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名著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小无知漫游太阳城025
  • 小无知漫游太阳城025  正当全不知和小花脸谈话的时候,路上远远地来了一个行人。他穿着深蓝色的长袍,上面满布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金色小星星和银色的月牙儿,脚上穿着红鞋,鞋尖长长的,高高翘起,他穿着这双鞋走得飞快,一点儿声音也没有。谁也没有发现他走到长凳跟前,坐在全不知旁边。他一声不响地坐了一会儿,把双手支在手杖上面,一面斜着眼睛瞧着正在跟小花脸说话的全不知。

      全不知突然觉得旁边有人坐着,他小心地斜着眼腈瞧了瞧,瞧见凳上坐着一个小老头。他长着长长的灰白胡须,好象严寒老人一样。全不知觉得他的脸挺熟。全不知把眼光溜到下面,看见老头儿的脚上穿着红鞋,鞋尖向上高高翘起,鞋扣是金色的半月形。

      “啊呀,这不就是魔法师吗!”全不知突然想起来了,他高兴得笑容满面。“您好!”

      “你好,你好,小朋友!”魔法师微笑了。“咱们见过面的。好吧,你说说,为什么想见见我呢?”

      “难道我想吗?”

      “难道不?你自己刚才说过:‘我想见见这位魔法师,我要让他知道。’你想让我知道什么呢?”

      全不知羞极了。他低下头去,连瞧都不敢瞧魔法师一眼。

      “我想让您知道知道魔棍。”他终于结结巴巴地说了出来。“它不知道为什么坏了,什么愿望都不能实现了。”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魔法师说着,一面把魔棍从全不知手里拿过来。“是的,是的,我看出来它已经坏了。老弟,完全坏了。原来如此!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吗?要是你干了三件坏事儿,那么,魔棍就会失去魔力的。”

      “您这是什么时候说的?”全不知感到奇怪。“啊,对啦,您说过,我完全忘了。可是难道我已经干了三件坏事了吗?!”

      “你三十三件坏事都干过了!”小图钉气忿地说。

      “可我一件也记不得了。”全不知回答。

      “我只好来提醒你了。”魔法师说。“难道你没有把小书页变成驴吗?或者,你以为这是好事情吗?”

      “可是,我那时候很生气呀!”全不知反驳说。

      “你生气不生气,这没什么关系。随时都要行为好,做好事情。你后来又把三头驴变成了小人儿。”

      “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是这么回事儿。”

      “你要是不知道,就不应该做。时时刻刻都要三思而后行。你没有动过脑筋,所以做出了许多叫人不愉快的事情。最后,你还逗弄笼子里的猴儿,这也是一件坏事情。”

      “全都对!”全不知后悔地挥挥手。“我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这样,一开始没走好运,那就会一直倒楣到底!”

      全不知简直伤心得要哭出来了,但是小花脸说:“你别哭,全不知,其实没有魔棍也可以生活得挺好。太阳照耀着,咱们还要魔棍干吗呢?”

      “哎呀你,我的小宝贝儿,你说得多么好!”魔法师笑起来,摸着小花脸的脑袋。“的确是这样,太阳对咱们来说是太好了,它对大伙儿都一样地照耀:不管是有东西的人,或是什么也没有的人,不管是有魔棍,还是没有魔棍。太阳使我们得到光明和温暖,使我们心里高兴。要是没有太阳,就没有花朵,没有树木,没有蓝天,也没有绿草,连我和你们全部没有了。有了太阳,才有了一切。因此连每棵小草儿也向着太阳。太阳照耀着,咱们干吗还要伤心呢?不是吗?”

      “当然是罗。”小图钉和小花脸回答。

      全不知也回答说:“是这样的!”

      他们在凳子上坐了好久,晒着太阳,心里挺高兴,谁也不可惜魔棍了。全不知说:“能不能不靠魔棍,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呢?”

      “为什么不能?”魔法师回答。“要是愿望是大的,同时又是好的,那就能。”

      “我有一个很大的愿望:要这里的一切都跟过去一样,象我们刚到的时候那样,要小书页变回小人儿,驴变的那三个坏家伙依旧变成驴,还有,要民警小警笛病好出院。”

      “那好极了,这个愿望挺好,它会实现的。”魔法师说,“那么你呢?小图钉,有什么愿望呢?”他问小图钉。

      “我的愿望也跟全不知的一样。”小图钉说。“不过,要是还可以有什么愿望的话,我希望我们快点儿回到百花城,我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回家……。”

      “这也能实现的。”魔法师说。“你呢?小花脸,有什么愿望?”

