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名著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小无知漫游太阳城006
  • 小无知漫游太阳城006  拐了一个弯儿,道路变得平坦和宽敞很多了。很显然,这里经常有汽车经过。一辆汽车飞快地向旅行家们迎面奔来。它快极了,谁也来不及看清楚它的模样。再过一会儿,另一辆汽车又赶上了他们。全不知看见,这辆汽车的构造有点儿古怪:扁长的前灯闪闪发亮,车身涂了鲜艳的绿色。司机从车里探出头来,好奇地看了看全不知的汽车,接着又加快了速度,飞快地消失在前面了。

      道路在山谷间婉蜒着,一会儿穿进树林,一会儿又到了原野。他们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河边。前面的水粼粼发光,水上架着一座桥,横跨两岸。河中央有条轮船,乘风破浪,飞快地行驶着。船上有一根大烟囱,里面冒出浓烟。

      “你们瞧,轮船!”小图钉喊着,高兴得拍起手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轮船,因为除了百花城以外,她哪儿也没有去过。在黄瓜河里,轮船是开不了的,然而,小图钉马上就猜出这是轮船,因为她在图画和书本上看到过。

      “咱们停下来看看吧。”全不知提议说。

      全不知把车开到桥中央停住,三个人都钻出车来,靠在桥栏杆上,东瞧瞧西望望。轮船甲板上有许多小人儿乘客。有的坐在沿船舷放着的凳子上,欣赏两岸美丽的风光;有的在聊天,甚至在争论什么;有的在船上遛来遛去;还有一些躺在有折叠靠背的软椅上,静静地打磕睡。坐这种软椅,把腿架起来,非常舒服。

      当轮船开到桥下的时候,全不知、小图钉和小花脸看清了甲板上所有的旅客。

      突然,从轮船的烟囱里喷出一团团黑烟。把大桥都掩没了。全不知被烟呛得咳了几声,好容易才跑到桥的另一边,小图钉和小花脸也跟着他跑。等烟散了,轮船已经开远了。

      过了一会儿,咱们的旅行家们又坐在汽车里往前开。小无知老是惦记着轮船,心里总感到奇怪:“真是条好船!要不是亲眼看到,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么老大的家伙也能在水面上行驶。”

      小图钉也同样地感到惊奇。小花脸起初也有点儿想露出惊奇的样子,可是一记起自己的信条——对什么也不表示惊奇,就说:“轮船嘛,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只不过是条大船罢了。”

      “你倒不如说:只不过是个大木盆罢了。”全不知顶了他一句。

      “干吗是木盆?要是木盆,我就说木盆。可我说的是船。”

      “听我说,小花脸,你最好别让我动火!司机开车的时候,不能惹他生气,要不,会闯祸的。”

      “依你说,要是你在开车,我就得撒谎?”

      “撒什么谎?就象是我在教你撒谎似的!”全不知冒火了。“听我说,小图钉,你跟他说说,要不出了事我不负责任!”

      “别说啦,小花脸!”小图钉说。“你老爱为点儿小事情吵嘴!”

      “还小事儿呐,把轮船叫做木盆!”全不知还有点儿气呼呼的。

      “我说的是船,不是木盆。”小花脸回了一句。

      “得啦,小花脸,我求你别说了!你还是吃冰棍儿吧!” 小图钉劝他说。

      小花脸给冰棍儿堵住了嘴,稍稍安静了一会儿。

      汽车还是象以前那样在田野和草地之间奔驰着,在旅行家们的面前不断展开新的原野。过了片刻,前面出现了铁路,沿铁路竖立着电线杆,远处有一个火车头喘着气,拖着一大串车厢。

      “瞧,火车!火车!”小图钉高兴得叫喊起来。

      她头一次看见火车,不过也象轮船一样,是在图画上见过,才把它认出来的。

      “瞧,真是火车!”全不知也很惊讶。

      小花脸这一次依旧打定主意决不表示奇怪,他说,“火车嘛,没什么稀奇!把小房子往轮子上一放,自己往里一钻,倒很舒服,可是,火车头却得拖着。”

      “你听,小图钉,这是什么话?小花脸又来刺激我的神经啦!”全不知嚷了起来。

      小花脸瞧不起地哼了一声:“好娇气呀,刺激神经!”

      “瞧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全不知气极了。

      “别吵,别吵!‘教训你’,这算什么话?”小图钉埋怨说。

      “那他于吗要说我娇气?”

