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61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61第31章 O.W.Ls考试 

      罗恩使格兰芬多队险中取胜,夺得了魁地奇杯,这让他兴奋不已,第二天他根本安不下心来做任何事。他惟一想做的就是滔滔不绝地谈论比赛情况,哈利和赫敏发现,很难找到机会跟他提起格洛普。他们俩也没有积极寻找这样的机会;两个人都不愿意用这样残酷的方式让罗恩回到现实中来。今天又是一个晴朗、温暖的日子,他们劝说罗恩一起去湖边的山毛榉树下复习功课,相比之下,在那里谈话被人无意中听到的机会要比在公共休息室里少多了。罗恩一开始对这个想法不是很热心?? 每一个从他椅子旁走过的格兰芬多同学都会拍拍他的后背,这让他十分开心,至于时不时突然响起的“韦斯莱是我们的王”就更不用提了?? 但是过了一会儿,他觉得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也许有好处。

      他们在山毛榉树的阴影里摊开书本坐下来,罗恩又跟他们从头到尾地讲起自己在比赛中救下第一个球的情形,他好像已经是第十二次这么做了。

      “嗯,我的意思是,我已经漏掉了戴维斯的一个球,所以没那么有信心了,可-462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布拉德利不知从什么地方朝我冲过来时,我心里想?? 你能做到!我大概用了一秒钟时间决定该往哪边飞,你知道,他看上去好像在瞄准右边的圆环?? 是我的右边,当然也就是他的左边?? 但是我心里怪怪的,觉碍他是在做假动作,所以我冒了个险朝左边飞去?? 也就是他的右边,我是说?? 然后?? 嗯?? 后来的情况你们都看到了。”他谦虚地停止了描述,多此一举地把头发拢到脑后,好像足头发被风吹了个乱七八糟,看上去挺引人注目的;他还朝四下里扫了一眼,看看最近的那些人?? 一群正在闲聊的三年级赫奇帕奇学生?? 有没有听到自己刚才那番话。“接着,大约五分钟后钱伯斯朝我攻上来时?? 你怎么了?”罗恩问,看见哈利脸上的表情后,他只讲了一半就打住了,“你在笑什么啊?”

      “我没笑。”哈利赶紧说,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变形课笔记,想把面孔板起来。其实刚才罗恩让哈利不禁想起了另一个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员,以前他也是坐在这棵树下弄乱自己的头发。“我只是为我们打赢了比赛感到高兴,没别的。”

      “是啊,”罗恩慢慢地说,品味着这几个词,“我们打赢了。金妮就在秋.张鼻子底下抓到了飞贼,当时你看见秋张脸上的表情了吗?”

      “我猜她一定哭了,对吗?”哈利略带讥讽地说。

      “嗯,是啊?? 不过她更像是在发脾气,尽管??”罗恩微微皱起了眉头,“她一降落到地上就扔掉了自己的飞天扫帚,你看到了吧?”

      “哦?? ”哈利说。

      “嗯,其实??没看到,罗恩,”赫敏深深地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书本抱歉地看着他,“实际上,哈利和我只看到戴维斯首次进球那段比赛。”

      罗恩故意弄乱的头发似乎失望地耷拉了下来。“你们没看到?”他有气无力地说,挨个看了看他们,“你们没看到我救球吗?”

      “嗯?? 没有,”赫敏说着朝他伸出一只手安慰他,“罗恩,我们不想离开?? 可我们不得不走!”

      “是吗?”罗恩说,脸色变得越来越红,“为什么?”

      “因为海格,”哈利说,“他决定告诉我们,为什么他从巨人那里回来以后就老是受伤。他想让我们跟他到禁林里去,我们别无选择,你知道他的习惯。总之??”

      哈利讲了有五分钟,快讲完的时候,愤愤不平的罗恩已经换上了一副完全无法相信的表情。

      “他带回来一个巨人,还把它藏在禁林里?”

