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历史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幽王宠迷美褒姒
  • 幽王宠迷美褒姒幽王自从得了褒姒,迷恋她的美貌,住在琼台,一晃快三个月了,再也没到申后的宫里去过。早有人把这些情况报告给了申后,申后听了非常气愤,忽然有一天带着宫女们一直闯到琼台,正碰上幽王和褒姒膝盖对膝盖地坐着,也不站起来迎接。申后这口气再也忍不住了,骂道:“哪来的贱人,到这儿来扰乱内宫!”幽王怕申后动手,用身子挡在褒姒前面,替她回答说:“这是我新选的美人,还没定下名位,所以没去拜见你。你也不必发火。”申后骂了一场,咬着牙根走了。褒姒问:“刚才来的是什么人?”幽王说:“这就是王后。你明天可以去拜见她。”褒姒没说话。第二天,仍然没去拜见王后。

    再说申后在宫里闷闷不乐。太子宜臼跪着问道:“母亲贵为六宫之主,有什么让您不痛快的事?”申后说:“你父亲宠爱褒姒,全不顾妻妾的分别。将来要是这女人得了势,咱们娘儿俩怕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了!”于是就把褒姒不来朝见和不起身迎接的事,详详细细地告诉了太子,说着说着眼泪都掉下来了。太子说:“这事不难。明儿个是初一,父王必然上朝。您可以让宫女到琼台去采花,引那个贱人出来观看,等孩儿把她痛打一顿,为母亲出气。就是父王生气,责任也全在我身上,和您没关系。”申后说:“儿子你可不能乱来,咱们还得好好商量商量。”太子怀恨出了宫,又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幽王果然上了朝,大臣们都来祝贺初一。太子故意派几十名宫女到琼台底下,不问情由,乱摘花朵。从琼台里边走出一群宫女拦住说:“这些花是万岁栽种给褒娘娘随时观赏的,不得毁坏,否则罪过可不小!”这边的宫女说:“我们奉了东宫太子的命令,要采花供奉给正宫娘娘,谁敢阻拦!”两下争吵起来,惊动了褒姒,亲自走出来一看,马上就火儿了,正要发作,没想到太子突然来到,褒姒一点儿防备也没有。那太子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赶上一步,揪住褒姒的头发,大声骂道:“贱货!你是什么样的人?没有名分没有地位,也敢称娘娘,真是目中无人!今天也叫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攥着拳头就打。才打了几拳,宫女们害怕幽王怪罪,一齐跪下磕头,大声喊着:“千岁,饶了她吧!什么事都要看在王爷的面上!”太子也怕伤了她的性命,也就就坡下驴住了手。褒姒含羞忍痛,回到琼台里面,——已然明白这是太子在替母亲出气,——止不住流下了两行眼泪。宫女们劝释说:“娘娘别哭了,王爷自然会给您作主!”话音没落,幽王退朝,径直走进琼台。看见褒姒头发也乱了,眼泪一串串儿的,就问:“你这是怎么了?”褒姒一把拉住幽王的袖子,放声大哭,说:“太子带着宫女在台下摘花,我又没得罪他,可他一看见我就连打带骂,要不是宫女们苦苦劝阻,我的小命早就完了。请大王替我做主!”说完了,呜呜咽咽地哭个没完。幽王心里倒也明白,就对褒姒说:“你不去拜见他的母亲,才招来这事。这全是王后派人干的,并不是太子出的主意,你可别错怪了人。”褒姒说:“太子为给母亲出气,不杀了我他就不会罢休。我一个人死了没什么可惜的,可是蒙您宠爱,我已经怀了孩子,都两个月了。现在我这一条命就是两条命。求大王放我出宫,好保全我们母子这两条命。”幽王说:“你先好好休息休息,我心里有数儿。”当天就传旨说:“太子宜臼,爱逞威风不懂礼仪,暂且送往申国,听从申侯教训。太子的老师教导无方,一起免去官职!”太子想要进宫申辩,幽王吩咐守宫门的人不许替他通报,太子只好自己驾着车到申国去报到。申后好长时间看不见太子进宫,差宫女去打听,才知道已经被送到申国去了,剩下一个人孤掌难鸣,每天报怨丈夫想念儿子,含着眼泪过日子。

    再说褒姒怀孕满十个月,生下一个儿子。幽王爱如掌上明珠,起名叫伯服。慢慢就有了废掉大老婆申后生的宜臼,重立小老婆褒姒生的伯服为太子的念头。可惜老找不到借口,不好开口。虢公石父揣摩到幽王的心里,就和尹球商量,暗地里对褒姒说:“宜臼已经被赶到姥姥家,该着伯服当太子。里边有您吹的枕头风,外边有我们哥俩儿帮着,还怕事情办不成?”褒姒非常高兴,回答说:“全仗二位爱卿尽心扶助,要是伯服真的继承了太子的位置,我保证和二位共同管理天下。”褒姒打这时起就派心腹手下人,日夜伺机寻找申后的短处。宫里宫外,都安插了耳目,有个风吹草动,没有不知道的。