      “小花脸,你不应该说他娇气。”小图钉说。“这不好。”

      “这有什么不好?”小花脸反驳说。

      “教训教训你,你就会知道有什么不好了!”全不知嘟哝说。“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他们的汽车走的这条大道是和铁路交叉的,全不知只顾和小花脸吵架,没有料想到,如果这样开过铁轨去,很可能会一直开到火车头底下去。他决定加快速度,在火车来到以前冲过铁路。但是,越是开近铁路,越是看得明显,他将要和火车头同时穿过交叉路口。全不知一看见火车头越来越近,自己这伙人眼看就要落到它的轮子下面了,他浑身发抖,抓住方向盘说:“你们瞧!我早就说过会闯祸的!”

      小图钉一看火车头直向他们奔来,吓得缩成一团,双手掩住眼睛。小花脸跳了起来,不知道怎么才好,他用拳头往全不知头顶上揍了一下,喊了起来:“停车,饭桶!你要干吗!”

      全不知意识到煞车反正是晚了,而且也没法跳过火车头去,只好摆弄起方向盘来。在眼看马上就要相撞的一刹那间,他用力把方向盘往右一扳,汽车一下子跳上了铁道,正好紧紧地挨在火车的前面。汽车在枕木上又蹦又跳,火车头象个大妖怪似的气乎乎地跑在它后边。小花脸突然感到了火车头冲来一股热气。他身旁座位上的浅蓝色冰棍儿箱也老是在跳动。小花脸怕冰棍儿跳到汽车外面去,就用一只手按住箱子,另—只手抓住了座位的靠背。

      “好全不知,亲爱的,加点儿油!”小花脸说,他吓得声音都发抖了。“说真的,我再也不跟你吵嘴啦!”

      全不知踩上了所有的踏板,可是并不能增加速度,他也没有办法拐弯,因为铁路修筑在城墙似的路基上,住下开是不可能的。

      小图钉感觉到并没有撞车,这才睁开了眼睛。回头一看,看见了紧跟在他们后面的火车。火车头上的人这时也发现了汽车。小图钉看见一个小人儿司机从火车头的司机室里探出头来,看清有一辆汽车在前面奔跑,惊讶得张大了嘴。他吓慌了,连忙拉信号杆发出警报,接着打开了汽门阀,蒸汽从火车头的轮子底下喷向四面八方。小花脸怕蒸汽烫坏了自己,连忙钻到座位下面去。司机放了蒸汽,拉下了制动闸,火车头逐渐减慢了速度。汽车还象刚才那样快,始终跑在前头。它和火车头的距离拉大了,但是,全不知没有发觉这一点。他见前面的铁路路基已经不象刚才那么陡了,就往旁边一拐,汽牟猛冲了下去,掩上—个草墩,突然停住了。小图钉和全不知差点儿碰破了额角。小花脸呢?因为惯性的关系,和浅蓝色的箱子—起从座位底下摔了出来。他两脚朝天被抛在汽车上空,“叭”地一声落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这时候火车也停了。旅客们跳出车厢,彼此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大家都莫名其妙。有的人还跑到全不知和他的旅伴的身边。一见小花脸躺着不动,大家就围住了他。有人说,往他脸上泼点儿凉水,他就会清醒的。一听见要泼凉水,小花脸立刻跳了起来,傻乎乎地望望四周,结结巴巴地问道:“冰……冰……冰棍儿在哪儿?”

      “冰……冰……冰棍儿在这儿。”小图钉经过这场惊吓,也变得结巴了。

      “那……那……那我就放心啦!”小花脸答应说。

      他提起精神,从地上抱起箱子,把它放回汽车里。这时候从火车头里跳下了一位司机助手。

      “全都没有摔坏么?”他打老远就喊。“没人受伤吧?”

      “没有。”全不知回答说。“一切平安。”

      “这就好啦,看见你们在前面跳跳蹦蹦,司机都快吓坏啦。他到现在还没苏醒过来呢!”助手说。

      “你们上哪儿?”全不知好奇地问。

      “火车开往太阳城。”助手回答说。

      “我们也是去太阳城啊!”全不知高兴极了。

      “那你们应该沿着公路开呀!”助手严厉地说。“有谁开着汽车在铁路上奔跑的呢?”

