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64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64  “好吧,\"一群高声喧哗的六年级学生从他们身边走过时,赫敏小声说,“那么罗恩?? 你去把乌姆里奇引开??金妮、卢娜,要是你们能把人们赶出走廊??哈利和我就会穿上隐形衣,等到没有人的时候??”

      罗恩大步走开了,在他走到通道尽头之前,一直能看到他火红色的头发;同时在另一个方向,金妮同样颜色鲜明的脑袋在周围推推挤挤的学生当中晃动着,后面跟着卢娜金色的脑袋。

      “到这边来。”赫敏低声说,抓住哈利的手腕把他拖到一个壁龛里,在那里的一根柱子上,一个中世纪巫师丑陋的石头脑袋正在喃喃自语。“你一你肯定自己没事吗,哈利?你的脸色还是很苍白。”

      “我没事。”他简短地回答了一句,从书包里抽出了隐形衣。实际上,他的伤疤正在隐隐作痛,但是疼得不那么厉害,这让他认为伏地魔还没有给小天狼星致命的打击;在伏地魔惩罚艾弗里时,他的伤疤要疼得多??“这里。”哈利说;他匆忙地把隐形衣披在他们两个人身上,他们站在那里,在前面那个半身石像嘟哝出来的拉丁话中仔细地倾听着。

      -485 ?“你们不能到这儿来!”金妮正对人群大声说,“不行,对不起,你们必须绕道走螺旋楼梯,刚才有人在这一带施放了锁喉毒气?? ” 他们听到人们在抱怨,有个不友善的声音说:“我看不到有毒气。”

      “那是因为它们没有颜色,”金妮用令人信服的口气恼火地说,“不过要是你想穿过毒气,那就请便吧,我们可以用你的尸体给下一个不相信我们的白痴做证明。”

      慢慢地,人群稀疏起来。关于锁喉毒气的新闻好像已经传开;人们再也不到这个方向来了。当附近的区域空无一人时,赫敏轻轻她说:“我觉得我们差不多该行动了,哈利?? 来吧,我们开始吧。”

      他们披着隐形衣向前走去。卢娜正背对着他们站在远处的走廊尽头。他们经过金妮旁边时,赫敏小声说:“好样的??别忘了信号!”“什么信号?”当他们到达乌姆里奇的门前时,哈利低声问。

      “要是他们看到乌姆里奇过来,就一起大声唱‘韦斯莱是我们的王’。”赫敏回答说,这时哈利把小天狼星的小刀插进了门缝。门锁咔哒一声打开了,他们走进了办公室。

      那些艳丽俗气的猫咪正沐浴在黄昏前的阳光中,它们的盘子被阳光晒得暖烘烘的,但是除此之外,这间办公室还是像上次一样寂静,空无一人。赫敏松了口气。

      “在第二次嗅嗅事件以后,我还以为她也许会增加其他的安全措施呢。”

      他们脱下隐形衣;赫敏急忙走到窗户边,站在外面的人看不见的地方,拿出魔杖窥视着下面的场地。哈利冲向壁炉,抓起那罐飞路粉,朝炉膛里撒了一撮,那里立刻烧起了翠绿的火焰。他马上跪下,把脑袋伸进舞动的火焰喊道:“格里莫广场12号!”

      尽管他的膝盖仍然稳稳地跪在办公室冰凉的地板上一动不动,但他的脑袋开始旋转,就像刚刚从游乐场的转马上下来似的。他一直迎着旋转的烟灰眯紧眼睛,当旋转停止时,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看着格里莫广场12号那长长的、冷清的厨房。

      厨房里没有人。他已经料到会是这样,可是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时,似乎他的胃里突然涌起了一阵炽热的不安和恐慌,让他措手不及。“小天狼星?”他喊道,“小天狼星,你在吗?”他的声音在屋子里回响,可除了炉火右边有一声轻微的拖着脚走路的声音外,没有一点儿回应。“谁在那儿?”他喊道,觉得那可能不过是一只老鼠。家养小精灵克利切悄悄溜进他的视线。尽管他的双手好像在最近受了重伤,裹着厚厚的绷带,但他看上去好像正在为什么事情感到非常高兴。

      -486 ?“是波特男孩的脑袋在炉火里。”克利切对着空荡荡的厨房说,他鬼鬼祟祟的,用古怪、得意的眼光偷偷瞥了瞥哈利,“克利切很奇怪,他来做什么?”