    再说申后一个人住着,连个伴儿也没有,一天到晚流眼泪。有个岁数大点儿的宫女,明白她的心事,跪下说:“娘娘既然想念殿下,为何不写封信偷偷送到申国,让殿下给万岁写封悔过书承认错误?要是感动了万岁,把他召回来让你们母子团聚,这不是个美事吗?”申后说:“你这话好是好,就怕找不着人替我送信。”宫女说:“我母亲温老太太,懂得不少医道,娘娘假装说有病,召老太太进宫看病,叫她把这封信带出宫,让我哥哥给送去,管保万无一失。”申后答应了,就写了封信,大意是:“天子无道,宠信妖女,让我们母子分离。如今妖女生了个儿子,更得宠了。你可以给你父亲写个悔过书,假装承认自己的过错:‘我已悔悟,愿意自新,请父王宽恕!’如果真放你回来,咱们母子重逢,再作打算。”信写完了,就假装有病躺在床上,派人召温老太太看病。早有人报告给褒姒。褒姒说:“这里边肯定有传递消息的事。等温老太太一出宫,你们就搜她的身上,就知道事情的底细了。”再说温老太太来到正宫,女儿早就告诉她是怎么回事了。申后假装让她号脉,就从枕头边取出信来,嘱咐说:“你连夜把信送到申国,可别耽误了!”当时赏给她两匹彩缎。温老太太怀里揣着信,手里捧着彩缎,得意洋洋地走出来。刚到宫门,就被守门官拦住了,问她:“你这缎子是从哪儿来的?”老太太说:“我来给王后看病,这是王后赏的。”又问:“还藏着什么东西没有?”回答说:“没有。”正要放她过去,又有一个人说:“不搜搜她身上,怎么能知道有没有?”说着又把老太太拉了回来。老太太东躲西闪,有点惊慌。守门官起了疑心,非要搜她,把其衣襟扯破,信角一下子露了出来。守门官搜出申后写的这封信,当时就连信带人一起押到琼台来见褒姒。褒姒拆开信一看,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让人把温老太太关起来,不许走漏消息。又把两匹彩缎,亲手剪成一片一片的。幽王走进宫来,只见满桌子都是破缎子,忙问这缎子是从哪儿来的。褒姒含着眼泪回答说:“我不幸进了这深宫,错得了您的宠爱,以致受到正宫娘娘的嫉妒。又不幸生了儿子,得到的嫉妒就更深了。如今娘娘写信给太子,信尾说:‘再作打算。’肯定藏着谋害我们母子性命的事,请大王为我做主!”说完,把信拿给幽王看。幽王认识申后的笔迹,又问谁是送信的人。褒姒说:“现在那个温老太太就在这儿。”幽王立刻命令把她拉出来,不由分说,拔出宝剑一下就把她砍成两段。有人作诗评论这件事说:

    未寄深宫信一封,先将冤血溅霜锋。

    他年若问安储事,温媪应居第一功。

    当天夜里,褒姒又在幽王面前撒娇说:“我们母子俩的性命,可都挂在太子的手上。”幽王说:“有我做主,他能怎么着?”褒姒说:“大王您千秋万岁之后,少不得太子要当天子。如今王后整天在宫里抱怨诅咒,万一他们母子掌了权,我和伯服,恐怕死无葬身之地了!”说完,又吭吭叽叽哭起来。幽王说:“我打算把王后太子都给废了,立你当正宫娘娘,立伯服当东宫太子。就怕大臣们不同意,这可怎么办?”褒姒说:“臣子听君王的话就是顺,君王听臣子的话就是逆。大王把刚才说的意思讲给大臣们听,全凭大家议论的结果行事怎么样?”幽王说:“你说得有理。”当天晚上,褒姒先派心腹给虢公和尹球俩人传话,让他们预先想好上朝时的答话。第二天,早朝的礼仪完毕,幽王宣大臣们上殿,开口就问:“王后因为嫉妒怨恨而诅咒我,难以作为国母,能不能把她提来问罪?”虢公石父说:“王后是六宫之主,虽然犯了法,也不能够拘捕审问。如果她的德行不配当王后,只要传旨把她废掉就行了,您再挑一个贤德的王后作为天下母亲的楷模,实在是我朝子孙万代的福气。”尹球紧接着话茬儿说:“臣下听说褒妃的德行就好极了,可以当东宫娘娘。”幽王说:“太子现在申国,如果废掉了申后,那太子又怎么办呢?”虢公石父说:“臣听说母亲依靠儿子的富贵而富贵,儿子依靠母亲的富贵而富贵。如今太子因犯罪住在申国,温凊之礼早就荒疏了。况且既然已经废了他的母亲,怎么还能用她的儿子?我们都愿意扶持伯服当东宫太子,如果您同意,那真是国家的幸运!”幽王非常高兴,传旨把申后打入冷宫,把宜臼的太子名位废掉,降为平民百姓。立褒姒为王后,伯服为太子。如果有提意见的,就是宜臼的死党,按重罪惩处。——这是幽王九年的事。两旁的文臣武将,心里都替这娘儿俩抱不平,可是知道幽王的主意已定,多说也没用,只会招来杀身之祸,皆闭嘴不语。太史伯阳父长叹一声说:“君臣、父子、夫妻之间的道德规范都让他们给糟塌完了,看来周朝没几天奔头儿了!”当天就告老还乡了。大臣们辞职回家的也不少。朝里边就剩下尹球、虢石父、祭公易一帮奸臣小人。幽王从早到晚和褒姒在宫里边寻欢作乐。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