      “对。”哈利严肃地说。

      “不,”罗恩说,仿佛这么一否认,这件事就不是真实的了,“不,他不能这么做。”

      “不是,他真的这么做了。”赫敏坚决地说,“格洛普大约有十六英尺高,喜欢拔起二十英尺高的松树,而且他还把我叫做,”她用鼻子哼了一声,“赫米。”

      罗恩不安地笑了笑。

      “海格还想让我们???”

      “教他英语,没错。”哈利说。

      “他疯了。”罗恩说,语气中流露出近乎恐惧的感觉。

      “是啊,”赫敏烦躁地说,翻开一页《中级变形术》,瞪着书里的一连串图解,里面演示出一只猫头鹰如何变成了一副小型望远镜,“是啊,我开始也觉得他疯了。但是,很不幸,他说服了哈利和我。”

      “咳,你们反悔就行了,不过如此。”罗恩坚决地说,“我的意思是,想想看吧??我们快考试了,而且我们只差这么一点?? ”他举起一只手,大拇指和食指几乎并在了一起“?? 就被开除了。再说了??还记得诺伯吗?还记得阿拉戈克吗?只要我们跟海格的怪物朋友搅在一起,什么时候有过好结果?”

      “我知道,只不过?? 我们已经答应了。”赫敏小声说。

      罗恩抚平头发,露出心事重重的神情。

      “好吧,”他叹了口气,“海格还没有被解雇呢,是吧?他已经坚持了这么久,也许能一直坚持到期末,那我们就用不着接近格洛普了。”

      城堡的场地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就像刚刚刷过油漆似的;晴朗的天空映照在闪耀、平静的湖面上;缎子一样平滑的绿草地偶尔在柔和的微风中泛起阵阵涟漪。六月到了,对五年级学生来说,这仅仅意味着一件事:他们的O.w.Ls考试终于来临了。

      老师们不再给他们布置家庭作业;课堂时间全部用来复习老师们认为在考试中最有可能出现的题目。这种专心致志、焦虑不安的气氛几乎把0.w.Ls考试以外的事情全部赶出了哈利的脑子;不过在魔药课上,他有时琢磨卢平是否跟斯内普谈过他一定要接着教自己大脑封闭术。如果卢平这样说过,那么斯内普肯定没有理睬他,就像他现在不理睬哈利一样。哈利倒是觉得这样挺不错;即使没有斯内普的额外课程,他也已经够忙碌、够紧张的了。让他感到轻松的是,赫敏这些天始终全神贯注,没有为大脑封闭术的事情纠缠他;她经常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什么,而且有好几天没给家养小精灵做衣服了。

      随着0.w.Ls考试的临近,行为古怪的人并非只有赫敏一个。厄尼麦克米兰越来越喜欢打听别人的复习时间,养成了一种很烦人的习惯。

      “你觉得自己一天能复习多少个小时?”排队上草药课时,他眼神焦躁地问哈利和罗恩。

      “我不知道,”罗恩说,“几个小时吧。”

      -464 ?“比八个小时多还是少?”

      “我觉得要少。”罗恩说,脸上露出几分警惕的神色。

      “我能复习八小时,”厄尼一边说一边挺起胸膛,“八到九个小时。我每天早饭前复习一个小时。平均是八小时。顺利的话,周末我可以学十个小时。我星期一学了九个小时半。星期二不太好?? 只有七个小时一刻钟。然后星期三?? ”

      这时候斯普劳特教授把他们三个领进了温室,厄尼只好停止了独角戏,哈利觉得真是谢天谢地。在此期间,德拉科马尔福又找到了一种吓唬人的办法。

      “这还用说,那不是学习好坏的问题,”就在考试前几天,有人听见他在魔药课教室外面大声对克拉布和高尔说,“得有门路才行。现在,我爸爸和巫师考试管理局的头头有好几年的交情了?? 老格丝尔达玛奇班?? 我们请她吃过饭,事情都??”

