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名著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小无知漫游太阳城007
  • 小无知漫游太阳城007 “赶,快赶!我得告诉告诉他们到底谁该洗脸!”小花脸回答。

      黄汽车的司机把车子慢慢地开下了山,又上了桥,停在卡车旁边,想去问问那位司机为什么停着,要不要帮忙。

      全不知开足速度从山上冲到桥上,突然发现两辆汽车挡住前面的去路,两旁有桥栏杆挡着,又投法拐弯儿。全不知吓得背上都凉了。这一刹那间他想起了上千样东西,要不是马上想起魔棍,事情就糟了。正当他们开到卡车附近,小图钉两手又捂住眼睛等待可怕的撞车的关头,全不知抓起魔棍一挥,连忙说:“让我们跳过这两辆汽车。”

      汽车立刻往上一窜,高得全不知都屏住了气。他望望下面,心里想:“这么高要是掉下去,准会连骨头都找不着!”

      他又挥了挥魔棍,说:“让我们飞,象飞机那样飞起来!”

      汽车立刻就长出一对小翅膀,在大地上空盘旋,升得越来越高。这时从后面传来一阵喊声。全不知回过头去一看,原来小花脸掉出了汽车外面,双手抓着座位的靠背,身子吊在空中直晃荡。全不知用牙齿咬住魔棍,爬过前座的靠背,抓位小花脸的上衣,使劲把他往车里拉。但是,他没有力气做到这一点,因为他只能够用一只手去拉,另一只手还得抓住车身。眼看小花脸就要使完力气了,全不知想告诉小图钉“你拿出我嘴里的魔棍,就说,让汽车往下落。”可是,他牙齿咬着魔棍,结果这句话成了:“奴纳去乌居里地姆根,弗—弗—弗—弗……”

      小图钉当然什么也不明白,她问:“什么?”

      “布布姆,乌,吕起古嘘古乌!”

      全不知气得两眼瞪圆,这样一来倒叫小图钉立刻猜出他原来想说的话:“帮帮忙,哎,你这个小怪物!”她连忙爬到后座,帮全不知把小花脸拖回车里。小花脸坐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吓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全不知又把住方向盘,往下一望,发现他们飞到了叫人心惊胆战的高空。他们刚才经过的道路象一条窄带子婉蜒在下面。全不知被迎面风吹得透不过气来,于是挥动魔棍说:“让我们落回地面上……哎,哎,可别这么快呀!”他喊着,因为他觉得汽车向下降得太猛,简直象掉进了无底洞似的。

      汽车开始平稳地下降。它在路面上空盘旋了一阵,越降越低,最后车轮终于轻轻地接触到地面,连震动都不觉得。车上的翅膀消失了。小花脸稍稍清醒了些,又开始吃起冰棍儿来。另外一辆汽车很快就赶上了我们的旅行家们。那位司机把自己的车和全不知的车并排开着,和他交谈起来:“这是什么汽车?谁设计的?”

      “这是小螺丝和小榫头设计的。”全不知回答。

      “用什么燃料?——焦油还是重油?”

      “用果汁汽水。你明白吗?汽水里冒出汽来,进了汽缸,推动活塞,然后活塞通过传动装置转动了车轮。果汁么,是润滑用的。”全不知给他解释。

      “怪不得我走在后头,闻着好象有股果汁味儿。”那位司机说。

      “你的汽车也使用汽水吗?”全不知问。

      “不,我的车使用酒精。你知道吗?酒精蒸气被吸进汽缸,用电火花把它点着。燃烧使蒸气膨胀,推动活塞,再由活塞转动车轮。为了使力量更大,汽车上装了好几个汽缸。比如我这辆吧,有四个汽缸,也有八个汽缸的。汽车也可以使用汽油,不过汽油在空气中会留下不大好闻的气味。酒精却什么气味也没有。还有一种烧重油的汽车,那真是——哼,哼!”

      司机甚至耸着鼻子,直摇头。

      “太阳城还很远么?”小图钉问。

      “太阳城吗?不,现在已经不远了。”

      “为什么它叫太阳城?那里的房子难道都是用太阳做的?”全不知问。

      “不!”司机笑了。“叫它太阳城是因为那里永远是好天气,太阳永远照耀着。”

      “难道会永远没有乌云?”全不知感到惊讶。

      “为什么没有?有的。”司机回答。“不过我们的科学家发明了一种粉末:一有乌云,就把这种粉东撒上天去,乌云立刻就消失。老弟,这都是化学呀!”

      “怎么往乌云上撒粉末呢?”

