坐下来吃肉排、面包卷、果酱和喝红茶的时候,常常会好端端地叹起气来,希望那个斯文的艺术家能够分享她的美味的饭菜,不必待在阁楼里啃硬面包。玛莎小姐的心,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了,是多情的。

      为了证实她对这个顾客的职业猜测得是否正确,她把以前拍买来的一幅绘画从房间里搬到外面,搁在柜台后面的架子上。

      那是一幅威尼斯风景。一座壮丽的大理石宫殿(画上这样标明)矗立在画面的前景----或者不如说,前面的水景上。此外,还有几条小平底船(船上有位大力把手伸到水面,带出了一道浪迹),有云彩、苍穹和许多明暗烘托的笔触。艺术家是不可能不注意到的。

      两天后,那个顾客来了.

      “两个陈面包,劳驾。”

      “夫人,你这幅画不坏。”她用纸把面包包起来的时候,顾客说道。

      “是吗?”玛莎小姐说,她看到自己的计谋得逞了,便大为高兴。“我最爱好艺术和----”(不,这么早就说“艺术家”是不妥的)“和绘画。”她改口说。“你认为这幅画不坏吗?”

      “宫殿,”顾客说,“画得不太好。透视法用得不真实。再见,夫人。”

      他拿起面包,欠了欠身,匆匆走了。

      是啊,他准是一个艺术家。玛莎小姐把画搬回房间里。

      他眼镜后面的目光是多么温柔和善啊!他的前额有多么宽阔!一眼就可以判断透视法----却靠陈面包过活!不过天才在成名之前,往往要经过一番奋斗.

      假如天才有两千元银行存款、一家面包店和一颗多情的心作为后盾,艺术和透视法将能达到多么辉煌的成就啊----但这只是白日梦罢了,玛莎小姐。

      最近一个时间他来的时候往往隔着货柜聊一会儿。他似乎渴望着同玛莎小姐的愉快的谈话。

      他一直买陈面包。从没有买过蛋糕、馅饼,或是她店里的可口的甜菜点。

      她觉得他仿佛瘦了一点,精神也有点颓唐。她很想在他买的寒酸的食物里加上一些好吃的东西,只是鼓不起勇气来。她不敢冒失。她了解艺术家高傲的心理。

      玛莎小姐在店堂里的时候,也穿起那件蓝点子的绸背心来了。她在后房熬了一种神秘的温棒子和棚砂的混合物。有许多人用这种汁水美容。

      一天,那个顾客又象平时那样来了,把五分镍币往柜台上一捆,买他的陈面包。玛莎小姐去拿面包的当儿,外面响起一阵嘈杂的喇叭声和警钟声,一辆救火车隆隆驶过。

      顾客跑到门口去张望,遇到这种情况,谁都会这样做的。玛莎小姐突然灵机一动,抓住了这个机会。

      柜台后面最低的一格架子里放着一磅新鲜黄油,送牛奶的人拿来还不到十分钟。玛莎小姐用切面包的刀子把两个陈面包都拉了一条深深的口子,各塞进一大片黄油,再把面包按紧。

      顾客再进来时,她已经把面包用纸包好了。

      他们分外愉快地扯了几句。顾客走了,玛莎小姐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可是心头不免有点着慌。

      她是不是太大胆了呢?他会不高兴吗?绝对不会的。食物并不代表语言。黄油并不象征有失闺秀身份的冒失行为。

      那天,她的心思老是在这件事上打转。她揣摩着他发现这场小骗局时的情景。

      他会放下画笔和调色板。画染上支着他正在画的图画,那幅画的透视法一定是无可指摘的。

      他会拿起干面包和清水当午饭。他会切开一个面包

      想到这里,玛莎小姐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他吃面包的时候;会不会想到那只把黄油塞在里面的手呢?。他会不会

      前门上的铃铛恼人地响了。有人闹闹嚷嚷地走进来。

      玛莎小姐赶到店堂里去。那儿有两个男人。一个是叼着烟斗的年轻人----她以前从没见过,另一个就是她的艺术家。

      他的脸涨得通红,帽子推到后脑勺上,头发揉得乱蓬蓬的。他捏紧拳头,狠狠地朝玛莎小姐摇晃。竟然向玛莎小姐摇晃。

      “Dummkop!(笨蛋!)”他拉开嗓子嚷道,接着又喊了一声Tausendonfer!(五雷轰顶的!)或者类似的德国话。

      年轻的那个竭力想把他拖开。

      “我不走,”他怒气冲冲地说,“我非跟她讲个明白不可。”

      他擂鼓似地敲着玛莎小姐的柜台。

      “你把我给毁啦。”地嚷道,他的蓝眼睛几乎要在镜片后面闪出火来。“我对你说吧。你是个讨厌的老猫!”

      玛莎小姐虚弱无力地倚在货架上,一手按着那件蓝点子的绸背心。年轻人抓住同伴的衣领。

      “走吧,”他说,“你也骂够啦。”他把那个暴跳如雷的人拖到门外,自己又回来了。

      “夫人,我认为应当把这场吵闹的原因告诉你,”他说,“那个人姓布卢姆伯格。他是建筑图样设计师。我和他在一个事务所里工作。

      “他在绘制一份新市政厅的平面图,辛辛苦苦地干了王个月。准备参加有奖竞赛。他昨天刚上完墨。你明白,制图员总是先用铅笔打底稿的。上好墨之后,就用际间包屑擦去铅笔印.陈面包比擦字橡皮好得多。

      “布卢姆伯格一向在你这里买面包。嗯,今天----嗯,你明白,夫人,里面的黄油可不----嗯,布卢姆伯格的图样成了废纸.只能裁开来包三明治啦。”

      玛莎小姐走进后房。她脱下蓝点子的绸背心,换上那件穿旧了的棕色哗叽衣服。接着,她把温棒子和硼砂煎汁倒在窗外的垃圾箱里。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