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65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65第33章 战斗与飞行 

      哈利不知道赫敏打算做什么,甚至都不清楚她是否已经有了某种打算。他离开半步之遥跟在她身后,沿着乌姆里奇办公室外的走廊缓缓地向前走去.心里想着如果自己看上去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那可太容易让人起疑了。乌姆里奇紧跟在他们后面,近得足以让哈利听得见她粗重的呼吸声,所以他不敢跟赫敏说话。

      赫敏领着他们走下楼梯进入门厅。响亮的喧嚣声与餐具在盘子上发出的当啷声穿过通向礼堂的大门在门厅里回响着。哈利简直难以置信,就在仅仅二十英尺之外,人们正在享用晚餐,庆祝考试结束,对别的任何事情都毫不在意??赫敏径直穿过栎木大门走下石头台阶,走进傍晚温和的空气中。太阳正在禁林的树梢那边渐渐西沉,赫敏故意大步穿过草地?? 乌姆里奇小跑着跟上她?? 他们身后长长的黑影像斗篷一样在草地上泛起波纹。

      “它藏在海格的小棚子里,是不是?”乌姆里奇在哈利耳边急切地问道。

      “当然不是。”赫敏断然地说,“海格可能会不小心泄露出去的。”“没错,”乌姆里奇说,她好像越发兴奋了,“没错,海格确实可能这样做,当然了,这个杂种大怪物??”

      她笑了起来。哈利真想转过身去掐住她的喉咙,但是他忍住了。他的伤疤在傍晚柔和的微风中悸动作痛,但还没有灼痛到极点。他知道,如果伏地魔将要开始杀戮,自己的伤疤一定会有那样的感觉。

      “那么??它在哪儿呢?”当赫敏继续大步走向禁林时,乌姆里奇带着几分怀疑的语气问道。

      “当然在那儿了。”赫敏指着黑黢黢的树木说,“它只能在不会被学生们偶然发现的某个地方,不是吗?”

      “当然,”乌姆里奇说,不过现在她听起来有些不安了,“当然??很好,那么??你们俩始终要走在我前面。”

      “噢,如果让我们走在前面的话,我们可不可以用一下你的魔杖?”哈利问她。

      “不,我觉得不行,波特先生。”乌姆里奇甜甜地说着,用她的魔杖戳了戳哈利的脊背,“恐怕魔法部会认为,我的生命比你们的要有价值得多。”

      当他们来到第一排树木阴森的树阴下时,哈利想截住赫敏的目光;在他看来,不带魔杖就进入禁林比起他们到今天傍晚为止所做过的任何事情都更冒失。但赫敏只是轻蔑地扫了一眼乌姆里奇,接着径直冲进了树林里,步子快得让短腿的乌姆里奇很难跟得上。

      “它在里面很远的地方吗?”乌姆里奇问道,这时她的长袍被荆棘扯破了。

      “哦,是的,”赫敏说,“没错,它被藏得很严实。”

      哈利更加疑惑了。赫敏走的并不是他们去看望格洛普时的那条小路,而是三年前自己去怪物阿拉戈克的巢穴时走的路。当时赫敏并没有跟着他;哈利怀疑,她根本不清楚危险就在这条路的尽头。

      “嗯?? 你确定就是这条路吗?”他话里有话地问赫敏。

      “对,没错。”赫敏一边斩钉截铁地回答一边穿过低矮的丛林,弄出一阵在哈利看来完全没有必要的巨大动静。在他们后面,乌姆里奇被一棵倒在地上的小树绊倒了,可他们俩谁都没有停下把她扶起来;赫敏只是一个劲儿地大步向前走,一边还扭过头大声对后面喊着:“就在前面,不远了!”

      “赫敏,声音小点儿,”哈利嘟哝着急忙追上她,“这里会有东西听到的?? ”

      “我就是想让它们听到,”赫敏轻轻地说,此时乌姆里奇正从他们身后小跑上来,弄出了不小的动静,“你会明白的??”

      他们好像又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他们来到禁林深处,浓密的树冠遮住了所有的光线。哈利感觉自己正被看不到的眼睛注视着,以前他在禁林里曾经有过这种感觉。

      -495 ?“还有多远?”乌姆里奇在他身后生气地问。

      “现在已经不远了!”当他们走到一片朦胧、潮湿的空地上时,赫敏喊道,“只差一点儿?? ”

      一支箭从空中飞过,砰的一声恰好落在赫敏头顶上方的树上,那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突然马蹄声响彻空中,哈利能够感觉到禁林的地面正在颤动。乌姆里奇小声尖叫了一声,把哈利当成盾牌推到了前面。