      “小天狼星在哪儿,克利切?”哈利问道。

      家养小精灵喘息着轻声笑了。

      “主人出去了,哈利波特。”

      “他去哪儿了?他去哪儿了,克利切?”

      克利切只是咯咯地笑。

      “我警告你!”哈利说,他心里完全清楚,凭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根本没办法惩罚克利切,“卢平呢?疯眼汉呢?随便哪一个都行,他们有人在吗?”

      “除了克利切,谁都不在!”小精灵兴高采烈地说,同时转身背对哈利开始慢慢走向厨房另一头的房门,“克利切认为现在自己应该去和女主人聊上一小会儿了。是啊,他很久都没找到机会了,克利切的主人总是让他远离她?? ”

      “小天狼星去哪儿了?”哈利在小精灵身后大声喊道,“克利切,他去神秘事务司了吗?”克利切原地停了下来。哈利穿过面前像树林一样的椅子腿,只能辨认出他光秃的后脑勺。“主人没有告诉可怜的克利切他要去哪里。”小精灵轻声说。

      “但是你知道!”哈利喊道,“是不是?你知道他在哪儿!”

      一阵静默之后,小精灵发出了最为响亮的咯咯笑声。

      “主人不会从神秘事务司回来了!”他高兴地说,“克利切和他的女主人又可以不受打扰了!”

      他急匆匆地朝前走去,穿过房门消失在大厅里。

      “你?? !”

      哈利还没来得及说出任何诅咒或者辱骂的话,就觉得头顶一阵剧痛;他吸进了很多烟灰,呛得喘不过气来,发觉自己正穿过火焰被往后拽着。最后,在一阵突如其来的恐惧中,他仰着头看见了乌姆里奇苍白、宽大的面孔。她揪住他的头发把他从炉火里拖了出来,正竭力向后扳他的脖子,仿佛想让他的喉咙裂开似的。

      “你认为,”她小声地说,又把哈利的脖子向后扳了一些,所以哈利现在正望着天花板,“在两只嗅嗅之后,我还会再让一只捡垃圾的肮脏小动物背着我进入我的办公室吗?第二只嗅嗅进来以后,我就在房门上设置了一圈窃贼感应咒,你这傻小子。拿走他的魔杖,”她朝哈利看不到的什么人大声说,哈利感到一只手在他长袍的前胸口袋里摸索起来,取走了魔杖,“还有她的。”

      哈利听到了门边的扭打声,他知道,赫敏的魔杖也被夺走了。

      “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在我的办公室里。”乌姆里奇一边说一边晃动着揪住-487 ?哈利头发的那只拳头,所以哈利也摇摇晃晃的。

      “我是?? 想拿我的火弩箭!”他用嘶哑的声音说。

      “骗子。”乌姆里奇又开始摇晃他的脑袋,“你的火弩箭在地下室里被看得牢牢的,你知道得很清楚,波特。你的脑袋在我的炉火里。你在和谁联络?”

      “没人?? ”哈利说着想挣脱她。他觉得一些头发和头皮分离了。

      “骗子!”乌姆里奇喊道。她把哈利从自己身边推了出去,哈利猛地撞在了桌子上。现在他看到赫敏被米里森伯斯德拧住双手顶在墙上。马尔福斜倚着窗台,一边得意地笑着一边用一只手把哈利的魔杖抛上半空再接住。

      外面一阵混乱,几个高大的斯莱特林学生走了进来,各自抓着罗恩、金妮、卢娜和?? 让哈利感到迷惑不解的是?? 纳威,他被克拉布勒住脖子动弹不得,看上去都快窒息了。他们四个人的嘴里全都被堵上了东西。

      “把他们都抓住了。”沃林顿说着粗暴地把罗恩推进了屋子。“这一个,”他用一根粗手指捅了捅纳威,“想阻止我抓她,”他指了指金妮,而金妮此时正设法去踢抓着她的大个子斯莱特林女生的小腿,“所以我把他也带来了。”

      “很好,很好,”乌姆里奇看着正在挣扎的金妮说,“好啊,看来不久以后,霍格沃茨这块地方就一个韦斯莱也没有了,对吗?”’马尔福谄媚地笑了起来,鸟姆里奇露出了开心、得意的笑容。她坐在一张蒙着印花棉布的扶手椅上,眨着眼睛抬头看着俘虏们,就像一只花圃里的癞蛤蟆。