      “你觉得真有这种事吗?”赫敏惊慌地小声问哈利和罗恩。

      “就算是真的我们也没办法。”罗恩沮丧地说。

      “我觉得不是。”纳威轻轻地在他们身后说,“格丝尔达玛奇班是我奶奶的朋友,她从来没提起过马尔福家。”“她这人怎么样,纳威?”赫敏立刻问道,“她严厉吗?” “有点儿像奶奶,真的。”纳威压低了嗓门说。“就算这样,认识她也不是坏事啊,是不是?”罗恩鼓励他说。

      “唉,我觉得没什么区别,”纳威说着更难过了,“奶奶总是对玛奇班教授说,我没有我爸爸那么出色??嗯??你们在圣芒戈也看到我奶奶是什么样的人了??”

      纳威盯着地面。哈利、罗恩和赫敏互相瞥了一眼,但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还是纳威头一次提起他们曾经在巫师医院见过面。

      现在,五年级和七年级学生为了集中精力、提高脑力和治疗失眠,他们中间出现了欣欣向荣的黑市交易。拉文克劳的六年级学生埃迪卡米切尔想卖给哈利和罗恩一瓶巴费醒脑剂,他们俩对此很感兴趣。埃迪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去年夏天在O.w.Ls考试中获得了九个“优秀”,全都是靠了这个,而且整整一品脱只要价十二个加隆。罗恩向哈利保证,等到一离开霍格沃茨找到工作,他就会把自己的那一半钱还给他,但是在他们成交之前,赫敏没收了卡米切尔的瓶子,把里面的东西都倒进了马桶里。

      “赫敏,我们想买下它!”罗恩喊道。

      “别傻了,”她厉声说,“你没准还想买哈罗德丁戈的龙爪粉,然后再把它们用完呢。”

      -465 ?“丁戈有龙爪粉?”罗恩急切地问。“现在没有了,”赫敏说,“也被我没收了。这些东西都不管用,你知道的。”“龙爪粉确实管用!”罗恩说,“效果好得出奇,确实能提高你的记忆力,有几小时你的脑子特别灵?? 赫敏,让我来一小点儿吧,好吗,不会有害处?? ” “这玩意儿有害。”赫敏严厉地说,“我仔细看过了,其实那是狐猸子的干大粪。”一听到这话,哈利和罗恩对醒脑剂就没那么感兴趣了。-在下一堂变形课上,他们得知了o.w.Ls考试的时问和考试过程中的具体安排。

      “正如你们看到的,”当学生们抄录黑板上的考试日期和时间时,麦格教授说道,“你们的o.w.Ls考试将持续两周。你们要在上午参加笔试,下午参加实践考试。当然了,你们的天文学实践考试安排在晚上。

      “现在,我必须提醒你们,你们的试卷都被施加了最严格的反作弊咒语。严禁携带自动答题羽毛笔进入考试大厅,另外还有记忆球、拆卸式夹带袖口和自动纠错墨水。我恐怕要说,好像每年都至少有一个学生以为自己能够逃避巫师考试局的规定。我只希望格兰芬多没有这样的入。我们的新?? 校长?? ”麦格教授说出这个词时,脸上的表情就跟佩妮姨妈看着一块特别顽固的污垢时一样,“?? 要求学院院长们通知他们的学生,作弊行为将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因为,当然了,你们的考试成绩会直接反映出校长施行的新制度?? ”

      麦格教授轻轻叹了口气,哈利看到她那只尖鼻子的鼻孔张了张。“?? 不管怎样,你们都应该竭尽全力。你们要为自己的前途想一想。”“请问,教授,”赫敏说,她的手举在空中,“我们什么时候能知道自己的成绩?”

