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71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71第36章 他惟一害怕的人 

      “不,他没有!”哈利叫嚷着。

      他不相信,也无法相信;他仍在拼命挣脱卢平的阻拦:卢平不清楚,帘子后面躲着人;他,哈利,第一次进到这间屋子里的时候,就听到他们在低声说话?? 小天狼星藏起来了,不过是藏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

      “小天狼星!”他用力呼喊着,“小天狼星!”

      “他不能回来了,哈利。”卢平尽力把哈利揽在怀里,声音变得断断续续的,“他不可能回来了,他已经死?? ”

      “他?? 没?? 有?? 死!”哈利疯狂地咆哮起来。

      他们的周围,食死徒们仍在打斗,熙熙攘攘,咒语四射。对哈利来讲,那不过是些毫无意义的噪音,从他们身边掠过的咒语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他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除非卢平不再骗他说小天狼星不会再出现;小天狼星此时正站在破旧的帷幔后面,将他那乌黑的头发甩在脑后,渴望着再参加到战斗中来。

      -533 ?卢平把哈利从台子跟前拖走了。哈利还是直勾勾地盯着那道拱门,因为小天狼星让他一直等在外面,他有些不高兴了??正当他努力从卢平怀里挣脱出来的时候,他有些回过神来:小天狼星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让他等待过??小天狼星总会冒着重重危险,义无返顾地来见他,来帮他??如果自己在用整个生命来呼唤小天狼星的时候,他都不能从拱门里出来,惟一可能的解释就是他真的是回不来了??他真的??邓布利多把剩下的绝大多数食死徒困在房子的中间,看上去像是用无形的绳子把他们绑在那里一样。穆迪穿过房间,爬到唐克斯身边,试图把她唤醒;台子的后面光线在闪烁,有呼噜声和叫喊声传来?? 金斯莱早已跑上前继续迎战贝拉特里克斯了。

      “哈利?”纳威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挪到了哈利旁边。哈利停止了挣扎,而卢平仍是小心谨慎地抓着他的胳膊,以防他再一次冲过去。“哈利??我真的对不起??”纳威说,他的腿依然不由自主地舞动着,“那个人?? 是小天狼星布莱克?? 你的朋友?”

      哈利点了点头。

      “来,”卢平平静地说,用自己的魔杖指着纳威的腿念道,“终了结束。”咒语解除了:纳威的腿恢复正常,不再乱动了。卢平的脸色有些苍白。“我们快点找他们去,他们在哪儿,纳威?”卢平一边说一边转身离开了拱门。听起来每一个字都让他心痛。“他们在那边,”纳威回答说,“一个大脑绕住了罗恩,但我想他现在还好,?? 赫敏已经什么也不知道了,但还有脉搏?? ”

      砰的一声巨响,跟着是一声惨叫从台子后面传过来。哈利看见金斯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疼得直叫:邓布利多正用魔杖向四周狂扫,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吓得慌忙夹起尾巴抱头鼠窜。哈利趁机对准她给了她一道咒语,可是被她躲过去了;她已经跑到台阶的中间??“哈利?? 不要!”卢平大喊,但哈利早已挣脱卢平已经变松的手。

      “她杀死了小天狼星!”哈利怒吼着,“她杀了他?? 我就要杀了她!”

      他冲了出去,迅速爬上台阶,不顾后面人的高声阻拦。贝拉特里克斯袍子边在前面一晃不见了,他们又回到了大脑屋里,那些大脑还在不停地游动。

      她没有回头,而是直接从肩头向身后发出了一个咒语。装大脑的箱子升到了空中翻了,哈利被里面倾泻下来的发着恶臭的液体淋了一身:那些大脑滑滑溜溜地从他身上往下滑,用它们彩色的触角缠绕着他的身体。哈利大喊一声:”羽加迪姆勒维奥萨!”它们顿时离开了他的身体,飞到了空中。他滑滑溜溜地径直向门口跑去,跳过在地面上呻吟着的卢娜,掠过呼喊他的金妮:“哈利?? 怎么了?? ?”跑过虚弱地傻笑着的罗恩,还有不省人事的赫敏,用力拉开通向黑色圆形大厅的门,看到贝拉特里克斯在对面的门口一闪不见了;而她前面正是通往升降梯的走廊。

      他拼命地奔跑,但是她已经砰的一声把身后的门关上了,墙壁已经旋转起来。哈利又一次被旋转的蜡烛所产生的蓝色光束包围了。

      “哪一个是出口?”墙壁隆隆地再一次停了下来,他茫然不知所措地大喊,“从哪儿才能出去?”