      “我们本来是在公路上的,后来小花脸说……就是说,我们起初看轮船来着……您知道吗,这么老大的轮船……” 全不知一五一十地说到轮船,也说到自己怎么和小花脸吵了一架,但是,这时汽笛响了。

      “对不起,”助手打断了全不知的话。“我们该走啦,火车是不能误点的。下次我一定乐意听您的故事。”

      他说着话就向火车头跑去,火车头已经打开了蒸汽。旅客们都奔向自己的车厢。全不知喊着说:“您听着,哪个下一次?咱们也许再也碰不上啦!”可是,谁也没有听见他这番话。火车开动了,有几个小人儿只好在火车开着的时候跳上车厢去。

      “真是!”全不知委屈地说。“多等一会儿也不成。我还没讲到最精彩的地方呢。”

      全不知、小图钉和小花脸回到公路上,继续被打断了的旅行。小花脸依旧坐在后边,拼命地吃冰棍儿。他说:从车子里摔出去使他过分激动,冰棍儿能对他起镇静作用。小图钉在回忆自己刚才多么害怕火车头;全不知却津津有味地讲他在紧要关头想起了让汽车拐弯儿,这才没有被火车撞上。

      “我一看,”他说,“眼瞧着就要钻进火车头底下去了!加快速度不行,刹车又嫌晚了。我想,嘿,这下子咱们全得完蛋!……突然间有个什么东西在我头上敲了一下,敲出了一个念头:得拐弯儿……”

      “这是我在你头上敲了一下。”小花脸接过了活茬儿。 “我吓坏了,知道吗?……”

      “知道吗,知道吗,瞧你又要惹我生气了!”全不知光了火。

      “好,我不说,我不说!现在我知道了,司机开车的时候是不能惹他生气的。”小花脸和气地回答。

      这时候又有一辆小汽车赶上了我们的旅行家。这辆车是深黄色的,里面坐着两个小人儿。开车的想把全不知的汽车看个仔细,还特意减慢了速度。和他并排坐着的另一个小人儿细细打量了一下小花脸,笑着说:“你呀,老兄,也该洗洗脸啦!”

      他俩哈哈大笑一阵,然后司机加快速度,汽车往前开走了。

      全不知和小图钉回过头去,看见小花脸的脖子上、额角上、鼻子上,甚至耳朵上都沾满了斑斑污痕。

      “你怎么啦?”全不知感到惊奇。“你不是刚洗过脸吗?”

      “哪里是刚洗过?洗过好半天啦。”小花脸回答。

      “我们跟你一起洗的呀!”小图钉说。“为什么我们还是干干净净的?”

      “还说哪!”小花脸冷笑一声。“你们坐在前面,我坐在后边。所有的灰尘全往我身上飞。”

      “要说我们在前面,那掉在我们身上的灰尘只能更多。” 全不知说。

      “你们怎么样我不知道。”小花脸把手一甩。

      事实上这当然都怨灰尘。要是脸不粘,灰尘就不大往上飞,可是,小花脸的脸正好发粘,因为他不停地吃冰棍儿,冰棍儿在他的手里溶化,顺着两颊、鼻子、甚至耳朵淌了下来,到处都留下湿漉漉的痕迹。路上扬起的尘土很容易沾上去。这些混着尘土的湿迹一干,脸上就变成花里巴啦的了。

      “小花脸,只要看到池塘或者河流,你就得再洗个脸。” 小图钉说。“让每个人都笑话咱们,这可不好。”

      “笑话咱们?谁给他们权利的?”小花脸气呼呼地说。“要是咱们能赶上他们,我得让他们知道知道怎么个笑话法!可惜咱们象乌龟似的在爬!”

      “谁是乌龟?我们是乌龟?”全不知感到委屈。

      “当然啰!”小花脸回答。“试试吧,你能赶得上这辆黄汽车吗?瞧见没有?它跑得多快呀!”

      黄汽车确实跑远了,看上去象个小黄点。

      “胡说!”全不知回答。“这就赶上它。”

      他动手扳动变速杆,按了按钮,踏了踏板。汽车开得快些了,但毕竟赶不上在前面飞奔的黄汽车。

      “咳,咱们哪能跟人家比赛呀!”小花脸挖苦全不知说。“汽车的构造不同嘛!”

      “没有关系。”全不知回答。“你瞧着吧。现在我来加温度。”

      “最好别加,全不知,不然,又要出乱子了。”小图钉说。

      “你放心,什么乱子也出不了。”

      全不知加高了温度。这也没有用。但是很快就到了下坡路。黄汽车的司机稍稍踩了踩刹车,免得车子在坡上跑得太猛,相反,全不知却让他的汽车越来越快地往下冲。前面山脚下又出现了河流。河上搭着木桥。桥窄窄的,只能开过两辆汽车。这时候在桥的中央不知为什么停着一辆卡车。但是全不知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向小花脸吹牛说:“我这就赶上!”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