      “七月份会由一只猫头鹰给你们送去。”麦格教授说。“太棒了,”迪安托马斯小声说,“放假以前我们不用担心了。”哈利想象着在女贞路的卧室里坐上六个星期,等待自己的o.w.Ls考试成绩会是什么心情。他闷闷不乐地想,至少自己今年夏天肯定能收到一封邮件了。

      他们的第一场考试是魔咒理论,预定在星期一上午进行。哈利答应赫敏在星期天吃完午饭后帮她复习,但是几乎立刻就后悔了;赫敏非常激动不安,总是从他手里夺回课本,检查自己的答案是否正确,最后《魔咒成就》尖锐的边角狠狠地撞上了哈利的鼻子。

      “你为什么不自己复习呢?”哈利坚决地说,把书递还给她,眼睛里泪汪汪的。

      这时,罗恩正在阅读两年以来的魔咒笔记,他用手指堵住耳朵,嘴唇无声地蠕动着;西莫斐尼甘平躺在地板上背诵基本魔咒的定义,迪安对照着《标准咒语,五级》帮他核对;帕瓦蒂和拉文德在练习基础运动魔咒,让她们的文具盒绕着-466 ?桌面边缘赛跑。

      那天的晚餐很安静。哈利和罗恩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一整天都在努力学习,所以吃得很起劲。而赫敏却时常放下刀又,把头埋到桌子下,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查对一些事实或数字。罗恩告诉她应该好好吃顿饭,不然今天晚上会睡不着的,这时她手一软,叉子当啷一声滑落到盘子上。

      “哦,天哪。”她盯着门厅胆怯地小声说,“是他们吗?主考官?”

      哈利和罗恩在长凳上猛地扭过身。他们朝礼堂门口望去,只见乌姆里奇正和一小群看起来年纪很老的巫师站在一起。哈利高兴地看到,乌姆里奇的表情相当紧张。

      “我们要不要走近些看看?”罗恩问。

      哈利和赫敏点点头,他们急忙走向通往门厅的两扇大门,在跨过门槛时放慢了脚步,轻轻地从主考官旁边走过。哈利认为那位个子很小的驼背女巫一定是玛奇班教授,她满脸都是皱纹,就像挂上了蜘蛛网;乌姆里奇正恭恭敬敬地跟她交谈。玛奇班教授好像有点儿耳背;因为她离乌姆里奇只有一英尺,可答话时的嗓门却特别大。

      “旅途很顺利,旅途很顺利,我们提前了不少时间到达!”她不耐烦地说,“对了,我近来没听说邓布利多有什么消息!.’她加了一句,仔细地张望着门厅四周,仿佛在希望邓布利多会猛地从某个装扫帚的橱柜里出现似的。“我猜,还不知道他的下落吧?”

      “一点儿也不清楚,”乌姆里奇说着,恶狠狠地瞪了哈利、罗恩和赫敏一眼,他们在楼梯口磨蹭着,罗恩在假装系鞋带,“但是我认为魔法部也许很快就能抓到他。”

      “我很怀疑这一点,”矮小的玛奇班教授大声说,“要是邓布利多不想被别人发现,那就不可能抓到他!我还记得??他参加N.E。w.Ts考试时,是我本人考他的变形学和魔咒学??他用魔杖做出了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事情。”

      “是啊??那么??”乌姆里奇教授说,这时哈利、罗恩和赫敏正磨磨蹭蹭地走上大理石楼梯,尽量壮起胆子放慢脚步,“我来送你们去教师休息室吧。你们在旅行后也许想要喝杯茶?”

      这是个让人心绪不宁的夜晚。每个人都想抓紧最后一刻再复习一下,但是似乎没人能有什么收获。哈利早早地就上床了,可是好像过了几个小时都睡不着。他想起了自己的就业咨询谈话,还想起了麦格教授怎样火冒三丈地宣布要帮助他成为一名傲罗,哪怕这是她能办的最后一件事情。现在就要考试了,哈利希望自己能表现得更出色一些。他知道躺在床上无法入睡的人不止自己一个,但是宿舍里没有人吭声,后来他们终于一个接一个地睡着了。