      这间屋子好像正等着他来发问似的。他右后方的门飞开了,那个通向升降梯的走道就在眼前,空空的被火炬照亮了。他冲了过去??他可以听到前面一部升降梯在哗啦作响;他疾速跑过走廊,绕过拐角,用拳头撞了一下按钮,第二部升降梯轰隆隆发出刺耳的声音一点一点地降下来,栅栏门滑开,哈利一头冲了进去,猛按标有“正厅”的按钮。门关上了,他逐渐上升??栅栏门还没有完全打开,他就迫不及待地挤了出来,四下张望。贝拉特里克斯马上就要跑到大厅尽头那个电话厅的升降梯了,他追了上去。她回头看了一眼,对准哈利就是一道咒语。哈利闪在魔法兄弟喷泉的后面,那道咒语嗖的越过他,打在正厅另一头的黄金筑成的大门上,发出像钟声一样的巨响。不再有脚步声,贝拉特里克斯停了下来。哈利躲在塑像后面,仔细听着动静。

      “出来,出来,小哈利!”贝拉特里克斯用婴儿般的假嗓子叫嚷着,声音在光滑的木地板上空回荡,“你跟着我想做什么,嗯?我猜你来这儿是为了给我那亲爱的堂弟报仇的吧!”

      “是的!”哈利大喊,回声像是有二十个幽灵似的哈利在整个房间里合唱:是的!是的!是的!“哈哈??你很爱他吗,波特小宝贝?”

      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强烈憎恨涌向哈利的心头,他从喷泉后面蹿了出来,咆哮着:“钻心剜骨!”

      咒语把贝拉特里克斯撞倒在地,她尖叫一声,但并没有纳威那样疼得嗷嗷打滚?? 她很快就站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笑容消失了。哈利又躲到了金色喷泉的后面。她的回击打中了那个相貌英俊的男巫师的脑袋,脑袋被掀落下来,掉在二十英尺远的地方,在木地板上凿出了一道长长的划痕。

      “从来没有用过不可饶恕咒,是不是,小子?”她高声嚷着,不再用那种婴儿般的假嗓音了,“你需要赋予它们邪恶的力量,波特!你需要真正地制造痛苦?? 才能够用得得心应手?? 正当的愤怒是不能长时间地把我怎么样的?? 我来给你做个示范吧,怎么样?我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

      哈利在喷泉的另一侧沿着喷泉慢慢地挪动。“钻心剜骨!”贝拉特里克斯尖-535 ?叫了一声,哈利不得不又急忙蹲下来,马人的那只握着弓的胳膊被打飞了,砰的一声落在离那个金色的巫师头稍远的地方。

      “波特,你打不过我的!”她高喊。

      哈利能够听出她正移向右边,以便更清楚地瞄准自己。他蜷缩在马人的腿后,头的高度正好与家养小精灵相齐。他绕着塑像往后退,想与她拉开距离。

      “我过去以及现在都是黑魔王的最忠实的仆人。我从他那里学到了黑魔法,我知道的咒语所具有的能量是你这样的小可怜永远都别指望达到的?? ”

      “昏昏倒地!”哈利大喊。哈利已经向右移到了妖精站的位置?? 它正站在那里抬头冲着那位现在已经没有脑袋的巫师乐着,哈利瞄准了正顺着喷泉窥视的贝拉特里克斯的后背。她反击的速度相当快,哈利差点来不及躲闪。

      “盔甲护身!”

      他自己发出的红色昏迷咒掉头向他弹了回来,哈利急忙又躲回到喷泉的后面,妖精的一只耳朵飞了出去。

      “波特,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贝拉特里克斯高喊,“把预言球给我?? 贴着地面把它滚到我这边来?? 我就饶你不死!”

