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历史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桓公拜管仲为相
  • 桓公拜管仲为相再说齐桓公对帮他登位的高傒等人,均加官进级,给更多的田产土地。打算让鲍叔牙作上卿,主持国家政务,鲍叔牙说:“您给我加官进职,没有忘记我,这是您的恩赐啊!至于治理国家,却不是我的能力所能达到的。”桓公说:“我很了解您,您别推辞了。”鲍叔牙回答说:“您所了解我的地方,只是我尽了下官的能力,小心侍候、遵循礼节和法律而已。这些是下官的应尽职责,可我确实不是个能治理国家的人啊。要想成为治理国家的人,必须是个国内能安顿好百姓,对外能拢络住周围国家,为王室的稳固建立功勋,他的恩惠能遍及所有诸侯,从而使国家能像泰山一样安稳,君主能享受无尽的快乐和幸福,功垂千古,万世流芳的人物。对于担任这个要职的人,只有天下奇才方可,我怎么能胜任呢?”桓公听了这番话,不觉心动,推心置腹地问道:“依您的话来看,现在有没有这样的人存在呢?”鲍叔牙说:“您如果不想找这种人便罢,要想找他,管夷吾便是这种人。我有五个方面不如他:对待百姓宽宏大量,为百姓谋求幸福方面,我不行;治理国家,时刻不忘手中的权力方面,我不行;与老百姓讲求信义并以诚相待方面,我不行;制定一些可使周围国家都尊敬而又切实可行的各种礼节方面,我不行;身在军营,手执鼓槌使百姓为您勇猛冲杀决不后退方面,我也不行。”桓公听罢说道:“既然如此,您把他找来,我就请教请教他。”鲍叔牙回答:“我听说:‘贱不能临贵,贫不能役富,疏不能制亲。’您要是想重用夷吾,必须让他作丞相,让他有丰厚的收入,并且以对待父辈兄长的隆重礼节迎接他,这样他才可真心为您服务。作为丞相,是仅次于君主的第二把交椅。丞相召见任何人都是轻而易举的事。丞相轻视看不起的人,君主也必然如此。现在我们对待非常之人,必须使用非常之礼,望您能占卜好日子到郊外去隆重地迎接他。周围各国听说您如此尊重有才的人士却又不计较个人的私仇,谁还不考虑考虑将如何为您效力呢?”桓公说:“我就按您的话去办。”于是命令太卜选择好良辰吉日,安排好到郊外去迎接管仲。鲍叔牙回去后就把管夷吾又送回到郊外的公馆去住。到了那一天,管仲三次洗澡三次祭祀,穿袍戴冠,手握晋见君主时应该拿的笏板,俨然是一副上大夫的派头。桓公这时亲自带着迎接他的人马到了郊外,并与他一起乘车回到朝中。百姓们争相观看,热闹非凡。人们对桓公亲自来接,而且所迎接的人又是险些让自己丧命的仇人这一举动,个个都惊讶不已。史官对此事作诗写道:

    争贺君侯得相臣,谁知即是槛中人,

    只因此日捐私忿,四海欣然号霸君。

    管夷吾到了朝堂后,叩头谢罪。桓公亲手扶起他,赐给他座位。夷吾说:“我是个被俘该死之人。承蒙您开恩,赦我不死。实在是三生有幸!我怎么还敢在您面前就坐,接受如此礼遇呢?”桓公说:“我有问题要问你,你必须坐下来,我才能开口。”夷吾于是再次叩头后才诚惶诚恐地坐了下来。桓公这才说:“齐国是个拥有千辆战车的大国。过去齐僖公在世时,威震诸侯,号称小霸。从齐襄公登位以后,政令无常,朝令夕改,齐国的形势急转之下,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我现在做了国君,可国内人心不定,形势非常糟糕。我想对国家的政策法令进行一下修改,重新制定出一套利国利民而又切实可行的政策法令来,进行颁布。你觉得我的想法怎样?又应该怎么去做呢?”