      “我有很多愿望。”小花脸回答说。“整整有三个。”

      “啊!”魔法师惊奇地说。“唔,你说说吧。”

      “第一个,我很想知道,全不知放出米的那头狮子在哪儿?它会不会吃我们?”

      “你的愿望不难实现。”魔法师回答。“狮子仍然呆在它自己的那个笼子里。你们晚上逃跑的时候,管理员就把笼子关上了,狮子没有来得及跑出来!你可以放心了,狮子谁也吃不着。”

      “这就好。”小花脸说。“我的第二个愿望是:我很想知道民警把小铆钉跟小方块儿怎么了。我们看见他和他们一起到民警派出所去了。”

      “这也不难回答。”魔法师说。“民警帮助小铆钉修理好了汽车,就让他和小方块儿一起回家了。因为他们没有做出什么坏事儿。”

      “我的第三个愿望是这样,”小花脸说。“能不能永远不洗脸,同时又永远是干干净净的?”

      “嗯!”魔法师感到困难地说。“这个呀,小宝贝儿,很难实现。就连我也不能。不过,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可以使你只有在洗脸以后才觉得舒服。要是你忘了按时洗脸,脏东西就会刺痛你的脸,象大头针那样扎你,一直到你洗脸为止。这样,你才会逐渐学会按时洗脸。这会使你从洗脸中体会到极大的乐趣。你觉得怎么样?这使你满意吗?”

      “完全满意。”

      “那一切都好了。”

      这时候,道路的远处出现了三头驴。说正确一些,是两头,因为第三头不是纯种的驴,面是骡子。它们一个跟着一个走来,轻轻地踏着地面,活泼地摆动着尾巴,耳朵也和善地动着。它们后面跟着一个女清洁员,她手里拿着树枝。

      “你们这些逃犯,你们这些放荡的东西,你们这些蠢东西!”女清洁员咕哝着说,一面挥动树枝。“你们逃到哪儿去呆了这么久?在哪儿鬼混了?都是你这个小花马!唔,我知道你,你这个强盗。你别装得这么老实!你就是罪魁祸首,大概是你第一个逃跑,接着小鞋子和小乱踢也跟着跑了。没有你,它们想不出这些来。”

      小花马走在小鞋子和小乱踢后面,好象懂得在说它。它低下头来,不住地眨眼,样子挺委屈。

      “你这不害臊的东西!”女清洁员责骂它说。“瞧你就会装模作样,假装不懂。你什么都明白,我可知道!……好吧,没什么,小家伙们,散散步就得了!你们想跑得远远的?不,小东西,你们哪儿也别想跑!”

      清洁员走到栅栏跟前,不慌不忙地打开笼子,把这三头逃犯都赶进驴圈里。

      “你瞧,全不知,你的愿望实现了。这三个家伙已经回到自己的地方。”魔法师说。“现在咱们走吧——也许还会看见什么别的事情。”

      魔法师说完从长凳上站起来,朝动物园出口走去。小无知、小图钉和小花脸也跳起来,紧紧跟在他后面。走出了动物园,他们看见到处都是行人。看样子,今天大家都到街上来,谁也不想留在家里了。从四面八方传来了音乐和歌唱,到处都听到愉快的声音和欢乐的笑声。

      走到十字路口,我们的旅行家看见角落里有一所房子,旁边聚集着一群小人儿。屋顶上站着几个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拿着些大筐子。他们从这些筐子里拿出一些东西,一把一把地直接撒在人群里。全不知和他的伙伴们走近一看,原来从上面在往下撒手套。手套是各式各样的:有蓝色的、白色的、红色的、绿色的、玫瑰色的。站着的人们有的从空中抓手套,有的从地下拾手套,藏在手上又互相交换,争取给自己换上一双同色的手套。

      “这是怎么回事?干吗撒手套呢?”小图钉问。

      “今天是手套节。”魔法师说。“这一天到处都撒发手套。人们拿到这些手套就互相交换,凡是变换了手套的,就成为太阳弟兄。”

      “为什么是太阳弟兄呢?”全不知感到奇怪。

      “嗳,这是一种风俗习惯。太阳城每年都有手套节,所以,这里一年比一年要出现越来越多的太阳弟兄。太阳城里所有的人很快地都是弟兄了。”

      走到另一个角落,魔法师突然停下来,轻轻地说:“你们看!”

      全不知、小图钉和小花脸停下来。在他们面前人行道中间站着一个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他们紧紧地手拉着手,目不转睛地你瞧着我,我瞧着你,周围的一切事儿和一切人,他们都没看见。

      “这是谁?”小图钉问。

      “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这是小书页和小字母。”魔法师回答说。

      “啊,这是小书页!”全不知喊起来。“难道他已经变回来了!我有点儿想起他来了!”