      哈利挣脱了她,转过身来。大约五_卜个马人出现在四面八方,拉弓搭箭瞄向哈利、赫敏和乌姆里奇。他们慢慢地退到空地中央,乌姆里奇吓得小声呜咽起来,听上去怪怪的。哈利看了看旁边的赫敏,她的脸上正带着得意的微笑。

      “你们是谁?”一个声音问道。

      哈利朝左边望去。那个叫玛格瑞的红棕色马人离开包围圈向他们走过来:他的弓像其他马人一样举了起来。在哈利右边,乌姆里奇还在抽泣,她的魔杖指向正在逼近的马人,抖得很厉害。

      “我刚才问你们是谁,人类。”玛格瑞的语气很粗暴。“我是多洛雷斯乌姆里奇!”乌姆里奇用尖厉的声音害怕地说,“魔法部高级副部长兼霍格沃茨校长和高级调查官!”“你是魔法部的?”玛格瑞说,这时包围圈中的很多马人开始骚动起来。“是的,”乌姆里奇说,嗓门更高了,“所以你们小心点!按照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颁布的法律,像你们这样的杂种对人类的任何攻击?? ” “你叫我们什么?”一个看起来很狂野的黑色马人喊道,哈利认出他是贝恩。四周的马人发出一片低沉的怒吼,拉紧了弓弦。

      “不要这样叫他们!”赫敏急切地说,可乌姆里奇好像没有听见。她仍在用抖动的魔杖指着玛格瑞,继续说,“法律的第十五条第二款明确规定:被认为具有接近人类智力的魔法生物必须对它们的攻击行为负责?? ”

      “接近人类的智力?”玛格瑞重复着,贝恩与其他几个马人愤怒地咆哮着,用蹄子刨着地面,“我们认为这是个莫大的污辱,人类!谢天谢地,我们的智慧远远超过你们。”

      “你们在我们的禁林里干什么?”一个脸上有深深皱纹的灰色马人吼道,哈利与赫敏上一次来禁林时曾经遇到过他,“你们为什么来这里?”

      “你们的禁林?”乌姆里奇仍然在哆嗦,但是现在看起来不仅仅是因为害怕,还因为愤慨,“我要提醒你们,你们能够住在这里是因为魔法部允许你们在一定的地域?? ”

      一支箭低低地掠过空中,贴着她的头皮穿过她灰褐色的头发:她吓得刺耳地尖叫一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一些马人满意地欢呼起来,另一些则粗声大笑。他们狂野的、马嘶般的笑声在光线昏暗的空地上回荡着,他们用蹄子刨地的景象让人心惊胆战。

      “现在这究竟是谁的禁林,人类?”贝恩大吼道。

      “肮脏的杂种!”乌姆里奇尖声喊道,双手仍然紧紧抱住脑袋,“野兽!没规矩的畜生!”

      “闭嘴!”赫敏喊道,可是太晚了?? 乌姆里奇用魔杖指着玛格瑞,扯着嗓门叫道:“速速禁锢!”

      一条粗蛇一般的绳子从半空中飞来,自动地紧紧缠住马人的躯体,绑住了他的胳膊。他一声吼叫,后腿撑地直立起来,想挣脱那根绳子,其他的马人被激怒了。

      哈利一把抓住赫敏,把她拉倒在地;他们趴在禁林的地面上,当雷鸣般的马蹄声四面响起时,哈利在刹那间感到了一阵恐惧,但是马人们跳过了他们,围着他们愤怒地咆哮着,尖叫着。

      “不?? ”他听到了乌姆里奇的尖叫声,“不?? 不??我是高级副部长??你们不能?? 放开我,你们这帮畜生??不?? !”

      哈利看到红光一闪,知道她想击昏一个马人;接着她大声尖叫起来。哈利把头抬起一点几,看到乌姆里奇被贝恩从后面抓起举到空中,扭动着身子狂呼乱叫。魔杖从她手中坠落到地上,哈利心中一动。如果他可以够着它??可当他伸出一只手去够魔杖时,一个马人的蹄子重重地踏在魔杖上,它彻底断成了两截。

      “好了!”哈利耳边响起一声怒吼,一只毛茸茸的胳膊从上面伸向他把他拽了起来。赫敏也同样被拉了起来。哈利越过马人正在跃动的各种颜色的脊背和脑袋,从他们上方望去,看到乌姆里奇被穿过树林的贝恩带走了。她不停地尖叫着,但是声音越来越小,直到被周围马蹄的践踏声淹没。

      “他们怎么办?”脸上有深深皱纹的灰色马人抓着赫敏说。

      “他们还小,”在哈利身后,一个忧郁的声音慢慢地说,“我们不攻击马驹。”

      “是他们把她带到这里来的,罗南,”同样死死抓着哈利的那个马人回答说,“而且他们也不是很小??这个已经快成年了??”