      “是吗,看来我是要死了,因为它已经碎了!”哈利正吼着,额头掠过一阵剧痛,他的伤疤又火辣辣地痛了起来。他感觉到一阵与自己的愤怒毫不相关的强烈怒火涌了上来。“他是知道的!”哈利说着发出一声狂笑,足以匹敌贝拉特里克斯的笑声,“你那亲爱的老伙计伏地魔知道预言球已经碎了!他不会对你满意的,不是吗?”

      “什么?你是什么意思?”她大声叫着,声音里第一次流露出恐慌。

      “在我使劲把纳威拖上台阶的时候,它给碰碎了!你猜伏地魔会怎么说这件事呢?”

      他的伤疤燃烧着,灼痛难耐??疼得他眼泪汪汪??“骗人!”她尖叫着,但现在他从她的愤怒中听出了恐惧,“它在你的手上,波特,你会把它给我的!预言球飞来!预言球飞来!”

      哈利又笑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这样会把她惹火,他额头上的疼痛越来越猛烈,他觉得自己的头骨就要炸开了。他从一只耳朵的妖精后面伸出一只手晃动了两下,马上又缩了回去,又一道绿光向他飞射过来。

      “这里什么也没有!”他喊,“没有什么可召唤的!它碰碎了,没有人听到它说了些什么,给你的老板转告一声!\'’“不!”她仍在尖叫,“这不是真的,你在骗我!主人,我尽力了,我尽力了?? 不要责罚我?? ”

      “别再浪费你的口舌了!”哈利喊,他皱紧眉头以减轻他伤疤的疼痛,现在比之前的任何时候都疼得厉害,“ 你在这里喊他是听不到的!”

      -536 ?“我听不到吗,波特?”一个愤怒的冷酷声音在说。

      哈利睁开眼睛。

      高高的、瘦瘦的,戴着黑色面罩,蛇一样可怕的脸苍白而憔悴,瞳孔像一条细缝似的猩红眼睛死盯着??伏地魔出现在大厅的中央,他的魔杖指向哈利,哈利僵硬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这么说,你打碎了我的预言球?”伏地魔轻轻地说,用他那猩红、冷酷的眼睛盯着哈利,“不,贝拉①,他没有说谎??我看见真相正从他那一文不值的脑袋里看着我??几个月的准备,几个月的努力??我的食死徒们再一次让哈利妨碍了我??”

      “主人,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正在跟阿尼马格斯布莱克打!”贝拉特里克斯抽泣着说。伏地魔缓缓地走近一点儿,她迅速趴在了他的脚下。“主人,你是知道的?? ”

      “安静,贝拉,”伏地魔可怕地说,“我一会儿再收拾你!你以为我进到魔法部是专程来听你哭诉道歉的吗?”

      “但是?? 主人?? 他在这儿?? 他就在下面?? ”

      伏地魔根本不理会她。

      “我没什么要跟你说的了,波特,”他平静地说,“很长时问以来,你总是给我捣乱,阿瓦达索命!”

      哈利甚至都不能张口反抗,他的脑子一片空白,魔杖冲着地板,一点儿用处也没有。

      突然,喷泉里的那个无头金色巫师塑像活了,他从底座上跳下来,砰的一声落在哈利与伏地魔之间的地板上,张开双臂来保护哈利,那道咒语只是从他的胸膛一擦而过。

      “怎么?? ?”伏地魔大叫,环顾了一下四周,接着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邓布利多!”

      哈利朝他身后看去,心怦怦直跳。邓布利多就站在黄金大门的前面。

      伏地魔举起魔杖,一道绿光直逼邓布利多,邓布利多转身一阵风似的闪开了。一秒钟后,他又出现在伏地魔的身后,挥动着他的魔杖指向喷泉里剩下的塑像。又一个塑像活了。这个巫师冲向贝拉特里克斯,贝拉特里克斯尖叫着不停地发射咒语,但在它的胸前都无济于事。它扑了上去,把贝拉特里克斯牢牢地按在了地板上。与此同时,妖精和家养小精灵蹿向嵌在墙上的壁炉,一只胳膊的马人冲着伏地魔飞奔过去,伏地魔不见了,接着又出现在水池旁边。当邓布利多向伏地魔发起攻势的时候,金色的马人围住他们两个一路慢跑,而那个无头的塑像把哈利推到后面,让他避开了打斗现场。

      “今天晚上到这里来是愚蠢的,汤姆,”邓布利多平静地说,“傲罗们已经在路上了?? ”