      “亲爱的小书页!”小字母这时候说。“我多么高兴,你到底回来了!我想念你,都想得哭了!”

      “没什么,小字母,现在咱们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了。”小书页安慰她说。

      “你这些日子都在哪儿呀?告诉我!”

      “啊,好朋友,我在马戏团里。你不知道,那儿是多么好玩,多么有趣呀!白天排演、练习,晚上演出。每天都是这样,星期日也不例外。”

      “可是我多么忧愁,连马戏团也不想去了。”小字母说。“你为什么不捎个信儿来?要是我知道你在马戏团,那我立刻就跑去了。”

      “你别生气,小字母!不过我那时候还是一头驴呢。”小书页说。

      这时候,从上面又撒下什么东西来了,一大群小人儿都奔去拾屋顶上落下来的手套。全不知、小图钉和小花脸差点儿都给挤倒了,费了好大劲儿才挤出人群,他们每个人也都抓到了两只手套。他们跑到一边,仔细地瞧自己的收获品。全不知得到一只棕色的和一只橙黄色的手套,小图钉得翻一只黄的和一只粉红色的,小花脸呢?——一只蓝色的和一只白色的。

      “这多么不巧!”小图钉说。“我们连互相交换都不成,所有的手套都不一样。”

      这时候有几个小人儿笑嘻嘻地跑过来,和他们交换手套。有一个小男孩儿从全不知那儿拿去了一只橙黄色的手套,换了一只绿的给他,另一个抓走了一只棕色的,塞给他一只天蓝色的,可是,天蓝色的那一只又被另一个小女孩儿从他手里拿去了,换给他一只红色的。

      “啊!”全不知高兴了。“我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太阳弟兄和一个太阳姐妹了。”

      有两个小女孩儿跟小图钉交换了手套。这样一来,她的黄色的和粉红色的手套就变成蓝色的和绿色的了。小花脸感到挺委屈,因为谁也不想跟他交换。

      这时候全不知看见有个民警向他们走来。他戴着一顶新的发亮的钢盔。全不知仔细一瞧,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这不是别人,正是大家都知道的民警小警笛。全不知惊奇得张开大嘴合不拢,小警笛却一直向全不知走来,把他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小警笛正象全不知觉得的那样,特别注意地瞧着他的黄裤子。全不知吓得浑身都凉了,正打算赶快逃跑,可是,民警瞧了瞧自己戴着白色和红色手套的一双手,然后很快地走到小花脸跟前,从他手上取下那只白手套,给他换一只红手套戴上,弄得整整齐齐以后,举手行了一个礼,朝着小花脸咧嘴一笑,就走开了。

      “好啦,现在你们所有的愿望都实现了。”魔法师说。 “毛驴儿回动物园去了;小书页回到小字母那儿去了;民警小警笛出院了。现在剩下的事儿就是送你们回家了。”

      “那小阿飞们怎么办呢?”全不知问。“也许得想法整整他们,让他们不再欺负小人儿?”

      “这个你不必耽心。”魔术师回答说。“我写了一本魔术书,里面谈到了你们遇到的一切事情。这是一个非常有益的故事。每个读过它的小阿飞都会懂得,他们学的原来是驴的榜样,就会感到惭愧。然后,谁也不会学小阿飞了。”

      “要是有的人看了书不起作用呢?”小花脸问。

      “这不可能。”魔法师回答。“书对小人儿总是很起作用的……它们只是对那些天生的也就是真正的驴,才不起作用呢。”

      旅行家们就这么谈着说着,走到了一个广场,场子上停着十二三辆专门开出城的汽车。

      “从今天起,太阳城的长途自动出租汽车站开始工作了。过去,自动出租汽车只在城里行驶,现在可以坐上长途出租汽车,随便到哪儿都成了。”魔法师说。

      魔法师走到最边上的一辆汽车跟前,把手伸到散热器里边的空隙里,从里面掏出一份图表,上面印着小人儿国的地图。他在地图上找到百花城以后,用铅笔沿着从太阳城到百花城的道路画了一条线,然后把地图塞进原来的地方,说:“现在你们坐下,按一下仪表板上的按钮,就可以走了。汽车自己会把你们带到要去的地方。要是你们想停,只要按一下这个按钮就得了。要是想继续走,就再按一次按钮。这就是开车的全部方法。”

      “怎么,这是魔术汽车?”小花脸问。

      “不,这是普通的长途出租汽车。你们已经看见我在地图上画出了路线,也就是你们要走的路。汽车里有电子设备,它会按照画上的路线自动开车。把你们送到以后,汽车还会沿着这条道路自己回来。”

      全不知、小图钉和小花脸爬进汽车,并排坐在软软的座位上。魔法师给他们关上了车门,挥手告别。全不知按了一下仪表板上的按钮,汽车开动了。旅行家们转过身去向魔法师挥手,魔法师也不断地向他们挥着手。他的长长的胡子随风飘起,这使小花脸觉得,魔法师好象在用胡子向他们挥手似的。

      “你们瞧,他在挥动胡子!”小花脸说着,笑得直发抖。

      “不害羞,笑起魔法师来了!”小图钉严厉地说。“谁也不可能挥动胡子!”