      他拎住哈利的长袍领子晃了晃。

      “求求你们,”赫敏气喘吁吁地说,“请不要伤害我们,我们跟她想的不一样,我们不是魔法部的雇员!我们来到这里只是希望你们能帮我们赶走她。”

      从抓住赫敏的那个灰色马人的表情看,哈利立刻意识到,她说这句话是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那个灰色马人扭过头去,两条后腿狂怒地蹬踏着地面,咆哮着:“你看到了吗,罗南?他们已经像他们的同类一样傲慢了!这么说,我们刚才为你们做了一件卑贱的事,是不是,人类女孩?是不是我们的行为就像你的仆人,像驯服的猎狗一样赶走了你们的敌人?”

      -497 ?“不是的!”赫敏吓得尖声说,“求求你们??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 帮我们一把?? ”

      不过她好像把事情弄得更糟了。

      “我们不帮助人类!”抓着啥利的马人吼叫着,手揪得更紧了,同时他还稍微挺了挺身子,这样一来哈利的双脚立刻离开了地面,“我们是跟你们不一样的种族,而且我们为此感到骄傲。我们不会允许你们离开这里,炫耀什么我们在服从你们的命令!”

      “我们要说的意思不是这样的!”哈利叫喊着,“我们知道,你们刚才做那些事情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意愿?? ”

      但是似乎没有人在听他说话。

      一个长着胡子的马人在这群马人后面喊道:“他们不请自来,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这句话赢得了一声赞同的吼叫,一个暗褐色的马人大喊:“可以像处置刚才那个女人一样处置他们。”

      “你们说过你们不会伤害无辜的!”赫敏喊着,现在真的有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滚落下来了,“我们没有做任何伤害你们的事情,我们没有使用魔杖,也没有威胁你们,我们只是想回到学校里去,请让我们回去吧?? ”

      “我们并不是都跟那个叛徒费伦泽一样,人类女孩。”灰色马人喊道,他的同伴爆发出更多马嘶般的吼声表示赞许,“或许你们把我们当成很擅言谈的马了?我们是上了年纪的人,不会容忍巫师的侵犯与侮辱!我们不认可你们的法律,我们不承认你们的优越性,我们是?? ”

      但是他们没能昕到马人是什么,因为这时一声巨晌从空地边缘传来,声音大得让哈利、赫敏和大约五十个马人在内的所有空地上的人都向周围望去。抓着哈利的马人松开手,双手迅速仲向自己的弓和箭筒,哈利又一次落在地上,赫敏也被扔在了地上。随着两棵粗壮的树干被吓人地分开,格洛普的巨大身形出现在缺口中,哈利急忙朝赫敏跑去。

      离哈利最近的马人退到后面的马人中;整个空地变成了由许多准备发射的弓箭构成的森林,这些弓箭全部瞄向了赫然耸立在他们头顶上,正好在树枝形成的浓密树冠底下的那张巨大的灰色脸庞。格洛普傻乎乎地张开歪斜的嘴巴;他们可以看到他那砖头似的黄牙在半明半暗中闪着微光。他眯着那双呆滞的淤泥色的眼睛,低头盯着脚边的这些动物。断了的绳索拖在他两只脚脖子的后面。

      他的嘴巴张得更大了。

      “哈格尔。”

      哈利不知道“哈格尔”是什么意思,出自什么语言,不过他也不怎么关心;他注视着格洛普的双脚,这双脚几乎与哈利的身高一样长。赫敏紧紧抓住哈利的-498 ?胳膊;马人们默不作声地抬头盯着这个巨人,而他继续打量着他们,巨大的、圆滚滚的脑袋左右摆动着,好像在寻找他失落的什么东西。

      “哈格尔!”他又说了一遍,语气更加急切了。

      “离开这里,巨人!”玛格瑞喊道,“我们不欢迎你!”

      这句话对格洛普似乎没有任何影响。他稍稍俯下身子(马人们拉满了弓),接着吼道:“哈格尔!”

      现在一些马人看上去有些害怕了。赫敏倒吸了一口气。

      “哈利!”她对哈利小声说,“我猜他是想说海格!”

      就在这一刹那,格洛普发现了他们,一大群马人们当中惟一的两个人类。他的头又往下低了大约一英尺左右,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当他再一次张大嘴,用低沉的、隆隆的声音说出“赫米”时,哈利能够感觉到赫敏正在发抖。

      “天哪,”赫敏说,她紧紧地抓着哈利的一只胳膊,哈利觉得胳膊越来越麻木,而且她看起来快昏过去了,“他?? 他还记得!”

      “赫米!”格洛普吼道,“哈格尔哪里?”

      “我不知道!”赫敏害怕极了,尖叫着说,“很抱歉,格洛普,我不知道!”