      第二天吃早饭时,五年级学生没有人多说些什么,帕瓦蒂正低声练习咒语,-467 ?餐桌上的盐瓶在她面前抽搐着;赫敏飞快地复习《魔咒成就》,眼神都显得有点迷糊了;纳威老是失手掉下刀叉,打翻果酱。

      早饭一结束,其他年级的学生就去上课了,七年级和五年级学生在门厅里漫无目的地转来转去;接着,等到九点半,他们被一个班一个班地叫到前面,回到礼堂里。礼堂已经被重新布置过了,跟哈利在冥想盆里看到他父亲、小天狼星和斯内普参加0.W.Ls考试的时候一模一样;四张学院桌子被搬走了,换上了许多单人小桌子,全都面向礼堂尽头的教工桌子,麦格教授面朝他们站在那里。当他们坐好、安静下来时,她说道:“你们可以开始了。”然后她把桌子上的一个巨大沙漏颠倒过来放在旁边,桌上还有备用的羽毛笔、墨水瓶和一卷卷羊皮纸。

      哈利翻开试卷,心里怦怦直跳?? 在他右边第三列向前第五个座位上,赫敏已经在匆匆地写答案了?? 他低头看着第一个问题:a)写出能使物体飞起来的咒语;b)描述挥动魔杖的动作。

      哈利立刻回想起一根木棒高高地飞到空中,然后响亮地敲在巨怪厚厚脑壳上的情形??他微微一笑,俯下身在试卷上动笔写了起来。

      “嗯,还不是很糟吧?”两个小时后,赫敏在门厅里不安地问道,手里还紧紧地抓着试卷,“我拿不准自己是不是把快乐咒都答出来了,时间刚好用完。你们写出打嗝的破解咒了吗?我不知道该不该写上去,我好像写得太多了?? 还有第二十三个问题?? ”

      “赫敏,”罗恩口气强硬地说,“这场考试已经结束了??我们不想每回都重来一遍,考一次就够受的了。”

      五年级学生和学校里的其他学生一起吃午饭(在午饭时间里,四张学院桌子又出现了),然后他们成群结队地进入了礼堂旁边的小房间,等候被叫去参加实践考试。一小群一小群的学生按照字母顺序进入考场,留下来的人还在咕哝着咒语,练习着挥动瘫杖的动作,有时会一不小心戳到别人的后背或者眼睛。

      赫敏的名字被喊到了。她哆嗦着,跟安东尼戈德斯坦、格雷戈里.高尔和达芙尼格林格拉斯一起离开了。已经考完的学生没有再回来,所以哈利和罗恩不知道赫敏考得怎么样。

      “她一定考得不错,你还记得吗,有一次魔咒测验,她得了一百二十分?”罗恩说。

      十分钟后,弗立维教授喊道:“潘西帕金森?? 帕德玛佩蒂尔? 二帕瓦蒂佩蒂尔?? 哈利波特。”

      “祝你好运。”罗恩轻轻地说。哈利走进礼堂,紧紧地攥着魔杖,手在发抖。

      “托福迪教授有空,波特。”站在门口的弗立维教授尖声说。他给哈利指了指一位看上去年纪最大、头发最少的主考官,那个人正坐在远处角落里的一张小桌-468 ?子后面。在他近旁,玛奇班教授给德拉科马尔福的考试已经进行了一半。

      “是波特吗?”托福迪教授说,他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记录,然后从夹鼻眼镜上方盯着面前的哈利,“大名鼎鼎的波特?”

      哈利从眼角的余光中清楚地看到,马尔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被马尔福悬浮在空中的玻璃酒杯掉在地板上摔了个粉碎。哈利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托福迪教授也朝哈利笑了笑以示鼓励。

      “好了,”他用老人颤巍巍的声音说,“没必要紧张。现在,我请你让这个蛋杯为我表演几个侧身翻。”