      汽车在广场上绕了一个半圆形以后,就拐了弯,再也看不见魔法师了。

      过了半个钟头,汽车已经开出城外,飞快地穿越过田野。全不知和他的旅伴们心里舍不得离开太阳城。他们最后一次回过头去,看见了西落的太阳。它又红又大,半边藏在地平线下。太阳城仍然可以远远望见。房屋的黑色轮廓好象深深地印在太阳发光的表面上——他们最后看到的太阳城就是这个样子。太阳落山了,城市好象消失在茫茫的远方。

      旅伴们舒舒服服地并排儿坐着,开始回忆这一天他们遇到的事情。

      “奇怪,咱们今天怎么会全都遇见了:又是驴、又是小书页、又是小警笛。现在我不替他们耽心了。”全不知说。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小花脸回答。“要是我们没有遇见他们,那才奇怪呢。要知道,这一切都是魔法呀。”

      “可惜我们没有遇见小方块儿,没有跟他一起参观小西瓜的房子。”小图钉说。

      “真可惜!”全不知说。“可是更可惜的是,我们没有跟工程师小铆钉一起到科学城去见见小金钟和小鲱鱼。那儿也许可以看到许多更有趣的东西。”

      “当然,我们没有到达我们想去的地方,这是挺遗憾的。”小图钉说,“可是,要是我们一点儿也不可惜地离开太阳城,那就更不好了。对好东西总是舍不得的,所以,我们应该满意,我们在太阳城已经有了弟兄了!”

      “我也挺满意。”小花脸回答。“我有一个弟兄——民警,可是你和全不知甚至都不知道谁是你们的太阳弟兄呢!”

      “那有什么!”小图钉回答。“只要有弟兄,我就高兴。我永远爱他们。我明白,我的太阳弟兄是些善良的小人儿,我感到这已经完全足够了。”

      小图钉一说到太阳弟兄,大家都看自己的手套。现在,全不知的一只手套是绿的,另一只是蓝色的,小花脸的手套是一只蓝的,一只红的。

      “你们瞧!”小图钉突然说道。“现在我和你们也可以交换了。小花脸把自己的红手套给全不知,那全不知就有两只红色的,全不知把绿色的给我,我就有了一双绿色的,我把自已的蓝色的给小花脸,他就有了两只蓝色的手套了。”

      他们很快地交换了手套,看到一切都挺合式,都笑起来了。他们心眼里立刻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舒畅。他们彼此更紧地靠在一起,好半天一声不响。最后还是小图钉先说话:“弟兄们,咱们回到家里,也缝一些手套来撒满百花城,让咱们城里也有太阳弟兄,要知道,做太阳弟兄多好哇!”

      这时候,被晚霞的反光照亮的深红色云彩逐渐地消失了。天上开始出现一颗颗星星。小花脸直想睡觉。他的头微微歪到一边,身子渐渐向侧面倒下去。最后,他失去了平衡,很快地倒在旁边坐着的全不知身上,好象想用鼻子去撞他一样,这时候他立刻醒过来,把头摆正。

      “你这是干什么?好象要睡觉?”全不知问。

      “不,我不过开开万笑罢了。”

      “不应该说‘万笑’,应该说‘玩笑’。”小图钉纠正他说。

      玩笑开到后来,小花脸侧着身子倒下,真的睡着了。小图钉和全不知把他放得舒服一些,让他靠着座位的软背,说:“让他睡吧!”

      他们不知不觉地自己也睡着了。当醒来的时候,看见汽车停在大街中心,从森林后面升起的太阳已经照着他们的脸了。

      “真有意思!到什么地方了?……”全不知打开车门,从汽车里钻出来说。

      “很清楚,这是到了什么地方。”小图钉说。“我们这是在百花城里!”