      ‘喏,乘了飞机飞上天,往下撒。”

      “没有乌云,那雨也没有了吗?”小图钉说。

      “造雨有另一种粉末。”司机回答“撒上一点儿那种粉未,转眼就下雨。不过我们把雨降在需要的地方,比如:在花园里、菜园里。城里我们也降雨,但是不在白天,而是在夜里,为的是不妨碍任何人。要是需要浇浇街上的花,用橡皮管就行了。”

      “看样子,太阳城里都是些聪明的小人儿哩。”全不知说。

      “噢,太阳城里的居民个个聪明,聪明得你连想象都想象不到!”

      “您也在太阳城住吗?”小图钉问。

      “是的,我也在。”司机说。

      他把答话说出口以后,仔细一想,发现夸奖太阳城的居民把自己也夸了。他为自己的吹嘘感到惭愧,脸胀得象个红萝卜,为了掩饰他不安的心情,他说:“唔,我该走了。再见!”他踩了踩踏板,很快地向前奔去。

      “也许他是个好小人儿,不过也可能只是个吹牛家。” 全不知说。“他吹的什么粉未,叫人不大相信。”

      小图钉说:“他最后红了脸,这说明他的良心还没有完全丢掉。既然有良心,那他还能够改过学好的。”

      道路又通向山上,到了山顶以后,旅行家们面前展现了一幅他们中间谁也没有见过的图画。这是哪个巨人溜进了纺织工厂,把几千匹五彩缤纷的料子摊在地上呢?最远的山丘仿佛盖上了一条条花布,布上印着小花点:黑的、白的、黄的、绿的、红的都有。离得较近的几条上面印着豌豆。它们贴得很紧,盖住了整个地面。再近些的地上盖着不同颜色的大圆圈。黄圈和红圈在绿色田野中间闪闪发光,显得特别鲜艳。

      “就象谁特地用圆规在地上划好线再涂上颜色似的。” 小图钉说。

      “谁能用圆规给大地划线呢?”全不知答话说。“咱们开近些,就会明白的。”

      汽车从山上越是往下降,圈子越是看不清楚,以后简直不见了。汽车飞驰着的道路变得象林间道路一样平坦。路两旁长着罂粟。一切都象是在树林里乘行时候一样,只是这里绿色的长茎代替了树干,上面是红色的罂粟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汽车穿过一丛丛胡萝卜、草莓果、黄蒲公英。接着,又是一片罂粟花丛。

      “大概有些吃罂粟的住在这里。”小花脸说。

      “吃罂粟的这又是什么呢?”全不知问。

      “呶,就是那些喜欢吃罂粟的人嘛。这儿的一切,罂粟也好,胡萝卜也好,准都是他们种的。”

      “谁会种上这么一大片?一辈子也吃不完。”

      汽车很快开出了罂粟从,我们的旅行家们看见离路不远的地方有一台奇怪的机器,象扫雪机,又象拖拉机,这台扫雪机慢慢地走圆圈,割着草。全不知干脆把汽车停下,看它怎样工作。

      走近一些,旅行家们看见机器的前边有个象理发推子似的装置。这台机器不停地割下草,草立刻落到刀子下面。刀子不停地把它切成小碎片,然后用传送带送到两个带齿儿的鼓轮中间,鼓轮很快地旋转,仿佛把它用牙齿咀嚼了一番。嚼过的草就消失在机器里面。

      机器一开过,土地就被耕松了,因此,可以猜想在机器里面有犁,但从外边又看不见它。后边装着机械化耙子,它们象普通的耙子一样耙松耕过的土地。机器上写着“圆规”两个字。

      最使人惊讶的是机器没有人驾驶。方向盘后面的座位上一个人也没有。全不知和他的朋友们仔细地从四面八方看了看这台机器,连个人影儿也没有找着。

      “这东西真好!”小花脸说。

      他正想表示惊讶,又及时省悟,把话缩了回去。

      小图钉对机器不太热心,她说:该往前开了。但是,小无知一定要弄清这件事。他更仔细观看了一番,发现田地中间竖着一根缠着钢丝绳的柱子。这根钢丝绳一头拴在机器的侧面,机器就这样被拴着走圆圈。钢丝绳慢慢地放开拉长,机器画的圆圈也越来越大。

      “啊,原来如此!”全不知高兴极了。“嗯,咱们倒要瞧瞧,钢丝绳放完以后又怎么样。”

      没等多久,机器划了最后一个最大的圆圈,就自个儿停住,发出汽笛声来:“嘟——呜!嘟——呜!嘟——呜!”

      从远方传来一阵哨子声,好象是回答。汽笛声停了。过不多久,哒哒一阵响,旅行家们看见一个小人儿骑了一辆样子挺滑稽的履带式摩托车过来了。小人儿跳下车,有礼貌地跟旅行家们打招呼:“你们大概对‘圆规’的操作感到兴趣吧?”