      “格洛普要哈格尔!”

      巨人一只又大又重的手向他们伸了下来。赫敏吓得尖叫一声,往后跑了几步摔倒了。这只手猛地向哈利扫来,其间将一个雪白马人撞倒在地,没有魔杖的哈利准备用拳头猛击、用脚踢、用牙咬或者其他任何方式来抵抗。

      马人们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 格洛普张开的手指离哈利只有一英尺了,五十支箭掠过空中射向巨人,像雨点一般击中了他那张巨大的脸庞。他又疼又恼,大声嚎叫起来,挺直了身子,用他巨大的双手搓揉着面颊,箭杆折断了,而箭头却陷得更深。

      他狂叫着,跺着巨大的双脚,马人们向四周逃散;哈利扶起赫敏时,被巨人卵石般大小的血滴淋了一身,为了躲藏到树木中,他们两个尽快向前跑去。一跑到地方,他们就回头张望着;格洛普满脸流着血,冲着马人们盲目地乱抓过去;那些马入慌乱无序地撤退着,穿过空地另一边的树木奔驰而去。哈利和赫敏看到,格洛普又狂怒地嚎叫一声向他们扑了过去,一路上撞折了旁边更多的树木。

      “天哪,别,”赫敏说,她抖得相当厉害,连腿都软了,“哦,太可怕了。他会把他们全部干掉的??”

      “老实说,我不是很担心这个。”哈利痛苦地说。

      奔驰的马人和跌跌撞撞的巨人的声音越来越远了。当哈利倾听这些声音的时候,他的伤疤又一次猛烈地悸动起来,一阵恐惧掠过了他的心头。

      他们已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和哈利做那个梦时相比,能够营救小天狼星的可能性更小了。哈利失去了魔杖,而且他们还被困在禁林中央,什么交通工具-499 ?都没有。

      “好主意,”哈利拍了赫敏一下,努力排解心中的怨气,“真是个好主意。现在我们要从这儿去哪儿?”

      “我们得回到城堡里去。”赫敏无力地说。

      “等我们回到那里时,小天狼星可能已经死了!”哈利一边说一边气冲冲地踢着身边的一棵树。头顶上突然晌起吱吱的尖锐叫声,他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愤怒的护树罗锅正冲着自己张开长长的、树枝般的手指。

      “看来,没有魔杖我们什么事也做不了。”赫敏绝望地说,费力地站了起来。“不管怎样,哈利,你到底打算怎么去大老远的伦敦?”

      “是呀,我们刚才也在琢磨这件事呢。”从赫敏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哈利和赫敏本能地紧靠在一起,朝树林中仔细张望。

      罗恩出现在视线中,身后紧跟着金妮、纳威和卢娜。他们看起来都有些狼狈不堪?? 金妮的脸颊从上至下挂着几道长长的划痕;纳威的右眼肿起个紫色大包;罗恩的嘴唇还在流血,而且比以前更严重了?? 但是他们看起来还是兴高采烈的。

      “那么,”罗恩说着拨开一根低垂的树枝,把哈利的魔杖递了过来,“有什么主意了吗?”

      “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哈利一边惊异地问道,一边从罗恩手里接过魔杖。

      “几个昏迷咒,一个缴械咒,纳威念了个出色的障碍咒,”罗恩乐呵呵地说着又递过赫敏的魔杖,“但是,最棒的要数金妮,她给马尔福施了个?? 蝙蝠精咒?? 真是妙极了,他整张脸都被扑扇着翅膀的怪物盖满了。总之,我们从窗户里看见你们正朝禁林里走,就跟上来了。你们对乌姆里奇做了些什么啊?”

      “她被带走了,”哈利说,“一群马人干的。”

      “他们把你们留下了?”金妮一脸惊讶地问道。

      “不是的,他们被格洛普赶跑了。”哈利说。

      “格洛普是谁?”卢娜好奇地问道。

      “是海格的小弟弟。”罗恩立刻说,“好了,别管这些了。哈利,你在炉火里发现了什么?是神秘人抓住小天狼星了,还是?? ”

      “是的,”哈利说,这时候他的伤疤又感到一阵强烈的刺痛,“而且我确信他还活着,但是我不知道我们用什么办法才能到那里去救他。”

      大家沉默了,看上去都非常担心;他们面临的困难似乎难以克服。

      “那么,我们只有飞过去了,不是吗?”卢娜用哈利从未听到过的平淡口气说。

      “好吧。”哈利烦躁地说着朝她转过身,“首先,要是把你也算进来,那这个‘我们’就会什么事也干不成;第二,我们当中只有罗恩一个人的飞天扫帚没有被巨怪保安看守着,所以?? ”

      “我也有飞天扫帚!”金妮说。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