      “啊,对了!”全不知喊着。“咱们正好来到了咱们以前离开的地方。嗳,小花脸!起来,咱们已经到家了。”

      小花脸醒来,从汽车里爬出来。

      “奇怪,这么快就到了!”他说着,一边咧开大嘴打呵欠,双手揉着眼睛。

      “真是好事情——真快!”全不知回答。“要知道你可睡了一夜,已经是早晨了!”

      “那就没什么奇怪啦!”小花脸说。“好吧,我回家去了。”

      他把戴着蓝色手套的双手放在背后,走着回家去了。

      全不知关上车门。汽车立刻自动转过来,往回开走了。全不知和小图钉沿街走去。他们很高兴回到了自己的故乡百花城。他们想溜达一下,四处瞧瞧。穿过了大街,他们来到黄瓜河岸。在他们离开的时间里,黄瓜已经长得非常茂盛了,在黄瓜藤里,就象在森林里一样,人也会迷路。

      全不知和小图钉停在陡峭的河岸上,从上面可以看到森林、河流、桥粱和整个的百花城。早晨的太阳把屋顶照成一片金黄色,好象屋顶本身在发出金光。

      “咱们百花城多好!”全不知欣赏着这一幅美丽的图画,禁不住叫喊起来。“要是咱们也修建起象太阳城里那样又大又美丽的房屋,就更好了。”

      “瞧你想的真好!”小图钉笑起来。

      “要是咱们有公园、戏院和好玩的小城,那该有多好!还有,坐着汽车、公共汽车、原子自动椅子逛逛大街,那该有多妙!……”全不知继续幻想着。

      “要知道太阳城的居民们为了做到这一切,花了多少劳动!”小图钉回答说。“什么东西都不会自己出来的。”

      “其实,咱们不是也能够劳动吗?”全不知说。“要是大伙儿都齐心合力地干起来,可以做出许多事情来的。你瞧吧,咱们大家都动手——就在河上修一座桥!可是一个小人儿难道会修得起来么?……当然,可惜咱们没有魔棍,要是有,只消把它一挥,整个城市就会变得象太阳城一样,那该有多好!”

      “瞧你,全不知,你显然一点儿也没有聪明起来。你老在幻想魔棍,好去过不劳而获的生活,等一切都从天上掉下来。可是,我一点儿也不可惜这根棍子。要知道,魔棍—— 这是一股巨大的力量,要是它落在一个象你这样的傻小人儿手里,那非但没啥益处,反倒只会带来害处。要是我,就不想要什么魔棍。我只想要点儿智慧。要是谁有足够的智慧,那他根本不需要魔棍。”

      “好吧,小图钉,其实我也不可惜魔棍。我只不过以为你在可惜呢,你干吗责备我呀?”

      “因为我想要你变成好人。”

      “怎么?”全不知叫喊起来。“你也想要我变成好人?”

      “是的,还有谁想这样呢?”

      “嗯,我有这么一个女朋友。”全不知挥了挥手说。

      “女朋友?”小图钉奇怪地问。“还有什么样的女友?”

      “就跟你一样,也总是责备我,说她想要我变得更好。”

      “你跟她早就要好?”

      “早就要好。”

      小图钉委屈地噘起了小嘴,转身离开全不知说:“你多坏,全不知!你不诚实。我跟你这么要好,可是你从来也没告诉过我,除了我以外,你还跟别人要好。要交朋友,你就交吧,我难道会反对吗?我并不反对!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那还用说吗?我又不特别跟她好,是她自己硬要跟我好的!”

      “喂,你少胡说!全不知,少胡说!”小图钉转身用手指吓唬他。“你最好说,她叫什么名字?”

      “谁呀?”

      “嗳,她嘛,你的那位女朋友。”

      “啊,她,……她叫‘良心’。”

      “什么!‘良心’?”小图钉感到奇怪。“啊,良心!”

      小图钉高兴地笑了,然后,她把手放在全不知肩上,瞧着他的眼睛说道:“啊,你多么可笑,全不知,你真可笑——不过你毕竟是好人。你大概连自己都不知道你有多么好!”

      “这也许只是你这么想罢了。”全不知回答。

      “为什么只是我这么想呢?”小图钉问。

      “嗯……”全不知笑了,“你大概是爱上了我吧?——一定是这样。”

      “什么?我爱上了你!我?!”小图钉光火了。

      “嗯,爱上了,又怎么样?”全不知摊开双手。

      “什么——又怎么样?!你呀,你呀……”小图钉气得话都说不出来,紧握着拳头在全不知的鼻子跟前抖动着。“现在咱们一刀两断!一切一切!让你知道知道!”

      她转过身去,走远了。全不知耸了耸肩。狼狈地嘟哝着,走回家去。

      全不知漫游太阳城的故事,就到此结束。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