      “我什么时候完蛋,你什么时候也就死定了!”伏地魔吐了一口唾沫。他对准邓布利多又发射了一道致命的咒语,但是打偏了,打到了安检台上,轰地燃起了一团火。

      邓布利多轻巧地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魔杖:从魔杖射出的咒语的威力就连躲在黄金塑像后面的哈利也能感觉到头发根都立了起来。这一次,伏地魔不得不从稀薄的空气中变出一个银质的盾牌来抵挡咒语。无论什么咒语都不会对盾牌造成显而易见的破坏,尽管咒语击在盾牌上发出了一声低沉如锣响的声音?? ?种奇怪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你甭想干掉我,邓布利多。”伏地魔喊道,他那猩红的眼睛在盾牌上面眯着,“还有比这更狠的吗?”

      “我们都知道还有许多其他方法可以摧毁一个人,汤姆。”邓布利多仍是平静地说,继续走近伏地魔,好像他根本没有把眼前的事情放在跟里。他走在大厅里,好像没什么恼人的事情发生过。“我必须承认,只是取你性命不会让我满意。”

      “没有比死更糟糕的事情了,邓布利多!”伏地魔咆哮着。

      “你真是大错特错了。”邓布利多的声音很轻,就像是两个人在讨论有关喝酒的事情。他仍在继续走近伏地魔,哈利看到他一个人毫无防备地走着,也没有任何护体的东西;他真想大喊一声提醒邓布利多小心,但是那个无头卫士还在保护着他,继续把他推向后面的墙根,他根本没法从它的后面出来。“事实上,你最大的失败就是不能理解还有比死亡更坏的事情?? ”

      又一道绿光从银盾后面射了出来,这一次是那个单臂马人飞奔过来挡在了邓布利多的前面,挨了那一道咒语,被击得粉碎。还没等碎片落地,邓布利多已经抽回了自己的魔杖,像挥舞皮鞭一样挥舞着它。一条长长的细细的火焰从杖尖冒了出来,缠绕在伏地魔的身上,包括盾牌以及所有的东西。一刹那问,看起来邓布利多已经赢了,但是那根火绳随即变成一条毒蛇,迅速从伏地魔身上游了下来,恶狠狠地发出嘶嘶声,面对着邓布利多。

      伏地魔消失了,那条蛇在地板上立了起来,准备开战??邓布利多头顶的半空中,一道火焰噗地炸开,伏地魔又出现了。他站在水池中间的底座上,就是刚刚五个塑像所站的位置。

      “小心!”哈利大喊。

      就在他喊叫的瞬间,又一道绿光从伏地魔的魔杖中飞了出来,射向邓布利多,而那条毒蛇也同时发起了攻势??-538 ?凤凰福克斯猛地落在邓布利多的前面,嘴张得大大的,一口就把那道绿光整个吞了下去:它燃成了一团火焰,倒在了地板上,小小的,皱皱的,再也不能飞了。与此同时,邓布利多酣畅淋漓地大幅度地一挥魔杖?? 那条蛇?? 离把毒牙咬进他的肉里还有一段距离,被高高地抛到空中,化作一缕浓烟消失了。水池里的水扬了起来,像是一个玻璃水制成的茧把伏地魔裹住了。

      眨眼之间,只见一个黑色的、泛着涟漪的、面目模糊的伏地魔的身形闪着微光,朦胧地立在底座上。很明显,他在里面正挣扎着摆脱这个令他窒息的水茧。

      接着他挣脱了,扬起的水哗的一声落回到水池里,大量的水涌出水池,打湿了光滑的地板。

      “主人!”贝拉特里克斯尖声呼喊。

      无疑,一切都结束了,无疑,伏地魔决定要逃走了,哈利想从他的塑像卫士后面跑出来,但是邓布利多对他吼道:“待在那儿别动, 哈利!”