夷吾回答:“礼、义、廉、耻是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这四个方面不宏扬,国家走下坡路或灭亡都是很有可能的。现在君主想要制定国家新的政令,必须对臣民重新进行上述四方面的教育。只有这样,才有了立国之本,才能立法如山,才能令行禁止,国家也才可能重振其威。”桓公问:“怎样才能重新使臣民接受呢?”夷吾回答:“要臣民接受,必须先爱护他们,然后他们才愿意照此行事。”桓公问:“怎样才能爱护臣民?”夷吾回答:“国君治理好国家,族长治理好家族,人们有事都互相帮助,国君使用臣民要合理付酬,这样臣民之间,百姓之间才能有亲切感。对过去的犯人要尽量赦免,整修祖庙,使成不起家的人成家,这样人口的数量才能增加。对刑法和处罚要慎而又慎,要少征官税,阻止横征暴敛,这样百姓才能富庶。在卿这一阶层建立推荐有才德人士的制度,让他们去教国人怎样知书达礼,这样百姓才会懂得上下长幼的礼节。国家颁布法令后不要轻易改动,老百姓才能相信朝廷。——这就是爱护臣民之道。”桓公问:“爱护臣民之道要是行得通,那么让百姓安定之道又怎样呢?”夷吾回答:“读书人、种田人、工匠和商人称为四民。读书人后代也是读书人,种田人后代也是种田人,工匠和商人的后代也是工匠和商人,这是惯例,他们也都习惯自己的本职工作,就不要强迫他们改行。这样就能使百姓们的生活安定。”桓公问:“百姓能安定下来,兵器不够用,那又怎么办呢?”夷吾回答:“想要兵器充足,必须制定以赎物减刑的法纪:犯罪严重的人可用犀牛皮做的盔甲和画戟一付来赎罪减刑,犯轻罪的人可用盾和画戟一副来赎,犯小罪的分别交不等的铜铁金属,被怀疑犯罪的人可以宽大,没法定案和原先被告各占一半理的人交箭几捆作为结案。金属多了后,好的铜铁用来作剑和戟,可在狗、马身上试验是否锋利;劣质金属可用来做锄镰刀斧一类,在地里面可以试验它。”桓公问:“兵器足了,钱财不足怎么办?”夷吾回答:“炼矿石铸钱币,煮海水制盐,可以对整个天下有利。把各地的各种生活用品,在贱的时候收购进来,到贵时再卖,规定商人的数量,不得随便增减,使商业安定。商人按时买卖,各种物品聚集,按物抽税用以军费。这样资财便可够用了。”桓公问:“财物够用,兵源不足士气不振怎么办?”夷吾回答:“兵贵于精,不在于多少;强大在于人心而不在力气。您如能整顿好军队,把兵器装备都制造得很精良,那么天下各路诸侯也整顿军队,装备好的兵器。从这里还分不出胜负来。您如果想有一支勇猛刚强的军队,不如对外不张扬却悄悄地提高军队的素质。我请求治理内政,以军令形式颁布实施。”桓公问:“治理内政都包括什么?”夷吾回答:“内政的法律规定:全国分为二十一个乡。工匠、商人占六个乡,普通人占十五个。工匠、商人可使财物充足,普通人可使兵源充足。”桓公问:“怎样使兵源充足呢?”夷吾回答:“五家作为一轨,一轨为一个班,十轨为一里,一里设有司长;四里为一连,■连有一个连长;十个连为一个乡,一个乡要有一个将才。以此内容为军令。也可以五家为一轨,即五家出五个人为一伍,由轨长负责。十轨为一个里,那么五十个人便是一支小队,由里司负责。四个里为一个连,有二百人马,由连长负责。十个连为一乡,有二千兵旅,由将官统领。五个乡为一个师,有一万人马,这是一支独立的军队,由师长负责。十五个乡便可出三万人马,便可成立三个军。您掌管中军,高国的两个儿子各掌一军。无战事时,打猎种田:春季称作搜,是捕捉没有生育的野兽;夏季称作苗,是要灭除五谷的灾害;秋季称作狝,要进行收获;冬季称作狩,就是把能捕的猎物都捕尽,让百姓练习武艺。要在国内整顿军队,到郊外训练军队,训练有素后,万望不要下令让他们随便搬迁。这时要以一伍为单位共同祭祀,声明同生死共患难,人人之间还要相拜,家家之间相祈。