      “那么,波特,”她说,“你在我的办公室周围布置了哨兵,还派这个傻瓜,”她朝罗恩点了点头?? 马尔福笑得更响了?? “告诉我皮皮鬼正在变形课教室里大肆破坏,可是我很清楚,他正忙着在学校所有望远镜的目镜上涂墨水?? 费尔奇先生刚刚向我这样报告的。

      “很明显,和那个人谈话对你来说非常重要。是阿不思邓布利多吗?还是杂种海格?我不相信那是米勒娃麦格,我听说她伤势重得还不能跟任何人说话呢。”

      听了这句话,马尔福和一些调查行动组的成员笑得更开心了。哈利觉得心里充满了愤恨,身上直发抖。

      “我和谁谈话不关你的事。”他咆哮着说。

      乌姆里奇松弛的脸好像绷紧了。

      “很好,”她用最吓人、最虚伪的温和口气说,“很好,波特先生??我给过你向我主动坦白的机会。可你拒绝了。我别无选择,只好强迫你。德拉科?? 把斯内普教授找来。”

      马尔福把哈利的魔杖装进长袍,得意地笑着离开了屋子,但是哈利几乎没注意到他。他刚刚意识到一件事情;他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这么蠢,把这件事忘得一千二净。他认为所有凤凰社的成员,所有那些可以帮助他拯救小天狼星的人,都走了?? 但是他错了。依然有个凤凰社的成员在霍格沃茨?? 那就是斯内普。

      斯莱特林们努力控制罗恩他们时发出了一些挣扎和扭动声,除此以外,办公室里一片沉寂。罗恩想挣脱沃林顿那只勒住他脖子的胳膊,嘴唇上流出的血正滴落到乌姆里奇的地毯上;被紧紧抓住上臂的金妮仍然想猛跺那个六年级斯莱特林女生的脚;纳威使劲拽着克拉布的胳膊,脸色渐渐变得越来越紫;赫敏在徒劳地想甩开米里森伯斯德。只有卢娜无精打采地站在抓住她的人的身边,茫然地望着窗外,就像对这件事感到相当腻烦似的。

      哈利又看了看乌姆里奇,她正紧紧地盯着他。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德拉科‘马尔福走进房间,敞着门等斯内普进来。哈利故意板起面孔露出平静的表情。

      “你想见我,校长?”斯内普说。他带着冷淡的表情,扫了一眼每一位正在挣扎的学生。

      “啊,斯内普教授,”乌姆里奇说着,满面笑容地站了起来,“是的,我想再要一瓶吐真剂,越快越好,拜托了。”

      “上一次你拿走了我最后一瓶审问波特,”他说,一边透过油腻腻的、窗帘似的黑头发冷冷地打量着她,“想必你没全用完吧?我告诉过你,三滴就足够了。”

      乌姆里奇脸红了。

      “你能再配制一些吗?”她说,她的声音越发甜蜜得像小女孩一样,她恼火的时候总是这样。

      “当然,”斯内普撇撇嘴说,“那需要整整一个月亮周期才能配制成,所以我会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给你准备好。”

      “一个月?”乌姆里奇粗声喊道,像癞蛤蟆一样提高了嗓门,“一个月?可我今晚就要,斯内普!我刚才发现波特在用我的炉火和一个或者几个不知名的人联络!”

      “真的吗?”斯内普说着扭头看着哈利,第一次稍稍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嗯,我并不奇怪。波特从来就没有表现出多少想遵守校规的意思。”

      他冷漠的黑眼睛厌恶地盯着哈利的眼睛,哈利毫不畏缩地迎向他的目光,集中精力想着自己在梦中看到的事情,希望斯内普能在他的大脑中读到这些,好弄明白??“我想审问他!”乌姆里奇大叫道,斯内普的视线离开了哈利,又回到乌姆里奇那猛烈抽搐的脸上,“我希望你能给我一剂魔药,好迫使他告诉我真相!”