      哈利觉得基本上挺顺利的。他的飘浮咒肯定念得比马尔福好得多,不过他真希望自己没有把变色咒和生长咒弄混,本来应该被他变成橙色的老鼠吓人地膨胀起来,在哈利纠正错误之前,它已经变得有獾那么大了。他很高兴赫敏当时不在礼堂里,而且后来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不过他可以告诉罗恩;罗恩把一个菜盘变成了巨大的蘑菇,而且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到了晚上也没时间放松;他们吃过晚饭后马上回到公共休息室,埋头准备第二天的变形课考试;哈利上床时,满脑子都是嗡嗡作响的复杂的咒语模型和理论。他第二天上午答题时忘了转换咒的定义,可他觉得自己的实践考试可能更糟糕。不过他至少还能让自己那条鬣蜥整个消失,而可怜的汉娜艾博在他旁边的桌子前慌了神,莫名其妙地把她的雪貂变成了一群火烈鸟,结果为了把这些鸟抓住带出礼堂,考试中断了十分钟。

      他们星期三参加的是草药学考试(除了被一株毒牙天竺葵咬了一小口之外,哈利觉得自己考得相当不错);接下来星期四,是黑魔法防御术考试。这回哈利头一次觉得自己肯定能通过。他在笔试中没有碰到任何困难,感到非常满意;实践考试中,他当着乌姆里奇的面完成了所有的破解咒和防御咒,当时乌姆里奇正站在通向门厅的大门附近,一直冷冷地注视着他。

      “哎呀,真精彩!”在哈利示范出一个完美的博格特驱逐咒以后,托福迪教授喊道,这一次又是他给哈利主考,“真是太好了!嗯,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波特??除非??”

      哈利稍微向前倾了倾身子。“我从自己的好朋友提贝卢斯奥格登那里听说,你可以召唤守护神?为了额外加分???”哈利扬起魔杖,径直望着乌姆里奇,想象着她被解雇的情形①。“呼神护卫!”他的银色牡鹿从魔杖尖端喷出,慢慢地跑过整个礼堂。主考官们全都转过①这大概是目前让哈利最高兴的事情。

      -469 ?头注视着它的行进,当它融化成银色的薄雾时,托福追教授用血管突出、皮肤纠结的双手热情地鼓起掌来。

      “出色极了!”他说,“很好,波特,你可以走了!”

      哈利从门边的鸟姆里奇身旁走过,他们的视线相遇了。她那宽大、松弛的嘴巴露出让人厌恶的笑容,但是哈利不在乎。刚才他已经在0.w.Ls考试中拿到了一个“优秀”,除非他判断有误(为了以防万一,他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星期五,赫敏去参加古代魔文笔试,而哈利和罗恩休息了一整天,因为接下来还有整个周末的时间,所以他们让自己暂时中断了一下复习。他们在敞开的窗户前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当他们玩巫师棋的时候,夏日和煦的微风从窗口吹了进来。哈利看到海格正在远处的禁林边缘给一个班上课。他想猜猜看他们正在研究什么动物?? 他觉得那一定是独角兽,因为男生们好像站得靠后一些?? 肖像洞口打开后,赫敏爬了进来,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魔文考得怎么样?”罗恩打着哈欠伸着懒腰问。“我把ehwaz翻译错了,”赫敏气呼呼地说,“这是合作的意思,不是防御;我把它跟eihwaz搞混了。”“哦,”罗恩懒洋洋地说,“就出了这么一个错误,对吗,你还有?? ”

      “得了,闭嘴吧!”赫敏生气地说,“一个错误就可能决定及格还是不及格。还有,有人又把一只嗅嗅放进乌姆里奇的办公室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让它通过那扇新门的,但是我刚才路过那里的时候,鸟姆里奇正拼命地尖叫,听上去,嗅嗅是想从她腿上咬下一大块来?? ”

      “太好了。”哈利和罗恩异口同声地说。

      “一点儿也不好!”赫敏激烈地说,“她认为是海格干的,记得吗?我们不想让海格被赶走!”

      “他正在给学生们上课呢;乌姆里奇没理由赖到他头上。”哈利指着窗户外面说。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滴滴学堂(上海)教育软件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2008664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