      “这是什么?割草机?”全不知问。

      “不,人们把它叫做万能圆圈自动播种联合机。”小人儿说。“这个联合机割掉了草,再用犁把土翻松,用里面的机械化播种机播上种子,最后,把地一平。这还不算完。你们大概已经看见,割下的草被送进联台机里,剁碎、揉软,拌上化学肥料——对植物非常有益的肥料。在翻地的时候和肥料一起放进促进植物生长的追肥剂,靠了它,我们一年可以收获两、三次,甚至四次。我还说漏了一点,在机器的前部,割草装置背后有个吸尘器。它的用途是吸掉地上可能和尘土混在一起的杂草种籽。杂草种籽被小磨子研细以后也成了肥料。研过的草籽不会再生长,因此对庄稼并不危害。这样,联合机不仅能耕地、播种和耙地,还能给地上肥,施追肥,并且消灭杂草。正因为这样,它才叫万能呢。”

      “那为什么要把机器拴在柱子上呢?”全不知问。

      “为了让它不用司机也能进行操作。”小人儿说。“把机能拴在柱子上的绳索连接着方向盘的操纵系统。绳索拉的松紧调节着方向盘,使机器走的圆圈有大有小。绳索一完全放开,机器就自动停下,并且开始鸣汽笛。司机听见汽笛以后来到联合机跟前,把它开到另外一块地上去。”

      说罢,小人儿司机解掉绳索,坐在方向盘后面,把联合机开到另一根柱子旁边。在这里他又把联合机拴在绳子上,自己下了车,吹了两声哨子。联合机沙沙响起来,开始围绕柱子耕地。

      “真有趣儿!”全不知很惊奇。“莫非机器能听懂哨子的声音?它怎么知道您一吹哨子就需要开动呢?”

      “机器当然什么也听不懂。”司机说。“但是,如果您学道物理,那您就应该知道,声音是靠空气的振动来传送的。在联合机的机器中间有一种把空气的声波变成电能的仪器,有了电能,就能开动联合机里的各种机器。比如,吹一声哨就打开闸,两声哨就开动马达,三声哨左转弯,四声哨右转弯……”

      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汽笛,“嘟——呜!嘟——呜!嘟——呜!”

      “噢,”司机说。“这是‘行星’号操作完了!得赶快去。你们想不想看看‘行星’号?离这儿不远,一分钟就到。”

      大伙儿都同意,正要坐进汽车,小人儿说,最好乘他的摩托车走。真叫旅行家们奇怪,摩托车的坐位这么长,四个人全都坐得下。司机先坐下,接着是全不知、小图钉,最后是小花脸。

      小人儿开动马达,摩托车沿着地面滑去,速度快得叫大家透不过气来。真的,过了一分钟或者一分半,他们已经到了另一台联合机旁边,它耕完一块圆形土地以后停在那里。司机吹着哨子把联合机赶到另一根柱子跟前,又让它开始工作。联合机的侧面写着漂亮的字:“行星”。

      “这是另一种结构的机器吧?”全不知问。

      “不,结构完全一样。”司机回答。

      “那么,为什么那台叫‘圆规’,这台叫做‘行星’呢?”

      “我们每台机器都有自己的名字,因为这比在机器上写各种号码要漂亮得多。”

      “您同时管两台机器?骑着摩托车从‘圆规’到‘行星” 来回跑?”小图钉问。

      “不,我管十台机器,‘离心’、‘向心’、‘回旋’、‘圆规’、‘蜗牛’、‘磨坊’、‘风车’、‘轨道’、‘卫星’、‘行星’。”

      “十台机器您都照顾得过来吗?”小图钉感到奇怪。

      “这一点儿不难。我还有空闲工夫读书或者晒太阳呢。不过说实在的,这些机器已经陈旧了,毛病不少哩。”

      “都有哪些毛病?”全不知好奇地问。

      “第一,它们的活动范围太小,因为是靠绳索来操纵的。绳索总不能无限地拉长。因此,机器老得换地方,翻耕的土地不大,生产效率也很低。”

      “难道不用绳索不成吗?”全不知问。

      “当然。在现代最新式的机器里用无线电磁联络代替绳索操纵。在地中央安装上强力的无线电磁,也就是能在远距离发生作用的磁石。联合机的方向盘控制系统上也装上这种无线电磁,只是尺寸比较小一些。两块磁石离得越近吸力越大,方向盘转的角度也越大。它们离得越远,吸力越小,方向盘转动的角度也越小。这样,联合机起初绕着中央无线电磁划不大的圆圈,而每走一转,圈子就越大,可以大得无限大。要是你们愿意,我可以让你们参观这种无线电控制的联合耕种机的操作。”

      “远不远?”小花脸和小图钉问。

      “近得很。咱们就上那座小山岗去,从那里什么都看得见。”

      大家高高兴兴地同意,骑上履带摩托车出发了。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