      “我已经对你说过了,”斯内普平静地说,“我没有多余的吐真剂了。除非你希望让波特中毒?? 如果你真想这么做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对你极为赞同?? 否则我没办法帮助你。惟一的麻烦是,大多数毒液的效力太快,快得受害-489 ?者郡没有多少时间说出实话。”斯内普又看了看哈利。哈利盯着斯内普,竭力想和他无声地交流。伏地魔在神秘事务司抓住了小天狼星,他拼命地想着,伏地魔抓住了小天狼星?? “你还在留用察看期!”乌姆里奇教授尖声喊道,斯内普又看着她,微微扬起了眉毛。“你故意不帮忙!卢修斯马尔福总是对你极为赞赏,我本来期望你的表现会更好一些!立刻滚出我的办公室!”斯内普朝她讥讽地鞠了个躬,转身离开了。哈利知道,最后一个能通知凤凰社的机会就要走出房门了。

      “他抓住大脚板了!”他喊道,“他在藏着那个东西的地方抓住了大脚板!”

      斯内普一只手搭在乌姆里奇的门把手上,停住了脚步。

      “大脚板?”乌姆里奇教授喊道,急切地看看哈利又看看斯内普,“什么是大脚板?什么地方藏了什么?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斯内普?”

      斯内普回过身来看着哈利。他的神情高深莫测。哈利不知道他是否理解了,但是他不敢当着乌姆里奇的面讲得更清楚一些。

      “我不清楚。”斯内普冷冷地说,“波特,在我想让别人朝我胡乱喊叫时,我会给你一份胡话饮料。另外克拉布,你勒得稍微轻一点。要是隆巴顿被憋死了,那就意味着要写许多冗长乏味的报告。如果你申请一份工作的话,恐怕我还不得不在你的鉴定里提到这一点。”

      他砰的一声关上身后的门,使哈利觉得比刚才更加慌乱了:斯内普是他最后的希望。他看着乌姆里奇,她好像也有同感;她的胸膛气急败坏地起伏着。

      “很好,”她说着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很好??我没有别的选择了??这比学校的纪律更重要??这关系到魔法部的安全??是的??是的??”

      她好像在自言自语,说服自己做什么事情。她不安地左右摇晃着身体,用魔杖敲打着空空的掌心盯着哈利,呼吸急促。哈利看着她时,觉得自己离了魔杖真是束手无策。

      “是你逼我这么做的,波特??我实在不愿意,”乌姆里奇一边说一边仍旧在原地烦躁不安地晃动着,“可有时候事实证明,正当地运用??我确信部长会理解我别无选择??”

      马尔福脸上带着渴望的表情望着她。“钻心咒应该能让你开口。”乌姆里奇轻轻地说。“不!”赫敏尖叫道,“乌姆里奇教授?? 这是违法的。” 但是乌姆里奇没听到。哈利以前从来没见过她脸上那种凶恶、急切、兴奋的表情。她扬起了魔杖。

      “部长不会希望你违反法律,乌姆里奇教授!”赫敏大喊道。

      “只要不让廉奈利知道,就不会让他不高兴。”乌姆里奇说。她微微喘息着,用魔杖来回指着哈利身上不同的地方,显然想决定哪一处会伤害得最厉害。“例如他从来不知道我在去年夏天命令摄魂怪去追赶波特,但是他很高兴能有个机会开除他,现在也一样。”

      “是你?”哈利气喘吁吁地说,“你派摄魂怪来追赶我?”

      “必须有人行动起来。”乌姆里奇低声说,她的魔杖停了下来,然后指向了哈利的额头,“他们都在嘀咕,想用什么办法让你闭嘴?? 让你信誉扫地?? 但是只有我采取了实际行动??可你设法逃掉了,对吗,波特?但是今天不会了,现在不会了?? ”她深深吸了口气,喊道,“钻心?? ”

      “不!”赫敏在米里森伯斯德身后嘶哑地喊道,“不?? 哈利?? 我们必须告诉她!”“绝不!”哈利大声喊道,瞪着他仅能看到的赫敏那一小部分身体。“我们必须告诉她,哈利,反正她也会逼着你说出来,那有??有什么意义呢?”赫敏开始在米里森伯斯德的长袍后面软弱地哭了起来。米里森立刻不再把她顶在墙上,而且马上露出厌恶的表情避开了她。“很好,很好,很好!”乌姆里奇得意洋洋地说,“这位问题多小姐要给我们一些答案了!那就过来吧,小丫头,过来!”“哦?? 我的?? 需?? 不!”罗恩透过塞在嘴巴里的东西喊道。

      金妮瞪着赫敏,就像以前从来没见过她似的。纳威仍然憋得透不过气来,但是也在盯着她。不过哈利刚刚注意到,尽管赫敏在用双手捂着脸拼命呜咽,但是却没有一滴眼泪。

      “我?? 我对不起大家,” 赫敏说,“但是?? 我受不了了?? ”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小丫头!”乌姆里奇说着抓住赫敏的双肩,把她按在蒙着印花棉布的椅子上,接着朝她倾过身子,“那么??波特刚才在和谁联络?”