      这是第一次,邓布利多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恐慌。哈利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大厅里除了他们以外空空荡荡的,贝拉特里克斯抽泣着,仍被巫师塑像压在身下,小凤凰福克斯在地上虚弱地嘶鸣着。

      突然,哈利的伤疤猛地炸开了,他知道他死了: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痛苦,永远不能磨灭的痛苦。

      他从大厅里消失了,而哈利则被牢牢地锁在一个有着红色眼睛的怪物所缠绕的圈子里。那怪物缠得太紧,以至于哈利都不知道哪是自己的身体,哪是怪物的身体,他们被融在了一起,被疼痛捆绑着,无路可逃??那个怪物说话了,可它用的是自己的嘴巴,因此哈利只得在极度痛苦中感觉着自己的嘴巴一张一合??“现在杀了我,邓布利多??”

      哈利什么也看不见了,已经奄奄一息,周身上下都在强烈地要求解脱出来,他感觉到那个怪物又在利用他了??“如果死亡并不算什么,邓布利多,那么就杀了这个小子??”

      不要再痛苦下去了,哈利想??让他把我们两个都杀掉??让一切都结束,邓布利多??与现在这个样子相比,死亡真的不算什么??我还可以再见到小天狼星??正当哈利百感交集的时候,那个怪物的圈子松了,痛苦消失了;他脸朝下趴在地板上,眼镜不见了,浑身颤抖着,好像不是躺在木地板上,而是冰块上??许多声音在大厅里回荡,不该有这种声音啊??哈利睁开了眼睛,看见自己的眼镜正躺在无头塑像的脚下,而这个一直保护着自己的无头塑像现在却仰面平躺在那里,已经破裂了,一动不动。他戴上眼镜,稍稍抬起头,结果在自己的鼻子前看到了邓布利多的弯鼻子。

      -539 ?“你还好吗,哈利?”

      “还好,”哈利回答,他抖得厉害,没有办法正常地抬起头来,“还好,我??伏地魔在哪儿,在哪儿??他们是谁??什么??”

      正厅里挤满了人;沿着一面墙的壁炉里猛然问生起了炉火,地板倒映出翠绿色的火焰。一连串男男女女的巫师从炉火中拥了出来。当邓布利多拖着他站起来的时候,哈利看见康奈利福吉由家养小精灵和小妖精的塑像在前面带路,惊慌失措地走了过来。

      “他在那儿!”一个身穿猩红长袍、扎着马尾辫的男人大叫道。他正指着大厅对面的一堆金色碎片,就是贝拉特里克斯刚被塑像压倒的地方。“我看见了,福吉先生,我发誓他就是神秘人,他抓着一个女人幻影移形了!”

      “我知道,威廉森,我知道,我也看到他了!”福吉叽里呱啦地说,气喘吁吁的,好像是刚跑完马拉松,他那细条纹的斗篷里面还穿着睡衣,“天哪??在这儿??在这儿??在魔法部!??老天爷在上??简直不可思议??我是说??怎么会这样???”

      “如果你到楼下的神秘事务司去,康奈利,”邓布利多说,??哈利已经没事了,邓布利多看上去显然很满意,一边迎了上去,使得刚进来的人能够意识到他是第一时间来到的现场(他们中的几个人举着魔杖;其他人只是满脸的诧异;小精灵塑像和小妖精塑像在拍着巴掌;福吉连蹦带跳,穿着拖鞋的脚都离开了地面)??“你会看到死刑室里有几个逃跑的食死徒,被反幻影移形咒绑着,等待着你去处置他们。”

      “邓布利多!”福吉仍然气喘吁吁,一脸的诧异,“你??在这儿??我?? 我??”

      他疯狂地四下看了一眼他带来的傲罗,再明显不过了,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喊道:“抓住他!”

      “康奈利,我已经准备好跟你们的人再打一仗??再赢一次!”邓布利多说,“但是,几分钟前,你也亲眼见到了,我在这一年里总是在跟你讲的事实。伏地魔回来了,这十二个月来,你一直都在抓错人。现在是时候了,你也该学会用用脑子了。”

      “我??不??好??”福吉气呼呼地说,向周围看了下,似乎希望有人可以告诉他该怎样去做。看到没有人打算给他建议的时候,他说:“很好??德力士!威廉森!下去,到神秘事务司去看一看??邓布利多,你??要告诉我究竟?? 魔法兄弟喷泉??是怎么回事?”他抱怨的语气加了一句。他盯着四周的地板,巫师和马人的塑像残骸碎片散落一地。

      “我把哈利送回霍格沃茨后,我们才能再谈这个。”邓布利多说。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