要世代同居在一起,年小的要在一起玩耍。这样如果有夜战时,都可听到,可以相互支援;白天作战时彼此相识,打仗时就打不散。众人高兴便可为您死战。居住时一起欢乐,有死者都来哀悼;打仗时要守阵地就会固若金汤,要冲锋就会战无不胜。有这样三万人马,足可以横行天下了。”桓公问:“兵强马壮,真可以征服天下诸侯吗?”夷吾回答:“这还不行。周王室现在还不会帮助我们,其他邻国还未归顺。在这种情况下,您要想征服天下诸侯,倒不如先尊敬周国亲近邻国。”桓公问:“这其中奥秘是什么?”夷吾回答:“知己知彼才可百战百胜。先用毛皮布帛去拜访他们,摸他们的底细,但决不要收他们的钱财,这样他们就愿和我们亲近。然后派出游说之士八十人,带上车马衣料布匹皮货,并多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广游四方,以招徕天下英雄豪杰。再让人用皮货布帛古玩等东西,向四处去卖,以观察各国诸侯的爱好。对荒淫无度的君主就进攻他们,这样可以扩大我们地盘;看到有些想纂权杀君的,就杀了他们,扶正去邪,可以树立我们的威信。这样,天下诸侯都会来朝拜齐国了。然后我们就可带领各诸侯国去待奉周国,让各诸侯依爵位不同而进贡,这样周王室从此将会倍受尊敬。到那个时候,这各诸侯拥立的方伯,将非您莫属了。”桓公和夷吾连续交谈了三天三夜,真是句句投机,俩人全无倦怠之意。桓公现在异常兴奋,于是接连三天戒斋,向太祖庙祭祀,打算正式拜夷吾为相国,夷吾推辞而不接受。桓公问:“我接受了你的治国安邦的策略。想要成就我的大业才拜你为相国,为什么不接受呢?”夷吾回答:“我听说大厦之成,并非一树之材;大海的广阔,并不是一河流水所汇集成的。您想要成就大业,必重用五个有才之人。”桓公问:“这五个人是谁?”夷吾回答:“官职升降和谦虚忍让,打仗时进攻撤退和闲暇练兵习武,口才的能言善辩等,我比不上隰朋,请求让他作大司行。开辟草场和土地,广收五谷之粮,使土地稳产高产,我比不上宁越,请求让他作大司田。在平原上放牧,使车马不相拥挤,使士兵不多跑冤枉路,鼓舞三军将士的斗志,使他们勇猛冲杀,我比不上王子成父,请求让他作大司马。断案如神,判案合理,不滥杀无辜,不随便陷害好人,我比不上宾须无,请求让他作大司理。不怕君主生气,大胆给您提意见和建议,不怕杀头,不被富贵迷惑,我比不上东郭牙,请求让他作大司谏。您要想使国家强盛,必须重用这五个人,否则不能成大业。您想成为霸王,我无德无才,只是建议,不敢强求,望君主多多斟酌。”桓公于是拜夷吾做相国,赐给他全国的市区一年的地租。其他五个人,桓公都按夷吾所说的办,挨个给了官职,让他们各负其责。同时贴出招贤榜:凡为国富民强出良策的人,他的身价,官职都一定成倍上升,说到做到。有一天桓公又问管夷吾:“我这人有两个很不好的毛病,既喜欢打猎又喜欢女人,对我做霸主有没有害处?”夷吾回答:“没有害处。”桓公说:“为什么说没有害处呢?”夷吾回答:“如果不知使用有才之士,这样做对做霸主有害处;明知有才之士有用却不用,有害处;虽用而不委以重任,有害处;重用而又听一些小人的谗言,也是对做霸主有害的。您的毛病不在此,因而没有害处。”桓公回答:“好。”于是对夷吾所说的一切都言听计从,封他号为仲父,所受的礼遇在世代做官的高国之上。“凡是国家有什么大事,必须先告诉仲父,然后再告诉我。凡是行与不行,全凭仲父一人裁决。”同时对全国的臣民提出,任何时候也不许再称夷吾这个名字,无论贵贱,都要叫仲。大概古人敬重别人就是称一个人的字而不称名。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