      “嗯,”赫敏用双手捂着脸哽咽了一下,“嗯,他是想和邓布利多教授说话。”

      罗恩突然一动不动,睁大了眼睛;金妮不再试着猛跺抓住她的斯莱特林学生的脚趾;甚至连卢娜都显得略微有些惊讶。幸好乌姆里奇和她的爪牙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赫敏,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些可疑的迹象。“邓布利多?”乌姆里奇热切地问,“那你知道他在哪儿?”“嗯??不!”赫敏呜咽着说,“我们试过对角巷的破釜酒吧和三把扫帚,甚至还有猪头?? ” “蠢丫头?? 整个魔法部都在找邓布利多,他不会坐在一间酒吧里的!”乌姆里奇喊道,她脸上的每一道松垂的皱纹上都显露出失望的神色。

      “可是?? 可是我们必须告诉他一些重要的事情!”赫敏哭着说,双手把脸捂得更紧了,哈利知道她这么做并不是因为非常痛苦,而是在遮掩依然没有眼泪的面颊。

      “是吗?”乌姆里奇说,突然又兴奋起来,“你们要告诉他什么?”

      “我们??我们要告诉他,那个准?? 准备好了!”赫敏哽咽着说。

      “什么准备好了?”乌姆里奇质问道,现在她又抓住了赫敏的双肩,轻轻摇晃着她,“什么准备好了,小丫头?”

      “那??那件武器。”赫敏说。

      “武器?武器?”乌姆里奇问,她的双眼好像兴奋得快弹出来了,“你们在研究某种反抗的办法?一件你们可以用来反对魔法部的武器?当然是在邓布利多的命令下了?”

      “是一是一是的,”赫敏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但是还没完成,他就不得不离开了,可现一现一现在我们为他完成了,我们没一没一没法找到他,好一好一好告诉他!”

      “那是什么样的武器?”乌姆里奇严厉地问道,短粗的双手仍然紧紧抓着赫敏的双肩。

      “我们不是非一非一非常了解那个武器,”赫敏一边说一边大声抽着鼻子,“我们只一只一只做了邓布利多教一教一教授吩咐我们去一去一去做的事情。”

      乌姆里奇直起身,看上去兴高采烈。

      “带我去找那件武器。”她说。

      “我不想给??他们看。”赫敏尖声说着,从指缝里看了一下周围的斯莱特林们。

      “轮不到你来讲条件。”乌姆里奇严厉地说。

      “好吧,”赫敏说着又捂着脸呜咽起来,“好吧??让他们看看它吧,我希望他们能用它来对付你!实际上,我希望你叫很多人来看!那一那会是你应得的报应?? 哦,我会高兴的,如果整一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它在哪里,还有怎么运一运用它,要是你惹恼了他们,他们就能报复你!”

      这些话对乌姆里奇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她立刻满腹狐疑地扫了一眼自己的调查行动组,她那对癞蛤蟆眼在马尔福身上停留了片刻,马尔福没能来得及掩去脸上急切、贪婪的神情。

      乌姆里奇仔细地看了赫敏好一会儿,然后用她自以为慈母般的口气说:“好吧,亲爱的,只有你和我去那里??我们也带上波特,行吗?现在,站起来吧。”“教授,”马尔福急切地说,“乌姆里奇教授,我觉得一些行动组成员应该跟你一起去。好照应?? ”

      -492 ?“我是个完全称职的魔法部官员,马尔福。你真以为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两个没有魔杖的十来岁小孩吗?”乌姆里奇尖刻地问道。“不管怎样,这件武器听上去好像不适合让学生看到。你留在这里直到我回来,确保这些人一个不要?? ”她朝罗恩、金妮、纳威和卢娜做了个手势,“?? 跑掉。”

      “没问题。”马尔福绷着脸失望地说。

      “你们两个可以走在我前面,给我领路。”乌姆里奇用魔杖指着哈利和赫敏说,“带路吧。”

       -493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